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揭秘ERP销售场上“潜规则”(转)

原创 Linux操作系统 作者:urinator 时间:2007-08-10 00:00:00 0 删除 编辑
揭秘ERP销售场上“潜规则”
因利益而“串”,又因利益而“分”的游戏玩“出界”了。只说明一个问题-撞到了那堵叫做“潜规则”的墙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因为杨智渊在一次看似十拿九稳的电子政务招标中棋差一着,他领导的重庆冠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意外地成了用友政务软件重庆公司耍弄的“冤死鬼”。

用友政务的吊诡

2006年元旦刚过,重庆冠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冠远科技)举报,声称在重庆荣昌县财务管理系统软件竞标中出现串标行为,而被举报对象为用友政务软件重庆公司(以下简称重庆用友)。

事情发生在2005年7至11月间,荣昌县财政局对外公开招标,建立财务管理软件系统和财务结算中心。经过考察,冠远科技和重庆用友等3家企业符合竞标条件。在初评中,冠远科技得分最高,重庆用友最低。

据当事人回忆,2005年10月27日,重庆用友总经理彭文找到冠远科技总经理杨智渊,主动要求配合对方招标,杨当即满口答应。杨彭二人商定在投标过程中,冠远科技正常投标,重庆用友则通过不断降低投标价的方式打压另一家竞标对手,使之觉得标价过低无钱可赚而退出,最终,重庆用友也主动退出使冠远科技不战而胜。当然,重庆用友向后者开出了成交条件,冠远科技中标后支付自己3.5万元人民币。

杨智渊万万没有想到这是对方布下的一个局。10月28日,就在即将开标前,第三家企业如期宣布退出。当杨以为胜券在握时,重庆用友却“斜刺里杀出”,以低出冠远科技17万元的标价中标。

面对最终结果,杨智渊大为恼怒,不惜公开与彭文达成的幕后交易来证明自己所言不虚,他甚至对外表示可以出示当时双方接触人签定的一份《协议》。重庆用友则以对方提供资料“有假”为名,声明签定《协议》是基于策略考虑,是为了迷惑对手,完全是竞争的需要,没有任何违反法律法规之处。作为招标方的荣昌县财政局也并不以此为然,他们认为《协议》上只有个人签名,并无公章,只能说明有串标嫌疑,不构成串标事实,因此,重庆用友中标有效。

在整个事件中,各方陈述自成一派,但从中可以确定的基本事实是,重庆用友与冠远科技在中标之前确有接触,至于性质是否构成事实串标,三方产生了分歧。那么所谓“事实串标”如何转变成了“无效串标”,而冠远科技与重庆用友又是如何从“串谋”走向“分裂”的呢?

如果杨智渊描述属实,作为参与串标的两家企业之一,其实即使自曝内幕也难辞其责,别人“捂”还来不及,但是冠远科技却不顾一切,哪怕是“鱼死网破”,还是忍不住找到新闻媒体泄愤。

经过《IT时代周刊》进一步的事后追踪发现,事情远非仅仅像曝料揭露出来的那么简单。

ERP销售场上的“无间道”

当前ERP企业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在市场销售上时常是刀光剑影,厮杀惨烈。为了保证自己的市场份额不被挤掉,各家企业经常默许自己的销售员尽显其能,甚至在必要时采用非正常手段夺标或保标。

一位资深的ERP售前人员向《IT时代周刊》讲述了做销售时不得不面临的现实:在各种招标会上,最常见的就是名为竞标实为陪标的行为。所谓陪标,就是大家一起演戏。他说这是行业早已通行的不公开秘密。

该售前人员同时揭露,虽说每次招标方都声称是公开招标,实际在项目进入招投标程序前,招标方已经与各供应商开始频繁接触,并且很可能有了内定意向。他说:“我国制定的《招投标法》规定:招标人采用邀请招标方式的,应当向3个以上具备承担招标项目的能力、资信良好的特定的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发出投标邀请书。所以,即便是被内定的供应商,至少还要邀请另外3家企业参与投标,为了确保最终不出意外,这3家陪标企业往往由中标单位来定。”

但事情并不常常如愿,要控制招标进程,就需要尽可能寻找一切关系,打通其中的关键环节,尤其要了解某些关键人物的能量,确认其“级别”和“份量”是否够硬,很多时候即便“有了内定 ,结果外面来个电话,一切都变”。“只要合约没有签,就存在无穷的可能。因此,私下活动才是真正的实战,等招标会开始,所谓‘真正’的招投标活动就接近尾声了。”该售前人员说。

