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Linux操作系统 > Linux操作系统 > 黑灰色的噩梦。

黑灰色的噩梦。

原创 Linux操作系统 作者:Sweet Rain 时间:2009-09-21 13:18:15 0 删除 编辑

开车攀沿着走上绝路。 

 

一个人渺小地面对着 

那山峰  被雕成史诗般宏大的五重门 

有四道呈岩石的自然灰色,惟有第四道是浅泥土色 

他们高耸着与灰色的云天相接。 

第二层有一处鲜艳的红白相间的象形符号 

让我迷惑此处到底是因防御还是为祭祀而修建 

。。  

 

风雪交加,长途跋涉 

沿山脚下一条路走在一队人的前面 

不远处一座灰色的石桥 

桥下黑色的河流 

向左一直蜿蜒到远处一座灰色村庄的上方 

向右河畔矗立着一座漆黑的石山 光滑突兀 

此时,一个骑自行车的人从后面超越我们先上了石桥 

行至中央 

黑山顶突然出现一个黑影样的人,架起了冷兵器时代的礮 

对准桥的侧面, 

一只巨大的上了浅土色釉的陶盘被发射下来 

自行车上的人被残片击中一动不动的趴在桥面中央 

自行车不知去向,也许已飞进了河里被黑色的水流带走。。 

 

我们在桥头计算好了发射的频率和每次过桥的人数 

天色已越来越暗 

当听到一个陶盘正好击中桥身 

我们飞快地上桥想要利用投射的间隙过桥 

结果不幸刚跑过一半 一只巨大的陶盘违反了发射频率直冲了下来!  

慌乱中我喊着让大家背对袭击保护好头部紧躲在桥面另一侧 

我自己也是这么做的。 

 

那破碎的声音好像同时击打在我的耳朵和心脏。 

 

锋利的碎片透过镂空的石栏刺向我们 

短暂的平静。 

 

我的旧皮手套上 粘着一汪血液 颜色比第二重门上那个符号要浓重许多 

顾不上这些赶快起身过了石桥。 

每个人都检查自己是否受伤 

我的左耳垂被穿透了,留一个比黄豆还大的伤口 

后颈正中被刺中 

由于气温极低血液差不多被冻住 

残片被拔下来的时候已不觉得痛;

 

最糟糕的是左耳后下方靠近颈部斜插进一大片不规则的残片 

就像那种两侧带钩的戟 

刺进去容易拔出来难 不但会扩大伤口还会钩着肉出来 

帮我处理的人(竟是十几年未曾见过的我前座的小学男同学)怕伤到动脉下不了手 

反倒适得其反扎得越来越深 

我清楚地听着那东西在我耳骨后面里一下一下的钝锉 

一面感受着耳后汩汩血流蒸腾的热气 

周围的认识的不认识的人 都冷冷的旁观着 

。。。 

 

终于带着绝望醒过来了。 

窗外一片灰暗,淅淅沥沥的冷雨,窗上泛一层浅浅的薄雾

不远处桥上犹远似近的车来车往

世界一片寂静。

 

7236456-lg0.jpg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63397/viewspace-615144/,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下一篇: 没有了~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注册时间:2008-02-03

  • 博文量
    4
  • 访问量
    24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