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应用开发 > IT综合 > 一些关于历史的闲言碎语

一些关于历史的闲言碎语

原创 IT综合 作者:tinbo 时间:2006-12-25 10:51:00 0 删除 编辑
一些关于历史的闲言碎语


  有人说“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这话不是胡适先生所说,其实我倒并不考究这话的来源,因为我只坚持这话的正确性,而不是权威性。

  有人曾经说,历史是人民创造的,这话我信,但只一半,因为历史是人创造的,所有参与到这个世界的人,都是历史的创造者,而不仅仅是所谓的人民。人民,是一个模糊概念的名词,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因为常有人从人民这列,走到反人民那列的。所以,人民不过也是某些人可以随意装扮的小姑娘,人民既不由自己说了算,更不由人民大众说了算,而是权利者说了算,就如历史,我们是不能去写一部真正的接近于真相的历史的,历史的书写权利在权利者之手,从古至今,莫不如此,就连我最推崇的司马迁,也断然不能写出他的大汉朝所有的史实。中国的历史,是权力利益集团的历史,是依从于当权利益的历史,是在权利者授意下的历史,是权利者认可下记载的历史。

  但,无论是谁在装扮,是谁在说,我也坚信,每个人的心中都有称,每个人都会自己掂量那些历史的水分。

  有时,看见一些所谓的历史记载,我常常弃卷于地,踏上几脚。这几脚,改变不了这些历史的记载,也无损于一些人对历史的信服,而于我,常会夜不能寐,常胸口疼痛难忍,常会为那些历史中的只言片语而羞愧得无地自容。

  我们是一个常讲“知恩图报”,常讲“恩怨分明”,常讲“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民族,我们常常把自己的这些优良品行挂在嘴边,流于笔尖,存在纸端。忽然,我对这个民族有一种莫名的恐惧,这个民族虚伪得让我胆战心惊,贪婪得让我瞠目结舌。

  我对自己的双手进行着审视,我想看看这双手撒下了多少的谎言,看着她们还算清白,还算能让我不至去剁掉双手,我背心处的冷汗,一点点退去。

  我不晓得别人是如何看待这些历史的,最少在我来说,这些混迹在那么大篇幅中的文字,或许不值一提,而我,却要小题大做。

  我手中的报纸是昨天买来的南方周末,对于已经数年不买报纸的我,这确乎是有些异常,对于报纸,我不讳言自己的失望,我对新闻记者的良知一直是心存疑虑的,就如,我对那些历史的不信任一样。吝啬如我,又如何肯把不多的银子扔给那些满纸谎言的废纸呢?

  仅仅因为那些标题,惹了我的热情。《怒江的记忆》和《寻找美国大兵》,这两个标题,让我的思绪一下就飞到了60多年前那个战火弥漫的片断中。这是我一直以来就关注着的,因此,毫不犹豫,我买下了这期的报纸。

  我本该是为这两份报道而欢欣的,但是,却由不得心头的羞耻让我汗颜,让我无地自容,让我面对这段历史的时候,为自己的民族而深深羞愧。

  我们是一个没有心胸和气魄的民族,我们甚至连承认久远的历史的勇气都丧失着。如果一些历史的被湮没是出于当时利益集团的有意为之,那么这段历史都快长满荒草,被尘沙掩盖的时候了,我们却还在不断地粉饰,却不知道,这些被粉饰的文字下,暴露出的卑劣与无耻,更让人震惊。

  国际主义战士这个词,我脑海中最早的记忆是加拿大医生白求恩。这个名字在我心中的分量可以从每次听闻国际救援,国际援助这些名词的时候,我就会心情激荡看出。我敬仰一切为着人道主义或者其他各种原因对其他国家进行救援的行动,并为那些因此而奉献出自己生命的人,而深深感动,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不可复制。能把自己这么宝贵的生命给予另一个国家和人民,这样的人,无论如何都是让人仰视的。