据了解,荣昌县财政局这次招标的评定标准设有两个指标,一是技术,一是价格。冠远科技之所以在先前认定自己中标希望最大,台面上最大的王牌就是前期的“接触”工作有了成效,初评结果才会是“技术得分最高”。当然,他们也明白这并不能代表最后的结果。所以,在重庆用友找上门来之际,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而且对方又是“知名大企业”,能合作非常难得,于是,冠远科技把对方认定为自己的又一张王牌。

3家竞标企业中,两家结成了“一条战线”,本以为板上钉钉了,没想到这只是别人设的一个局。更蹊跷的是,第三家企业果然在关键时刻突然不知去向,因此有业界人士猜测,背地里重庆用友极有可能和他们也达成了幕后协议。

据另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冠远科技在投标过程中,曾经与荣昌县相关机关单位有过接触,虽然杨智渊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一再声称这纯属“公开行为”,但某关键人物手机中至今留有的一条“关键性短信”,被认为具有相当的说服力。

短信不能“发声”,但数字却可以说话。本刊记者了解到,重庆用友最后的中标价为20万元,比冠远科技的出价低出17万。而此前,杨智渊答应支付给重庆用友的陪标价为3.5万元。一位业内人士就此指出,有了这几个数字,懂行的人就可以估算出,在同一利益链条上所有利益主体的单项灰色收入。

重庆用友玩的是“策略”,而冠远科技玩的则可能是身家性命。前者是“知名大企业”,开的价格低些,但赢得客户;后者是无名小企业,几十万元的生意事关生死,根本玩不起。

另据杨智渊透露,重庆用友口头上承诺愿出3万元以做补偿,被自己断然拒绝。

ERP企业的囚徒困境

一旦利益分配产生分歧,谁与谁都难以合作。

从事ERP销售工作8年的肖先生向《IT时代周刊》介绍,目前串标的事件相对少了,原因并不是法律法规有了更多的限制,而是因为各方的合作基础在利益上很难找到“交集”。

“在这种情况下,销售就像下棋,俗话说就是看谁算计得过谁呗!”肖先生还意味深长地指出,在竞标过程中,当一家企业明显处于劣势时,串标发生的可能性比较大,为了败中取胜,就会策略性地主动向另一家投标方提出陪标,这时候要想既成功击败第3方,又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如何制定游戏规则就显得非常关键了。

作为熟稔ERP企业间商战的业内人士,北京另一家ERP软件提供商的市场总监朱海涛这样分析:“ERP企业之间的竞争已经进入了一种‘囚徒困境’,商家的销售经常介于道德和法律之间,有时甚至不惜擦枪走火。至于某一个单子纯粹是‘技术性问题’,而那些陪标的或被陪的,谁都会一不小心就真的成了‘冤大头’。”

在荣昌县财政局的这次招标会上,冠远科技虽然技术得分最高,但价格也贵,最后综合得分自然就降下来了。在价格问题上,朱海涛认为,一般性项目主要看应用需求,基本上“想做多少,就能做多少”,这样一来,通常价格原因是造成各种非正常招投标行为的主要源头。

事实上,由于软件本身很难估计价格等特殊性质,使得软件的销售长期以来很难形成统一的行业标准,一些企业虽然也在网上明码标价,但网上公示的价格往往都是比正常交易价高出10倍还要多。本刊记者从相关人士处获悉,高出部分一般都用于回扣、红包等非正常支付。

“对于供应商和招标方来说,最后无论是以何种方式中标和招标,招投标过程中激烈的拉锯战对任何一方都是一种‘自残’或‘内耗’,‘有效资本’的流失必然为日后双方的谈判留下隐患,从而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信息化项目的成功率。”朱海涛说。

基于这种现状,肖先生担心中国信息化的前景充满了不稳定因素。从统计数据上看,中国用于信息化的投资与年俱增,甚至远远高于其他行业和领域的投资,但实际情况是,中国企业信息化的成功率不及20%,资本的流向和应得效益非常不成比例,这其中灰色流向值得警惕。

“企业信息化的效益至少还可以估算,但是,电子政务实施过程中导致的国有资产流失,以及它可能带来多大的效益,这本账谁能完全说得清楚?”肖先生说。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7942439/viewspace-20922/,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注册时间:2007-12-06

  • 博文量
    3875
  • 访问量
    18013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