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IT职业 > IT生活 > 社会充杂着一鼓暗藏的灵气,中国正在孕育着一代圣人——大思想家!

社会充杂着一鼓暗藏的灵气,中国正在孕育着一代圣人——大思想家!

原创 IT生活 作者:zqf01 时间:2005-06-30 14:57:42 0 删除 编辑
觉得这个人写得有点意思,暂时不发表评论![@more@]

世上之人可分为四类:无私奉献,造福人类,为理想和信仰奋斗终生的是伟人或圣人,他们代表的是道德的最高境界;讲文明,懂礼貌,爱国家,爱亲人,诚实守 信,与人为善,恪守社会公德的是好人;遵纪守法,碌碌无为,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是凡人或庸人;违法乱纪,伤害他人,危害社会的是坏人。可以用法纪、公 德、信仰这三条线来区分这四类人,法纪以下的是坏人,法纪和公德之间的是庸人,公德和信仰之间的是好人,信仰以上的是圣人。

近代我国一直没出一个有影响力的思想家,也就是我们的精神医生。从很多方面去看我们的社会,人民都好像生活在混世之中。没有一条可行的行事指南针,便没有衡量道德准则的标尺。

中国近代的政治经济环境都不足以造就大思想家,从清初到现在,中国的文人只能在政治的缝隙中苟延残喘,没有成长生存的空间。伟大的思想也得有被接受的社会基础,除非改变国民性,大思想家也揪不了中国.

乱世出英雄,人们极度混乱的思想,会引起我的深思。人才有两种,一种是小时候在良好的环境当中陪养出来的,另一种是在强大压力下反弹爆发出来的。比如我,在人民看不到光明的环境下点燃了火光,然而照亮了一个世界!

近来从论坛上面看到很多关于民主的贴子,强烈要求人民放弃传统文化跟思想观念。加入西方民主文明。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我们的国民既不相信传统的道 德精神。又不愿意轻信易接受西方民主思想。然而行成了混世独生的思想观念,人民变的越来越自私,越来越投机取巧。这样下去,未来不容乐观。所以现在中国面 临的最大问题就是给人民一个可行的信抑。

是复兴传统文化还是接受西方文明,成了人民必需选择的问题了!

中国必将再出一代哲人——大思想家!


社会剧变,旧的道德体系已经被打破,新的道德体系却还没有被建立起来,这就是当今中国的现状。

若干年过去了,我们理应挺身而出建设新时代道德体系的思想家们却仍然集体失语...什么时候,能看到他们有所作为呢?还是说,我们要耐心等待我们这个民族的新时期思想家的横空出世?

我们真正需要的是政治的道德化,而不是道德的政治化...这句话,对于当今中国,真是太适用了。

沉积的力量久了,就会爆发。社会充杂着一鼓暗藏的灵气,还在积蓄。

灵气是努火的潜伏,是取代的精神。真正混乱的不是社会,而是我们的信抑我们的思想。
跳过思想看到的是纯洁的事物,没有动机,没有欲,也没有贪婪。就如婴儿取乳,顺其自然。

五千年的自信,积蓄了消沉。二百年了屈辱换来了重生,然而国人的思想并没有集中。有了跟外国列强封建帝王们斗争的经验,国人的思想开始独立。各有 各的见解,各有各的理想。传统我们反了几代人,如今又开始反入浸了。这是好的现象,混乱的环境中也能得到创新动力。才有统一的条件,真正和谐社会是不具备 革新的。

好一个和谐社会,这在几百年前有过。近几个世纪,对中国来说是一种讽刺。如今国家兴旺了,国民对生活的要求却找不准方向。没有信抑跟道德这两个标尺,就永远永不到安宁。又何谈和谐社会?

在现实中我们看到的是小民求生,市民求福,当官的求权力;年轻人求财,中年人永稳,老年人永养等等。这本来是很自然的现象,但由于没了道德跟信抑的衡量,一切都变得过度。

贪婪两字占据了灵魂!