  后来我知道了还有印度的医生柯棣华,这个印度人,把自己的生命也奉献在了华北抗日根据地上。可惜得很,在我用这个中文输入敲打下这个值得铭记的名字时,才发现需要的是自己去拼写找出,而不是如白求恩一样存在字库中,那么这个名字对多少人是熟悉的呢?多少人早已经遗忘了这个名字,这个死在中国土地上,为了抗日而失去生命的印度人。

  再后来,我逐渐知道,我们这片辽阔的土地上,在抗日战争的8年里,曾经有无数的外国人,把自己的生命留在了这块国土上,而其中很多连名字都找寻不到,有些甚至是在近些年才通过一些坚持不懈的人经过种种途径的努力找到其中一些人的姓名。

  我知道,我并不想说多少外国人,我只是想说美国人,那些美国大兵。

  因为一些政治的需要,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人告诉我们,美国大兵在我们的国土上为了支援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曾经献出了那么多鲜活的生命。

  在今天,我知道美国人对于生命何其珍爱的情形之下,竟然有那么多的士兵把自己的生命毫不吝啬的给了我们的国家和人民,我的头沉重得无法抬起。

  而我,不能欣喜地是有这么多的国人越来越多的接触到了那段历史的资料,却不能在这些公开的历史中找寻国人的良知。这些历史,更耻辱的提示我,我们这个民族,好大喜功,急功近利,文过饰非,这些卑劣的民族性,让我对这段历史更多的是羞耻。这段历史把国人生生钉在耻辱柱上,一天不去修正,就一天不能下来。

  有多少人知道那个二战中最著名的“驼峰”计划就发生在我们的国土之上,又多少人知道在那场计划中有609架飞机损失,2000人失去生命?有多少人知道在中缅有一条路叫史迪威?我们有多少人知道在云南有一座陵墓叫“国殇”墓园?有多少人知道那里不仅仅躺着8000个中国军人,还躺着14名美军将士?

  甚至有多少人知道,我们能把一个碑文因为政治需要进行涂改,从“美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变成了“盟军阵亡将士纪念碑”。一个国家,可以把另一个国家为自己而牺牲的生命模糊成“盟军”,我不知道更换碑文的人是如何想的,但是我却知道,这是一块耻辱的碑文,一个连历史都不肯正视的碑文,一个足可以把所有的光荣与梦想击碎得体无完肤的碑文。

  这些牺牲的将士,断然是不晓得他们为之献出了生命的国家就如如此礼遇他们的,可是,活着的我们是否能觉得良心摸上去是平静的,是无所谓的呢?

  我不能,我看见这些碑文的字样,心就被灼伤,就止不住地疼,以致我怕去回顾这段历史,我怕自己也成了一个模糊了碑文的人,可是,只要那碑文存在着一天,我就是这其中的一员,我无可幸免,我无力辩解与开脱。

  我们或许太为自己民族的一些英勇不屈而自豪了,而不去记得那场民族战争中,别人的英勇与我们比起来,其实并不逊色。这是引来的一个资料:“据日本自己统计,二战中日军总计战死185万人,其中在中国八年战死40万人。也就是说,中国八年抗战击毙日军数只占日军二战死亡总数不到22%。其余日军死在哪里?有18万多日军被英联邦军队击毙在缅甸(含中国远征军击毙1万多日军这一战果),9万日军在中国东北被苏军击毙(主要是诺门坎和苏联出兵东北两场战役)。也就是说,约有120万日军在太平洋战场被美军击毙,占战争中日军死亡总数的6 3%。”

  其他的,我已经并不想说什么了,我只希望,我们并不要遗忘一些历史,该记得的,还是记得吧。只是修饰和涂改的时候,看看手是否在颤抖,也惟此而已。

[@more@]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7657827/viewspace-886381/,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上一篇: 人生若只初见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 博文量
    135
  • 访问量
    394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