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Linux操作系统 > Linux操作系统 > 中国 Linux 面临生死抉择

中国 Linux 面临生死抉择

原创 Linux操作系统 作者:zqf01 时间:2005-09-25 10:05:36 0 删除 编辑
看来linux的日子并不好过![@more@]IDC打开了潘多拉魔盒

  2005 年 8 月,IDC 公司一份关于中国 Linux 服务器市场的报告在业界掀起轩然大波(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 Linux 市场主要体现为服务器市场)。

  这份目前还没有公开的报告显示,从 IBM 中国空降到 Novell 的张先民来势凶猛,上半年不断蚕食昔日龙头老大拓林思中国公司( Turbo Linux )和中科红旗的地盘,在他的率领下,美国 Novell 公司在 2005 年上半年跃居中国 Linux 服务器市场头把交椅,拓林思中国和中科红旗被逼退居其后。

  对于该报告,拓林思中国公司总经理周群和中科红旗代理总裁赵晓亮首先坐不住了。与此同时,业界也开始对 Novell 实施舆论反击。“ Novell 的做法很令人怀疑,他们采取的低价策略让很多人认为这不应当出自跨国公司。”业界对这家美国公司冷嘲热讽,“大家的 Linux 技术都差不多,谁也不比谁强到哪里!”

  不仅 Novell 的定价策略和产品技术受到质疑,其总部经营不佳、是否有实力和诚意投资中国都引起业界质疑。

  不管 Novell 否认的低价策略是真是假,8 月 17 日,该公司董事长 Jack Messman 带领公司几乎所有高层和董事访问中国,在北京亲自宣布了新的对华投资计划以打消业界的疑虑。

  事情并没有结束。据业界传闻,红帽( Red Hat )公司全球总裁接受不了上述调查结果,亲自致信红帽中国总经理陈实过问此事。此后不久,《 IT 时代周刊》发现 IDC 收回了该报告。对此,一位熟悉 IDC 的中方人士私下向本刊记者透露,IDC 总部对这份报告非常敏感,特指定全球主管调查报告的副总裁亲自处理此事。他说:“他们不敢再说了,否则会出人命!”该位中方人士还认为该报告出台可能遥遥无期。

  让人奇怪的是,该报告是 IDC 历史上第一次按季度出的调查报告。更有意思的是,对 Linux 持完全相反态度的微软和 IBM 都已经购买了该报告。

  在引发业界争论的同时,IDC 的报告默默宣告了中国 Linux 国产时代的结束。

  这份生死未卜的调查报告显示,2005 年上半年,Novell 在国内 Linux 服务器端销售收入市场占有率达 32.9%,产品出货量市场占有率达 30%。有业内人士认为,中国 Linux 产业真的“狼来了”。

  2004 年底,世界 Linux 巨头红帽开始进入中国市场,国内厂商并没有因此受到多大的冲击。拓林思的一位高层认为:“陈实还要走一段弯路。”所以,尽管红帽贵为世界 Linux 的老大,但陈实还需要时间熟悉中国市场的游戏规则,尤其是要学会如何处理与政府的关系。

  以前,国内 Linux 厂商一直把持着中国市场的大部分江山。根据 IDC 最近 5 年来的报告显示,中国 Linux 市场一直由拓林思中国公司和中科红旗在争夺服务器和桌面市场头把交椅。但在近期,Novell 改变了这一切。

  业界观察人士认为,市场并不完全按照公司实力划分版图,有时个人的作用能够改变整个形势,Novell 亚太区副总裁张先民就是一例。据了解,尽管作为世界第 2 大 Linux 厂商,Jack Messman 考虑到中国市场盗版猖獗,一度曾考虑放弃中国,但来自 IBM 的张先民游说总部重新改变了对中国的看法。

  Novell 在中国一直没有起色,而且其“投机形象”备受业界非议。张先民怎么有这么大的能力扭转了这一点。张先民何许人也?

决定世界 Linux 生死的幕后操盘手

  张先民出身于在幕后大力支持 Linux 发展的 IBM 公司。业界认为,IBM 对任何 Linux 公司能否成功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当微软从 IBM 手里夺过世界软件业霸主的王座后,很多人以为 IBM 支持 Linux 发展是基于长远战略的考虑,一位资深的 Linux 人士却并不这样认为,他告诉本刊记者:“是在进攻 IBM 已经不能说,他们支持Linux实质是一种防守行为。”他举例说,IBM 的数据库跑在Windows 平台上非常慢,原因很简单,微软也在卖自己的数据库。“这只是一个例子,背后的东西更多。”他意味深长地说。

  事实上,甲骨文公司也是最早大力支持 Linux 的厂商之一,但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后,他们通过并购 Peoplesoft 等商务软件公司,完成了向软件与咨询业产业链上游转移的目标,伴随中间件等技术的不断完善,其不再拘泥于与微软的操作系统平台之争,而将竞争的注意力转向 SAP、IBM 的传统大型商务软件市场,因此甲骨文已慢慢淡化了其与微软的直接交锋和对 Linux 的狂热拥护。

