ITPub博客

首页 > IT职业 > IT生活 > 第九章 少帅精兵

第九章 少帅精兵

原创 IT生活 作者:caixia615 时间:2007-01-27 18:07:13 0 删除 编辑
大唐双龙传(卷50)
第九章 少帅精兵

    徐子陵于北邮山见李世民后的五天,寇仲抵达梁都,手下将兵见主子突然无恙归来,
均欣喜如狂。
    梁都等若少帅军的京城,规模虽只是长安、洛阳那种大都会十分之一的大小,却是
少帅军经济和军事的中心,训练兵员的营地校场设于城西北的丘陵山地,于高处筑有堡
垒石寨,有一定的防御力量,可对循运河两岸从水道攻来的敌人构成威胁。
    一直感到自己一无所有的寇仲,见到众人努力建设的成就,当然大为欣慰。
    留在梁都的有宣永、高占道、虚行之和陈老谋,其他将领如白文原、焦宏进、卜天
志、陈家风、洛其飞。
    牛奉义、查杰、陈长林和任媚媚都在少帅军势力范围内的其他城市各忙各的,为助
寇仲争天下作好一切准备。
    寇仲坐上宣永为他牵来的爱马昂然入城,居民夹道欢迎,只从此点可知虚行之不负
所托,治理得他的“少帅国”井井有条,连带曾在民众心底早留下美好形象的寇仲更受
拥戴。
    驱马往城中心的少帅府途上,寇仲忍不住问左右道:“杨公没有来吗?”
    宣永答道:“少帅放心,杨公使人传来信息,此际尚未是离开的时刻,当虎牢被破,
他会立即赶来。”
    高占道接口道:“杨公是怕若他离开,王军军心将更不稳,会加速王世充的败亡,
他留在王世充旁,是要为我们争取准备的时间。”
    虚行之道:“不过他手下的家属已陆续潜来,我们沿途派人打点,到此后均被妥善
安置。”
    寇仲开始感到肩头上挑的重担子,若彭梁被破,受苦的就是自己的子民。纵使李世
民善待百姓,可是少壮兵员阵亡难免,大部份家庭都要受到失去亲人的痛苦悲伤。
    陈老谋恃老卖老的道:“少帅不在时,我敢说没有人敢偷懒,不但把彭梁从废墟情
况重建成有规模的城市,更把本是乌合之众的军队训练得有声有色。”
    寇仲欣然道:“这正是我回来后最关心的事。”
    宣永道:“少帅扬威塞外,视突厥大军如无物,我们的作为在少帅眼中恐怕只是小
孩儿戏耍的伎俩。”
    此时进入少帅府,民众都拥在大门外,高呼万岁,情况激烈振奋。
    寇仲和众人甩蹬下马后接着千里梦的马颈笑道:“宣大将军你不用谦虚,说到练兵
你们可比我在行。不过我从突厥人身上确学到点东西,明早到兵营时让你们参详一下,
看是否管用。”
    众将轰然应诺。
    穿上鲜明甲胄,以绿和红为主色的少帅军从大门排列过广场直抵石阶上主建筑的正
门,见到寇仲回来,人人士气轩昂,高举兵器致敬,动作整齐划一,与以前装备不齐,
兵甲破旧的情况,不可同日而语。
    陈老谋在他耳旁怪声怪气道:“这就是金子的好处。杨公宝库加上曹应龙的藏宝,
不但令少帅国兴旺富足。装备更比别人胜上一筹。”
    虚行之道:“我们的兵器弓矢大部份均是宋阀从水路由南方运来,宋家还派来各类
巧匠五百人,为我们建船造兵器。没有宋家的支持,我们首定没有今天的局面。”
    寇仲放开爱马,由亲兵牵走,道:“现在究竟有多少可用之兵?”
