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IT职业 > IT生活 > 李敖北大演讲

李敖北大演讲

原创 IT生活 作者:idothis 时间:2006-06-14 16:13:05 0 删除 编辑

李敖北大演讲 2005.9.21

[09:50:17]

主持人:谢谢各位来宾,老师们,同学们,朋友们,大家上午好!李敖先生北京大学演讲会现在开始!首先请允许我介绍主席台上的嘉宾:台湾著名作家李敖先生,凤凰卫视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执行总裁刘长乐先生。北京大学方面今天出席演讲会的有北京大学校务委员会主任闵维方教授、我校各院系老师和学生的代表。让我们对光临北大的各位嘉宾表示热烈的欢迎。现在请北京大学校务委员会主任闵维方教授致欢迎词。

  闵维方:尊敬的李敖先生,尊敬的刘长乐先生,尊敬的各位嘉宾,尊敬的老师们同学们朋友们,今天在这样一个美好的秋高气爽的日子,我们十分荣幸地邀请到台湾著名学者李敖先生,来到我们北京大学发表演讲。首先我代表北京大学全体师生向首次回到大陆进行神州文化之旅的李敖先生表示最热烈的欢迎,并致以良好的祝愿。

  李敖先生是台湾著名作家和文化名人。1935年生于哈尔滨,1937年随全家迁移北京,先在新鲜胡同小学就读,1948年秋考入北京名校四中,1949年一月转入上海缉规中学。对北京的一段求学历史,李敖先生本人讲过,北京文化古城,使其在智力上早熟,从小就养成读书买书藏书的癖好。19494月,李敖随全家迁居台湾,定居台中,在台中第一中学读初二。中学时代的李敖已显示出自己独立思考、绝不追随大流的个性。由于对当时台湾教育制度不满,他在读完高二后便自愿休学在家,博览群书。1954年夏,他考入台湾大学法律系,未满一年自动退学,不久再考入台湾大学历史系,1961年考入台湾大学历史研究所。李敖先生的作品自成一家,纵论历史,嘻笑怒骂皆成文章,畅快淋漓的文字和辛辣的评论,充分展示了李敖先生的深奥学养和特立独行的性格。近年来李敖先生主持凤凰卫视的《李敖有话说》,使大陆观众对李敖先生有了更加直观的了解和更加生动的印象。我特别要介绍李敖先生的父亲李鼎彝先生,是我们北大的校友,19209月,考入北京大学国文系。毕业之后李鼎彝先生主要从事中国文学史的教学和研究。另外李敖先生的大姐李珉女士,姐夫周克敏先生,二姐李珣女士都是我们北京大学的校友。

  今天李敖先生来到他父亲曾经读书的母校发表演讲,我们也迎来了李珉、李珣和周克敏三位返回母校,我们感觉非常亲切,让我们对他们的到来再次表示热烈的欢迎!     

近年来我们北京大学在两岸的文教学术交流中,扮演了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今天李敖先生的到访,对进一步密切两岸学术界文化界的联系,促进两岸知识界的良好互动,继续推动两岸的和平友好交流,具有十分积极的影响。我们也诚挚地欢迎越来越多的台湾学者来大陆,来北大访问、教学,同心协力将我们中华文化发扬光大。

最后预祝李敖先生北京大学演讲会取得圆满成功,谢谢大家!

[09:55:08]

主持人:尊敬的各位来宾,老师们、同学们、朋友们,大家上午好。李敖先生北京大学演讲会现在开始。

[演讲正文]

各位终于看到我了。

主任,校长,总裁,各位贵宾,各位老师,各位小朋友!

来演讲紧张不紧张?紧张!站在大庭广众面前,很多人可以指挥千军万马的军队,可是你让他讲几句话,他就菘了,不敢讲话。什么原因?胆小!美国人打赢南北战争的将军格兰特,指挥千军万马打赢仗,林肯总统请他上台给他勋章,让他几句话,他讲不出口,为什么?怕这玩意,一讲演就紧张。

前天晚上我编了一个故事:北京大学一个女孩子,进了一个大楼建筑里面的小房间,突然看到一个男的里面,嘴巴里面念念有词,来回走动。这个女孩子就问他,你在干吗?他说我在背讲演稿。问他说你在哪儿讲演?他说我要在北京大学讲演。女孩子说,你紧张吗?他说我不紧张,女孩子说,如果你不紧张,你到女厕所来干什么?!这个人就是连战!(鼓掌)

