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Linux操作系统 > Linux操作系统 > [转载]本土ERP软件的前世今生

[转载]本土ERP软件的前世今生

Linux操作系统 作者:coco1 时间:2014-01-22 11:53:29 0 删除 编辑
本土ERP软件的前世今生

  ——15年的用友与10年的金蝶背后,是中国本土财务软件厂商整体缺钙的缩影

/《知识经济e企业》记者辛云勇

表面上,用友金蝶们又回到了当年的起点。不过,这种戏剧性的回归背后,却是整个本土财务软件其实盛名难符的真实写照。浮华散去后,本土财务软件的再度出发,福兮、祸兮,不可得知。

一.         前财务软件时代

   中国的财务软件起步于1980年代初。当时企业有“甩账之说”,“开源节流”成为那个年代国企改革的核心,如何将财务人员将繁杂的手工记账工作中解脱出来,如何保证财务的规范化和明确化成为当时的一个改革主题。“会计电算化”的潮流趋势已不可阻挡,问题在于如何开发和利用这一工具。早期的财务软件包括后来的商品化通用软件有着浓厚的政府主导色彩。评审与许可证的颁发一度左右了不少企业的命运,而从DOS版到局域网版,再到Windows版以及基于服务器端的网络版的过程中,却有不少企业在夹缝中抓住了某一个改写游戏规则,也改写自身命运的机会。

“许十条”及评审早在1976年,当时在中国人民大学和财政科学研究院任教的王景新便率先提出将电子计算机技术用于财会工作,实现我国财会数据处理电算化的构想,并开始致力于建立电算化软件的模型。1979年,财政部拨款500万元在长春一汽试点开发应用财务软件,其后一直到1988年这10多年时间里,国内不少企事业单位都自行开发设计专用的财务软件,这一段时期属于我国财务软件的“定制时代”,也被人称为“萌芽期”。这里不得不说一个叫许建刚的人。当时的财政部为了“会计电算化”,专门开设了一个财务电算化硕士班。徐少春(金蝶创始人及现任总裁)、严绍业(安易主要创始人,现任用友副总裁)和许建刚是同学,也是第一期学员。许建刚分配到财政部会计司主抓会计电算化。由于各单位定制的财务软件一般是计算机专家和财务人员协作和相互妥协的个性化软件,很难形成批量销售的产品,1985年前后的第一波财务软件潮并不成功。而定制的财务软件开发周期长、成本高、软件质量参差不齐、维护困难。会计电算化的推广工作急需通用化的软件产品来支持,于是,作为财政部会计司电算化处处长的许建刚等人首先面临着扶持我国通用财务软件发展起来的任务。这时候,民间也有很多声音呼吁财务软件的“专业化、通用化和商品化”。作为政府方面的代表,许建刚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起草通用软件标准,在这个标准下搞评审。

1989年,财政部颁布了中国第一个会计电算化管理办法《会计核算软件管理的几项规定》,提出了对财务软件的“十条基本要求”,这也就是后来在业内广为流传的“许十条”。规定同时提出实行商品化会计核算软件评审制度,“许十条”即作为评审标准。商品化的通用财务软件解决了“定制时代”软件存在的一些问题。由于有“评审”这道门槛,避免了重复开发和粗制滥造的软件进入市场,也给市场立了一个规矩,对日后中国财务软件的发展意义重大。“许十条”直接导致了商品化通用软件的成型。1989年,清华大学璞群教授和中国人民大学王景新教授研究开发的中国第一款财务软件——“先锋通用财务系统”通过财政部的评审,在其后的短短几个月内销售量急剧增长。

