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人工智能 > 自然语言 > 《福柯说权力与话语》笔记

《福柯说权力与话语》笔记

原创 自然语言 作者:mi_zy 时间:2020-12-28 17:44:45 0 删除 编辑

《疯癫与文明》、《规训与惩罚》

1、生活美学,真正本质的问题是在于知道怎样支配自己的生活,让生活有着更优美的形式,将自己培养成自己生活的美学工程师。——在一天天的生活中,我们创作出了自我。

2、只有那种能够自我实现的人,才是不受传统道德羁绊的人。——人本初的欲望和愉悦。

3、当人从理性的囚笼之中逃脱,想要夺回对自身的控制权,对于自我内心非理性的关注和反思开始萌芽。

4、对不言自明的公理进行分析,打破人们的心理习惯、思维定势,重新审查规则和制度。提出建议只会导致一种支配性的后果,这其实就是规训的产生。

5、柏拉图的在场形而上学,把人放置在神之下,关注的重心永远是神、是理念,而不是人。笛卡尔的理性形而上学,提出我思故我在,大力宣扬人的理性,给人类的存在寻找着自己的位置。康德把理性作为自己考察的对象,对理性自身进行考察,人类逐渐取代了神,获得了一种中心的位置。叔本华彻底翻转了理性形而上学的命运,将这种意志与认知关系倒置,对人类所掌握的理性进行了怀疑,认为在理性之外,非理性力量对于人的控制不容小觑——叔本华把人类的解救之道皈依为宗教,从而否定了人的生命意志。尼采则为生命辩护“生命(世界)就是权力意志”,生命的本质在于保存和超越自己,赢得支配其他意志的权力。“人”:理性和认识都不是原始性的,而只有意志和欲望才是最原始的。福柯传承自尼采。

6、福柯只看到了身体是被外界如何地改造和规训,而忽略了内部的涌动的力量。我们只是被权力和知识构建起来的产物,每天看似认真地活着,为生活寻找意义,其实不过是按照社会的规则和制度在机械地生存而已,这样的或者和死了又有多大的区别呢?所以福柯说“人死了”(尼采说“上帝死了”)——我们每一个在场的存在。

7、福柯说:人们借真理的名义做过太多压抑自由的事情;尼采说:真理是人们为了权力意志而创造出来的,根本就不是客观存在的。

8、人不但不再是宇宙的中心,也没有什么所谓的客观本质,人不过是各种各样的偶然的因素造成的。这种认知的优点在于当人不再是中心的时候,杜雨自然的敬畏之心便能重新回归,从而能够更好地跟自然和谐相处,在整个生物系统中更客观地找到自己的位置;而缺点在于这种为人建立起来的中心位置的坍塌必然会导致对自我的怀疑,对价值的质疑,各种价值观的倒错和混乱。

9、对语言的质疑: 你以为是你主动开口说了什么,可是当你开口的时候,是话在说你,而不是你在说话。为什么会这样呢?其实,在说话的时候,看似是我们掌握者主动权,我们在主动地说些什么,但是因为 人是在这个社会被各种权力和话语构建出来的,早已不是出生之时的天然的本真状态,而是社会各种规约、制度的产物,所以当我们在学习这个社会的语言之时,我们学习的根本不只是语言,而是语言背后隐含的各种规则制度,这个时候,我们怎么能说是我们在说语言呢

10、疯癫:非理性的人,笛卡尔之后成为理性的随从,疯癫遭受全面的压制,被关押起来,在禁闭城堡中听命于理性,受制于道德戒律,在慢慢黑夜中度日。在理性时代之前,对丑闻的审判必须在一个公共的场合进行,犯罪之人在公共场合进行的光明正大的忏悔在某种程度上对于看客来说是可以抵消罪恶的。疯癫是上帝在其肉身中所承受的最低人性。

11、 从笛卡尔时代建立起来的“思想”对于人的统治让人变得遵守规范和原则,人们觉得思想才是统治人的本体。可是人的最深处的本体怎么会是思想决定的呢?它明明是人最深处的欲望的表露,是自由自在的,遵从于自己本心的。“人类疯癫的产物不是属于自然本性的表露,便是属于自然本性的恢复

