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Linux操作系统 > Linux操作系统 > (转)亲情滋养的优雅

(转)亲情滋养的优雅

原创 Linux操作系统 作者:paulyibinyi 时间:2008-01-03 21:39:58 0 删除 编辑

亲情滋养的优雅

/文冬

她是一位公司白领,喜欢写字,她的字冰清玉洁,透着优雅。因为喜欢,我们成了朋友,经常一起去吃饭,渐渐我发现,她更令人欣赏的,是人比字更优雅。

    比如,她每次招呼饭店的服务员,都是甜甜地叫一声“小妹”。开始我以为,这是她称呼上的习惯,就像有的人直呼“服务员”,或者像我,干脆对服务员大声喊:“喂——”

    也曾以为,她在作秀。但并非如此。有时,分明服务员有错,或态度不好,她对她们的称呼依旧没变,仍是一声声叫着“小妹”。多好的涵养,多优雅的姿态!

    于是我也试着学她,但我那声“小妹”,叫得很别扭,甚至肉麻。

    我请教她,这一声呼唤,动人的秘诀是什么?她笑,有什么秘诀啊?我是真把她们当成自己的小妹了——我的小妹,也是一位服务员,在另一个城市打工。

    她说,看到她们,我总会想起小妹,她独自在异乡,辛苦打工,也一定经常被人呼来唤去,经常被顾客刁难,或者被老板挑剔吧。她委屈吗?她哭过吗?我多想,每个人都能像我,像对待亲妹妹一样对她们呢!

    我明白了,一样的呼唤,她是真情流露,我是在作秀,因为我没有这样切身的亲情体验。可是,我没有这样的小妹,就不能修炼出她那样的优雅吗?

    她说,其实,她以前也不是这样,而是受了老板的影响。她说——

    我们公司的老板,身家千万,住有豪宅,出有名车,一身的名牌,常被大人物接见,常和上流阶层过往,是个很有档次的人。可就是这样优雅的人,却时常泡在传达室,不拘小节地和门卫并肩蹲在门口,甚至坐在台阶上聊天。

    我也曾猜测,他是在给员工做样子吧,或者,门卫是他亲戚,门卫有背景?

    却不是这样。有次中午,我上班早到,路过传达室,想看有无邮件,竟发现老板正躺在门卫脏兮兮的床上,和衣似睡非睡……

    我弄出的响声惊醒了他。他坐起来,问我,这么早就来上班了?我答非所问,门卫呢?

    老板说,哦,他回老家取过冬的衣服了,我替他守一会儿。

    一个老板,居然为请假的门卫替班,还睡在他脏乱的床上?我很惊讶。老板似乎心情不

错,也看出我的惊讶,他说,他的父亲,也曾是一名门卫。

    老板少年时家境贫寒,父亲身体不好,又没本事,农活都由母亲做,一年下来只够温饱,但他和弟弟都在上学,很需要钱,父亲就托人找门路,去城里做了门卫。

    做门卫一个月都很难回家一次,但每月,父亲都托进城的乡亲捎钱回家,父亲挣的钱,养起了这个家,也维持了他们兄弟的学业。

    有天晚上,兄弟俩正埋头写功课,父亲踩着月光回了家,他带来一个好大的食品袋,里面是喷香的炒菜,父亲说,是一个同事炒了菜送他的。今天,是中秋节。

    父亲舍不得吃,请值班的人帮他看一个小时门,连夜把菜送回家。但父亲没吃,他只在家待了几分钟就走了。那也是父亲做门卫十来年,唯一的一次在家过中秋。

    老板说到这儿,眼睛湿润,很多年来,他不知道门卫是做什么的,等他上了班,后来又自己创业,接触了很多门卫,才知道,门卫并不像父亲说的那么清闲,要晚睡早起,打扫院子,烧锅炉送开水,还要收发报刊,即使睡觉,也得睁着一只眼。最难受的是,每天守着大门,看别人自由进出,自己却不能离开片刻。做门卫的那种孤独,谁能体会得到呢?

    可是,当他亲眼看见了这些,父亲已经不在了。在他即将毕业的那年,父亲因为体弱多病被单位辞退,不久就去世了。

    几年来,每到中秋,老板都亲自来值班,他给门卫买好礼物,让他回家团聚。他是想,每年都要体味一次父亲有过的孤独,也给门卫阖家欢乐的整个夜晚,而不是几分钟。老板还说,他有个遗憾,就是再也无法知道那个送炒菜给父亲的好人是谁。于是,他把自己当成了那个人;把每一任门卫,都当成了自己的父亲。

    原来是这样!曾经,我觉得老板在传达室的那些粗陋的动作,有失优雅。但那以后我却觉得,一个能与门卫促膝谈心、亲如父子的老板,最配优雅二字了。他的优雅,并非来自他的地位、资产、穿着,也不是他的智慧和干练,而是渗入到骨髓的亲情。

    讲完老板的故事,她接着说,她很欣赏一位作家的话:因为我有妻子,所以我爱天下所有的女人;因为我有孩子,所以我爱天下所有的孩子。这句话,多有分量!谁都有父母兄弟姐妹,我们爱他们,何曾不希望,他们也被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爱着呢?

    我说,明白了,如果我不像爱自己的亲人一样去爱别人,像她,像那位老板,他们所拥有的优雅品质,我是根本学不来的。按说,优雅的品质,要用文化去熏陶,用人格做支撑,没想到的是,亲情更能滋养优雅的品质。

是的,我没有当服务员的小妹,也没有当门卫的父亲,可是,我有一位胆小的母亲,所以,当我在街上看到一个老妇人,被一条突然蹿出的小狗吓哭,我没有讥笑她,而是把她揽在怀里安慰;当一个小孩用石头砸路边的泥水,弄脏了我的衣服,我一笑了之,因为我想起我有个同样淘气的儿子,如果他在外闯了祸,你们,可千万别揍他。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7199859/viewspace-87902/,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学习数据库

注册时间:2007-12-11

  • 博文量
    902
  • 访问量
    6552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