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IT职业 > IT生活 > 上海地铁里的英国诗

上海地铁里的英国诗

原创 IT生活 作者:idothis 时间:2007-01-10 16:46:21 0 删除 编辑

上海地铁里的英国诗

 

《天真的预示》 宗白华译

 

一颗沙中看出一个世界,

一朵花里看出一座天堂,

把无限放在你的手掌上,

把永恒在一刹那间收藏。

 

 

Auguries of Innocence, William Blake

 

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

And a heaven in a wild flower,

Hold infinity in the palm of your hand,

And eternity in an hour.

 

  威廉·布莱克William Blake(1757-1827)不仅是一个诗人,更是一个画家,因此他的诗歌总是会令人产生强烈的画面感,自然山水、花鸟鱼虫尽收笔下。以此次入选的《天真的预示》为例,沙粒和花朵,世界和天堂……充满诗意,且又令人遐想。“布莱克的风格和中国的杜甫极为相似,杜甫善于白描,情景交融,相通之处不言而喻。”“杜甫的名句‘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与布莱克笔下‘一朵花里看出一座天堂’的表现手法是相同的。

 

《水仙》 郭沫若译

 

山间谷中,百云漂浮。

我如白云,独自遨游。

忽见水仙,黄花清幽。

湖边树下,摆舞不休。

犹似银河,闪耀繁星。

水仙连绵,一望无垠。

千万花朵,入眼清新。

迎风摇摆,活泼欢欣。

 

 

Daffodils, William Wordsworth

 

I wander'd lonely as a cloud

That floats on high o'er vales and hills,

When all at once I saw a crowd,

A host, of golden daffodils;

Beside the lake, beneath the trees,

Fluttering and dancing in the breeze.

Continuous as the stars that shine

And twinkle on the Milky Way,

They stretch'd in never-ending line

Along the margin of a bay:

Ten thousand saw I at a glance,

Tossing their heads in sprightly dance.

The waves beside them danced; but they

Out-did the sparkling waves in glee:

A poet could not but be gay,

In such a jocund company:

I gazed -- and gazed -- but little thought

What wealth the show to me had brought:

For oft, when on my couch I lie

In vacant or in pensive mood,

They flash upon that inward eye

Which is the bliss of solitude;

And then my heart with pleasure fills,

And dances with the daffodils.

 

  《水仙》不仅是威廉·华兹华斯William Wordsworth (1770-1850)的名作,更是英国浪漫主义诗歌的代表作。“华兹华斯在英国诗坛具有很高的名望,但也是一个比较有争议性的人物,其作品格调不高,通俗易懂,有时甚至简单到会让人觉得它根本就不是诗,但也正因为这样,喜欢读他诗歌的人很多。”“我们可以看到《水仙》里基本上就是在罗列一些自然景象,百云和白云、银河和繁星……这首诗很容易翻译,版本也很多,都是能让人一眼就看懂的。白居易的《咏草》其意境就和《水仙》有几分相似,‘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浅显易懂”。

《蝴蝶》 董继平译

 

那春天最初的蝴蝶

橘黄而紫红

轻快飞过我的路

一朵飞翔的花

改变着日子的颜色

 

 

Butterfly, Michael Bullock

 

The first butterfly of spring

orange and purple

flits across my path

A flying flower

that changes

the colour of my day

 

  迈克尔·布洛克Michael Bullock,二十世纪加拿大著名超现实主义诗人,出生于英国伦敦,早年就读于英格兰巴金罕什尔的斯托学校,1936年参加伦敦超现实主义展览,1938年出版其处女诗集《变形录》,后来创办了诗刊《表达》,成为欧洲的一个现代主义诗歌阵地。1969年移居加拿大,先后在几所大学任教,1983年以终身教授的身份退休。他迄今已出版了二十多卷诗集,主要有《野性的黑暗》(1969)、《黑林中的线条》(1981)、《雨之囚徒》(1983)、《暗水》(1987)、《带墙的花园》(1992)、《迷宫》(1992)等多卷;此外,他还著有小说十余卷、寓言两卷、戏剧两卷;翻译过法、德、意等国的文学、哲学名著一百五十余种。他还曾经与人合译过我国唐代山水诗人王维的诗集《幽居的诗》和《毛泽东诗词三十七首》。布洛克早年曾经受到象征主义、表现主义、意象派的影响,但他最终成为超现实主义诗歌的杰出人物。他认为,超现实主义“是人类精神中的一种特殊元素,凡是想象君临之处必有超现实主义”。他的诗作具有潜意识、梦幻特征,同时又富于东方艺术色彩,有道家所谓的自然性和自发性。他的诗一般短小精悍,内涵和外延交织,既富于自然色彩又颇有形而上的哲学境界,系自然界物象与潜意识心象的结合体。

 

《蓝色的船》 文爱艺译

 

醉人的黎明已去

夜幕也将随之来临

仿佛旅行

在蓝色的船里闪烁

桅杆上升起的灯

如我们心灵的诗语

 

 

The Blue Boat, Kathleen Jamie

 

How late the daylight edges

toward the northern night

as though journeying

in a blue boat, gilded in mussel shell

with, slung from its mast, a lantern

like our old idea of the soul

 

  凯瑟琳·詹米Kathleen Jamie1962年出生于苏格兰的西部, 2004年她获得了英国最大的诗歌奖—前进奖。朱振武介绍:“英国诗歌的发展和中国本来就有许多巧合,英国18世纪的浪漫主义风潮就像我们唐朝的诗歌兴盛,在那个时代,不仅在英国很少出现女性诗人,在中国也是屈指可数,选入《全唐诗集》的也只不过二十几位,而到了现当代,中外文坛都开始相继出现女性作家的身影,凯瑟琳就属于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此次入选的《蓝色的船》,委婉细腻,将女性诗人的情怀一展无遗,而其朦胧而又传统的语境与中国当代女诗人舒婷有惊人的相似,而舒婷的代表作《双桅船》与这首《蓝色的船》也都拥有相通的意境——“桅杆上升起的灯,如我们心灵的诗语”,恰似“是一场风暴、一盏灯,把我们联系在一起”。

[@more@]摘自blog:http://foe.bokee.com/index.html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7243399/viewspace-889383/,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上一篇: 顾城的一首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 博文量
    64
  • 访问量
    30348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