二.         用友初创

19888月,在吉林市召开的“首届会计电算化学术研讨会”会场里,有一个24岁的青年,叫王文京,此时是国务院机关事物管理局的一个普通干部。他正在聚精会神的听着王景新教授关于“在我国开发并推广通用化、商品化财务软件”的主题发言。平时话不多的王文京在会后的讨论中也没怎么发言,不过心里却已经有了一个想法,而且为此感到激动又兴奋。这时,王文京跟他的同事兼舍友苏启强正在做中央国家机关行政会计电算化的实施工作。他们同中软公司一道,为自己的单位开发过一套初级的财务软件,主要是计算员工工资、办公费、出差费等等。吉林会议后不久,王文京对他的想法已经有个成型的考虑。于是,拉着苏启强一块辞掉了当时让不少人羡慕不已的国家机关工作,跑到了同年成立的北京中关村试验区,向最早的一个用户借了5万块钱,买了一台长城0520DH,注册了“用友财务软件服务社”,也就是用友的前身。王文京做了服务社的经理,既跑业务也做开发,苏启强更多时间在开发上面。由于有在国务院机关的工作背景,王、苏两人对机关部门的会计电算化需求了如指掌。所以,开始的客户多为“关系户”。不久,吴铁也辞掉财政部的工作跟着王文京和苏启强一快干了起来,还拉进了他同在财政部的同学郭新平。1990年,服务社改成有限责任公司,用友财务软件顺利通过财政部评审。这一年夏天,用友办了第一期代理培训班。吴铁一手把代理制建立了起来,为用友的营销网络建设奠定了基础,也为1991年用友财务软件冲到中国市场第一并长居此位立下了汗马功劳。从此,用友经过创业期开始快速发展起来,王文京也换掉了以前跑单的自行车,买了车,像个名副其实的总经理。开始创业的五个人中苏启强与吴铁走得越来越近,而郭新平、吴政平则成了王文京的人。

1993年,王文京在中国跑了很多地方,目的是想给用友也来个“多元化”,但谨慎的王发现这对用友来说并不是件好事。用友再回到专注软件产品上来的时候,王文京跟苏启强的矛盾就开始激化了,并分别代表着郭新平、吴铁等人。苏启强和吴铁在业务方向上认准了软件销售平台,在别的方面是否跟王文京等人有分歧我们不得而知,苏、王等人也一直对此讳莫如深。在用友拗不过王文京的苏启强带着吴铁以一种外人看来很和平的方式离开了用友,这是1994年间,与王、苏两人筹办用友时距离6年多的时间。与王文京“分手”之后的苏启强跟吴铁建起了他们的软件销售平台——连邦软件,但跟用友仍旧有点若即若离的关系,包括后来出任上市后的用友独立董事。第一次改写游戏规则的力量其实在苏启强和吴铁离开用友之前,用友就有四个副总在1992年的时候集体出走。其中就有薛峰和岳新,而这仅仅是薛峰在用友的第一次出走。

1992年的先锋软件在用友等后来者的打压以及自身体制等问题困扰下开始萧条下去,用友已开始成为这一行业的领跑者。薛峰和岳新这次出去做了金蜘蛛,抢在用友之前发布了中国第一个局域网络财务软件。金蜘蛛当时的典型用户是中央电视台,而且是从用友等公司手中抢下来的单子。签约的时候场面很壮观,这对用友无疑是沉重一击。金蜘蛛利用这一款局域网络财务软件迅速发展起来,也改变了当时的游戏规则,把其他同行搞得很被动。尤其对于用友来说,当时的艰苦程度恐怕比用友之后的任何一个低潮期都大,金蜘蛛足足威胁了用友一段时间。之后的金蜘蛛由于遭遇资金及人事变动等问题,并没有趁着风头狂奔下去。撑不下去的薛峰1995年又回到了用友,这一呆就是5年时间,负责用友的产品设计和研发工作,又做回到了副总的位子,也拿到了股份,做了董事。

2000年的时候,薛峰再度离开用友,出去做了TurboCRMCEO,不过并没有做多长时间,之后再次回到用友。不过有意思的是,2003年初,薛峰三出用友,下落很多人都说不清楚。