连战唬弄了你们

台湾有一位很有名的歌星,崔苔菁,崔是吹牛,苔是台湾人,菁是青年。台湾要靠混,靠吹牛,又是青年人混,连战就是这种人。他可以唬弄别人,唬弄不到我们;可以唬弄你们,至少前一阵子唬弄你们。你们任何觉得连战讲演好的人,我就要警告你们,今天你们可能很失望,为什么呢?因为我无法花一个小时把这个观念转过来,因为你们上了连战的当以后,我很难把这个观念转过来。

我在这儿埋怨一个人,埋怨我的老板,凤凰电视台的刘长乐先生。为什么要埋怨他,他把我“鼓囚”到北京来(对不起,我一看到你们,就讲很多乡音)。可是我已经在中国大陆、在凤凰电视台上讲了有400多场,你们对我相当的熟悉,用一个熟悉的眼光来看我,要我今天把这个讲演讲成功,这是高难度的。你们对连战完全不了解,你们看到他吗?所以对我熟悉,对我是个困难,这个困难是刘长乐老板造成的,所以我今天有所抱怨。

现在开始讲正题了,罗马教皇(你们现在叫教宗,我们老人家那时候是叫教皇的)讲了一句话,他说你演讲的时候不能用稿子,为什么不能用稿子?用稿子表示你记不住。如果你自己都记不住,你怎么样让听众记得住呢?你这个演讲就失败了!所以大家看(李敖敞开西装外套),没有稿子。也没有小抄,可是我带了一些证据是有的,等会会显示证据。

我必须和大家说,接下来这个演讲的时候(?)是刘长乐老板告诉我,一五一十规格都告诉我。最后我问他一句话,把他问得愣住了。我说有没有铺红地毯?我进门的时候有没有铺红地毯?他说你没有,克林顿有,连战有,你没有。我说为什么我没有?他说,北大尊敬你,把你当成学术演讲,所以不铺红地毯。校长,是不是这个意思?(回身)

我说好,我做学术演讲,讲得好就是学术演讲,讲不好,讲一半,铺红地毯还来得及。〔笑〕

要先赞美共产党

为什么我要这样说,不然人家说北京大学势力眼,怎么不给李敖铺红地毯?怎么给当官的,或者说是政治人物铺红地毯?大家知道,我在这儿有很多人眼睛看着我,说李敖骂过国民党,骂过民进党,骂过老美,骂过小日本,今天你在北京,你敢不敢骂共产党?很多人不怀好意,幸灾乐祸看着我。

我告诉你,我先不骂共产党,我先赞美共产党和国民党曾经打倒的一个势力,那就是北洋军阀。为什么赞美北洋军阀,大家知道吗?北京大学怎么出来的,北洋军阀!什么人叫蔡元培校长做北京大学校长,(那时候他是国民党人的身份),是北洋军阀。北洋军阀有这个肚量把全国最好的大学交给和他敌对的一个政治势力的首领,那就是黎元洪当时干的事情。我们现在骂北洋军阀,我们有什么资格骂北洋军阀呢?北洋军阀比我们度量宽大的不得了。今天,除非,把我李敖放在这里做北大的校长,否则我们就不要骂北洋军阀,我们要做历史性的反省。

今天我在这里,跟大家谈一些事情。我在出发以前,各方友好,都劝着我,拉着我,(跟我讲):“这话别提,那话别说”。 刚才我在主任面前还讲了一句,我说我来北大讲演分两类,一类就是“金刚怒目”,另外一类叫“菩萨低眉”,你们待我还不错,今天开始,(我说话就)菩萨一点。

我谈一件事情,以前克林顿站在这个位置上的时候,他很大胆地引用了一句话―――以前北京大学教授胡适的一段话,有人说你要为国家牺牲你的自由,可是胡适说,争取你个人的自由,就是争取国家的自由。克林顿引用这句话的时候没有引用完,下边还有一句话。胡适说,一个真正的开明进步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造成的,是要有独立个性,有自由思考的人造成的。所以克林顿的演讲引证有错误。

后来又来了一个人,就是连战。他在讲演场里面提到了四个字,有点犯忌讳的,可是事实上他提到了,叫做“自由主义”。各位,连战对自由主义的解释完全错误。他轻描淡写的说胡适把自由主义带到台湾,所以台湾有一股自由主义的学风,在学校里面流传下来了。我告诉各位,没这个事,没有人敢这样做,包括连战,他们都不敢这样做,所以自由主义这四个字虽然在连战的演讲里面,在北大的讲台上面出现了,我告诉你,没有这个东西。