12、世界本身的任何东西,尤其是它对疯癫的认识,不能使世界确认它可以用这类疯癫的作品来证明自身的合理性。

13、在日月相交之处,疯癫半遮半掩着面庞,冷冷地注视着沉浮于理性的人群,伺机而动。这个世界注定逃离不开它的存在。 

14、 权力——知识的理论图式:知识是被权利构建的,它并非是对世界真相一劳永逸的捕获,知识处在变化中,它在不停地转换自身的视角,它无法独立于权力,独立于偏见,独立于利益,独立于知识的主体。知识是被构建的结果,我们所学习到的知识,也带有一定的倾向性,是一定立场、观念的表达,不同的意识形态中,知识的面目也是不同的

15、对非法活动的打击是现代司法改革的一个起点。它重新界定了惩罚的权力,从此,罪犯被视为公民,镇压他符合整个社会的利益,因为他首先脱离了契约,剥夺了自己作为一个公民的资格,对他的惩罚就变得顺理成章,不用担心民众因此不满而发生暴动,相反民众还会维护这种惩罚。

16、政治解刨学,权力力学:它规定了人们通过选择的技术,按照既定的目标控制人的肉体,达到在各个方面都满足权力者的愿望的目的。产生了所谓的现代的人道主义意义上的人。

17、单元性、有机性、创生性及组合性是肉体规划的四个个体,各种力量经过精心的组合从而产生更大的效果。规训的艺术改变了君权运作的方式,发展出一套属于自己的全力运作体系。“规训权力的成功无疑应归因于使用了简单的手段:层级监视,规范化裁决以及它们在该权力特有的程序——检查中的组合。”

18、思考这样的问题:生活在这样一个规训化社会,且自动遵守一系列规则的我们,到底是正常的还是非正常的呢?

19、 由于有了纪律,医院、工厂等机构便成了这样一种存在,任何客观化机制都可以被当作一种征服手段在它们里面使用。任何权力的增长都可以在它们里面促成某种知识。今天读起来看似客观的知识,其实并不是那么客观,知识也逃脱不了被规训的命运。

20、过失犯和罪犯的区别在于,罪犯是犯下了切切实实的罪行,重点在于他的犯罪行为。可是过失犯则是指因为所处的环境恶劣或者是个人性格中的重大缺陷而导致的犯罪行为。“如果教养运作要成为真正的再教育,那它就必须变成过失犯的全部存在,使监狱变成一个人工的强制的舞台。监狱为了发挥自己的作用,必须对罪犯的定义进行置换,将关注的焦点转向犯人的生存环境,从心理学、家庭教养和社会地位三个角度在他的生平中寻找犯罪的原因和动机,因此罪犯背后的引申形象是过失犯,对于 过失犯履历的调查甚至把罪犯确定为一种与犯罪无关的存在。——司法体系的对象是罪犯,监狱或者教养机构的对象则是过失犯。

21、监狱的模式已经渗入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学校、医院等机构纷纷效仿,我们每个人都会成为权力作用的对象,现代社会没有单个的权力中心,而是分散在社会的各个地方,这也就是福柯所说的”微观权力“,以至于当你想对它进行批判,你绝望地发现你需要对一切事物进行批判。这其实是对于解放和反抗画上了一个休止符,如果质疑这个世界的一切事物,那其实也就消解了自身的存在,唯一可能替代这种现代微观权力中心的方案大概就是极权统治——权利的主体不是那些大的银行、企业、新闻媒体等。

22、 ”为自己的存在寻找理由“,从这个层面出发,政治永远是个人的,它总是从个人经验层面出发,逐渐走向逻辑化

23、被规训的对象如何主动地将这种规训内化,从而变成了自身行动的监视者。当人获得了解放之后,依然会焦虑地去询问自己真的获得了这种解放吗?或者,只是按照一种新的标准塑造了自己?这种从心底引起的不安感和基督教的教义让我们的祖先对于纵欲感到的不安从本质上讲又有什么区别呢?

