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人工智能 > 自然语言 > 《存在之问:颠转海德格尔》笔记二

《存在之问:颠转海德格尔》笔记二

原创 自然语言 作者:mi_zy 时间:2021-01-20 20:03:36 0 删除 编辑

——第三章    出场与缺席

————:整体

1、海德格尔常常把形而上学定义为思考实存总体,或者全体存在物的存在。它思考存在总体, 不是单个物的叠加,而是从作为存在的存在的角度进行思考。整体是定义实存总体的出场与缺席的交织,但它本身却不是一个存在物,它是一种组织,而非组织中的物或元素。

2、本真思维受语言,更准确地说,受言语指导,言语是说出的言语, 也是未说的东西的符号。但相之视像却把我们阻隔在看的过程之外,即相之出场活色生香,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让我们遗忘了事件中不可见的东西: 缺席。型是完全可见的或者完全自明的,却未对我们呈现,我么必须回忆它们,在反映它们的象中看见它们,所以我们可以名正言顺地说, 型也是缺席的型的本意并非物的画像或照片,而是该物的可知性。

————:生活世界的历险

3、作为现象学家,海德格尔和胡塞尔的根本任务是一致的: 描述日常生活的结构。一路走下去,下一步就需要描述个体与世界共在的结构,它是自然态度中活的或者被经验的结构。海德格尔的目的是描述袪弊的过程, 大存在通过袪弊或者在袪弊中把自己显现给人类,显现在经划时代的思想家之手的范例中。

4、我们通过显现的认识未显的。我无法解释为何一定是有,而不是无,但我可以说如果是无,就没有了人去思考未被思考的,也没有了人去思考缺席。无也将缺席,因为缺席即对着在场的人缺席。

————思维不是创制

5、 我们必须接受的不是我们可以想象的,而是生活让我们无法否认的 。积极的说,如果我们的目的是解释人类经验总体,唯一可行的就是那些最少障碍却能解释最多的方法。无论如何,我们都不会被迫甚至被允许选择一种无法容纳日常生活中的事实的解释。

6、“共在”的意思就是,无论我在世界中遇到了什么,都是我遇到了它。“整体”的意思是我只能在这个世界中遇到其他事物。思考整体时,我努力理解自己生存于其中的世界,我不依赖于所遇之物,并且参与的事件 都事出有因,这让我在每个环节都会问:“接下来,我该怎么办?”于是,我必须思考各种可能的行动路线,从而做出最好的选择。

7、只要涉及“是”和“实存”,我就是一个顽固的日常语言哲人,真正的精确在于不离日常语言用法的精确性,也即不离为形式主义或本体论所不齿的日常用法的无限灵活性或不严密性。

8、存在与思维之分:唯心论与唯物论其实都是半斤八两,一开始就直指一个二元世界,并且告诉我们这种二元性是一种幻觉。不过,无论是在唯心论还是在唯物论中,那些正确解释的元素只是开始的二元状态的成分。一者指出物质其实是思维或型,一者声称型其实是物质,最终都承认了最初的物质和型或思维之分。——我们需要排除有关日常生活的许多看法,却不能排除日常生活本身。否者的话,就无物可解释了:不再有不足的看法,只有不同的看法。

9、 我与世界共存,并不表示世界是我思维的产物,只意味着不思考自己,我就无法思考世界。生活其实是视角性的,我们从不同的角度观察世界,我可以改变观察的视角,可以随着世界而旋转,但我 不能把自己转到世界之外

————创造生活

10、 先验哲人告诉我们不能通过日常生活来解释日常生活,我的回答是不能通过日常生活来解释先验哲学。所有转向先验的论证都是循环的、自上而下的。日常生活不是不像一个表象世界,认识过程用它遮蔽了物自体,他根本就不是这样的一个世界。 事物呈现给我们的样子和它们真实所是的样子,两者的区别是在日常生活中划分的

11、 理论活动是为了获得自为目的认识;实践活动使用知识以展开自为目的的行动(政治和伦理,伦理是政治的一部分);生产活动使用知识以产出不同于改活动而是改活动要达到的目的的产品

12、我们在整体中找到自己,在此,我们在出场和缺失永恒而隐蔽的和谐中,运用整体给予我们的,适应它所带走的,去完成创造生活的使命。

                                                            第二部分 颠倒的柏拉图主义

————第四章 、   尼采的柏拉图主义

13、尼采颠倒了柏拉图让技艺服从真理的做法,生命历程是实践-生产的,而非纯粹通过型最求真理。尼采抛弃了型的世界,从而让生成的世界摆脱了其作为幻象的次要或派生的角色。 生成的世界是真的和唯一的世界

14、尼采抛弃了柏拉图的型(对象高于主体的地位),从而让哲人的实践-政治职能摆脱了一切形而上学的束缚,哲人应该整体认识人性或历史可能性,哲人是一种双重存在,栖息在历史视角中,面临着一个历史循环结束时的衰落,因此可以 把握有限的人类灵魂形式。

———— 我们乐土之人

15、真理的认识:真即诸存在的出场,而非诸相(人类理智看到的诸存在)之属性,或者有关诸相的命题。颠倒的柏拉图主义完成了柏拉图的型说(型说是一种用于解释日常生活中存在物的稳定性和可知性的假说)的内在含义:实体即主体(黑格尔),主体性即视角论(尼采)。

16、问题不在于我该如何认识世界,以便行使我的强力意志?

