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IT职业 > IT生活 > 第十章 相见时难

第十章 相见时难

原创 IT生活 作者:caixia615 时间:2007-01-26 20:44:58 0 删除 编辑
大唐双龙传(第35卷)
第十章 相见时难

    车厢宽敞,只在两端各设座位,寇仲本要在另一端对坐,李秀宁低声道:“坐到我
身边来,方便说话,你要去哪里?”
    寇仲不想她晓得自己是去找尚秀芳,随口道:“我要到北里的六福赌馆。”暗讨在
六福只要走过斜对面,就是上林宛。
    李秀宁吩咐手下后,轻扭细腰,别过俏脸凝视他道:“秀宁还以为你昨晚难逃灾难,
到过下面的的都认为你在沼洞生存的机会微乎其微,人家正为你担心,竟忽然收到你去
见婕妤的消息。”
    寇仲伸个懒腰,舒服的挨往背后的软枕,微笑道:“我寇仲什么场面未见过,一个
沼洞难不到我的。”
    李秀宁讶道:“看你的样子,似并没有失去宝藏而失望,唉!你脑袋的构造是否和
常人不同呢?”
    寇仲迎上她的美目,低声音道:“我现在没有时间去为宝库烦恼。更多谢公主关心,
那消息公主是从何处得来的?”
    消息是指师妃喧请出宁道奇来对付寇仲一事。
    李秀宁垂首道:“是柴绍从二王兄处听回来的。你和徐子陵武功虽高,恐怕仍非宁
道奇的对手。”
    寇仲心中思量,假若李世民是故意让柴绍告诉李秀宁,再由李秀宁通知他们,以离
间徐子陵和师妃喧的关系,那李世民的心计就太厉害了。
    李秀宁又往他望来,秀眸射出焦急不安的神色,道:“现在既然失去宝库,少帅是
否考虑退出逐鹿?”
    寇仲苦笑道:“我不想骗公主,事实上我再没有退出的可能,一是把我杀死,否则
我定会为目标竭尽全力。”
    李秀宁平静下来,显然对他终于死心,目光往前望去,点头道:“人各有志,秀宁
也不能相强。”
    马车停下。
    寇仲心中暗叹,这可能是最后一次与李秀宁以朋友的身份交谈,下趟见面,将是势
不两立的敌人,低声道:“公主珍重。”
    推门下车去了。

                  ※               ※                 ※

    纪倩是酒家的熟客,轻易取得一楼的厢房,由她点洒菜,伙计退出后,纪倩一副江
湖儿女的作风,爽朗豪通之气不让男儿,徐子陵虽是被迫到这里来,对她仍没有恶感,
道:“我叫雍秦。”
    纪倩露出一丝狡猾的笑意,道:“其实人家早晓得你叫雍秦,刚才只是诈作不知,
蝶夫人是否看上你?她的男人可不好惹,你小心永远离不开长安。”
    徐子陵微笑道:“纪姑娘又看上在下什么呢?不是只为要我来这里陪你吃顿酒饭吧?”
    酒菜送到,两人暂停说话。
    伙计离房,纪倩洁白缆美的手拿起酒壶,为他倒酒,娇笑道:“我看上的是你的赌
术,可否傅我两手,我可赠你一百两黄金作传艺的酬报,且保证你能安全离开长安。不
是我危言耸听,杨文干下了追杀令,务要置你于死地。”
    徐子陵暗忖这才合理。杨文干既然邀得香玉山执行阴谋,事后他大可置身事外,更
因藉着与李建成的关系,不单保留实力,还可乘机扩张实力,到完全控制形势后,再把
李建成除掉。在这种情况下,他当然要杀人灭口,避免李建成从徐子陵身上套出内情。
如若突厥人真的肯支持杨文干,而李渊和李世民事前又全不知情,他确有成功的机会。
徐子陵淡淡笑道:“既然如此,姑娘为何要来淌这混水,你难道不怕杨文干?”
    纪倩不解的打量他半饷,不答反问的讶道:“我知你是懂两下子功夫的,可是京兆
联乃关中第一大帮,你若认为自己可以免祸,一是没有自知之明,一是以为我纪倩在虚
言恫吓,究竟是属那个原因?”
    徐子陵哑然失笑道:“两个原因都对。姑娘先答我一个问题,你为何不惜重金要跟
我学骗人的伎俩。”
    纪倩道:“这个不用你理。晤!你这人看来是冥顽不灵。算吧,你的死活我再不管,
你有没有兴趣赚那一百两金子。”
    徐子陵微笑道:“若我要赚点使用,大可到明堂窝或六福赌馆碰碰手风,不知姑娘
认为然否?”
    纪倩大嗔道:“怎么说你都不明白,只要你踏进任何一间赌场给京兆联的人缀上,
定要小命不保。人家救了你,还不懂感恩。”
    徐子陵讶道:“你什么时候救过我?”
    纪倩没好气得道:“你的脑袋是否石头造的,谁把你从赌场门口的鬼门关扯到这里
来,还任饮任食。好吧,五百两金子,一口价,不要再扭扭捏捏像个娘儿似的,最多本
妓娘再陪你一晚。”
    今次轮到徐子陵脸红,幸有假面具护主,耳朵又给假发遮掩,他尚是首次遇上言行
放纵大胆如纪倩的女子,偏她又这般明艳动人,令人完全不会把粗俗或淫荡与她扯上关
系。
    想起年夜宴追求她的众多公子哥儿,不由心中大讶,像她这样当红的名妓,竟要献
金献身的来学赌术,肯定非是为钱财或贪玩那么简单。
    纪倩见他呆看着自己,嫣然一笑,横他一个千娇百媚的一眼,秋波流转,呵气如兰
的轻轻道:“不要以为我纪倩是个很随便的人,长安不知有多少男人想就近我,我却连
指尖都不让他们碰上,你是不知多么幸运哩!”
    徐子陵心中一动,压低声音道:“姑娘若肯赐告不惜一切要学到在下这点小玩艺的
真正原因,说不定在下不须姑娘付出任何代价,便把敝派的赌技倾囊相授。”
    纪倩定神瞧他好半晌,忽然花技乱颤的娇笑起来,喘息细细媚态横生的道:“咳!
想不到我纪倩刚过年即大走霉运,遇上个没有男子气的男人。”
    接着俏脸一沉,狠狠道:“你想探明本姑娘的事吗?你定是当我纪倩第一天到江湖
来混,你最好立即远离长安,否则休想本姑娘给你收尸。”
    言罢气鼓鼓的拂袖离房,把门重重关上。
    虽给她臭骂一顿,徐子陵仍从她的说话判断出她是心地善良的人,所以不忘劝自己
离开长安。
    徐子陵哑然一笑,举筷向原原封不动的满桌酒莱进军,横竖肚子空空,亦不该浪费。
    房门又张开。
    香风随来,纪倩回到对面的位子坐下,讶道:“你这人很不简单,明知大祸临身,
竟悠悠闲闲的坐在这里大吃东西。”
    徐子陵举起酒盅,向她遥施敬礼,微笑道:“这叫今朝有酒今朝醉,借敬姑娘一盅。”
    纪倩看着他把酒一口喝掉,放下酒盅时,黛眉轻颦道:“楼下有张桌子座的是四个
京兆联的人,都是他们联内赫赫有名的高手,你想等到明天愁来明天当也不行。”
    徐子陵拿起个馒头,送到嘴边强嚼一口,洒然笑道:“姑娘为何要回头呢?开罪京
兆联对你并没有好处。”
    纪倩叹道:“这或者是怜才吧,你是人家在赌场遇上最高明的赌徒,手法不着半点
痕迹,好啦!最后一句话,你是否想财色兼收?”