24、在自我中体会到的快感完全不同于享乐。 享乐是源于我们之外和我们无法确定的对象之中。”这是一种自身不稳定的快感,因为担心被取消而遭到削弱,而我们在能够或无法自我满足的欲望力量的驱使下却又想接近它。只有接近自我才易于用一种人在自我之中获得的宁静而永恒的快感形式来代替这种冲动的、不安的和暂时的快感。“

25、在现代主义的潮流中,理性与非理性的关系是焦点问题,表现了对逻各斯中心主义以及西方霸权主义的批判。因为理性的光辉一直笼罩在人们头上有将近两千年的历史,直到叔本华、尼采的出现才让人不得不重估非理性的价值,自此,非理性在现代哲学范畴中频频出现,它与美学、信仰纠缠不清,与理性分庭抗礼,并成为西方哲学的两大范畴。 胡塞尔说:从现象学的角度来说,一切非理性其实都还是理性的。理性代表的是一种思考方式,一种真理

26、西方哲学范畴:理性与非理性;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

27、 理性:毕达哥拉斯的理性精神,赫拉克利特的逻各斯,苏格拉底认为理性不仅是宇宙万物能够正常运转的必然结果,而且是运转的目的,它体现的是人努力对现实的超越以达到一种更高的自由意志。柏拉图提出人除了生理上有追求不朽的本能,在精神上也会想追求不朽,那就是对于智慧和理性的追求,理想才是至高无上的,非理性只是附属。亚里士多德进一步将理性逻辑化和概念化。黑格尔在《小逻辑》中将非理性进行切割,融入理性之中,认为神秘的东西固然变幻莫测,也许是超出知性之上,但是决不能说它是不能被思维把握和接受的,非理性处于理性包围之中。

28、 非理性:当叔本华打响了对黑格尔理性主义的第一枪后,尼采接过了旗帜,科学和知识所谓的普遍有效性在触及人生问题的时候只能惨败,对于人生的探索不可能来自于理性的、抽象的思维,而要凭借狄俄尼索斯式的酒神精神,以一种真实的、本能的、涌动着的欲望反对平静的、理性的日神精神,尼采颠倒了理性和非理性的关系,认为理性是起源于非理性的,人类的全部精神活动都是以生命本能的非理性为基础。因此,考察一切的知识,道德乃至于审美活动都是本能支配的产物,尼采瓦解了理性主义。

29、 理性和非理性的区别:1)理性指人精神世界内部清晰有序的精神现象,非理性则是指人精神世界内部混沌无序的精神现象。2)理性的精神表现形式是逻辑的、概念的、抽象的、判断的、推理的,是一种理论化的思维方式,而非理性的精神表现形式则是本能的、欲望的、潜意识的、直觉的。3)理性来自于客体,反映对象是客体的本质规律,非理性来自于主体,反映对象是主体对于自我的认知,人的需要、愿望和要求。

30、福柯看来, 理性和非理性的关系,其实是一种权力关系。有两种分析权力的模式:法律模式(一方对另一方简单的压制模式)和战争模式(不断发生关系的转换)。

31、权力的规训在社会的各个领域和层面都在进行,已经渗透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中,福柯提出”微观政治权力“这个概念,放弃了法律模式。转而对具体的权力关系展开分析。

32、福柯看来,理性在近代的飞速上升是通过 科学思维、技术控制和政治组织三大合法性( 没有哪一种既定的合法性代表了真理)实现的。现代性进程中学科的诞生意味着理性以各种方式渗透到各个领域,妄图实现全面的控制。但是, 理性的目的不单是压制和排斥,求知意志把排斥方归入到消极方面,把积极方纳入到认知领域,从而来认知自我的真相。可是认知总是伴随着两者存在的方式,而不单单只是理性的一面,理性在限定他者(对立面)的时候,同时限定了自身,它始终无法逃脱非理性的存在

33、权力根据某些有效的策略,将种种不合常规的力量,把理性的他者(对立面)转换成维护理性的工具。 权力不再依靠冷硬的法律规约和惩罚制度,它通过这个社会的每一个人而进行,在这种无形的规约之下,我们每个人自发地按照规则行事,变成自觉服从的主体。在这样的氛围之中,社会处处都是一个监狱,每个人都在提防着自己成为他者。现代社会早已经是一个无法逃脱的牢笼、理性协同权力、知识、真理紧紧禁锢着在社会中的每一个个体,它不仅仅在压制,而且在聪明地改变着策略,以一种温和的、不知不觉的方式编织着牢狱,让人心甘情愿地进入其中。——在这样一个无处逃脱的社会中,个体的主体性又该如何反抗呢?

