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人工智能 > 语音识别 > 《存在之问:颠转海德格尔》笔记一

《存在之问:颠转海德格尔》笔记一

原创 语音识别 作者:mi_zy 时间:2021-01-08 17:39:55 0 删除 编辑

虚无主义是现代性的精神本质,本书意在重构,而非反驳!

——导言

1、分析哲学和欧陆哲学之分:准确、明晰的概念和严格的体系是分析哲学的特征,而欧陆哲学则沉湎于思辩形而上学和文化诠释学,或者说,完全取决于个人喜好、随心所欲和急转而下的平庸。

2、尼采认为逻辑学和数学都是诗歌,或者强力意志的视角建构;海德格尔认为逻辑和逻辑哲学或分析哲学不过是技术的化身,以及柏拉图主义形而上学死后的遗毒。

3、形而上学一词的意思是:物质之后的事物,还是超越物质的事物? 柏拉图从揭示之真转向揭示内容之真,带来了研究作为存在的存在,以及思考存在物的存在而非”大存在“的形而上学。大存在是浮现过程,而非浮现的物、存在物。因为它,物初次变得可见,而且一直可见,表达一切物(物指一切确定的或可辨的实体)所共有的东西。

4、海德格尔对形而上学的总体看法,强调”哲学是对非-常事物的非-常追问。“要思考哲学,就必须跳出或者超越日常的思维和晦涩的表达。 海德格尔对重要哲学术语的词源学分析是为了阐明语言是如何对应真理在日常经验中的显现的

5、”语言是大存在的家园,人类居于其中“,”物形成于并存在于词语中、语言中“,” 大存在向我们显现的方式决定了我们的言说方式,思想家的语言只能符合语言判给他的东西“,”一直在内部占主导的原本具有凝聚力的凝聚“,”成为人的意思就是在思维中凝聚诸存在物的存在“。

6、大存在的本意是Phusis(解释为从自己中浮现的,或者自我敞开的展开),它就是语言,并非说出的话,而是一个凝聚过程,一种被遮蔽的自我出场。 给予或显示给我们的东西决定了我们的言说。因此哲学家的根本问题在于:”什么被给予了我们?“——我们无法说出”什么“被给予了我们,因为被给予的并非一个”什么“,所以海德格尔说希望为我们准备一个”新的开端“,或者形而上学的替代品。”不再讨论有关某物或者展示某种客观之物的问题,而进入源-生的问题“。 源-生:最简单明了的解释是”大存在之道“。”道“先于”自然“

——————————————————第一部分 柏拉图主义————————————————

——第一章    柏拉图主义即亚里士多德主义

————:柏拉图的型

7、 海德格尔的Phusis和柏拉图的型:”型“呈现给我们的是自显的”什么“的自然或本质,它是基础,是界定存在物的标准,物则展现出某种”相“。” Phusis“却不是可以用来定义本质,或者某物的”本真“存在的基础。 Phusis是道,而非道之本质,它是自由或无法预料的发生,不是我们可以利用的一种标准,而是诸标准的神秘呈现,也是标准变化的过程,此起彼伏的标准不断被”给出“。

8、早期的生产论形而上学以两种方式定义了作为产品的存在物及其大存在:

其一是可生产,对应的是实存(制造),木匠与床型,工匠的生产,生产性的我思主体的原型;诸型即可能性,而非现实性

其二是生产完成,对应的是本质( 发现),洞穴寓言

发现-无弊 ):现实性,自然存在物

(制造-袪弊):可能性,本真存在物

柏拉图带来的从无弊向袪弊的转变,无弊是存在物的属性,袪弊是思想者-制造者的活动。

9、相即杂多的出场,是每个实例中的 ,实例的大存在(不变、持续)因为该相而出场并得到确定。每个给出的杂多都是通过参照其统一的相的单子(不变)才被确认的。正是相的 中指出了我们遇到的 物“是”什么。镜中影像和镜子映照的物在本体论上是等值的,因为两者都是同一相(即型)的“袪弊”或“呈现”,只是呈现的方式有所不同。

10、苏格拉底:自然生长、技艺生产和影像制造这三个过程带来了三种完全不同的实体。柏拉图相的显现只发生在自然的花园里;木匠模仿了该相,模仿的艺术家又模仿了那个仿品。制造的床和画展示的只是自显得摹本,却不是自显本身。那种认为现象或制造的床以及影像或镜像的生产都是自显的案例的观点,恰恰抹去了苏格拉底想建立的观点。