              而在于我该如何认识世界,承认其显见的自然

17、尼采把哲人的生活指认为柏拉图式的沉思,但不是沉思诸型,而是沉思人类实存。—— 不是在自然更替中什么会取代人类......而是我们应该培养,应该渴望什么样更具价值、更值得或者、更清楚未来的人类

18、尼采:“我想亲历全部历史,拥有一切强力和权威。”“深刻的东西都带有面具”“最高的灵魂敬畏自己”

————技艺乃生活之真

19、技艺(艺术)与真哪个更高?尼采: 重要的不是判断的真假,而是”它如何推动了生命,维持了生命“。对于生命而言,艺术比真更具价值。尼采曾经提到根本没有所谓的真,只不过是为了抛出他的世界-解读说。

20、哲人的生命结合了神与兽的本质,并不发生在这个世界中,而是一个孤独的创世过程。——一种精神特质

21、人即多元的”强力意志“:各自带着多样的表达手段和形式。 强力意志不是”知“,而是图型化,它给混沌加上各种法则和形式,足以满足我们的实践需求。拥有实践需求的我们是如何”被图型化的“?答案只有一个:混沌自我分化为千差万别的视角,这些视角产生了主体性或者统一的自我的幻象。总之,大存在即生命,生命即强力意志,强力意志即混沌。

22、对表象、幻象等的意志,比对真理、事实的意志更真;更真的意思是“对人类生命更有价值”。世界的价值在于我们的解读,现有的解释均为视角性评价,我们因之得以持存在生命或强力意志中,为了强力的增长,人类的每次提升都会克服更狭隘的解读;强力的每次增强和扩张都会打开新的视角,在新的视域中表达信仰。世界在“流动”,在形成,不断变来变去的假象,永远不会靠近真;因为——无“真”:即不存在独立于我们的解读视角的恒定世界。

————从真理到寓言:阶段一

23、在柏拉图那里,没有世界的建构,只有对宇宙的把握,并且将人把握为宇宙得以揭示的“场所”。在康德那里,实践理性并不构建世界,只构建道德法则,我们必须按照道德法则生活在一个理论理性构建的世界中。

24、 人类把自己的意志加诸于现有的世界,他们更像是批评家或诠释者,而非艺术家或创世者;人为那个自我生存的世界赋予价值。 

25、对于柏拉图而言,一直出场 (型)和可见的是浮现过程的产物,而不是该过程本身的展露,对于尼采而言,一直出场的(永恒轮回)是浮现过程(强力意志)的产物。在柏拉图那里,永恒或持续的是可知性的结构(型);在你猜那里,永恒或持续的是可知性结构的永久缺席,或者出场“缺席”的永恒在场。—— 强力意志把混沌图型化,通过实际运用一种视角,建立了一个世界,尼采的“出场”只可能是指混沌分化为一个观察者和一种观察的过程,即分化为强力意志的一个行动者和一个产物。视角和“解读”变得至关重要。大存在并非将得到阐明或解释的东西的出场,它是一种视域或解读视角的出场。尼采把认识变成了解读,认识是思考需要阐明和解释的东西,解读(解读者变成了混沌必然性的非理性主体)则是为一个动荡的混沌世界赋予秩序和价值。

26、从自身展露出展现自己的东西,此译法忠实地表达了可见事物的两面,它既是原相之象,也是被遮蔽的原相的呈现。

27、尼采自己的使命:用一套新的价值改造人类,让人类可以把控自己面临的巨大的虚无主义危机,尼采详述过这种努力,它也构成了接下来两百多年的历史。—— 混沌最多是人类自由的消极条件,它偶然创造了我们,却丝毫不在意我们把握其产物的努力

————寓言:余下的阶段

28、超感性世界和感性世界之分,人类的本质和实存出现了分裂。超感性世界超出了人类实存的范围,结果是彼岸和现世的分裂。尼采寓言的7个阶段:

1)第一阶段认为在此世,在日常生活中,就可以触及超感性的世界。

2)第二阶段柏拉图主义中统治和主动的因素被顺从和被动的因素取代,心灵受制于广泛传播的对微妙的个人生存的极度敏感,成为颓废的前兆。

3)真之世界,无法到达,无法证明,无法言说,但已经成为一种安慰,一种义务,一种律令。——型说含义的物化,实验科学。

4)理论无法认识超感性世界。把柏拉图的型改造成了康德的概念或话语规则。

5)真之世界被抛弃了,因为不再具有约束性或者有用。 由于康德否定了超感性世界的可知性,哲学想象逐渐失去了对真之世界的兴趣,最终完全抛弃了它

6)如果感性世界即真之世界,那就只剩下一个世界了:此世,会相应地拥有或展示真理的结构。此真理必须有一个“场所”,但此时它是一个空场。随着真之世界的废除,我们也废除了表象的世界。表象世界是真之世界的影子,因为它妨碍我们创造新世界,或者把人类生存构想为不断克服或衰落。 没有真之世界,因为没有世界之真理,只有实践需求的真理,那种激励人类摆脱虚无主义的需求

尼采的著作让我们看到柏拉图主义的历史就是型不断稀释直至消失的历史,或者说,超感性世界逐渐转变为感性世界的先验或内在结构的历史

《待续》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7970627/viewspace-2751547/,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空管自动化,传输,对空通信

注册时间:2011-02-02

  • 博文量
    260
  • 访问量
    395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