 34、客观的存在?真理和知识的批判。在福柯看来,今天的真理只是一种真理的标准化形式,真正的真理不应该是给人的主体性带来约束的知识结构,而应该向尼采所说,能够给人带来快乐。古罗马时期,真理是用来寻求自身快乐的手段,而不是为了所谓的建立一种知识结构,追求一种理念;到了基督教时期,体验自身快乐变成构建个人主体性的策略;而到了 现代社会,通过权利和道德的运作,将人们规范在各种规章制度的束缚之中,真理逐渐成为各种社会统治力量所控制的一种论述策略

35、达尔文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取消了人的尊贵性。由此观念出发,尼采认为人为了生存,首先要伪装自己,为了更高意义上的生存,人还要有愉悦之感。何为伪装自己?为了赢得生存的资格,人类要给自己设定一种永恒斗争的状态,在这种竞争中,人要努力成为胜者。如此残酷的现实之下,人们开始了伪装和遮蔽,来掩盖这残酷的现实状态。那么,人又要如何来进行掩盖呢? 尼采认为人的语言和精神活动是能够利用来改变社会生活的武器。所以,伪装就体现在了生存和愉悦,于是用语言、知识和真理的名义来活动,于是通过真理、知识这些宏大的概念,人给自身的存在构建了一系列的意义、假装真理的存在,由此不但遮敝了人是在残酷的斗争中存活下来的现实,而且使得人们能够在合理的外表之下给真理赋予一种神圣的地位。

36、 对于尼采来说,看似客观的知识,追求永恒的真理,其实是为了个人的私利, 是人自己给自己找到的意义。这种走向真理和知识的路途之中,当人生是为了赋予意义而存在的时候,对意义的追寻过程其实丢失的是最本质的快乐。人们通过追求真理来获得安全感,通过只是来美化世界,可是生命本质意义上是斗争的和厮杀的,并没有那么的光明。

尼采揭示了这一掩映的本质,以一种残忍的方式说明了知识是被发明和创造的。

37、尼采的思想高妙在于破除了人是”万物的尺度“这个真理策略。 人并不是本质的、固定的存在,而是在时间与历史之中形成的,历史不是朝着人的目的线性发展的,而是在斗争中生成的。强调过程而非结果,福柯承继于此。描述了一种新的真理政治,即社会实践如何规定不同的真理标准,制定真理的程序和方法,塑造主体形式,制造知识对象和知识领域。

38、”真理的历史“历史是一切事物存在的基础,在历史的基础之上,所有的事物才有了它的存在和不确定的显现,历史是我们的思想所无法规避的,或多或少构成我们的现代性本身。在社会实践中,不仅仅生产着新的知识对象、观念、技术、工具,更生产着新的实践主体和知识主体。知识和知识的主体实在社会实践和权力关系中产生的,如果权力是变动不居的,那么知识的主体也是在不断变化的。

39、真理形式是指一个社会在一定历史阶段中生产知识,寻找真理的方式、程序和手段。在此框架之内,知识得以产生、真理得以显现。

40、福柯的考察,展示了现代社会的权力运作中,是怎么通过真理和知识的运作来对人从肉体到精神进行全面的塑造和安排。这种分析扩展了我们对现代性的认知,现代性的历史也是权力支配的历史。

41、在启蒙时代,将理性视为是现代性的最主要特征;韦伯分出了价值理性和工具理性,形成现代性的二元结构;吉登斯将现代性化为三个层次,即现代性的制度层次、理念层次和态度层次。福柯的现代性思想的核心是权力,无处不在的微观权力是现代性不同于传统社会的本质特征,微观权力的运作来自于规训技术。

42、人类思想的发展自有其逻辑,而不是简单的经济对于思想的机械决定,不能一切都归于经济和资本。从某种程度上讲,正是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促成了规训权力的方式的更新和变革。借助于规训权力,资本家成了现代社会的主人,资本家建立了一套符合自身需求、癖好、气质的权力模式,通过作用于个人肉体和社会总人口而得以实现。权力对于身体的作用是福柯的重要发现。把人作为了一种资源,使得身体变得顺从而有效,从而造就出有用的身体。而对身体实施规训的手段包括层级监视、规范化裁决和检查制度等手段,形成了一个严格控制和训练身体的网状结构。

