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Linux操作系统 > Linux操作系统 > 不惑的雨韵

不惑的雨韵

原创 Linux操作系统 作者:Franks 时间:2019-07-12 22:48:05 0 删除 编辑
   雨脚还没有来,雾总是先行的,看得见,摸不着,但是感觉得到,触肌似有微凉。走在山路,听到风掌拍打树叶的哗哗声,牛铃的叮当声,迎向前去,就与山雨碰头了。怕山雨的纠缠,躲进叶茂荫浓,却拦不住雨水顺着叶面,一匹滴下一匹的来叩击听觉;冷眼看树外的空间,雨势时骤时疏,雨雾时浓时淡,一幅朦胧透出的水墨韵味,使人无由地多了几分感受。

  寂寞了一些时日的伞花开放着,五颜六色的,惊鸿一瞥就擦肩而过,一股好闻的青春气息,在山路漫开,凭你头颅生满白草,受了那份年轻的感染,心境也要生机盎然。古往今来,雨落乡间润万物,旧雨新雨无别致,只是对雨声的感受会因人因时因境因情各异而已。杜甫的雨是一种精灵,“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而南宋词入蒋捷的雨却是人生的况味,少年、壮年、老年别有感受。“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燕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律动的雨韵,总是把诗人词人的心境浇得湿漉漉的,而所有与雨有关的诗词,又是如此耐人咀嚼。

  牧笛骑牛穿细雨是一页乡间的记忆,夹在人生这部大书中。难忘是在一顶洇湿的竹笠下,蹲着钓一溪响泉,鱼与卵石的倾诉沿细长的雨声隐若浮起,在水面开成一朵一朵心跳,与万物的放音融为一种和谐的天籁,俨然是一支乡谣俚曲。但年少感悟肤浅,听着溪水在脚下哗哗地不间断地流动,雨水在头上滴沥,总有一种说不清的激动。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山雨的性格有时真让人捉摸不定。在溪畔的阡陌,年轻的母亲定是看望外婆归来,在雨脚轻轻远去的正午,把开着的红伞放在脚边,坐在路旁的岩石上,松开绣花背带,将啼哭的宝宝从背上揽到胸前,然后撩起衣服,把丰腴的乳峰和粉红的乳头凑向儿子的小嘴。儿子咂摸有声地吮着、吸着,睁开眼睛望一眼母亲,笑了,虽然脸庞还残留着泪水。年轻的母亲读着这爱情的结晶,从布袋里摸出一块花手帕,轻轻给儿子拭去泪水,脸上也漾起满足的笑意。在黔东南的乡间,这样的景致很是寻常,在我心中却是一首人性的抒情诗。

  栖居都市多年,童年乡间的雨韵在意识里逐渐地淡去,物质的丰富使得精神空虚起来。那空虚是一份寂寞,寂寞就好像一间空屋。于是渐渐地生出一种怀想和眷恋———属于乡间,属于风,属于雨,属于雷电的东西。说来却也好笑,旧时经常与共风雨雷电,享大自然的赐予却不知为福。当你懂得,却又不能与共了,仿佛上帝在有意地捉弄人。细细咂摸,似又十分耐人况味。其实世间万物皆有定数,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有雨无雨又如何,总是难得圆满。不居闹市,不住高楼大厦,离土地近一些,离大自然近一些,那种“大珠小珠落玉盘,嘈嘈切切错杂弹”的雨韵,在你的听觉就会化作一种天籁,抑或一涧瘦泉。静心宁神地倾听,不啻是一种陶冶,一种享受。

  人生世间,争名夺利,尔虞我诈,忙忙碌碌,或辉煌,或失落,弄得心情郁闷,思想烦乱,心灵疲惫,感情冷漠,其实是人类自己在折腾自己。有意或偷闲来审视和谛听淅沥的雨声,可以说是一种休息,一种调节,它会使你在享受那种生命律动的同时,心灵获得极大的审美愉悦;消去你的郁闷、烦乱、疲惫和冷漠,寻回一串不识愁滋味的日子。

  说是黄钟大吕也罢,说是乡谣俚曲也罢,听雨,长歌短调总关情,感悟似又别有韵致。若你有此闲心,不妨也来听一回雨,品一下心情,你也许就会获得与我相同的感受了。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6387/viewspace-166435/,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上一篇: 没有了~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注册时间:2002-02-05

  • 博文量
    10
  • 访问量
    74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