  此外,Sun 也同样是初期开源世界和 Linux 的重要鼓噪者,并提出了“高端 Solaris +低端 Linux”的双层产品计划,可经过一段时期的市场发展,Sun 逐渐认识到 Linux 的异军突起并没有给微软以打击,反而逐步吞噬了包括 Solaris 在内的传统 UNIX 的份额,造成 UNIX 大幅度下滑的尴尬局面。有鉴于此,他们立即与微软达成和解,并马上掉转枪口指向 Linux。但归根结底,Linux 幕后真正的较量者依旧是IBM和微软。

  微软本是 Linux 最大的敌人,以 IBM 为首的 Linux 军团也确实在短期内纠集了大量知名 IT 巨头,发动针对微软的、谋求世界 IT 霸权的“圣战”。一时间,微软风声鹤唳,从盖茨、鲍尔默到微软操作系统部门都“谈 Linux 色变”,而微软虽贵为软件皇帝,但要同时对抗如此多的诸侯,也是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可是,在 IBM 扭亏、甲骨文别恋、Sun 投诚的时候,微软意识到 Linux 并非想象中的可怕,因此也就随即软化了原本对 Linux 恶毒诅咒的强硬态度,发出可与开源世界和解、共存的和平信号。

  而像英特尔、惠普、戴尔和 NEC 等,原本就是微软的忠实伙伴,要么是一同统治世界的坚定战友,要么是跟随微软发家致富的利益同盟,他们表态支持 Linux 无非是希望以此限制微软不断膨胀的市场野心,并在与微软的合作中谋求更多利益。

  如此一来,原本泰坦林立的众神之战,已经蜕变为 IBM 支持的红帽、Novell,与微软支持的 Sun 之间的“代理人”之战,而战争局势也由微软一力对抗整个 IT 世界转变为微软盟军围剿 IBM 与 Linux。

  IBM 在支持 Linux 的时候没有和微软直面交锋,而是躲在幕后积极扶持红帽公司。IBM最初的 Linux 战略是单一支持红帽,但红帽做大后并不甘心扮演“蓝色巨人”的跟班。在 IBM 洞悉此事后,开始转而支持 Novell 收购 SuSE,并力促 Novell 成为世界第 2 大 Linux 厂商,还同时支持拓林思抢占中国高端市场,从而形成商业 Linux 的三驾马车,分别割据北美( 红帽 )、欧洲( SuSE )和亚太(拓林思)。不过,由于在全球范围内与微软竞争需要消耗IBM大量资源,IBM 放弃了 3 家中最弱小的拓林思,改为着重扶持红帽和 Novell,并通过大力推动“开源开放实验室”(以下简称 OSDL )实现间接影响全球 Linux 趋势。这也就是目前 Linux 业界的现状——红帽和 Novell 掌握了世界开源系统市场话语权。

  在中国,以发展 Linux 为契机建立自主信息产业链是中国的 Linux 发展战略。中国 Linux 产业,纠缠着 IBM 和微软的竞争、掺杂着中美贸易的矛盾等多方面的因素,终于走到了和红帽、Novell 同台竞争的十字路口。对此,中国 OSS 开源推进联盟主席陆首群认为:“中国的 Linux 企业个个都很小,要通过国内联合国际,把 Linux 产业做大做强。”

  一直很难做大的 Linux 企业,在境外巨头杀入的时候,往哪里走的发展方向问题迫切地摆在了面前。

中国 Linux 游戏的背后力量

  也就在这个节骨眼上,9 月 7 日,共创开源公司总裁刘明宝正式离职。

  在国内 Linux 企业中,共创开源公司是很小的一家,刘的悄然离职不会引人注意,但知悉内情的业内人士认为,刘明宝此举表明中国 Linux 企业要联合起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联合中国 Linux 厂商的想法业内一直在酝酿,共创开源和拓林思中国公司的合作是第一次尝试。

  中国本土 Linux 厂商主要有中科红旗、拓林思中国、中标软件、共创开源和南京新华等 5 家。在中国开源联盟撮合下,共创开源和拓林思中国开始业务层面的合作。在双方业务合作之前,拓林思中国的控股股东和勤公司和共创开源的控股方首都信息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首信)已经开始了和勤入股共创的谈判。

  谈判没有进行多久即告中断。有业内人士向《 IT 时代周刊》证实,双方关于入股谈判破裂。同时,共创开源接纳和勤入股之事使得北京市政府有关人士不太满意,从而把北京市原本可能投向共创开源的资金转投新华科技。而另有业内人士也一本正经地指出,双方合作困难的背后实际上是北京和上海进行竞争的缘故,远远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Linux 圈子内有一句这样的玩笑:只有国务院总理才能整合几大“部级国产 Linux 厂商”。这确实反映了中国 Linux 企业“各自为政”的现实——中科红旗控股方是中科院的软件所,中标软件的两大股东是中软股份和中电科技,其背后是信息产业部,而原来支持共创开源的是北京市科委。