三.         Windows平台促金蝶扩张

1991年是徐少春创业的第一年,也是王文京将用友软件服务社改成有限责任公司的第二年。两个人先前应该认识,但这时候一个在深圳,一个在北京。王文京也可能没想到徐少春会成为他日后一个难缠的挑战者。

1992年,徐少春独立开发的“爱普财务软件”V1.0版通过了深圳市财政局评审。以此为契机,1993年,徐少春先生与美籍华人赵西燕女士合资成立金蝶软件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但这时候的金蝶还仅仅是一个在深圳区域不起眼的普通企业,金蝶财务软件也跟其他所有市面上的同类软件一样为DOS版。

1996年,中国的财务软件市场被王文京的用友,严绍业的安易以及杨英选的万能等公司占领着。金蝶要走出深圳,并不容易。这时候计算机平台已出现DOSWindows过渡的趋势,而用友等这些大公司的客户都应用在DOS平台下,要变化并不容易。一些小的财务软件公司开始开发基于Windows平台的财务软件,借此希望打破市场格局。

虽然金蝶在小蜜蜂及金算盘之后开发出Windows财务软件,但赶在了用友、安易等几家公司前面。素来以激情著称的徐少春此时已放眼全国,借助Windows32平台软件,一开始就直指用友,喊出了“北用友、南金蝶”的口号,在市场宣传上将自己放在了与用友平起平坐的位置上。除此之外,在开发理念、开发方向上金蝶也是亦步亦趋的跟着用友脚步,再找机会来个标新立异,获取市场关注,在财务软件市场成为后起之秀。金蝶快速的市场扩张对用友构成了很大威胁。金蝶采用各种手段促销,迅速扩大市场份额及市场影响力并超过安易、万能成为用友在财务软件市场上的最强劲对手,也从此开始了中国企业应用软件市场上,长时间的用友、金蝶之争局面。

浪潮国强从服务器突围现在ERP软件市场占有一定份额的浪潮通软,在2001年之前更应该叫“浪潮国强”。虽然公司名字一直是浪潮通软,但由于“浪潮国强”软件在国内财务市场上比较知名,浪潮通软反而在外界变得无人知道了。在2001年之前的一段时间,浪潮国强一直紧跟用友、金蝶之后,排在中国财务软件市场第三位。而浪潮国强能够起身,跟它率先推出基于客户端和服务器端的财务软件,从而第三次改写财务市场游戏规则,打破原有格局不无关系。当然,这跟它的母公司浪潮集团是中国最早做服务器的厂商也有很大关系。至此,中国的财务软件经历了DOS版到Windows版,再到网络版的三大跨步。

许可证主导行业变数在首届全国电算化成果展示会上,从重庆赶到北京参展的金算盘是现场唯一一家推出基于Windows平台的财务软件公司。当时引起了较大轰动,包括用友在内的不少国内强势同行都纷纷到金算盘展台“刺探军情”,现场的经销商和客户也对金算盘表示了浓厚兴趣。不过,遗憾的是,金算盘并没有象金蝶那样借此一炮打响。很关键的一点,就在于此时金算盘没有取得全国性财务软件的牌照,没有全国销售的许可证。从1989年之后的10多年时间里,等待政府发牌成为财务软件市场的最大变数。整个财务软件行业除了少数几个公司外都是以无牌照生存的状态在发展,不少财务软件在没取得财政部的认可前,甚至玩起了文字游戏:“本财务软件通过财政部门的认可。”这里的财政部门指的是地方财政局。用友、安易和万能包括后来的金蝶能够在全国铺开摊子,主导这个市场多年,很大程度上跟它们较早取得全国性牌照有关。直到199710月,金算盘才有合法的全国性销售的资格。金算盘也随之如一脱缰野马,窜上市场前台,成为中国财务软件几大力量之一。

