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IT职业 > IT生活 > 中国经济结构调整的现状和展望(上)

中国经济结构调整的现状和展望(上)

原创 IT生活 作者:xcxie0954 时间:2012-08-24 15:44:10 0 删除 编辑

 一、具有转折意义的局部结构性变化


  2011年是中国经济结构调整取得积极成效的重要一年,经济结构变化中呈现不少具有转折意义的亮点。


  (一)国内需求持续扩大,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明显上升


  多年来,消费率偏低、经济增长过多依靠投资和出口是中国经济结构和发展方式中的一个弱点,也是饱受批评之处。2011年这方面情况出现积极变化,消费和投资持续较快增长,弥补了外需相对萎缩的影响,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明显增强。据核算,2011年内需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105.8%,比上年提高11.5个百分点。其中,最终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大幅提高,达到51.6%,比上年提高10.1个百分点,拉动经济增长4.7个百分点;资本形成总额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54.2%,比上年提高1.4个百分点,拉动经济增长5.0个百分点。货物和服务净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由正转负,为-5.8%,同比下降11.5个百分点,拉动经济增长-0.5个百分点[i]。


  

点击放大查看原图


  需要说明的是,第一,从总需求结构看,中国(以及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经济一直以国内需求为主体,内需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多数年份在80%以上,外需则在20%以下,个别年份是负值;第二,2011年消费和投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旗鼓相当,特别是消费的贡献率显著上升,达到50%以上,具有极为积极的意义。同时,这几年居民消费结构明显升级,中国的汽车产销量已达1800多万辆,超过美国居世界首位,人均住房面积也持续扩大。


  (二)国际收支趋于平衡,经常项目顺差与GDP的比例降至合理区间


  多年来,中国贸易顺差过大,国际收支不平衡一直是国际社会关注的一个热点问题。这几年中国的国际收支状况逐步改善,到2011年实现了由量变到质变的重要转折,在一定程度上进入了一个较为合理的区间。统计表明,2007年是中国贸易和经常项目顺差水平最高的一年,其中,贸易顺差与GDP的比例为8.8%,经常项目顺差与GDP的比例为10.1%。此后,形势出现转变。2008年、2009年、2010年经常项目顺差占GDP的比例分别为9.1%、5.2%、5.1%,呈逐年下降态势。2011年全年贸易顺差占GDP的比例为2.1%,经常项目顺差占GDP的比例为2.8%,降至合理区间。这几年的实践表明,中国不仅对世界经济增长做出重大贡献,而且为世界经济平衡做出了扎实的、积极的贡献。


  

点击放大查看原图


  (三)资本流入与流出结构出现新变化,利用外资和对外投资趋向均衡发展


  资本流动是国际收支的重要内容。近期资本流动结构的变化可能出乎许多人的预料。2011年末,我国外汇储备达3.18万亿美元,较2011年三季度末净减少206亿美元,这是外汇储备自1998年以来首次出现季度负增长[ii]。2011年四季度,资本和金融项目逆差474亿美元[iii],改变了以往经常项目和资本项目双顺差的格局。考虑到当季直接投资净流入491亿美元,证券和其他投资净流出规模相当可观。与此相对应,人民币汇率在总体保持升值趋势的情况下,在四季度出现双向浮动态势,与以往持续单边升值态势也明显不同。以上变化在目前阶段具有暂时性而非趋势性,但这些新现象的“偶然”出现也有一定的客观必然性。


  利用外资与对外投资之间的关系也正在持续演变,朝着并驾齐驱的方向发展。2011年,我国实际使用外商直接投资金额1160.11亿美元,同比增长9.72%[iv];境内投资者共对全球132个国家和地区的3391家境外企业进行了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累计实现直接投资600.7亿美元,同比增长1.8%[v]。2011年对外投资增速放缓是暂时现象。2012年1月对外投资增速反弹到59.9%[vi]。从近年来的趋势看,对外直接投资规模迅速扩大,相当于利用外资规模的比例呈上升态势,例如2003年对外直接投资只相当于当年利用外资的5.3%,2009年以来则上升到50%以上。对外投资与利用外资趋向均衡发展,未来两者规模很可能越来越接近,意味着中国不仅是利用外资大国,也将成为对外投资大国。


  

点击放大查看原图


  (四)中西部发展加快,区域发展的协调性持续提高


  近年来,中西部地区经济增长全面提速,区域间经济发展不平衡状况正在明显改变。2011年,全国共有23个省份GDP总量超过万亿元,其中中西部地区占12个,多数是最近几年新增,尤其是中部六省全部跻身GDP“万亿元俱乐部”,辽宁、四川、湖南经济总量已超过上海跃居第七、第八和第九位。重庆以16.4%的增速,成为全国经济增长最快的地区[vii]。与此同时,中西部地区城乡居民收入增幅明显,陕西、甘肃、四川、新疆、湖北等省份居民收入增幅超过GDP增速[viii]。


