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Linux操作系统 > Linux操作系统 > 达芬奇密码040

达芬奇密码040

原创 Linux操作系统 作者:31597359 时间:2019-05-17 08:03:05 0 删除 编辑
丹·布朗/著 朱振武 吴晟 周元晓/译

第四十章


兰登竭力试图换档。出租车在熄了两次火后,终于被开到了路边。然而,此刻的轻松却被出租车调度员的声音打破了。

“喂?听到请回答。”

兰登勉强将车开到公园门口,实在开不下去了。于是,他不得不放下男子汉的架子,对索菲说:“还是由你来开吧。”

索菲跳到驾驶座上,长吁了一口气。几秒钟之后,出租车就平稳地驶离了“尘世乐土”。

索菲越开越快,渐渐地把车速提到了一百公里以上。兰登问道:“你知道路吗?”

索菲盯着前方的路,说道:“根据出租车司机的描述,我应该是知道那个地方的。”

兰登又掏出了那把钥匙,觉得它沉甸甸的。他意识到这把钥匙事关重大,也许还关系到自己的自由。

刚才在给索菲讲述圣殿武士团故事的时候,他就忽然意识到这把钥匙除了带有隐修会的标记外,还跟隐修会有着更微妙的关系。等边十字架除了代表圣殿武士外,也象征着平衡与和谐。凡是见过圣殿武土肖像的人,都会发现他们的白色战袍上绣着红色的等边十字图案。

等边十字。跟这把钥匙上的图案一模一样。

兰登一边猜想着他们可能会发现什么,一边感叹自己的想象力真是太丰富了。圣杯。他不禁为自己的荒唐猜测笑出了声。要知道,人们都认为1500多年以来,圣杯一直被藏在英国某个教堂的地底下。

从达·芬奇时代以来就一直被藏在那里。

早期的几百年里,隐修会为了保护那些具有神奇力量的文件,曾多次被迫迁址。据历史学家估计,自隐修会从耶路撒冷迁到欧洲以后,曾先后六次更换埋藏圣杯的地方。圣杯的最后一次“露面”是在1447年。当时,许多人都证实说一场大火险些把那些文件吞没,幸亏它们被装进了几个六个人才能抬动的大箱子里,随后被运到了安全的地方。从那以后,没有人再见过圣杯的踪迹。只是偶尔有些传说,说它被藏在了养育亚瑟王和他的圆桌骑土的地方——大英帝国。

不管它被藏在哪里,有两点重要事实可以肯定:

达·芬奇在世的时候知道圣杯藏在哪里!
那个埋藏圣杯的地点极有可能至今未变!

因此,那些圣杯的狂热追寻者依然痴狂地钻研着达·芬奇的艺术作品和日记,试图找出有关圣杯埋藏地的蛛丝马迹。有人声称,《岩间圣母》那山峦连绵的背景,好像画的是苏格兰境内某个布满了山洞的小山群。而有人则坚持,《最后的晚餐》中耶稣门徒们的位置安排令人生疑,那是暗示圣杯埋藏地的密码。而另外还有人宣称,通过对《蒙娜丽莎》进行X光检查可以发现,蒙娜丽莎原本戴着青金石的耳环,耳环上有古埃及生育女神伊希斯的肖像。可是,传说后来达·芬奇又把耳环用油彩涂上了。兰登从来就没发现那幅画上有什么耳环的迹象,也想象不出它跟圣杯有什么关系。然而,那些圣杯迷们还是在国际互联网的留言版和聊天室里激烈地讨论着这一假想。

人人都喜欢带有传奇色彩的秘密。

这样的神奇秘密还有许多。最近揭开的一个秘密要数对达·芬奇名画《受膜拜的麦琪》的新发现。意大利艺术家毛瑞梓里奥·萨拉斯尼揭开了一个鲜为人知的真相,而纽约《时代》杂志则以《列昂纳多掩盖的秘密》为题对此作了大篇幅的报道。