很多人说我李敖是自由主义者,说你自由主义者在大陆,你在共产党统治的地区,我们要看你讲什么话?你要不要宣传自由主义?我告诉大家,我要宣传!可是内容和你们所了解的有出入。什么是自由主义?自由主义我们看到学理上来讲,你出一本书,他出一书,学理上非常的高深。对我而言,没有复杂,自由主义只是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反求诸己的部分,一部分是反求诸宪法的部分。

我给大家讲一个故事,台湾在过去清朝统治之前是给郑成功来统治,这是了不起的中国民族英雄。郑成功的爸爸投降了,郑成功不肯,郑成功妈妈在福建被清朝的兵轮奸了,郑成功发现母亲被轮奸了,怎么办?我来告诉你怎么办,他把他母亲身体切开,用水冲洗他母亲的尸体,他认为他母亲被轮奸以后,脏,他母亲脏了。奸是一个动作,污是一个过程,用水冲可以解自己心理的压力和痛苦。

打着红旗反红旗

各位想想看,在五四时代,在新文化运动时代,有一个问题只有胡适先生解决了,别人解决不了。就是有一个北大学生提出来,说他的一个朋友的姐姐被土匪抢走了,绑票了,当然,也发生了刚才我说的那种不幸的结果。问北大的这些思想家们,你们怎么样解释这个现象,大家解释不出来。胡适先生做出解释,他说,如果有男人要讨这个被害的女孩子做太太,我们要尊敬这个男的。胡先生的意思是说,一个女人被强暴了,其实在生理上变化很小,(像,手被碰了一下……)(但是)心理上很难过,所以如果有这个男的能够破除这种情结,这个男的了不起,我们应该尊敬他。

从郑成功的例子到胡适的例子,大家想想看,就是,当我们自己被困扰的时候,我们如何能够解开?俄国有个小说家叫库布林,他写过一部小说叫《雅玛》。《雅玛》什么故事呢?说是俄国的一个妓院里边,大家都在接客,忽然来了一个女孩子,如花似玉,当然很多人都愿意和她上床,红得不得了――代名妓――赚了很多钱。有一天,她和其他地妓女聊天,她说,姐妹们,你们知道吗,我还是处女。那些姐妹们都笑起来了,说你是什么处女,整天卖。那个女孩子说,你们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我是共产党。为了我们的党,为了我们的主义,我们需要钱。需要我来卖。赚了这个钱,来帮助我们的党,来帮助俄国的革命。我在做一件伟大的卖身,可是我的精神上,我是处女,你们不了解我。

大家注意到,有人说是唯物主义,你李敖站在这里谈的全是唯心的,唯心主义―当我觉得我不是妓女,我就是处女―这是高度的唯心。有人会问我,你这话是不是和马克思不同?我告诉你,马克思是一个典型的唯心论(者)啊,你们以为他唯物吗?我认为他唯心!尤其是他抄别人东西的时候,更唯心!(笑)。

大家核对核对看看,英国的首相格兰斯顿的演讲,马克思《资本论》里引证,捏造了格兰斯顿的话,格兰斯顿没讲过这个话。亚当斯密的(那些话),马克思引证,(可是,亚当斯密)没讲过这些话。马克思说的:“工人无祖国”,这句话不是马克思说的,这句话是法国大革命时候那个英雄马拉讲的话。

为什么这样?我们都被、都给马克思骗了还不觉得呢?最重要的是,189085号,马克思的好朋友恩格斯写封信给史密斯,里边一段话,说,马克思亲口告诉他“马克思不是马克思主义者”。马克思自己都不信马克思主义,我们那么急干吗?

这话说得大家好像都在笑―这也是我难过的事情。

为什么?我告诉你,讲演最怕四件事情:(我告诉你)

第一件事情:人不来听;第二件事情 :来听了,跑去小便;第三:小便以后不回来(笑); 第四:不鼓掌!〔掌声〕

世界三大男高音里边有个大胖子―他跟我同岁-帕瓦罗帝,中间还有一个小胖子一上来就是这个姿势,请你们鼓掌,为什么鼓掌,因为我太传神了,你们都忘了鼓掌了―――鼓一次掌吧!〔掌声〕

你们不习惯我这种讲话的方式,可是我必须说,我就是这种方式。

今天我站在这里,大家说,你要不要骂共产党,刚刚我说过,我先替北洋军阀讲了好话,让我替共产党讲一句好话,说你怎么这样敢为共产党讲好话,为什么不敢?当共产党没有做坏事情的时候,我们为什么不把真相澄清出来?谁说共产党不许别人讲话?我拿一本书给你们看-《毛泽东文集》,当然你们会笑我你在“打着红旗反红旗”,其实不是,我给你们看一段蛮有趣的,这一段,你们可能都不看,念给你们听:

“我们有些同志,听不得反的意见,批评不得。这是很不对的。〔掌声,笑〕。有了错,一定要自我批评,要让人家讲话。不负责任,怕负责任,老虎屁股摸不得。凡是采取这种态度的人,十个就要十个失败。人总是要讲的,做老虎屁股摸不得吗?偏要摸!”〔掌声〕

今天我在这儿摸了老虎屁股,但是大家不要忘记,是老虎让我摸他屁股的。

心灵开放是重要的

这话怎么讲啊,今天你们以为我和你们大家在谈自由主义吗?我今天跟大家做一个重大的宣誓,我李敖放弃自由主义。从18世纪、19世纪以来,人类所梦想、追求的自由主义,最重要的第一个层面是,你心灵能不能解放,如果心灵―就是像郑成功式的,-那就会把你自己困死,把你死掉的那个妈也整死。

所以我认为,心灵开放是重要的。这一部分自由主义,叫做“反求诸己”―――都是你自己的事情。 你如果没有一个改革开放的自己,(就会)永远困扰着自己。

所以我说,真正的自由主义者没有人想做,因为太痛苦了,因为太难了,要有很高的文化水平才能做自由主义者,所以自由主义这一段―――叫做反求诸己的,反求诸己成功了我自己才知道,我不是郑成功,我可能是《雅玛》里的那个卖东西的窑子―我是处女。

(以上是)重要的,自由主义的(一个)部分。

人民和政府的五种关系

另外一部分是什么,就是和政府的关系,就是政府老是限制我。我们人民和政府的关系有几种方式。

(你们北京话,有我好吗?大家说乡音未改,我没改,可是你们也改了,为什么你们改了?北京变大了。你们讲的没有我讲的纯。)

我告诉你,人民和政府的关系,第一个关系就是:我不要活了,我“鲠”儿了。屈原就“鲠“儿了。辛亥革命以前,杨虎生在英国跳海,“鲠”儿了,就是我死了。最有名的,一个英国的故事,英国一名议员aster跟丘吉尔吵架,aster说你太可恶了,如果我是你太太我就弄杯毒药给你,丘吉尔说,如果我是你丈夫,这杯毒药我就喝。(笑)

所以,政府和人民的关系,就是你政府太坏了,我“鲠”儿了,我不要活了。 “伯夷叔齐,饿死守阳之山”,就是这样。

第二个感觉我“颠”了,就是跑了,我玩不过你。孔子说,危邦不入,乱邦不居。我去做美国人了,我不要跟你们在一起,在座的我的女儿李文就是这种类型的人。〔笑〕

第三种呢,“蹬”儿了,有一个台湾人住在北京很久,住在雍和宫附近,讲了一口京片子,到北京大学作客,叫做林云,妖僧林云。他在答录机里面“蹬”儿一声,说:我是林云,我不在家,就是说你找不着我了,我猫起来了,你要找我,找不到,就是我藏起来了―所谓隐士。诸葛亮不就是“蹬”儿了,可是刘备找着他了,就不“蹬”儿了。

第四种“菘”(song上声)了。小时候我们在北京斗蟋蟀,用老鼠的胡子逗它,逗来逗去,一个蟋蟀打不过另外一个了,怎么都不打,就是“菘”了,就是蔫儿了。我怕你,我不跟你玩了。就是人民对政府的态度,我怕你,不和你玩了。

第五种是就“翻“儿了,就是火了,我和你干上了,我生气了。什么时候会“翻”儿了?我告诉你,人民忍无可忍的时候,再找到一个节骨眼的题目就会“翻“儿了。在1932年美国就发生一件事情,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很多美国军人打死了。 1918年世界大战结束,很多兵回来了,要政府赔钱,政府说,你们现在年轻力壮,现在不给,到1945年,你们老了,再给这个钱。大家一听,觉得也好。 结果1932年美国发生经济大恐慌,出事儿了。这些老兵憋不住了,跑到华盛顿广场集会,大家集合,由早到晚,由日到夜,由今天到明儿个,都不解散,中央政府广场被占领,好说歹说都不解散。

所谓爱好人权尊重人权的美国人,他们干什么?开出坦克车,一个将军叫做麦克阿瑟元帅,下面带了一个少将叫做巴顿将军,巴顿将军下面带了一个少校叫做艾森豪威尔(笑)。干什嘛?开枪,放毒气,坦克车冲出来,多少人死掉了。为什么?政府不能忍耐人民在他的中央政府广场里面盘踞不去!这种情形仅仅是美国的情形吗?是吗?不然!