  中西部地区工业和投资增速均明显快于东部。2011年,东部地区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上年增长11.7%,中部地区增长18.2%,西部地区增长16.8%。从投资看,东部地区固定资产投资比上年增长21.3%,中部地区增长28.8%,西部地区增长29.2%[ix]。中西部地区对外贸易发展同样强劲。2011年重庆市外贸进出口总额同比增长140%,河南省进出口总额同比增长83.1%。从出口看,中西部地区增速明显高于全国总体出口增速,其中河南、江西、贵州出口增速分别为82.7%、63.1%和55.5%[x]。


  从人均生产总值看,最高的五个地区(上海、天津、北京、江苏、浙江)与最低的五个地区(安徽、西藏、甘肃、云南、贵州)的比例明显下降,从2005年的4.89:1降至2010年的3.83:1。从生产总值比重看,2010年中西部地区占全国比重比2005年提高了2.7个百分点,达到38.4%,东部地区下降了2.6个百分点[xi]。与此相对应,全国产业转移、资本流动、就业流向的空间结构也在发生积极变化,区域发展的协调性逐步上升。


  (五)城市化率首次超过50%,社会人口结构出现历史性变化


  在工业化推动和支撑下,中国的城市化持续较快推进。新世纪以来城镇人口比重平均每年提高约1个百分点。2011年,我国城镇人口69079万人,比2010年末增加2100万人;乡村人口65656万人,减少1456万人;城镇人口占总人口比重首次超过50%,达到51.27%,比2010年末提高1.32个百分点[xii]。这标志着中国社会在很大程度上已成为城市社会。


  (六)城乡居民收入结构出现积极变化,农民收入增速连续两年超过城镇居民


  2010年农民收入增速多年来首次超过城镇居民,当年农民人均纯收入同比增长14.9%,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10.9%,超过了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1.3%的名义增长幅度和7.8%的实际增长幅度。2011年农民人均纯收入6977元,比2010年名义增长17.9%,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11.4%。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1810元,比2010年名义增长14.1%,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8.4%。城、乡居民收入之比也有所下降,2010年为3.23:1,2011年缩小为3.13:1[xiii]。关于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的衡量,在考虑更多因素之后可能会有新的评估意见,如是否考虑城乡居民所享受的公共福利待遇差别,把1.6亿外出务工农民工算在城市还是农村等。仅就常规统计的城乡居民收入指标而言,这两年的变化值得肯定。


  (七)先进生产能力比重上升,国民经济特别是工业的技术水平和产业层次有所提高


  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快速发展,落后生产能力继续大量淘汰。2011年,全国研究与试验发展(R&D)经费支出比上年增长21.9%,占GDP的1.83%。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增长16.5%,明显高于全国工业10.7%的增幅[xiv]。2010年全国18个工业行业淘汰落后产能炼铁4100万吨、炼钢1186万吨、水泥14031万吨,淘汰电力落后产能1690万千瓦,涉及企业225户,淘汰煤炭落后产能2.31亿吨,关闭小煤矿2173处[xv]。“十一五”期间累计淘汰落后炼铁产能12172万吨、炼钢产能6969万吨、水泥产能3.3亿吨,圆满完成了“十一五”确定的目标[xvi]。预计2011年全国淘汰落后产能目标任务仍然可以全面甚至超额完成。近几年连续淘汰大量落后产能,使得经济中先进生产能力的比重明显提高。


  二、当前中国经济结构矛盾仍很突出


  中国经济中的结构性矛盾是长期积累形成的,目前发展中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问题继续存在,有的甚至有所加深。


  (一)从需求结构看,经济增长对投资的依赖程度偏高,尚未形成以消费拉动为主的良性循环


  2011年,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名义增长23.8%,剔除价格因素后实际增长约16.1%。而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名义增长17.1%,扣除价格因素后实际增长11.6%[xvii]。与以往相比,消费增幅与投资增幅的差距呈现改观现象,但仍然低于投资。可以说,中国经济增长本质上是投资带动型的。特别是有的省份,如安徽、江西,2011年固定资产投资规模相当于GDP总量的80.3%和95.1%[xviii]。而投资的结果必然是扩大生产能力,当国内市场相对不足时,不是出现生产能力过剩或闲置,就是到国际市场寻找出路,结果是出口和贸易顺差扩大。现阶段,投资驱动的经济循环仍在进行,实现以消费为主、三大需求协调拉动经济增长的局面,还有一个较长的过程。


