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应用开发 > IT综合 > Google的邪恶指数

Google的邪恶指数

原创 IT综合 作者:zqf01 时间:2005-09-25 10:02:56 0 删除 编辑

得花点时间转向关心一下IT了

[@more@]  没有任何一个统治者对于独裁的理解,像执政达72年的法兰西国王路易十四这么深刻,“朕即国家”就是他的经典名言。与之相对照的就是中华大一统的秦始皇,由此而衍生中国数千年封建独裁统治。从权力的角度看,五千年人类文明史打碎了留在史册上的,都是民主与独裁的斗争史。


  网络的出现使我们觉得,可能会有一种真正意义上的民主到来,人类将会告别权力的垄断、知识的封闭、信息的人为封锁。迷信网络的人认为,全球化意义上的民主将在这个虚拟世界里出现并进而影响现实世界。但我们也许没有想到,Google的出现一方面给我们带来一把开启信息的钥匙,但更可能带给我们一具独裁的枷锁。它在指引我们找到需要的信息时,也在向我们灌输着经过Google选择的文化、思想与观念,越迷恋Google,就越可能被Google化。所以某种程度上说,Google已经不是单纯的一个搜索引擎,不是一个以商业为目标的公司,而是成为一种文化,一种被越来越多的网民认同的宗教,一个有可能垄断信息并支配信息进而选择性提供信息的精神独裁者。

  
“不要变得邪恶”

  这是Google在上市申请书中的话。Google高尚地承诺:要将世界变得更美好,并遵守它内部的座右铭——“不要变得邪恶”(Don’t be Evil)。应该说这是一个比较奇怪的座右铭,但用在Google身上,却是合理至极。可以看出,Google的创始人拉里和佩奇清醒地认识到了Google需要承担的社会责任。

  Google是互联网的王者,这家公司仅用了6年时间就成为网络世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一个盈利的广告大户,并在大众文化中将自己的名字变成了一个动词。Google的创始人,两位斯坦福大学学生在他们刚过而立之年就成为亿万富翁,他们创造的搜索引擎现在每个月有数亿人使用。Google已将最初的3800万美元投资变成了截至今年3月31日的4.549亿美元现金。该公司资产为10.8亿美元,长期债务仅3820万美元。

  今天,全世界访问量最大的4个网站中,3家采用了Google的搜索技术,80%的互联网搜索是通过Google或使用Google技术的网站完成的。全球网民通过Google可以使用90种以上的语言,搜索60多亿个网页及其网页快照,以及4亿多张图片。

  Google的出现是一种技术的胜利,在Google之前,虽然也有很多搜索引擎,但没有一个做到像Google一样让用户快捷自如地找到需要的信息。所以在不长的时间内Google先后击败雅虎、微软等提供搜索服务的公司迅速成为搜索引擎中的霸主。

  以至于到现在为止,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使用Google,迷恋Google甚至依赖Google。对于习惯使用Google的网民来说,Google已经不是单纯的一种工具了,而是一种网络生存方式,是一种文化方式。想寻找任何事情任何人都可以通过Google来完成,在Google里,人与人的距离,真相与谎言的差别通过鼠标的点击就会实现。所以,在迷信Google的人群里,Google实质已经是一种宗教,一个时时刻刻影响你的思想与生活的窥探者。

  Google实际是互联网的一把钥匙,通过它找到信息与知识的确切位置,但可怕的是这把钥匙却掌握在一个肯定会被商业逐渐腐蚀的公司手里,所以你还敢保证信息的公正与独立吗?

  美国前中情局长胡佛说“秘密就是权力”,而在互联网上,“信息就是权力”,谁掌握了绝对的信息,谁自然就掌握了权力。所以Google才会被人们称为上帝,它会决定让访问者看到什么样的信息,搜索到什么样的页面,更会通过搜索排名决定向访问者提供它所推荐的信息。于是,在这个上帝面前,访问者不可避免地被Google的思想所同构,越依赖Google,被其同构与同化的可能性越大。

  所以,Google才会告诫自己不要变得邪恶,但问题邪恶不是Google自身能控制的。在Google上市之后,日益变得疯狂的资本意志还会允许Google的纯真与美好吗?在实力与资本都得到足够的扩大之后,为了保证自己的竞争力,Google能不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进而形成垄断吗?如果形成垄断,那么Google是不是实质已经成为一个真正的信息独裁者?这个网络里的独裁者怎么能保证自己变得不邪恶?

  
Google会不会变得邪恶?