                  ※               ※                 ※

    寇仲抵达上林苑,报上来意,把门的大汉认得他是当今炙手可热的红人莫神医,客
气得不得了。
    其中一汉领他往尚秀芳的临时香居,还通风报讯的道:“可达志大爷刚来求见小姐,
现在尚未离开,莫爷或要稍候片刻。”
    寇仲暗付那里有美女,那里就可见到可达志的踪影,不过也不得不承认可达志有可
令任何美女倾心迷醉的魅力。到达尚秀劳的别院,汉子把责任交给尚秀芳的婢女,由她
招呼寇仲。寇仲到厢厅坐下,等了近半个时辰,仍未被美人召见,不耐烦起来,想走时
却被婢女搁着,惶恐的道:“莫先生请待片刻,让小婢再去通传。”
    见到小婢慌张惧怕的样子,寇仲只好按奈下心头闷火,再次安坐。
    他倒非因觉得被冷落而使性子要走,而是时间宝贵,他还要去见青青看这与他关系
微妙的女子因何事屡次找他。
    岂知再等整刻钟,尚秀芳仍未出现,寇仲再没耐性呆等下去,对婢子道:“我待会
再来吧!”
    婢子骇然道:“小姐吩咐,要无论如何也把先生留下,她…”
    寇仲微笑道:“是我无论如何要走,不关你的事。只要姐姐你如实报上,小姐是不
会怪你的。”言罢洒然去了。

                  ※               ※                 ※

    徐子陵风卷残云的把肚子填饱,才迎上纪倩紧盯他不放的眼神,从容笑道:“既然
大祸临头,那还有闲情财色兼收。待我过了楼下那一关再说吧!”
    纪倩踩足叹道:“真的给你气死,现在只有我可以帮你,仍不明白吗?”
    徐子陵不解道:“姑娘凭什么来照拂我?”
    纪倩挺起酥胸,傲然道:“在长安,谁敢不给我纪倩三分面子,只要你跟我在一起,
谁都不敢动你。”
    在一般的情况下徐子陵亦相信纪倩说的非是虚言。只凭她能在宫廷表演歌舞,这身
份地位便没有人敢开罪她。可是眼前乃非常时期,恐怕纪倩也压不住京兆联的人。
    徐子陵道:“这样吧,我们来作个试验,一起离开,假设京兆联的人真的因为姑娘
不来对付我,就传姑娘那手玩艺。假如是相反的情况,姑娘须死去这条心,且要袖手不
理我和京兆联间的事。”
    纪情气鼓鼓的道:“说到底你仍不肯信京兆联的人想杀你,走吧!男子汉大丈夫,
不要言而无信。”