    高占道低声答道:“我们遵照少帅兵贵精不贵多的指示逐步扩军,以免粮响需求过
重兼影响生产,目前全国正规军总数在四万人间,分别驻在梁都、彭城、琅琊和东海四
郡,全部是募兵,乡镇地方则由团兵轮更戍守。四万军中有五千是水师,由长林和天志
负责。”
    宣永接口道:“梁都这里的兵力有二万人,以防止李子通或辅公佑从运河来袭。”
    虚行之道:“梁都已成我们最重要的军事中心,临海的东海郡则是我们的经济命脉,
彭城由户部督监任大姐负责重建,由于彭城位处少帅国核心处,对我国安定有莫大作用,
故此三地均须重兵驻守。至于琅琊为我国最北的重镇,亦不得不加强城防,以支援北边
各城。”
    寇仲从心底涌起奇异的感觉,众人你一句我国,我一句少帅国,令他忽然感到自己
变成一国之君,那种滋味怎都没法适当形容出来。
    寇仲长长吁出一口气道:“明白啦!那在需要时我至少可调动二万人出征,我会尽
量与时间竞赛,把这批兄弟训练成纵横天下的少帅军,任他李世民十万大军,我也丝毫
无惧。”
    说着在众将兵簇拥下朝自己的帅府昂然跨步。
    徐子陵卓立直峰,凝望星斗满天的夜空,感受着人的无奈和渺小。
    为了爱马,他必须坐船缓缓入蜀,但他却失去饱览三峡风光的心情。
    五天前与李世民的一席话,使他体会至深的是双方间的分别。对他这出身市井的人
来说,直至此刻仍没法理解李世民对家族的感情。
    李世民出身世阀,免不了自少受世阀风气的熏陶,把家族的理想和声誉置于最重要
的位置,就像忠于国君般对家族尽忠,要他公然反对家族是近乎没有可能的。
    不过有谓事在人为,李世民雄材大略,怎都该有办法。
    自己会否如李世民所料,最终被卷进寇仲争天下的漩涡去,泥足深陷?他曾数次想
抽身离开,却因事情的发展,更因与寇仲深厚的兄弟之情,欲离难去。
    择善固执,什么对天下苍生有利,他将义不容辞的去努力。
    想通此点,心中的惆怅与失落一扫而空。
    徐子陵召来万里斑,跃登马背,沿长江飞驰而去。
    寇仲在高占道、宣永、高志明、詹功显四将陪同下,肩上立的是飞鹰无名,座驾是
爱马千里梦,巡视练兵的野外校场。后两者为宣永的副将,是随宣永来投靠他的瓦岗旧
部,年青有为,身经百战,专责练兵。
    在梁都东面的平原上,二万少帅军列成队形,等候寇仲登上设于小丘上高处的帅台
检阅,旗帜飘扬,军势极盛。
    在晨早阳光下,人人士气昂扬,高呼少帅三次,响彻平原,令人热血沸腾,壮怀激
烈。
    先巡视一匝。
    左边的宣永道:“这二万兵是我们少帅军的精锐,分作七军,中军四千人,左右虞
侯各一军,每军二千八百人,左右厢各二军,每军二千六百人。以军、营、队作基本单
位指挥行军进退。军有军旗,队有队旗,依旗号调动部署。”
    另一边的高占道笑道:“占道把当年少帅和徐帮主传给我们的搏击法训练他们的战
斗技巧,成效卓着,上沙场时肯定不会吃亏。”
    寇仲道:“若在战场上正面交锋,即使敌人兵力在我们十倍之上,我仍有信心和李
世民一较高下。可是你们也看到李世民攻打洛阳的情况,兵分数路,以排山倒海之势从
四方八面而来,先把脆弱的城镇逐一蚕食,截断粮道,封锁水路,到我们分崩离析之际,
再避开我们的锋锐,寻找我们的破绽,待我们只剩下一口气时全面扑击。薛举是这样被
击垮,宋金刚亦因此脎羽而回。这是李世民的战略,若我们不能想出一套针对他战术的
策略,恐怕根本没交手硬撼的机会,甫接战就完蛋大吉。”
    宣永等无不露出凝重神色,可知他们不是没想过这方面的问题,而是根本想不到对
付办法。
    寇仲缓缓策骑,忽然间宣永道:“为杨公传话的人有否提及跋锋寒?”
