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数据库 > 国内数据库 > 理想汽车IPO,与特斯拉之间还差了20个蔚来

理想汽车IPO,与特斯拉之间还差了20个蔚来

原创 国内数据库 作者:观点财经 时间:2020-07-27 11:30:33 0 删除 编辑

跟特斯拉和蔚来汽车一样,理想汽车刚量产交付仅半年就开启了IPO进程。

日前,理想汽车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招股书,计划在纳斯达克上市。
文件内容显示,理想汽车的上市股票代码为“LI”,融资目标为1亿美元,此次IPO的承销商包括高盛、摩根士丹利、瑞银、中金等知名机构。

申请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这开启了理想汽车的又一个新理想。

对于募集到的资金,理想将主要用于三个方面,包括新产品研发;进一步开发包括生产设备在内的资本支出;以及一般企业用途和运营资本。

若此次上市成功,理想汽车将成为继蔚来汽车之后第二家登陆美股的中国造车新势力企业。

两年亏损40亿,获美团王兴重仓

资料显示,理想汽车成立于2015年,前身为车和家,由李想创办;2019年6月更名为理想汽车,2019年11月开始量产首款车型理想ONE。

李想是汽车和技术领域连续创业者,先后创立“泡泡网”和垂直服务网站“汽车之家”,被称为是80后创业者中的佼佼者。

不过虽然有成功的创业和管理经验,但是面对“造车”这一烧钱的赛道时,李想和理想汽车仍有不少挑战,首当其冲的就是资金压力。

招股书显示,理想汽车2018年、2019年、2020年Q1总收入分别为0元、2.84亿元、8.5亿元(人民币,下同);净亏损分别为15.32亿元、24.38亿元、7700万元。

数据来源:招股书

粗略估算,理想汽车两年多时间里净亏损超过40亿元人民币。截至2020年3月31日,理想汽车持有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为10.5亿元。

尽管手握十亿现金,但对于烧钱的造车业来说可能也是杯水车薪。

事实上,资金问题不止困扰理想汽车一家,同为造车新势力的蔚来、小鹏汽车也一直大喊缺钱。

蔚来财报显示,2019年公司营收78.25亿,归母净利润-114.1亿,尚处在亏损中。

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在谈及李想、何小鹏和李斌时曾表示,他们三位是因为做车,把自己从财务自由弄到财务不自由的家伙。

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更是发微博调侃自己和李斌、李想是“三个苦逼”。

左起何小鹏、李斌、李想,图片来源:何小鹏微博

巨大的资金需求,或许是理想汽车寻求赴美上市的重要原因之一。

资料显示,在上市前,理想汽车已经完成了含天使轮在内的8轮融资,投资人名单中不乏梅花创投、元璟资本、明势资本、利欧集团、华兴新经济基金、深圳成弘资产、源码资本、蓝驰创投、山行资本、Star VC、经纬中国、中金资本等知名投资机构。

值得注意的是理想汽车背后还有互联网巨头美团和王兴的大力扶持。

在理想汽车最新的两轮融资中都有美团和王兴的身影。

C轮融资王兴个人出资近3亿美元领投;

D轮融资美团又领投5亿美元。

两次投资加起来,超过人民币55亿元。

除了重金加持,王兴多次为理想汽车站台。在今年初,王兴曾发文称中国车企已形成“3+3+3+3”格局,在他的判断里,3家能够活下来的造车新势力即理想、蔚来和小鹏。

今年5月,王兴还正式成为理想ONE车主,并在饭否中表示“终于喜提一辆理想ONE,可以顶替原有的沃尔沃XC90和特斯拉Model S了。”随后,王兴又表示“自己的父亲也要把奔驰S换成理想ONE。”

不仅如此,即将退休的美团高级副总裁王慧文称自己试驾完理想ONE后打算把家里的保时捷Macan处理掉,因为“这车价格只体现在那个车标上”。

理想汽车公布的招股书显示:

当前李想为理想汽车最大自然人股东,持股25.1%,拥有70.3%的投票权;

王兴及美团关联方为理想汽车第二大股东,持股23.5%,拥有9.3%的投票权。

明星创始人掌舵,诸多知名投资机构背书,加上互联网巨头扶持,这些所有的特征似乎都预示着理想汽车未来的成功。但是理想汽车IPO后真的就可以高枕无忧吗?