  对于Google而言,邪恶的目标是尽最大可能赚取最大的利润,变得更贪婪。但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Google将成为虚拟世界里的独裁者,通过控制人们的搜索欲望,来实现权力的分配,来培养和改变人们的思想与文化。

  为了实现利润的最大化,Google的惟一也是必须的办法就是增强实力,实现垄断的可能,而如果其实现垄断则不可避免带来邪恶。绝对的权力肯定会带来邪恶这已经是一个被人类发展所证明的真理。

  Google会不会变得邪恶,这是个问题,谁也不知道它到底会走向哪一个方向。但仔细观察Google所面临的环境,其已经具备了充足的让其邪恶的土壤。

  
土壤之一:Google已经培养并正在培养无数忠诚的信徒

  这是让Google变得邪恶的组织基础。对于这些信奉Google的人来说,Google就是上帝,是互联网上的一切。在全球数亿网民里,Google直接控制的网民数将超过50%,而随着Google的不断强大,搜索功能的不断完善,这一人群的底数还将不断增加。可以肯定地说,在Google上市后的3到5年内,被Google直接控制的人群将接近80%。Google为其提供强大的查寻与目标精确指向功能,而他们将不自觉地向Google出售忠诚与依赖。所以这就为Google传播自己所认可的思想与文化提供了组织基础。

  
土壤之二:为了保持最大的利润,Google不得不增加市场占有率,形成垄断并可能实现信息的独裁

   这其实是Google变得邪恶的生存基础。如果Google没有上市,这个基础实现的可能性会比较低,毕竟这时的公司更多地掌控在创业人的手里,他们不必置身于投资者的监督之下,所有的决策和公司走向都要跟盈利相连。但上市之后,投资者最看重的是Google股票的回报性,在利益面前,Google将不得不提高自己的市场占有率,加强技术,并可能通过一系列的收购来打击和消灭可能的竞争者,尽最大可能实现搜索市场上的垄断。也只有垄断才是利润最大化的保证,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垄断之后自然就会出现信息的控制与独裁。

  
土壤之三:上市之后募集的资金将帮助Google加快垄断的进程

  这是Google实现垄断进而可能变得邪恶的经济基础。保守估计,Google上市后将募集到33亿美元以上的资金。可以肯定的是,这些募集来的资金Google不会放在银行里储存增加利息,而是会用在增加Google功能的相关研发上,更会用在巩固和保持Google搜索引擎的霸主地位上。所以在上市之后,Google可能会掀起一股收购浪潮,进行关联性、发展性的并购,来保障Google的垄断地位,抵抗来自微软、雅虎等公司的竞争。

  
土壤之四:垄断就意味着邪恶的开始

  这是Google变得邪恶的理论基础。在现有的搜索引擎市场上,雅虎、微软等都是Google的强劲对手,但使用者对Google忠诚度与信任度要远远优于这些竞争对手,而随着Google上市后可能将会展开的相关收购与技术上的投入,Google的搜索功能将会进一步得到强大,这不是一个预期而是一个即将到来的现实。这自然会拉大与微软和雅虎的距离,搜索市场上的垄断将不可避免地出现,这也就意味着Google邪恶的开始,互联网历史上的第一个独裁者可能就会降生,而这一切,却是我们每一个网民不自觉地创造出来。

  
土壤之五:Google的搜索技术将在很长一段时间保持领先

  这是Google变得邪恶的技术基础。正常的估计,Google的技术将会领先数年,上市完成资金的募集之后,Google的目标肯定是加强技术上的投入,只有Google领先才会保持Google的市场竞争力。同时在相关收购的配合下,Google可能会不断地消灭其竞争对手,来保持自己的技术领导地位,这将为其形成搜索市场上的垄断打下很好的基础。

  
Google的邪恶指数

  事实上,德国人是比较早的认识到Google的威胁,德国之声去年有一篇文章的标题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那就是《如何应动互联网的“古格尔化”》,“古格尔”是他们对Google的音译,所谓的“古格尔化”实际上是指法西斯化。而随着Google上市消息的抛出,随着IPO日期的临近,这种恐慌开始蔓延和加深,从竞争对手到媒体,从业内到网民,似乎都开始产生了对Google的恐惧,它会不会成为下一个微软。

  客观地说,Google成为下一个微软的可能性非常高,它的经济基础、网民的组织基础、技术基础都非常接近垄断的土壤,上市之后再把利益这个种子埋下去,如果不盛开垄断的鲜花结出邪恶的果实,那才是不现实的。