    宣永摇头表示没有。
    寇仲立即多了一分心事,另一边的高占道问道:“少帅想到应付李军的方法吗?”
    寇仲露出一个充满自信的笑容,欣然道:“若没有办法,我会立即解散少帅军,大
家返乡安享晚年。哈!别人或会低估李世民,我寇仲却永不会犯这错误。我还和王世充
有一根本的分别,就是手下没有投降之将。”
    四将轰然相应。
    寇仲忽然举臂高呼道:“凡追随我少帅寇仲者,我寇仲一定不会亏待你们。”说罢
发出命令,无名应声冲天而起,盘旋晴空,更添其威胁。
    这两句话以内功迫出,传遍全场,山鸣谷应。
    众兵齐声欢呼回应,万岁之声不绝。
    为手下打气后,寇仲露出阳光般灿烂的笑容,向途经的队伍打招呼,以强大无匹的
自信感染每一个人,笑道:“只看号手、弓手、马军、步兵各类兵种配置齐备,布署有
序,便知你们训练有方,绝不会弱我寇仲的名堂。”
    宣永忙道:“以中军四千人为例,号手四百、弓手四百、马军一千、步兵一千、辎
重兵一千二百,合共四千人。”
    寇仲点头表示赞赏。所到处少帅军均在兵头指挥下欢呼和高举兵器致敬,寇仲则在
马上举手还礼。
    跟在后侧的高志明忍不住问道:“少帅刚才指出李世民的战术,不会予我们与他正
面交锋的机会,少帅究竟有何法应付。”
    寇仲没有立即答他,先豪气干云的高呼道:“我们少帅军为的是替天行道,为天下
百姓的安居落业奋斗,只有我们来自民间的人,才明白民间疾苦,这正是汉高祖刘邦和
秦始皇赢政的分别。”
    众兵更是欢呼回应,比上一趟更激烈。
    宣永等都听得心中佩服,寇仲谈笑间仍可不时着意激励士气,方法高明、简单、直
接而有效。先许之以利,再为全军定下远大的志向目标,更隐隐为自己和李世民作出比
较,使一向饱受世家大族欺压多来自民间的战士生出共鸣。
    不过这些话就算宣永等晓得说出来,绝不会有寇仲的威力效果。因为寇仲已成天下
人人景仰的猛将和战略大家,与徐子陵同被认为是汉族人的光荣。他说的话,感染力自
是无与伦比。
    寇仲尚未阅毕全军,已成功在军内建立起无可替代,使将士甘于死的地位,而他的
感力正在于此,灵活变化,不拘成法。
    寇仲回答高志明的问题道:“上兵伐谋,待陵少从巴蜀赶回来后,我们立即攻占江
都,有江都作后盾,大海将是我们的天下。任李世民三头六臂,也没法封锁大海,若他
想那么做只是个笑话,哈!”
    众将精神大振,虽仍未能真个解决问题,仍感到前途充满生机。
    寇件问宣永道:“与锡良方面是否保持联系,他们情况如何?”
    宣永恭敬答道:“我们是互相支持,关系密切,现在竹花帮分裂成两个派系,一派
由邵令周当家,以江都为基地,得李子通撑腰,但人数只占竹花帮四分之一,邵令周更
被视为叛徒,他的女婿麦云飞作威作福,令邵令周不得人心。另一派由桂锡良作帮主,
幸容为副,得风竹堂沈北昌和骆奉支持,在我们和宋家的助力下,势力遍罩江东。少帅
慧眼识英雄,桂锡良和幸容都是可扶掖的人材。”
    寇仲闻得儿时玩伴卓然有成,大喜道:“立即请他们到梁都来见我,我有要事和他
们商量,以武力夺取江都是下下之策,我们更负担不起那损失。幸好江都是我最熟悉的
地方,举事用计均无比方便。他娘的!李子通这人反复无常,我早看他不顺眼。”
    高占道道:“李子通现在枕重兵于运河下游的钟离,结集船队,只须三天船程可北
上到我们梁都来,若不能除去这威胁,我们势将动弹不得。”
    寇仲沉吟道:“给我挑出五百精锐好手,由我暇时亲自训练,既可作我亲卫,又可
为从部内颠覆江都之用。若再有陵少和老跋帮手,李子通有何可惧哉。”
    宣永皱眉道:“李子通枕兵钟离,正是要我们难以分身攻打江都。内部颠覆除非能
杀死李子通,否则只能制造一场混乱,作用不大。”
    高占道也道:“李子通深悉少帅厉害,宫禁城防肯定大幅加强,要刺杀他并不容易。
听说他近日招揽大批亡命之徒,为的是要应付我们突袭。”
    寇仲微笑道:“你们算漏了杨公和他的五千劲旅。李子通和沈法兴长年交战,还要
应付西面虎视眈眈的辅公估,如非江都城高墙厚,老李早被斩首了事。这人没有什么骨
气,长年准备船队,好待见势头不对即卷铺盖逃走或投降,现在又向李家称臣。他娘的!