思想,道德无非就是信抑的利诱准则。有信抑的穷人相信来生,有信抑的富人相信可以不死,有信抑的年轻人相信他的未来,有信抑的老人相信他的子孙会比他更好!这些就是所谓的积德,这是一种自我约束。也是自然的规律,谁不按原则办事就会有相对的报应。

在这种各派思想并争的年代,就比如古战国时代。势必要出一代伟人来统一的在这种各派思想并争的年代,就比如古战国时代。势必要出一代伟人来统一的.

中国正在孕育着一代圣人——大思想家!

目前中国社会领域影响最大且将长期起作用的问题有三个:就业、收入差距和社会保障。

就业是个人和家庭谋生的基本手段,也有利于防止个人游离于社会之外。必要的收入差距可以提高微观组织的运行效率,收入差距过大则不仅违反公平原 则,而且使部分社会成员的生活陷入困境。现代市场经济条件下,社会保障体系是维护社会公正、缓解社会矛盾的重要措施和最后一道防线。

“弱势群体”是近几年出现的一个新名词,它与“精英阶层”相对应,这两类人群不单是社会地位、政治权利、话语权不同,关键是持有的财富有着天壤之别。

仅仅从现象来看,可以说,当前是我国各类社会矛盾比较集中的爆发期。农民失地、城市贫困、劳资纠纷、大学生就业难、群体性上访事件增多、矿难事故频繁、艾滋病发病率上升、毒品泛滥等等。在社会领域存在的种种问题,已经开始影响到经济的健康发展。

中央处理社会问题的方针从“两个确保”,上升到“五个统筹”,继而提出“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其核心是注重经济、社会的协调发展,为缓解各类社会矛盾明确了方向。

社会问题的复杂性在于:任何一个突发事件,都有可能把潜在的社会矛盾引发出来,威胁整个社会的安定。各级政府固然需要建立起自己的危机处理机制,但更重要的是加强调查研究,及早发现问题,防患于未然。

所谓建立危机处理机制,并不是要重新设立一个什么应急事件委员会之类的政府临时机构,而是要明确突发事件情况下,各个政府机构之间的分工、责任和 工作程序,以减少突发事件带来的损失和对经济、社会生活的负面影响。从根本上讲,政府面对突发事件的危机处理能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府常设机构官员的素 质和工作效率。

长远来看,社会的稳定取决于各阶层之间流动机制的畅通。

中国历史上之所以能够维持较长时间的稳定,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教育观念上的平等和“宰相出于青衣”的制度设计。

传统计划经济体制下,虽然户籍制度隔离了城乡居民,但招工、考大学、当兵提干,还是给农村青年开放了一条进城的路。

市场经济本来是强调“机会均等”的,但近年来城市中小学对农民工子女的入学歧视,以及大学以改革的名义大幅度提高学费,则断了农村贫困家庭子女的大学梦,堵塞了正常的社会流动渠道。此类错误政策应当及时纠正。

我们的社会政策应当顺应历史潮流,不要让底层民众丧失改变其子女社会地位的希望。

社会保障制度的确立将大大增加每一个公民的归属感。

为政之要,首在澄清吏治。盘根错节之处,正见刀斧之利。

干部异地任职,这一人才战略给整个政坛带来了一股新风。

调一批立场坚定,既懂经济又有一定工作经历-能力的专业干部到各地任职,是中央领导人的愿望,于是“地方干部支援中央”的异地联动大规模下派干部政策出台。

我们必须继续围绕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建设一个什么样的党和怎样建设党这个基本问题,进一步解决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和领导水平、提高拒腐防变和抵御风险能力这两大历史性课题,全面推进党的建设的新的伟大工程。

努力造就一支高素质的宏大的干部队伍,使他们具有适应时代和形势发展要求的理论、政策、知识、工作水平,具有驾驭市场经济的能力、按照科学规律办事的能力,掌握科学的领导方式和方法。全面推进党的建设的新的伟大工程。