  值得注意的是,尝试入股收购共创开源的和勤公司是拓林思中国的控股股东,和勤也一直在尝试以资本的力量统一中国 Linux 产业,而和勤背后是具有上海市政府背景的上海联合投资公司(以下简称“上联投”)。同时,中国最大 Linux 公司——中科红旗的大股东中有上海联创,联创的背后也同样有上联投的身影。上联投的深厚政府背景使其有力量完成这种统一,但业内人士认为,上联投的高层可能无心于这种小买卖。

  中科红旗+拓林思中国+共创开源的模式预示着中国 Linux 统一似乎在即,但和勤入股共创开源谈判的失败打破了统一美梦。和勤近来一直在尝试收购多家公司,目的是打造一个软件产业链。最近有消息说,该公司曾计划把拓林思中国与共创开源打包卖给上市公司浙大网新,最后没有成功。一计不成,和勤另辟蹊径,考虑将手中所有 Linux 相关股权进行捆绑,加上其他相关软件业务,以注册公司 Great Linux 的名义在海外资本市场上市,实现资金获益后再行退出。

  打中国 Linux 算盘的不仅仅是和勤,想从中国 Linux 市场分一杯羹的还有南京新华科技。共创开源暂时失去了北京市场扶持之后,北京市新的项目投资全部转向了新华科技的北京分公司,它背后的大老板是香港新华集团主席蔡冠深。但业内都认为蔡氏醉翁之意不在酒。

中国 Linux 产业格局动荡

  尽管中日韩三国在开源,尤其是在 Linux 方面进行合作,由于各自想法和出发点不同,目前进展并不乐观。国内 Linux 厂商都在迷茫中探寻自己的路。

  中国 Linux 市场,目前除了红帽、Novell、拓林思中国之外,还有中科红旗、中标软件、共创开源、南京新华科技等市场参与者,以及 XteamLinux、BluepointLinux(蓝点)、ThizLinux 等业已转向的前 Linux 玩家。虽说每家公司都得到了政府投入的大量资源,可至今未见谁有起色。而在与国际巨头的合作中,中国 Linux 企业有喜也有忧。

  因为市场问题,“世界老大”的红帽和“中国老大”的中科红旗的强强合作已经告吹。据赵晓亮透露,红帽也和红旗谈过合作的可能性,但是红旗的目标不仅仅是国内市场,还有国际市场,而红帽则要求红旗局限于开发中国市场,所以双方合作没有谈成。而据更详细的信息显示,两家强者都好胜,合作卖谁的 Linux,RedHat 还是中科红旗?在争执不下之中谁也不让步,合作自然不能成功。

  与中科红旗远交日韩同行,近攻国内市场不同,实力不亚于中科红旗的中标软件选择了不同的道路。4 月 27 日,中标软件和 Novell 签署战略合作备忘录,正式宣布建立战略合作关系。双方表示,将于 10 月份共同研发产品。

  “世界老二”的 Novell 和“中国老二”的中标软件反倒达成了合作。原因在于,Novell 先于红帽进入中国圈地,力争在与后者的竞争中翻身,摆脱 “世界老二”的尴尬,而中标软件也出于同样目的,力争在与中科红旗的竞争中翻身,摆脱“中国老二”地位。此外,中标软件本身没有什么市场,不必担心被 Novell 要求回避,Novell 也相信中标软件没有要占自己地盘的野心,所以两个“老二”得以合作成功。目前,两家公司还没有确定到底用哪一家的品牌或使用新的品牌,双方强调合作基础在于 Novell 的技术和中标软件的本地市场经验,让人怀疑双方的合作能走更远。

  面临压力的不止中科红旗,拓林思中国、共创开源和红帽都面临着 Novell 的压力。拓林思中国在和勤公司入股后转身一变成为本土企业,但失去了 IBM 的支持也就失去了原来的发展势头。和拓林思合作的共创开源是一家主要依靠政府资金维持的企业,背景、市场远远弱于中科红旗或中标软件,而由于自身战略发展的错误,导致共创开源正在逐步失去赖以生存的重要政府支持。

  远在南京的新华科技从来就被其香港老板当作“试验田”或筹码。蔡冠深试图通过挂Linux 的羊头、卖软件园和外包的狗肉,而现在软件园房地产和外包的利润远大于赔钱的Linux。通过设立南京新华科技得到江苏软件园和软件外包业务,通过投资共创开源(未遂)得到北京软件园和软件外包业务,一直打“擦边球”的新华科技在业界长期为中科红旗等Linux“基本教义派”所诟病和不屑。

  因此,如果红帽慢慢熟悉了中国市场,国内 Linux 厂商的发展希望就更加渺茫。尽管有传言称 Novell 出售了 SuSE,甚至 Novell 也将被收购,但业内人士表示,不管怎样,国际Linux巨头大兵压境,中国 Linux 产业不联合的后果是慢慢消亡,但把几家国内 Linux 厂商统一起来,涉及因素又很多,阻碍很大。

  如果不能合并,中国Linux的出路在哪里呢?
原文出处:
http://info.it.hc360.com/html/001/001/008/107344-5.htm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7110/viewspace-807047/,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上一篇: Google的邪恶指数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 博文量
    52
  • 访问量
    1357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