就让我弄清楚他虚实后,想个办法把他收拾。”
    一直没作声的詹功显叹服道:“即使是我们想破脑袋都找不出解决方法的难题,到
少帅手上立即变得轻松容易,像不费吹灰之力即可办到。”
    寇仲哈哈一笑,此时视毕全军,众人勒马掉头,往山岗上帅台驰去。
    七军开始调动,准备演习阵法变化,以显示操练经年的成果。
    寇仲心中涌起万丈豪情,自出道以来,他没有一刻不是处在劣势恶境中,直至此刻
仍是如此。如何于败中求胜?逆境谋生?正是他感到生命的意义所在。
    寇仲笑道:“只要我们把兵马练得其攻能像突厥人般灵活出奇,其守如李世民的沉
着稳重,再在水师船只和攻守器械方面依鲁大师的著作用工夫。敌分而我集中,敌集中
而我分,以奇制奇,以稳制稳。再得江都,天下至少一半落进我的口袋去,那时李世民
休想能称雄中原。”
    宣永道:“宋鲁先生上月曾亲来梁都,传达宋阀主的口令,只要少帅能守到明年春
暖花开的时刻,他的大军会从海路开至。”
    寇仲心中暗叹,虽明知宋家军至快明春才至,但怎都存有点希望,期望宋缺能于十
月前赶至,可是听到宋鲁亲传的消息,这幻想立告破灭。
    他虽说得信心十足,事实上有大半是夸大来振奋军心,纵使真能夺取江都,可是彭
梁一带无险可守,区区四万兵可守得住多少座城池。一旦成败势,李世民将势如破竹的
沿运河南下,最后他只能守着江都一座孤城,重蹈王世充被困的覆辙。
    关键处是看洛阳何时城破,若王世充可挨至明春,当然是另一回事。
    现在是七月,虎牢被破,李世民将直接攻城,王世充到那时能多挨一个月已相当不
错。
    寇仲甩蹬下马,在四将陪同下登上帅台,演习在战鼓声中展开,只见倏进倏退,井
然有序,配合无间。
    高占道道:“突厥人的优点在什么地方?”
    寇仲道:“突厥战士里随便找个人出来都是箭、骑、刀样样皆能的野战专家,战术
是用奇,出敌不意,来去如风,攻时比我们汉人勇猛,逃时比我们溜得快,可以一边睡
觉一边策马行军。哈!我是夸大点,不过却与事实非常接近。”
    他一边说话,一边观看自己少帅军依旗号生出的变化,先是五十人一队,当两旗相
交,立变为五队合一的二百五十人为一队,到五旗相交,则十队合一成五百人一队,看
得人目为之眩。无论如何变化,阵形仍保持整而不乱,可知宣永等为训练他们费尽心血,
再非以前拉杂成军全凭斗志作战的乌合之众。
    只恨比起李世民的唐军,无论在实战和经验上均相差甚远。李世民手下将领随便找
几个出来已非像高占道、陈长林这些没上过多少次战场的人能相比。
    寇仲暗下决心,定要尽力练军,使手下在上战场时不是去送死而是取胜。
    ------------------
  由整理推出

上一页    下一页
[@more@]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8591181/viewspace-894634/,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 博文量
    1255
  • 访问量
    576856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