淮南--安徽--中部要积极响应中央 这一人才战略,创建[淮南--安徽--中部--江淮流域-各级地方政府联合共同体]。为党和国家培训-输送大批的精英和干部。

引用一班能人正人,培养一大批好官好才,以为种子;把淮南-安徽建设成为一个向全社会输送骨干的人才基地,不多年世风吏治必改铉更张,大宜人心。

整顿江淮流域世风吏治,并以此为依托之地,造成一个好风气,渐次推广到全国去,造成一种形式,酿就一种气氛;天地为之应,举世为之和;开创人类社会五千年未有之格局。整个国家必将治理成为一个人心端正,风俗醇厚,四海升平,文明昌盛的盛世景观。

在干部人事方面,中央对地方的控制主要是建立在党管干部的基础之上,即中央通过各级党委、党组控制各级各类干部,形成了一个层层控制、巨细无遗的干部人事控制网。

改革不能只局限在经济领域,在一个曾经如此中央集权的、中央计划经济的国家,经济改革的内涵是非常复杂的,它必然伸向不同方向包括政治。

政治改革它一定影响了人们的生活方式,一定会影响家庭、父母对孩子的态度、新一代对世界的态度,这些东西都是会变化的。

在经济权力下放和市场化的过程中,地方政府的合法性基础也发生了相应的变化。在中央集权的计划经济模式下,虽然按照法律规定,党政领导人是由地方民主选举产生,但在实际运作中,省级党政领导人要经中共中央书记处的提名,并经中央政治局同意,才能当选。

没有中央政治局的同意和认可,就不可能作为候选人提到人民代表大会或党代表大会的主席团上。省一级其他主要干部,也要经中共中央书记处的批准后任 命或当选。在省一级以下的地市县,中共的省委书记、省委常委则严格控制着主要干部的提名或任命。这样,地方政府干部要坐稳位子,并有望升迁,只要对中央表 示忠诚,严格执行中央政策即可。

中央控制地方,地方控制社会,主要通过意识形态、个人崇拜和政治控制。

“土皇帝”,说的话就是“圣旨”,这种没有限度的权利是十分可怕的.

“官商勾结”和“羽翼”的建立,体现了我国干部权利上存在的致命缺陷——地方党委权利过大.

我国司法制度虽然说“司法独立”,法院院长和检察院院长是人大“选”出来的,但是,他们的提名却由党政“一把手”操办,这使“司法独立”成为一句空话,监督当然行不成。

当务之急,是将司法机构将“向上级党委负责”变成向“上级司法机关负责”。法官的素质也是十分重要的。

我提出,将主要由地方党委领导地方各级机构的平行网式管理,变为上级独立机构领导下级机构的垂直线式管理,而最高的各个独立机构,对中共中央负责。

一直以来,我们一直在不知不觉中“顺应潮流”“与世界接轨”,下放了中央集权给了地方党委和政府很大空间。

这种制度虽然看似“进步”,却是建立在西方多党,全民普选,司法独立的基础上的,在现在看来,中国有中国自己的特色,对于这样一个一党制的国家, 地方权利过分下放,很容易引起地方党委一把手行成“关系网”,也造就了一个个“土皇帝”,惟有加强中央集权,彻底限制地方党委对要害部门的任用权,打碎地 方党委对于司法机关的渗透和干预,才能稳固民心,顺应民意,让贪婪者没有可称之机。

只有地方基层党委无限的权利受到控制,腐败才能从根本解决。

“中国已经进入了一个利益分化的时代”,不同阶层、集团都有自己不同的利益,甚至是相互突的利益,都希望对政策制定产生有利于自己的影响。

地方利益再加上和地方利益高度关联的集团利益,使得地方政府必然与中央进行一番“非合作博弈”,除非这种博弈结果威胁到自身的乌纱帽。

中国要建立和谐社会,首要的任务就是要实行政治体制改革。

政治体制改革的方向就是要整合.

我相信,历史轮回,总有我们重新引领世界的一天,儒家思想的大同社会,必定可以实现!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7110/viewspace-801374/,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 博文量
    52
  • 访问量
    1357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