显然不是,作为一辆汽车,安全和可靠是最重要的标准。

理想汽车表现“不理想”

2018年10月18日理想汽车正式发布首款智能电动车——理想ONE。

2019年12月,打磨了四年的理想汽车开始向用户交付,李想在微博上写道:“2015年7月~2019年12月,四年零五个月。”但是让李想没有预料到的是,理想汽车在交付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里,就被爆出多个问题。

2019年12月11日,一位理想ONE车主发现自己的车辆仪表屏出现“排放系统故障报警”,经调查,是因车内空调系统三通阀自身诊断机制导致的误报警,随后通过OTA升级解决了故障。

紧接着15日,一位车主刚刚提车驶出杭州交付中心上了高速后,在解除自适应巡航的情况下,踩踏电门车辆却无法加速,后经调查是因交付过程中的漏检失误造成,“车辆自身并没有任何质量问题”。

虽然理想汽车的交付比计划推迟了很久,但是产品的打磨似乎还是不够成熟,这些软件、流程上的问题容易解决。可是今年5月7日,有车主反应,自己购买的理想ONE汽车此前在高速上出现了“刹车失灵”的情况,最后仅能通过车辆本身的动能回收将车子慢慢“溜进”服务区。

对此理想汽车发布了一份声明,称该车主遇到的情况是电子刹车助力故障,并非完全的“刹车失灵”。而该问题出现的原因是属于“电子元件偶发通信故障”,只是个案,车主可放心使用,无须担心。

图片来源:理想汽车致歉信

5月8日,湖南长沙一台理想ONE在行驶中发生了前机舱冒烟着火的情况。理想汽车随后在官方微博上称,经过现场检测,车辆电池系统没有出现问题,目前车辆已经移到安全区域进行检测,有后续调查结果会及时发布。
21日,理想汽车公布调查原因,称事故是由于理想工作人员在交付前的整备工程中,不慎将车漆防护垫遗落在前机舱内而导致的意外。

以上事件并不是独立存在的,多起车辆问题后,理想汽车方面也意识到了产品问题的严重性。

理想汽车招股书中提到,产品或车辆存在设计、制造方面的缺陷,导致车辆不能正常运行,这有可能给消费者造成财产损失和人身伤害。

人身安全无小事,现在车上的任何一个小问题,未来都可能发展成一起不可挽回的事故。

除了产品质量问题,理想汽车想要成功上市还需要面对来自增程式混动汽车的质疑声。

增程式混动汽车的里程焦虑

如果大家打开理想汽车官网会发现,在最显眼的位置写着“更自由的智能电动车”,这是理想汽车给自己的定位。

但实际上,理想ONE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纯电动汽车,而是增程式混动汽车。简单来说就是车中加载了燃油发动机,但燃油发动机不能参与车辆驱动,只能用来给电池充电,相当于给电动车增加了一个“充电宝”。

而包括蔚来、小鹏、威马和特斯拉在内的新能源汽车公司均采用纯电模式,理想汽车的这一选择主要和自身发展历史有关。

理想汽车最初的目标是想做家用SEV,但因为监管政策变动,不得不在项目开展两年多后终止,又重新融资研发增程式技术,并逐渐确定了SUV这一车型。

也正是因为耽误的这两年时间,蔚来和小鹏等几家公司已经在纯电领域抢先起跑,理想汽车选择“差异化”的增程式技术是迫不得已。

不同类型新能源车区别

制图:深度观点财经

选择增程式这一路线也进一步增加了理想汽车销售和推广等理想汽车的难度。

据接近理想汽车的业内人士透露,当年李想到处游说融资,绝大多数投资方都表示很看好电动车这个方向,但是一听说是增程式,随即提出了行业发展趋势上的质疑。

李想曾在采访中也坦承,团队花了很多精力去解释什么是增程式,但很多车主、投资人、媒体及相关部门仍不是完全认可这一增程式的说法。

为此,公司决定不再强调这一概念,而统一口径为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

对于理想汽车目前只有一个增程式产品的现状,平安证券也在相关研报中写到,“在行业趋势方面,增程式并非未来发展的主流,随着电池成本的下降和基础设施建设的完善,增程式汽车目前相对于纯电车的续航和成本优势或将不复存在,行业增长空间有限。”

实际上,增程式汽车主要靠燃油充电,虽然燃油利用率有所提高,但本质上还是会排放一定的污染性气体,与大众日益提升的环保理念并不相符。

多个地方和政府也并未把增程式混动汽车作为新能源车型对待,例如北京就把增程式汽车与普通燃油车一视同仁,都需要摇号获得燃油车指标才能上牌。

另一方面,与纯电动车相比混动车型享受的补贴力度较低,2020年政策设置30万元的补贴门槛,这使得补贴后售价32.8万元的理想ONE不能享受补贴,这对于习惯用脚投票的消费者来说,似乎又多了个疏远理想汽车的理由。

上市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招股书中称,理想汽车公布的募资额度为1亿美元,这个数字甚至少于其6月份刚完成的5.5亿美元D轮融资融资,以“造车”烧钱的速度来看,这笔资金锦上添花的意味远大于雪中送炭。

那为什么理想汽车还要选择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市?