四.         ERP游戏

进入1990年代后期,关于中国企业在WTO时代的宿命问题成为一时讨论热点。互联网的兴起带来了信息应用和传播的高速度,企业经营如果跟不上这个步伐,在这种内外交困的环境下生存很难想象。也就在这个时候,国外一些关于企业变革的理论开始在中国流行。当企业管理革命,企业再造和企业成长成为一个潮流的时候,以前那种企业应用的核算型及会计型财务软件就开始落伍,聪明的财务软件厂商开始自我炒作ERP概念。

财务诸侯变身管理事实上,ERP脱胎于制造业的MRPΠ。中国MRPΠ早在90年代初就有利玛、开思等公司在做,中国的ERP概念也是由汉普等一些有管理背景的公司及国外的一些管理系统公司如四班、SAP等率先提出的。

1998626日,中国软件行业协会财务及企业管理软件分会在北京奥林匹克饭店宣布成立。几乎与此同时,国内的财务软件厂商开始狂炒ERP概念。各大财务软件厂商如一阵风刮过,纷纷提出向企业管理软件转型。用友推出UFERP系列软件,金蝶随即拿出K/3ERP,随后和佳的加入更是让ERP概念纷纭繁杂,以至让国内不少人都误以为ERP由财务软件而来。这一年,ERP在中国也真正开始流行。

2000年元旦,一向被认为稳重过头的王文京在用友晚会上发表了激情洋溢的讲话,提出“全面升级、扩张发展”的企业战略,并为用友要主推的ERP产品NC专门成立一个事业部。同年,徐少春开始调整金蝶内部机构,成立了专项K/3事业部,大举招募网络管理软件人才,成立了产品实验室,把研究方向定位在ERP的研究与开发上。也在这一年,SAP中国开始赢利。以SAPOracle为首的国际管理软件公司在第一轮的ERP炒作中并没有参与进来,却成了最大赢家。SAP前几年苦心培育中国市场,ERP的概念并不为多少人了解,经过国内财务软件厂商热炒后,ERP市场已开始成型。到2002年,中国ERP软件市场已经形成了泾渭分明的两大阵营:以SAP为首的国际管理软件巨头和以用友、金蝶为首的本土软件厂商之间的竞争日趋激烈。用友、金蝶等本土厂商借助其原有的财务软件渠道及客户基础,在ERP中低端市场占有一定优势。不过,高端市场的切入一直是个问题。

五.         合纵连横

2000年,金算盘让出51%的股份换取东软2000万的投资;2001年末,金蝶从TCL手中获得开思控股权;2002年,关于用友并购安易的说法在业界流传,终于在2002年末2003年初成立了用友安易公司,主打电子政务;20033月份,东软金算盘将万能收入囊中……短短几年,国内财务背景的管理软件厂商进行了一系列的整合运动,本土的几个行业巨头已开始浮出水面。用友、金蝶同在2001年上市成功,两者争斗也从财务软件时代走到了管理软件阶段,且愈演愈烈,而两者相同的最大对手都是SAPORACLE等国际管理软件企业。要在高端取胜成为用友、金蝶等国内厂商一时的急切心理。而在这之前,淡化自身财务软件出身背景,努力向管理软件厂商全面转型成为众多国内厂商的潮流性选择。

20024月,用友开出500万年薪将何经华空降到用友,当时的热闹相信现在不少人还记忆犹新。作为职业经理人的何经华来到用友,主要是为完成王文京将用友从财务软件向管理软件转型的愿望;同年,金蝶推出以客户为中心、创造价值型客户的计划――“东方明珠”计划,并评选出金蝶K/3ERP系统获得成功的首批25家杰出明珠企业和75家优秀明珠企业,声势之大被炒为“中国企业信息化的奥斯卡颁奖典礼”!总之,2002年第一季度,两家厂商借助资本力量完成了产品的规划,对外宣称完全具备了ERP的资格之后,两家厂商都有自己的小算盘,ERP生产制造模块的销售远非财务软件模块来钱快,在财务领域游刃有余的南北双雄虽坐上“生产制造”这顶花轿,却还有些不适应。国内众多相关媒体及机构也看出了用友、金蝶等厂商的这一心理,专门搞起了针对这些厂商的评选、颁奖等活动,以托起它们在“生产制造”方面的权威。一时间ERP市场进入难以控制的混乱局面。