11、 古希腊哲学的转向:Phusis(即大存在,因为它,物初次变得可见,而且一直可见;是浮现的过程,而非浮现的物、存在物)变成了型; 真理变成了正确性逻各斯变成了一个命题,变成了作为 正确性的真理场所,诸 范畴的起源,有关大存在的诸可能性的基本命题。‘型’和‘范畴’两个标题将统领其后的西方思想、行为和评估,也即实存总体。形而上学即有关诸范畴的知识,诸范畴确定了诸存在者的大存在。

12、牛的”相“(look)与所有自然的牛所共有的不是存在,而是存在之 道,即每一个实例中呈现的具体规律,它让所有的实例显示出相同的相。另一方面,那个普遍的”大存在“与所有范畴共有的不是一个相,而是存在这一属性。此属性是普遍的,因为它根本不是一个明确可辨的相,换句话说,它是一切属性中最空的一个,为众物共有。

————:亚里士多德主义

13、海德格尔区分了大存在和存在,可谓是对亚里士多德的洞见作了后黑格尔的修正。大存在不是人类生产的,但通过技术或生产性思维把握大存在在确定存在者中起着关键的作用。海氏因此把对 大存在的接收性思考与对 存在者的生产性思考区分开来,同时保留了黑格尔的看法,认为 两者都是时间过程

14、 形而上学是借助述谓话语,对各种纯形式作出演证的认识。就是对各种纯粹、永恒的形式的思考,我们只是发现或接收这些形式,而不是通过大存在的产生-过程或人类知性生产这些形式。形而上学的三大主题上帝、人和世界,都不是述谓或分析话语可以把握的,这些话语只涉及确定的形式结构。

15、例外?作为存在的存在指的是诸存在物背后的结构,即成为一种类-型的实例,带着各种可以按照诸范畴归类的属性。这个例外就是无形的形式,即神或者纯思之思。这带来一个折磨人的问题:形而上学作为“第一科学”会不会变成“神学”,变成对神或最高存在的认识?

16、形式第一性——>形成-过程第一性。

17、本书主要关注的是eidos。作为存在的本意,eidos(诸 本质属性的集合)也是作为存在的存在之结构的基础。本质属性无“先后”,此处无谓项(不能通过演证来把握),它们是完全给出的、内部关联的统一体。我们不能通过谓词对其进行任何规定,因为本质中只有由本质规定的诸本质属性,本质属性只属于自己。因此,必须通过 理智直观(它是前话语的或者元科学的)或noesis认识本质。理智直观不是形而上学家才有的神秘或理论力量,而是人类思维本身的力量,通过它,我们才能把握一套给出的构成一个独立殊相的属性。——一种存在的本质属性是先验自我通过诸范畴赋予的。

————:统一和同一

18、感知统一性也即感知大存在,即作为存在的存在,诸存在物的存在。大存在作为存在的存在的基础,大存在并非一种结构(直接断言理智直观),因为结构总是特殊的,具有某种同一性,因而可以与其他结构区别开来。

19、 形而上学产生自理智直观的沉默,不是把此形式直观为此形式,而是把某形式直观为统一的,一种统一的同一性,有了这种直观,就有了话语或对同一性的分析,也有了形而上学。诸同一性在语言之外的特性是它们的统一性给出的,因为统一性从来不是语言法则给出的。用日常经验和理智直观指导形而上学。

20、logos是聚集,既存在与思维的结合;诸型是结合的中项。logos和存在(on)在本体论是是不同的,在形式上却是相同的。原相之相在两种情况下都是同一的,因此我们可以通过Logos认识物之真,logos是中项,让思维可以把握本真的存在。

21、接下来两章是作者对柏拉图主义进行的正确的解读,纠正海德格尔造成的偏差。

——第二章    苏格拉底的假说

————:前言

22、《斐多篇》苏格拉底解释了“型”假说和哲学是一种生活方式(幸福和福祉的意向性)这一基本看法之间的关系。

23、 把某物识别“为”另一物,或者通过另一物来识别某物,这另一物就是一种规定属性。诸范畴就是一系列规定属性,我们赋予他物的东西;“他物”拥有那些属性,并由那些属性识别。

24、“意识到其在直观对象中的发生”,如果我们不仅把任何可识别之物直观为可识别的,而且直观为一个统一体或单位,即多中之一,就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

25、一旦进入逻辑形式分析,话语的模糊或繁殖功能就会遮蔽我们对形式的直观,产生各种逻辑“哲学”,即有关原初视像的各种解读。 原初视像因此被消解,转化为各种法则或话语陈述。因为已经再无原相,或者通往原相之路已近被堵死,诸话语陈述只能指向其他话语陈述,其结果就是无穷无尽的话语,喋喋不休的饶舌,一切都被掩盖在技术纷繁的伪饰之下。—— 词语是物的摹本,而且是不准确的摹本