萨拉斯尼肯定地指出,虽然《受膜拜的麦琪》是达·芬奇起草的,但他却并没有完成创作。事实上,那是一位匿名画家在达·芬奇去世多年之后利用那幅草图完成的。而且那位匿名画家在画中还隐藏了秘密。用红外线反射仪和X光照出的照片显示,这个调皮的画家,在完成达·芬奇的草图时,对原作作了令人费解的改动,好像要故意改变达·芬奇的真正意图。不管原画的意图是什么,它都应该被公之于众。然而,这个报道发表之后,佛罗伦萨幽夫斯展览馆的官员们还是停止了这幅画的展出,把它放到了街对面的储藏室里。现在去那个展览馆参观“达·芬奇展厅”的游客只能在原来挂画的地方看到一块敷衍游客的牌子,上面写着:

此画正在接受检测,以备修复。

对圣杯的追寻者们而言,列昂纳多·达·芬奇始终是最大的谜团。他的作品里似乎充满了秘密,但所有的秘密都被掩藏着:也许藏在油彩的下面,也许藏在平面图的密码里,也许根本就不藏在任何地方。也许那么多的捉弄人的线索只不过是留着难为好奇的游客的,让他们冲着《蒙娜丽莎》傻笑。

索菲拽了拽兰登问道:“那有可能是打开圣杯埋藏地的钥匙吗?”

兰登笑道:“我想,根本就没有这种可能。另外,据说圣杯被藏在英国的某个地方,而不是法国。”

然后,他简短地给索菲介绍了一下圣杯的历史。

“可是,通过这把钥匙能找到圣杯是唯一合理的解释呀。”她坚持道,我们有一把非常保险的钥匙,而这把钥匙上面印着隐修会的标记。另外,这把钥匙还是隐修会成员亲自留给我们的,而刚才你也说了,隐修会就是圣杯的保护人。”

兰登觉得她的观点非常符合逻辑,可是出于本能,他还是无法接受这个推论。有谣传说隐修会曾发誓把圣杯带回法国,并将其永远埋藏在那里。然而,这并没有确凿的历史证据。即便隐修会确实把圣杯带回了法国,“豪克斯街24号”听起来也不像是圣杯的永久埋藏地呀。“索菲,我真很难想象这把钥匙会和圣杯有关。”

“就是因为人们都认为圣杯藏在英国吗?”

“不仅如此。圣杯的埋藏地是历史上被保守得最好的秘密之一。人们必须等待好几十年以证明自己值得信任,才会被选人这个隐修会的最高领导层,从而得知圣杯的埋藏地。这个秘密一直通过间接的方式传递。而且,虽然隐修会很庞大,然而在任何时候,只有大导师和其他的三个高层领导才知道这个秘密。你祖父是高层领导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祖父是高层领导,索菲想道。她加大了油门。脑海中的烙印,使她确信祖父就是隐修会的高层领导。

“即使你祖父是高层领导之一,他也决不会向隐修会之外的人透露这个秘密。他不可能把你引入核心领导层。”

“我早已进入核心层了。”索菲想道,她又回忆起了地下室里的那个仪式。她举棋不定,不知道应不应该把她在诺曼底经历的那个夜晚讲给兰登听。十年过去了,出于羞愧,她从未向任何人提起过她的所见所闻。一想到那个夜晚,她就浑身打颤。远处传来了警笛声,一阵强烈的倦意向她袭来。

“看!”兰登兴奋地叫了起来,他看见罗兰德·伽罗斯网球馆就在前方。

索菲把车朝网球馆开了过去。过了几个路口,他们找到了豪克斯街.并开始在街上找门牌。街道两边显得越来越繁华,商店也多了起来。

“我们要找24号。”兰登自言自语道。突然,他意识到自己正下意识地在搜寻教堂的尖顶。别傻了!在这么繁华的地段怎么会有个被遗忘的教堂?

“就在那儿!”索菲指着前方,大声喊道。

兰登举目望去。

那究竟是什么呀?

那是一座现代化的建筑。那座堡垒的正上方安装着一个硕大的等边霓虹十字架。十字架的下面有几个大字:

苏黎世储蓄银行

兰登庆幸自己没跟索菲一样,把那里当作圣殿武士教堂。作为一个符号学家,很容易为事物强加上隐含意义。刚才,兰登完全忘记了这个祥和的等边十字架也正是中立国瑞土的国旗图案。

谜团已经解开了。

索菲和兰登正拿着一把瑞士银行保险箱的钥匙。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8000572/viewspace-62253/,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上一篇: 达芬奇密码038
下一篇: 达芬奇密码045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注册时间:2006-10-07

  • 博文量
    45
  • 访问量
    32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