六.         疯狂概念年

20006月,东软金算盘在业界发布了中国第一个管理软件平台“金算盘VP”及中国的第一个基于平台产品应用的VP.ERPVP.DRPVP.CRM等。随后,平台概念大行其道,冒出了思维加速等意在借此打破业界格局的平台厂商。这一波概念风还未消停,金蝶在2003年上半年抛出“ERP已是明日黄花”的论调,博科、新中大等厂商也相继提出“开启ERPII时代”、“URP,终结ERP”等惊人观点。随即,用友、神州数码、北京机械工业自动化研究所等也旗帜鲜明地亮出“实现RTE的核心就是ERP”、“ERP不会过时”和“都是名字惹的祸”等观点,针锋相对。一时间,关于“ERP是否过时”的讨论纷纷展开,掀起了关于ERP概念炒作的第二个高潮,甚至有点疯狂的味道。而国内厂商指向的目标——SAPORACLE等厂商却在一旁冷眼观望,这让金蝶等始作俑者有点阵脚发乱。此后不久,这场概念战也不了了之。

七.         后财务软件回归纪年

    根据财政部早前提供的一项统计,目前中国尚有80%的企事业单位未实现财务电算化。这意味着,中国大约有近1000万的企事业单位有着最原始的财务软件需求。经过近5年的ERP概念大把玩后,用友、金蝶等国内厂商回头看看,发现ERP市场并不是这么好做。用友虽然宣称了它的U8NC不少成功案例,但据说如果按照严格标准来算,NC几乎没有成功的单子。对财务软件的长期忽略,甚至不愿谈起自己的财务出身,这是用友、金蝶等厂商过去几年的流行态度。而2003年下半年的种种迹象表明,至少用友、金蝶这两家厂商开始重新把眼光投向财务软件市场。

200388日,在庆贺金蝶国际软件公司成立10周年之际,众多嘉宾又看到了1996年中国会计界泰斗杨纪婉的题词——“帐海无边,金蝶是岸”;在金蝶庆祝10周年晚会的次日,金蝶总裁徐少春、高级副总裁金卓君等召开了一个主旨在于讨论集团财务的论坛,而不是众人意料中的与cio对话。

   10多天过后的826日,用友宣布将借助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公司HyperionBPM(商业绩效管理)平台,推出自己的用友BPM1.0。而创立不到10年的Hyperion公司就是凭借不断加强的BPM能力,从而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财务软件商,年销售额超过5亿美元。值得一提的是,Hyperion还是金蝶的合作伙伴,且跟金蝶的合作早用友一年。王文京、徐少春等人也不再讳言各自要在财务软件上加大力度的打算,如何将自己的老本行深入发展下去已成为用友、金蝶等厂商的下一步重要计划。而就目前的国内企业现状来说,绝大多数已经拥有了核心会计系统。其面临的主要挑战在于为财务部门以外的运营层和战略层用户提供来自预算、规划、预测、报表合并、综合打分和业务建模等全方位的扩展能力。也就是说,国内企业的财务体系必须加强对决策能力的支持。用友跟金蝶已没有多少时间停留在“RTE(实时企业)”、“超越ERP”等空泛概念上争吵,是否能真正提高对企业新型财务体系和全面绩效管理等真正价值点的理解和掌握,成为这一次“回归财务软件”能否成功的关键。

转自 http://bbs.vsharing.com/Article.aspx?aid=567296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69143/viewspace-1073833/,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注册时间:2013-03-06

  • 博文量
    152
  • 访问量
    208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