————生命历程的诸阶段

26、本体论的分析源自日常生活世界中的活动,更确切地说,在不同情况下,我们说的话也不同,我们必须考虑他说话的语境。

27、在日常世界中,无疑每个人都在做自认为是最好的,关于什么是最好的自然就会存在无数的分歧。科学和技术哲学让我们忘了我们是按照意识动机行动的,即行为受理智的控制,哪怕是不健全或者错误的理智。——我们无法演证意志自由,只能演证其运用。

—— 研究自然存在物的变、易和运动无法解释人类生命,这种看法迫使我们不再相信自己是在按照自认为最好的方式行动,自然运动也被视为自在的、并无好坏之分,只是如此而已

28、要么物理学是第一科学,要么我们就必须在神学和人学之间进行选择。如果我们因为没有自然神学而抛弃神学——因为神是超自然的,那么第一哲学就应该是人学。人在此不是自然人,而是非自然的存在者,他产生观念的方式让我们想起了自然产生万物的方式......把人从phusis中分离出来,让语言或话语能力变成了第一位的。一旦话语不再受自然的制约,想象力和意志力就得到了解放。这种解放把现代尤其是晚期现代哲学带上了一条完全不同于苏格拉底的道路。

29、如果变化的物体背后缺乏统一性和同一性,也就不存在这种历经变化的物体了。型给天体带来稳固的相,不随物体的变化而变化。

————第二航程

30、 是什么把我们对肢体动作的感知变成了对事的感知?“一个陶匠正在制造一把陶壶”。我们了解所观察的行为者的意图,因为我们认识他们的灵魂。这种认识并非来自观察,而是来自我们对自己的内在了解(认识自己,不是理论认识,而是认识我们的自然,来自沉浸在日常中的我们,和别的东西一样,都是存在者),恰恰来自科学心理学以内省、来源不可靠和诉诸于神秘实体等名义所排斥的东西。

31、作为比率,logos是该存在的同一性,我们通过同一性认识了该存在是哪种存在,即该存在是什么;它也是该同一性的统一性,因为统一性,该同一性才获得了一致性,我们的理智才能把握它是什么。

32、亚里士多德把存在本身置于思维活动中(唯心论者,是可认识的因素之比让一种存在物成为其所是,并敞开被思考,但是思维对象的存在与思维本身的存在是不同的),柏拉图则把两者区分开来,同一的只是思维和存在中的logos。存在物和理智是分离的,却被logoi(假说的内容=各种假设)和相或型沟通起来。

————中项

33、型即物之相,也是物呈现给我们的样子。型与作为可知性比率的logos(是存在和思维的结合)既同一,又相异,

(a)作为存在和思维之比率(诸型)的logos,思维,即灵魂之眼把握了物的外象。

(b)作为人之话语能力的logos

只有一系列的变异在等着另一系列的变异来解释。解释的结果会随着诸变异的变化而变化,但是我们要守住这同一性。概念或法则涉及一种变异率,存在和思维的中项既是那个法则。图像被放逐成了次要角色。

34、从神经生理学的波到”牛“的转变依然是科学之谜,也不是通过数学方程式完成的。谁都无法直视存在物,每次直视存在物都是在直视一种存在物的相,而非存在物本身,该外象是存在和思维的中介或中项。

35、 作为一种属性,必须属于一个拥有者。关键在于如何解释属性离开了其拥有者就无法存在,却能够存在于我们的思维中——“抽象”:是让我们获得了一个许多物体或物共有的属性的一个一般型的思维过程;事实上,我们根本不可能对抽象能力进行话语或分析的解释,因为根本没有结构可以拆分。

36、康德的假说的不足之处在于,他把思维指定为统一的执行者,因此把可知的世界变成了理智的造物。

苏格拉底的假说的不足之处则在于,他把对象(即型)识别为自然存在物的真理,从而剥夺了思想者(即人)从属于型之外的一切统一性。

37、 思维构建世界说导致统一性逐渐退化为多样性,思维从先验的堕落为历史的。世界建构思维说与前者殊途同归,随着我们对世界或宇宙的认识的发展,我们对诸型的认识也会发生变化,但这相当于诸型的统一性的消解

《续-第三章》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7970627/viewspace-2748557/,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空管自动化,传输,对空通信

注册时间:2011-02-02

  • 博文量
    260
  • 访问量
    395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