  (二)从产业结构看,服务业比重偏低,产业结构偏重


  2011年,我国第二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为46.8%,与上年持平:第三产业比重为43.1%,同比降低0.1个百分点[xix]。从工业内部结构看,轻工业增长13%,重工业增长14.3%,延续了近年来重工业快、轻工业慢的增长格局。总体来看,产业结构偏重、服务业比重偏低的状况尚未得到有效改善。发达国家经济发展史表明,一个经济体在进入工业化中后期,产业结构将由“二三一”向“三二一”转变,第三产业比重越来越大,国民经济将向以服务业为主体的方向发展。目前服务业占GDP的比重世界平均为60%,发达国家在75%以上。当前中国的产业结构特征表明,中国仍处于工业化快速推进的过程,一些地区可能已处于工业化中后期。


  (三)从投入结构看,经济增长很大程度上仍然靠大量物质消耗支撑,经济社会发展面临的资源环境约束还在加深


  据初步核算,2011年我国能源消耗总量接近35亿吨标准煤,比2010年增长7%以上。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源消耗下降2%[xx],与全年下降3.5%的预期目标有较大差距。2011年煤炭生产35.2亿吨[xxi],还进口1.8亿吨[xxii],我国煤炭消费总量大致相当于其他国家煤炭消耗的总和[xxiii]。煤炭本是我国的优势能源,但从2009年开始已经呈现净进口的局面,进口规模不断扩大。电力消费增长11.7%[xxiv],远高于GDP9.2%的增幅,电力消费弹性系数(与经济增长速度之比)达到1.27。我国石油消费量已超过4亿吨,2011年进口原油2.54亿吨[xxv],国内生产2亿吨,对外依存度快速上升,已接近60%。


  与能源资源消耗大量增加相对应,主要污染物减排的难度增大。2011年初确定的年度减排目标是,四种主要污染物(包括化学需氧量、二氧化硫、氨氮和氮氧化物)的排放量比2010年下降1.5%。从2011年上半年的情况看,全国化学需氧量排放总量1255万吨,同比减少1.63%;二氧化硫排放总量1114.1万吨,同比减少1.74%。与此同时,氨氮排放总量131.2万吨,同比仅减少0.73%;氮氧化物排放总量1206.7万吨,同比增长6.17%。2011年前三季度,氨氮排放总量仅下降0.9%,氮氧化物排放总量上升7.2%[xxvi],估计这两项指标难以如期完成年初确定的目标,甚至有较大差距。


  (四)从收入分配结构看,宏观、微观层面的不少矛盾还在积累


  从主要方面看,一是国民收入分配格局仍不合理。多年来,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中的比重、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逐步下降。2000~2009年,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中的比重从65.5%下降到58%,政府所占比重从18.9%上升到21.4%,企业所占比重从15.6%上升到20.6%[xxvii]。近两年的情况还有待统计部门核算,但从一些相关数据来看,国民收入分配结构难以有多大改观。例如,2011年城乡居民收入名义增速分别为14.1%和17.9%[xxviii],而财政收入增长24.8%[xxix],工业企业利润增长25.4%[xxx]。这在很大程度上表明,国民收入中居民收入的份额可能还在下降。二是居民收入分配差距还在扩大。2000年,城镇20%高收入家庭人均收入是20%低收入家庭人均收入的2.1倍,2010年扩大到5.4倍,农村由6.5倍扩大到7.5倍[xxxi]。2011年恐怕仍在延续同样的趋势。


  如何认识中国经济的结构问题呢?中国现阶段的经济结构问题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既有发展阶段、资源禀赋、国际环境等客观原因,也有体制机制安排、政策激励效应等内源因素,一定程度上具有客观必然性或曰结构粘性。


  首先,中国的不少结构问题具有内在的相互关联性。例如消费率偏低、经济增长对投资和出口依赖程度偏高问题,追根寻源,与收入分配结构不合理密切相关。一方面,由于农村剩余劳动力大量存在,过去多年劳动力近于无限供给,因此在劳动与资本的分配关系中,劳动处于劣势,劳动报酬和居民收入在整个国民收入中的份额持续下降,这成为消费率持续下降的收入基础。另一方面,由于分配秩序混乱,税收调节不力,居民收入差距拉大,也是导致消费相对收缩的重要因素或微观基础。目前10%的低收入者的消费倾向高达92%,而2001~2010年这部分低收入者的年均收入只增长112%;10%的高收入者的消费倾向只有62%,而2001-2010年这部分高收入者的年均收入却增长240%[xxxii]。因此,提高消费率、降低投资率和出口率,有赖于劳动力市场结构和宏观收入分配格局、微观收入分配结构的有效调整。