我给大家看看一个资料,告诉你们这是什么东西,这就是当年《纽约时报》的头条新闻。讲到怎么样的开枪,你们看不清楚,没有关系,证据在这儿,一会主任和校长在这儿可以证明。

看这个表,1932年美国群众在中央政府盘踞不去,政府开枪;1953年德国群众盘踞不去,开枪;1956年匈牙利群众盘踞不去,开枪;1968年捷克群众盘踞不去,开枪;1970年美国又来了,又开枪。

全世界,任何政府在这个时候,都是王八蛋!

可是人民来讲,逼他开枪,局面造成了。我们逼他开枪,我们要不要反省?我们为什么这么笨呢!看看有没有什么聪明的方法。消极的方法(那五个方法),你不能够把政府摆平,你自己跟着受害。

被禁书表比我高

说我们争取言论自由,我告诉大家,古往今来没有人比我李敖,争取言论自由再多的了。我写过100多本书,有96本被查禁。全世界古往今来有没有这么个人写了这么多禁书,而有这么个王八蛋政府盯着他不放,查禁它。

我把我的书名、被查禁的号码(时间),以及被查禁的罪状,列了一个表,你们看有多长。(展示)

我的书和我著作等身,我这个表已经超过我的身高了,能证明什么?

我坐牢就坐牢,你们说,你有抱怨,你抱什么怨,写文章大不了坐牢,你们不愿意,聪明了,觉得你李敖傻,那么多牢做的干什么,为什么?我们现在知道有一种觉悟,我告诉大家,虽然这么多禁书不能卖,写了以后就被抢走了,怎么办呢?在二渠道,三渠道,…一百渠道,在地摊上和黄色书刊一起卖。(笑)鱼目混珠,所以我出的书都是露屁股,看起来很凉快的。

我的读者根本不是我的读者,他是买黄色书刊,买错了,就变成我的读者。(笑)所以,我的读者里面有些人是色情狂,你们有没有,我不知道。

我告诉大家,言论自由,争取以后是这个下场。那么我们革命了,项羽这样喊,楚霸王可以这样喊,李自成也可以这样喊,你不能这样喊。项羽、楚霸王用的武器,李自成用的武器,和统治者差不多,你有一把刀,我有一把刀,差不多。

现在全世界任何政府的统治者用机关枪,坦克车,你(们)不行。所以我说,人民要聪明,争取自由要靠智慧。

大家看我这本小说《北京法源寺》,今天下午我要去法源寺去看看。从来没有去过这个地方,为什么没有去过能把这个小说写得神龙活现,这就是文学家嘛,就干这个的。(笑)

我讲我的心里话给你们听,我回头看,除了我们的刘长乐老板以外,主任校长都不太笑,我一回头看,就很紧张。(笑)他们不算本领,我在内地最佩服的一个人叫做丁关根,你和他讨论问题绝对不笑,脸绷着一路绷到底,我真的佩服。(笑)

中国历史上有一个人和丁关根一样了不起的,叫包公,他也不笑(笑)。所以宋朝人当时有一句谚语叫做“包拯笑,黄河清”,因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言论自由像A

我今天谈言论自由,他们怕,其实有什么好怕的,我举例给大家看,什么东西开放,言论自由会更安全,我今天在这儿最想讲的一句话就是这句话。北欧,瑞典、丹麦他们是全世界性开放最早的地方。丹麦开放A片的那一年全国的强奸犯罪率减少了16%,不强奸了,看A片就好了,头一年全国偷看女人洗澡的偷窥犯减少了80%。

按照我们的标准,一定有伤风化,破坏民心士气,我所佩服的一个将军叫做许世友,以前南京军区的司令,南京军区不能看《红楼梦》。

现在告诉大家,瑞典的统计数字告诉我们,强奸犯减少16%,偷窥狂减少了80%。当您开放小电影的时候,大家整天看,已经平常了,反倒没事了,言论自由本身就是这样的。

我在台湾搞了这么多年的言论自由,结果怎么样?整天查禁我的书,说李敖闯祸,影响民心士气。现在的书不禁了,可是也没事了。

我拿张照片给大家看,我指着一个老头子,这老头子前一阵子也来到北京,他是国民党的上将叫做许历农,当年做总政战部主任,专门查禁我的书,后来变成好朋友。后来他在公开场合向我道歉,他说我们发现不查禁你这么多书,也不会亡党亡国。

所以今天大家聪明,知道了,有些言论开放了以后,是火山一样的喷火口,让它喷出去。言论自由像看A片、看小电影一样,让他讲了,让他骂了,让他说了,老虎屁股让他摸了,没什么了不起。