                  ※               ※                 ※

    寇仲来到风雅阁,立即被请到青青的香居。
    见到他,青青长长吁出一口气,道:“你终于来哩!”
    寇仲大讶道:“夫人这么急欲见小人,又不是痛症发作,究竟是甚么事呢?”
    青青先命其他人退出厅外,捧来一个锦盒,放在桌上,含笑把锦盒打开,内中有一
卷帛书似的东西,柔声道:“这本来是展示在街头的皇榜重金悬赏,我派人偷摘下来,
先生自己打开看吧!”
    寇仲叹道:“不用看我也知道是谁这么值钱?夫人真厉害。你是什么时候生疑的?”
    青青把玉手穿入他臂弯,另一只手把锦盒掩上,挽着他直入闺房,在一角长椅并排
坐下,欣然道:“第一趟见到你,我感到眼神似曾相识,最奇怪是你对我的过去了如指
掌,语语中的。本来仍想不到会是你,幸好齐王告诉我你们潜来长安,只是苦于无法找
到你们,几件事合起来,我还不生疑吗。后来更从齐王处晓得你们有易容之法,到大年
夜廷宴那晚你和子陵俩个站在一起,虽比以前长的高大,又神气多了。但人家仍能一眼
把你们辨认出来。”
    寇仲迎上他的目光,心中涌起亲切温馨的感受,但决不涉及男女私情,就象往昔与
素素相处的情景!缓缓把面具揭开除下。
    青青双目一红,垂下首,轻轻道:“你们真的不怪我以怨报恩?”
    寇仲心道他和徐子陵早把她忘掉,还有什么恩恩怨怨!当然不会说出来,微笑道:
“青姐只是下不了台阶吗?我们从没有怪青姐。”
    青青回复生气,艳光绽放,喜孜孜的道:“当我看到榜文,知道你们就是名震天下
的‘少帅’寇仲和徐子陵,我和喜儿都开心的睡不着觉,又不敢跟别人说,更为你们担
心。”
    寇仲奇道:“你不时去看城内的皇榜吗?”
    青青扑哧娇笑道:“是从不会去看。只是听齐王提起你们,人家立即感到说得是你
们,当年你们年轻小,但我和喜儿晓得你们非是池中之物,只没想过会变成家喻户晓的
大英雄而已,子陵呢?”
    寇仲道:“他很好,我曾向他提起遇上你们,顺便问一句,喜儿是否和可达志那小
子搭上?”
    青青神色一暗道:“我们这些以卖笑为生的女子,有什么和谁搭上的,可达志是太
子身边的红人,纵使心中不愿,仍不敢开罪他吧。”
    寇仲乘机问道:“喜儿是否不愿认识一个叫查杰的后生小子?”
    青青奇道:“你怎么会知道此事?”
    寇仲笑道:“查杰是我的兄弟,这小子相当不错。”
    青青掩口娇笑,回复青楼女子的本色,半边娇躯挨过来,凑到他耳边道:“少帅想
当媒人吗?不过喜儿未必愿意呢。喜儿有点像当年的我,很容易对好看的男人生情,又
易于轻信人,自已怎么说都改不了,她对查杰该是有好感!不过这几天她只把可达志挂
在口边,我劝她不听只好由她去碰钉子。”
    在现今的情况下,查杰亦无暇顾及儿女私情,寇仲只好岔开道:“青姐现在最为著
名的青楼老板娘,结交的全是权贵中人,我和小陵都非常欣慰,这几天我们会离开长安,
有机会再回来探望姐姐。”
    青青道:“姐姐明白你们的处境,我真的以你们为荣,齐王那么自视至高的人,提
起你们时亦不得不承认你们是最难缠的对手,噢!你们准备何时离开?”
    寇仲感到自己毫无保留的信任他,就如信任素素那样,坦白道:“快则今晚,慢则
明朝,要视情况发展而定。”
    青青失望道:“那我和喜儿不是没有时间侍候你们。”
    寇仲吓了一跳,忙道:“我们姐弟之情,有别寻常,何来什么侍候?”
    青青微一错鄂,旋又欣悦道:“青青今天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英雄豪杰,其他的男
人,无论口上说得多么漂亮,说到底仍是对我们的身体感到最大的兴趣,喜儿不知道了
那里去了,知道错过与你见面的机会,她会很失望的。”
    寇仲把面具戴好,长身而起道:“此地一别,未知何时才是再见之期,青姐好好保
重。”
    青青猛地扯着他衣袖,站起来道:“差一点忘记告诉你,齐王离京到终南山狩猎只
是个幌子,事实上他出城后掉转头便溜回来,为的是要在暗中谋算你们。”
    寇仲心忖这才合理,与青青欣欣道别后离开,踏出风雅阁,他整个人轻松起来,斗
志昂扬。
    ------------------
  提交者:skp等

上一页    下一页
[@more@]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8591181/viewspace-894027/,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 博文量
    1255
  • 访问量
    576855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