43、福柯认为,在现代社会,权力遍布方方面面,遍布每个人身上,每个人都有使用权力的能力,要想找到一个权力的统治者,其实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因为每个人都可能是双重身份,既是权利的帮凶,也是被权力压迫的人。所以,抽象地去谈论阶级斗争,从阶级矛盾中寻找斗争的根源,去区分敌人和朋友,是徒劳无功的。

—— 只有彻底放弃以规训为出发点的权力形式,才能获得一个新的自我,新的灵魂、新的生命。而这种能够改变每个个人的、就是自我在生存上追求的一种超脱的美学状态。

44、 康德认为启蒙运动就是人类在脱离”自己加之于自己“的一种不成熟的状态。这种不成熟状态就是不经别人的引导,就无法运用自己的理智。启蒙的核心在于理性,即人类能够自由地运用自身理性来对现实进行掌控。但是,将追求理性作为人最后能够走向自由的道路,实际上是对人的一种限制,抹杀的是人背后的多样性和丰富性,叔本华、尼采的非理性对于理性的打击开启了现代哲学。

45、应该把启蒙看作一种态度,这种态度是指一种人们自愿做出的选择,一种思考和行动的方式

46、现代人的困境的一条解决之道: 生存美学。依靠审美的人生态度反抗权力社会。生存美学的核心其实就是关乎”人自身“的,”就是把审美创造当成人生的首要内容,以关怀自身为核心,将自己的生活当成一部艺术品,使生存变成一种不断逾越、创造和充满快感的审美享受过程。“人要审美地生存。

47、何为 主体性?简单来说就是人在存在之中建立自我。使主体在自身生活的范围内实现对自身的自我关怀。

48、 西方美学理论的四次理论范式转换:1)古希腊美学,美是绝对的、永恒的,但又是可以被分享的,强调主管和客观的一种精神上的和谐。2)文艺复兴,启蒙运动,强调审美的感性,强调审美过程中的情感因素、想象因素 ,注重个性。近代美学注重个人的主观特征,将品位和天才当作审美的决定性因素。3)现代美学,挖掘人的创造性,鼓励个人创造精神的开掘,美之所以能够被创造、被普及、被传播,不是在于某种客观审美标准的存在,而是由于审美主体自身具有发明创造美的能力,并具有审美共通性。4)当代美学,主体和客体的观念被摒弃,在具有权力意志的艺术家面前,艺术是他们个人意志生发的结果,艺术无非是他们个人权力意志自由创造的结果。个人意志的自由生发给大众理解带来的难度不可避免地让当代艺术变成阳春白雪。

49、尼采说, 我们作为人的最高尊严就隐含在艺术作品中,只有作为审美现象,我们的生存以及存在的世界,才有了存在的理由

50、 人不同于动物的地方就是在以艺术的、审美的眼光来进行生产劳动和日常活动。海德格尔说:人是这样的存在者,他以在世界之中存在的方式而存在着。人不能和自身生活着的世界分割,所以,审美,必然将人和人生活其中的世界一起改造

51、从现代性的圈套中跳脱出来,根据环境给予的条件提出对自我的挑战,凭借自身的想象力、意志力,在亲身生活中,进行各种学习和实践,接受多种教育,不断地补充和提高,完善和修饰自我,最终达到福柯所说的那种状态,使自身通过不断地亲身经验,从主体性的框架中,对自身不断地进行自我超越和自我改造,实现生命过程的不断成长和自我的不断更新。

52、福柯区分了行为和道德法规, 行为是人们真正的行为,而道德法规则是施加于人的

53、 哲学的意义在福柯看来,从来都不应该是为了构建一个宏大而精密的框架去解释这个世界的整体运转,所以他从来都不去追求建立什么体系,相反他很排斥去建立体系,而是去探索和总结生活的艺术,进行各种实践体验

”人是一种永远不甘寂寞、时刻试图逾越现实而寻求更刺激的审美愉悦感的特殊生命体;真正懂的生存审美意义的人,总是要通过无止境的审美超越活动,尽可能地把自身的整个生活过程,谱写成一首富有魅力的诗性生存的赞歌。“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7970627/viewspace-2746010/,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空管自动化,传输,对空通信

注册时间:2011-02-02

  • 博文量
    260
  • 访问量
    3957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