我认为这是今天我们国家领导人最应该知道的一点,可是今天他们知道不知道?还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为什么克林顿讲演现场全部播出,为什么连战的演讲现场全部播出,我李敖在这儿,为什么要想想看再播出?(笑)

看看毛主席的词:“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春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可是我告诉你,毛主席第一次原稿不是这样的。他的原稿是:“他在旁边笑”。他是个旁观者变成在中间,大家知道这是什么境界呢?看王国维写的《人间词话》,“有我之境,有无我之境”。

现在女孩子穿的是裤袜,以前女孩子穿的是玻璃丝袜,在大腿中间有吊带。你把这个袜子送给美国人,美国很高兴,我有全世界最好的玻璃丝袜。你把这个袜子送给法国女人,她会说我有了全世界最漂亮的大腿。她把袜子穿上去以后,所以她有了全世界最漂亮的大腿。袜子没有穿上以前,我有了全世界最漂亮的丝袜,穿上去后,你有了全世界最漂亮的腿,就是他在旁边笑,丝袜套上大腿,就是他在丛中笑。

现在北大太孬了

今天我来到这儿,香港一句俗话就是“不是猛龙不过江”。我敢来,我是个自由主义者,我敢骂国民党、敢骂小日本和老美。今天我来,不是骂人,我也捧人,我捧了北洋军阀给您看。

那个时候北大怎么样对待政府?教育部公文来了,退回,不看,北大多狠。教育部钱来了,收进。(笑)现在的北大,太孬了,在我看来,什么原因?怎么样可以不孬?我们的书记,站起来,我们的校长,站起来,像我们以前的老校长马寅初不就是这样吗?

王八多不是坏事

北大马寅初干了九年的校长,在国民党时代被软禁,后来在北大做校长的时候,本来和毛泽东感情好得很,为了人口政策两个人的看法变了。马寅初说中国人这样生下去我们不得了,我们的财政都被吃掉了。毛主席说,人多没有关系,人多好办事情。结果毛主席赢了,大家斗马寅初,一路斗到马寅初床前面的墙,都贴了大字报,可是马说我不在乎,我要干到死,我要孤军奋战,结果他没有死,他活到100岁,别人都死了,他还活着。(笑)

这就是北大精神,北大的教育。所以我说今天从北大开始,虽然毛主席说,北京大学水浅王八多,多几个王八也不是坏事。(笑)

我的话其实讲不完的,可是今天的重点大体上就说到这儿了,这些书你们懒得看,我告诉你,我看得熟不得了。我念一段周总理的话给你们听:“人民大众是有充分的思想自由的。......只要其他思想都可以存在。但要讲,不讲这些,别的我们也允许它的存在。”所以今天我要替共产党讲好话,大家说共产党不让人讲话,是错的,是一部分共产党把毛主席周总理根本的精神给它过分紧缩了,才有今天的现象。

所以我和大家说,共产党有它自由的成分,过去被打压是一个错误,所以我们总觉得共产党一党专制是错的,必须说,整个的原因出在原来的马克思那里,可是现在我们知道都有中国式的社会主义。

我请大家问问,社会主义不够,为什么前面要加中国式的社会主义?因为社会主义不灵了,可是不灵了说不出口,加了一个帽子,中国式的社会主义,不是吗?(笑)我告诉各位,你们都不看毛选集,有这段话,毛主席最后的一段话,你们听了绝对会惊心动魄,我念书给你们听:“这些骂我们的像龙云,像梁漱溟,我们要把它养起来,养着他们骂我,让他们骂。骂得无理,我们反驳,骂得有理,我们接受。这对党,对人民,对社会主义比较有利。”毛泽东思想里面有一部分是真的懂这个道理的,结果我们把他两个凡是化了,把这一部分毛泽东给忽略掉了。

还有一个,你们知道是什么吗?我念给你们听,毛主席说过:“共产党和民主党派都是历史上发生的。凡是历史上发生的东西,都要在历史上消灭。因此,共产党总有一天要消灭,民主党派也总有一天要消灭。消灭就是那么不舒服?我看很舒服。共产党,无产阶级专政,哪一天不要了,我看实在好。我们的任务就是要促使它们消灭得早一点。”