  其次,中国的结构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是经济全球化及国际产业分工调整的客观反映。跨国公司根据成本收益在全球范围内进行生产布局。多年来中国的最大优势是,具有劳动力、土地、能源资源价格低的综合成本优势和比较完整的产业配套能力,这既吸引外国投资,也激发本土投资,从而使中国成为全球加工制造中心或世界工厂。与此同时,中东、澳大利亚、巴西等国拥有能源资源优势,而美国等发达国家则放弃或被迫退出了许多传统制造业,但又凭借美元地位等优势而具有强大的消费能力。这样,在生产国、消费国、资源国之间形成了一种全球性的经济三角循环[xxxiii]。这在一定意义上是各自比较优势得到发挥的格局。这一个三角循环得以形成、维持和发展,原动力似应在消费一方,然后是生产一方,而资源一方处于较为被动的位置。因为在市场上,人们不能强迫购买者必须买,而购买者一旦胃口很大,甚至借贷消费,生产者必然加大供应。至于汇率在经济结构不平衡中的作用,则不应被夸大。汇率的本质和基本功能应当是国家间经贸关系的“锚”,而不应当是投机工具和政治工具。千百年来,各国都主张汇率基本稳定,而不是鼓励和放任汇率剧烈大幅波动。中国的出口扩大是在汇率基本稳定甚至逐步升值的情况下其他方面竞争力提升的结果,而不是靠汇率贬值。


  最后,对中国经济结构矛盾所带来的全球福利分配需要辨证地评估。中国在自身快速发展的同时,对世界经济增长做出了重要贡献。特别是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进一步提高,2009年世界经济收缩0.86%,而中国经济增长9.2%,相当于为世界经济增长贡献1.07个百分点。如果没有中国的积极贡献,世界经济下降幅度将明显加大。2010年中国经济对世界经济的贡献率为26.6%,2011年达到32.6%[xxxiv]。根据估算,通过提供廉价商品和购买美国国债,中国每年相当于向美国提供约200亿美元的补贴,对美国等消费国(消费者)也做出了很大贡献。一直以来,欧洲、北美是绿色产品的主要消费市场,中国每年大约95%的光伏组件都出口到国外,支持了德国等绿色产品消费国(如太阳能)的绿色发展。澳大利亚等资源生产国能够在国际金融危机中摆脱衰退的命运,除了政府一系列经济刺激计划外,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中国的持续强劲需求。与此同时,中国则承担了与出口相关的国内能源消耗、环境污染等诸多外部成本。温室气体排放也应当从经济全球化的角度重新加以核算。客观地讲,相当一部分温室气体排放发生在中国,但其根源是发达国家,国外学者对此已经有比较系统公正的研究。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学者韦伯等的研究表明,2005年中国温室气体排放中约1/3与出口有关,且主要与发达国家有关,而1987年这一比例仅为12%[xxxv]。这类似于国内生产总值与国民生产总值在核算上的差异,如日本国内生产总值相对较小,许多生产活动(包括能耗和排放)在海外进行,国民生产总值或国民收入规模则很大。总之,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对贸易顺差、能源消耗、污染排放的国别情况,需要从表面上发生国、本质上所有国的不同角度进行核算,这样才能更全面客观地分析判断责任承担和福利流向问题。


  当然,中国经济体制存在缺陷,有的经济政策带有一定的逆向激励效应,也都导致或加深了结构矛盾,或迟滞了矛盾的解决。


  [i]国家统计局:《2011统计公报评读》,国家统计局网站。


  [ii]中国人民银行:《2011年货币统计概览》,中国人民银行网站。


  [iii]国家外汇管理局:《2011年中国跨境资金流动监测报告》,国家外汇管理局网站。


  [iv]商务部:《2011年1~12月全国吸收外商直接投资情况》,商务部网站。


  [v]商务部:《2011年我国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简明统计》,商务部网站。


  [vi]商务部:《商务部召开例行新闻发布会(2012年2月16日)》,商务部网站。


  [vii]根据中国经济网数据整理。


  [viii]《2011年中西部地区经济发展提速》,中国经济网。


  [ix]国家统计局:《2011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国家统计局网站。


  [x]《2012年出口增速或继续放缓》,《国际商报》,2012年1月30日。


  [xi] 《我国地区经济发展协调性增强》,《中国信息报》,2011年7月22日。


  [xii]国家统计局:《2011年我国人口总量及结构变化情况》,国家统计局网站。


  [xiii]国家统计局:《2011年城乡居民收入增长情况》,国家统计局网站。


  [xiv]国家统计局:《2011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国家统计局网站。


  [xv]工信部:《2010年全国淘汰落后产

来源:《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报告》2012年第115期

[@more@]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74894/viewspace-1059253/,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 博文量
    21
  • 访问量
    766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