  其实在几年前,公众面对一个如此强大的Google,已经提出应视Google为公共事业,因为它实际上控制了互联网访问的自然资源。他们认为,Google正在成为互联网的上帝,就像微软成为PC机的上帝。Google可以轻易决定一个网站是否能被别人找到,决定这个网站的访问量,甚至决定着这个网站是否有存在的必要。但这不是Google危害的最大结果,它的最大邪恶可能将表现在对于思想文化的垄断,破坏信息的独立性与公正性等等诸多方面。

  
邪恶之一:形成思想文化上的垄断,进而决定其生存状态

  虽然Google强调自己的信息都是由既定的技术程序实现的,但大多数人在搜寻信息的时候不可能将Google提供的所有信息都翻看一遍,通常情况下都是翻看Google所提供的前几页信息,而这些信息基本上已经满足了访问者的思想文化的知识性需要。所以某种程度上说,越迷恋和依赖Google则不可避免地受Google影响,Google按照自己的意志与价值判断来显示它认为重要的信息。如果这种力量不得到控制,而又没有一个合理的制度来约束Google,那么使用者在使用Google的过程中,每一个搜索其实都是在接受Google文化与价值观的洗礼,时间越长,Google的意志与思想就会自觉不自觉地影响着长期习惯使用Google的人。所以Google很像一个宗教,虽然它没有一个明确的教义,也没有一个显性的宗教原则,但每一个搜索条目其实都在向访问者灌输着Google的价值判断,善恶是非都是在Google的掌握之中,这种无形的意志同化才是最邪恶的,也是最可怕的。

 
邪恶之二:在利益的笼罩下,Google能否保证信息的公正与独立性?

  Google不是一个慈善团体,也不是一个福利性机构,它首先是一个把赢利放在第一位的商业性公司。所以在这种以赤裸裸的商业化为指导的目标面前,Google怎么能保证信息的公正与独立性?Google现在收入的90%来源于搜索广告的收入,虽然Google声称付费广告与独立性的信息是分开的,但仔细观察,这种通过付费产生的商业信息还是紧紧地绑在独立性的信息身上的,而且现在捆绑得越来越严重了。这就会给迷恋并依赖Google的人提出一系列的问题,如何保证你搜寻的信息是非商业化的?如果是商业化的又如何信任信息的公正与独立性?

  更可怕的是,Google的强大可能会出现对于负面信息的屏蔽,这可能就会使真相被埋没,而迷信Google的人将很难及时了解真相。

  
邪恶之三:隐私的侵害与生存的恐慌

  美国人现在越来越感觉到自己的个人隐私正受到威胁,常有人惊叹:“我被Google了!”那种吃惊的语气完全就是“我被跟踪监视了”。

  在台湾,很多人在Google上输入熟人的名字,就可以透视他的高中成绩、联考榜单、大学时在BBS站写的热恋留言、工作时的企划书等。另外,有新闻甚至说Google的过度搜寻,竟然能查出某大网站网友的注册资料,包括身份证字号、电话、职业等等,已然侵犯到网友的隐私领域,引起网友抗议。

  事实上,Google的强大已经不可避免地使你所有透露到网上的信息被记录,只要你留下任何痕迹,Google都会记录,所以在Google面前,你的网上历史没有任何安全的隐私可言,除非你不上网。

  
绝对不能让Google变得强大

  这是应付Google有可能变得独裁与邪恶的惟一办法。Google的垄断不同于微软与英特尔,后两者的垄断虽然危害性也很大,但更集中在经济与市场层面,而Google的垄断形成后,其实质是集中在知识与信息层面,经济只是一个附加物。这种信息的独裁将造成思想与文化上的控制,左右访问者的生存状态,所以Google如果在一段时间内形成垄断,其危险系数更大,其实质是我们人为地创造出一个上帝,并被其不自觉地控制。

  不让Google变得邪恶不要寄希望于Google的管理团队,在利益和权力面前,没有人会拒绝垄断与独裁的。在我们还有选择网络民主的机会时,在还没有养成Google的习惯时,尽量中立性地使用Google,不给Google的强大创造机会,扶持和帮助其竞争对手的成长,只有雅虎、微软、百度等搜索引擎的成长,才可能打破Google信息垄断的独裁统治。也只有在Google不断努力变得强大的过程中,所有的网民才可能得到其所提供的最好服务。

  搜索引擎是互联网智慧的钥匙,对于所有网民来说,这把钥匙绝对不能掌握在某一个人的手里,就是上帝也不行,只有这样,才会保障信息的独立与公正性。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7110/viewspace-807046/,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 博文量
    53
  • 访问量
    1357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