这个道理,过去我们已经说过多次了。共产党到今天还存在,我李敖说的,我愿意它存在一千年,和我们是什么关系?共产党讲两手策略,一手是软的,一手是硬的。

保住,我们也保住它,共产党愿意为人们服务吗?我们就是人民,让它为我们服务。辛巴达过河的时候忽然有一个老头子爬上他的脖子让他背着他,你跟着我走结果是星光大道,怎么样甩他也甩不掉。你要照顾他,我们希望共产党活1千年,我们在它背上,贴着它,哄着它,赖着它,让它为我们服务,有什么不好?!我们不服气,要打,玩言论自由你们玩不过我,你们要革命你们玩不过坦克车,所以我们不搞这些。要搞,我们去“鲠”了,去“颠”了,去“蹬”了,去“菘”了,去“翻”了,用这种不健康的情绪在家里生闷气拍桌子摔板凳。是错误的。

我们要和共产党合作,其实他们人太多了一点,现在共产党是6900万,比台湾人口多3倍。(笑)可是没有关系,我们还有老百姓。13亿人口和6900万比起来是19119个人里面有一个是共产党。广大的中国人民要干什么?我们放弃过去那种打天下、作对、反政府的念头,为什么?落伍了,因为没有可行性,人民会吃亏。

共产党不喜欢笑

共产党说,下一代的共产党很聪明,我看到胡锦涛真的很聪明,我们也很聪明,这个时代对我们也很有利。大家都忘了,我们的宋濂,走一百里路才借到书。我们的王充在书店里看书,死背,为什么要死背呢?因为没有钱买书。宋朝的王安石和他的好朋友说,我儿子是神童,看书一遍就看会。王安石的儿子叫王雱,读音就是乒乓球的“乓”。他的好朋友叫刘贡父,说哪家儿子看两遍,都是一遍看会,因为有高度智慧的人才能看书。今天我们就是这种人,你们北京大学就是这种人。

各位想想看-等一下我把我爸爸在北大的文凭给你们看,我要送给校长,送给主任,-那个时候毕业,1926年北大毕业,365个人,今天3万,你们学校这么多人,大家想想看,我小时候一个中学生后面跟着4000个文盲。

我爸爸是北京大学的学生,可是我们想想看,今天你们的责任是什么,就是背后有这么多的人,他们在精英上精英不过你,本来你们从出生就是胜利者,父母亲受胎的时候是23亿的精子往前跑,后来是一个精子才出了你们。

你们赢了13亿,所以你们到了北京大学,不要以为到美国得了博士就完了,大家可以看到李文就是典型的例子,到了美国得了博士,得了什么会失落的,所以我和大家说,我们要拥抱共产党。

共产党不喜欢笑,共产党太严肃,我们把它放宽一点,就是我今天的主要目的。

我讲这一点很多人提心吊胆,包括我在内,人家说,你到大陆来要不要看长城,我说我可能没上长城先进了秦城()

为什么说我不伤感,我不能伤感。我看到的北京是什么北京,以前我到店里的时候,老板看我知道我买不起这杯东西,但他会倒杯茶给我,那样彬彬有礼的北京已经没有了,现在是处处设防的北京,当你对人处处设防的时候,人心变了。

今天我做个样板给大家看,我捐35万人民币是为胡适在北大立铜像,就是告诉大家,其实胡适思想是最温和的,对我们有利的。现在我们开始知道,立个铜像给他。当时胡适在我穷困的时候送了1000元台币给我,今天我相当于1500 倍的人情来还,你们是这种人吗?还是有钱舍不得。

十天以前我离开(台北),看到高金素梅去联合国,去宣布日本人可恶的时候,我还送了她100万台币,不要以为我李敖有钱,是台湾所谓的立法委员,大家知道我在坐出租车吗?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时髦不能动,谢谢各位!

=============================================================================

[回答问题部分]

[10:48:49] 问:李敖先生您好,我来自政府管理学院,我的问题和文化有关,我看过您的传记知道您年轻的时候曾经写过万字以上的长文,主张中国的文化要全盘的西化,过了几十年之后,您是否仍然持有这种观点,我的问题是,您认为中国文化的发展方向应该是什么样的?是我们要继续的全盘西化还是保留原有文化,或者说还有其他的道路?

[10:49:11] 李敖:您刚刚谈到钱穆先生,我在中学的时候写信给他纠正他的错误,他就是当年燕京大学的教授,你们都受了他的影响,为什么呢?