外界猜测的原因有二。

一是今年以来以特斯拉为代表的新能源汽车概念股涨势喜人,不排除理想汽车想趁热上市的可能。

二是有观点认为,理想汽车此时闯关IPO可能有投资人套现的考虑,理想如果能借助特斯拉带起的这波趋势上市可以给投资人一个不错“交代”。

无独有偶,国内头部新势力车企中除了早已“上岸”的蔚来,以及提交完招股书的理想汽车,另外两家也在积极接触资本市场。

据媒体报道,今年6月小鹏汽车已经秘密在美递交招股书,最快第三季度完成挂牌上市;而威马车从去年起就不断传出IPO传闻。

有人欢喜自然就有人忧,资料显示今年以来已有多家新能源汽车玩家黯然离场。

4月,赛麟汽车前员工举报公司董事长王晓麟虚假技术出资,骗取国资66亿,公司目前接近停摆状态。

7月初,拜腾汽车宣布正式暂停国内业务,北美和德国的办公室已启动破产保护申请。而博郡、华泰、长江等公司也出现了资金链断裂、停产等问题。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

而在行业洗牌中存活下来的玩家中,理想汽车的交付量并不占优。

从2019年至今年4月底,理想汽车、蔚来、小鹏的交付量分别为7065辆、2.77万辆、1.98万辆,同期特斯拉在中国的交付量已达到6.86万辆。

如果说交付量代表的是过去的成绩,那么研发投入就代表着未来的潜力。

2019年理想汽车研发投入约11.69亿,同期蔚来的研发投入大概是理想汽车的4倍,而特斯拉的研发投入更是接近理想汽车的9倍。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

这样来看,理想汽车作为一家技术驱动型企业,在IPO的路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总结

中金公司称,传统汽车内燃机和变速箱3-5年才会换代一次,即新一代产品优势可以持续几年,而电动车核心部件电池的技术进步更快,可能半年之后就会有明显变化。

如此想来,研发滞后且只有一款车型的理想汽车似乎还没有跟上时代的潮流。

有业内人士指出,增程式混动汽车的主要价值在于解决里程焦虑,但随着电池电量的能量密度大幅提高,电动车技术研发突飞猛进,充电桩加速布局,续航里程短板将逐渐补齐,十年前提出的增程式技术将成为昨日黄花。

当一个行业面临全新的发展赛道,而一家企业却沿着相悖的方向前进,即使是一艘巨轮也会被时代淘汰。

这让我想起了去年11月在国内上映的美国电影《决战中途岛》。有且仅有增程式混动车型的理想汽车就好比是二战时的日本海军。当美国海军疯狂制造航母的时候,日本海军手里只有一艘与时代格格不入的大和号战列舰。

为了制造大和号,日本几乎举全国之力,花了四年时间才成功下水。但可悲的是服役不久就在中途岛战役中沉没,究其原因都是因为对手美国的装备已经升级到了武器更丰富,打法也更灵活的航母和轰炸机。

日本海军用上个时代的战列舰对阵最先进的航母,无疑“螳臂当车”。

就像网友们常说的一句话,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句再见都不会说。

现在依然押注增程式技术的理想汽车会不会成为“大和号”,在事情还没盖棺定论之前无法做评论。

但从已上市的新能源车企股价表现来看,纯电模式显然更受追捧。

今年6月10日晚,特斯拉股价冲破1000美元,以大约1900亿美元的市值超越传统汽车巨头丰田,登上全球车企市值第一名的位置。

截至美国时间7月22日收盘,特斯拉股价1592.33美元/股,总市值约2953亿美元,而其发行价仅为每股17美元,上市十年间涨了超93倍。

最近几个月,蔚来汽车的股价也一路高歌,7月22日收盘价为12.38美元/股,市值约145亿美元,而4月24日收盘价仅的2.94美元/股,三个月里翻了4倍。

按今年6月24日理想汽车完成D轮5.5亿美元时的估值40.5亿美元计算,理想汽车与行业龙头特斯拉之间至少还差了20个蔚来。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69973609/viewspace-2707131/,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有观点、有趣、有深度

注册时间:2020-05-06

  • 博文量
    223
  • 访问量
    82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