[10:49:47] 因为燕京大学有一个未名湖,“未名”两个字就是他起的,当时我谈到所谓全盘西化,这也算是一个在政治里面的一个罪名,就是不可以搞全盘西化,可是我必须说,我们必须承认,我们是在全盘西化中最典型的例子。

[10:50:04] 就是马克思,马克思就是全盘西化,因为他全是洋玩意,这就是我们无法完全避免,国防部你去问曹刚川部长,他现在不会搞刀枪之类的,一定会搞现代化武器。

[10:50:28] 过去,说信不能发表,说关公和岳飞来了,都打不过英国人,为什么呢?英国人打我们,他炮打过来,我们打他,打不到他,甚至看不见他,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全盘西化的原因,过去说是政治的原因特别强调并且挖苦和打击全盘西化,我希望说,现在可以一点了。

[10:50:43] 问:我是北京大学的学生,我想问您,您是具有独立精神和批判精神的知识分子,与大众传媒的合作是否影响到了思考的独立性?

[10:51:16] 李敖:谁影响谁,不错,我和人家合作,人家会对我有所照顾,或者在双方合作的时候会考虑对方的立场,但是必须说刘长乐先生是个怪人,他有招和一个本领,就是我打球一样打擦边球,就是很多话我们不能说的,他很技巧的让它说过去,而不出事,这是了不起的。

[10:51:39] 我告诉大家,争取言论自由就是要用这种方法,就是你要说,说别人能够听得进去,中国有句老话,情于新,而词于巧,情拿出来是真的,可是词于巧,表达这些感情和事实的时候要讲求事实。

[10:52:40] 问:李敖先生您好,非常有幸这次有机会给您提问,在今年的早些时候,敏瑞芳书记曾经提出一个观点,大概意思是说对于有反动言论的老师应该清出课堂,我想您对这样的观点有什么评价?

[10:53:47] 李敖:我觉得作为大学一个特色,什么言论都敢接受,怎么可以叫反动言论呢,怎么可以有言论课堂呢,医学院里不也叫癌症吗,癌症这我们也要上,所以我们把它当成癌症来看,想出招来解决这是很重要的,所以我认为,在大学里面,没有什么说是可以害怕的,不能讲的,是不正确的。

[10:54:06] 问:我相信您已经看到北大师生的热情了,我非常关心一个问题,您下一次什么时候来北大?您希望以什么形势与北大学生交流?

[10:54:45] 李敖:你叫我来干嘛,当胡锦涛请我做北大校长的时候我就来了。

[10:56:15] 问:李敖先生您好,我是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学生,因为前不久国民党举行了党主席的直选,您在选举的前夜在王金平的大会上公开表示您不支持马英九作为国民党党主席,我问您,在马英九已经当选国民党党主席之,您认为他的政策会对两岸关系有什么影响,您对两岸关系的稳定和平发展有没有信心?

[10:57:04] 李敖:我来北京就是怕谈台湾问题,果然这个问题就追上来了,我和你讲,这就是政治人物和思想人物的不同,马英九长了一个脸蛋,人也是一个好人,可是一辈子他不做事的人,我们叫他不粘锅,什么好事也不做,什么坏事也不做,就是笑嘻嘻的拉选票,很多票就这样给他的,所以我们认为能够做事的人是很重要的,摆个小脸蛋到处跑是不好的,所以我认为马英九干出了行了,他应该去演个电影或者做歌星都比较好,至少变个大色狼也比较好。

[10:58:04] 问:李敖先生我非常尊重您,我对您刚刚那样说马英九先生好像不太公平,我想问一个文化的问题,您是怎样看待中国的屈原的文化?

[11:04:02] 李敖:这就是典型的例子,我刚刚讲过了,去年属于我对政府不满,可是我的白打方法就是第一类的。所以我认为那是个弱者的表达,现在的人类要有不是弱者的表达,要用清醒的,理性的并且快乐一点的表达。

[11:04:41] 我最后讲一个例子给大家听,我们都知道王安石,王安石是在中国的宁波做过官,他的小女儿很可怜,死在了那里,后来他调开了,临走的挖了一个小船,在对面的小船上和他的小女儿再见。“今夜扁舟来做别,此生从此各东西”。

[11:04:51] 回家乡是好难的事情,大家看到唐朝人写诗,几乎有一半都是“天上明月光,疑时地上霜”,都是思故乡的,因为故乡对他们太遥远了,太难得了,为什么我现在说李敖我不还乡呢。

[11:05:02] 我这次回来不是怀乡,没有乡愁,不是近乡没有情怯,不是还乡没有衣襟,没有眼泪,为什么我要这样,因为时代不该有乡愁,这是个错误的情趣,屈原有一个错误的情绪,他对政府是个错误的态度,我希望我们有一个健康快乐的心态来开创我们的未来,谢谢各位!

[@more@]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7243399/viewspace-842539/,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上一篇: 世界杯怀旧
下一篇: 李敖清华演讲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 博文量
    64
  • 访问量
    3037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