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IT职业 > IT生活 > 胭脂泪『转载』

胭脂泪『转载』

原创 IT生活 作者:suwei 时间:2005-01-22 20:19:21 0 删除 编辑
引子

  南宋绍兴三十年(1160),麓川部酋兴起,在勐卯(今瑞丽)统一了几个部落,随之兼并勐宛(陇川),建立麓川王朝政权。至元十三年(1276), 在陇川坝北置平缅路。至顺元年(1330)置麓川军民总管, 统管原麓川政权地区。 至正十五年(1355)在姐兰(今缅甸南坎附近)置平缅宣慰使司。“ 
[@more@]
  一、 
  城头的硝烟还未散尽,城市已异常的安静,到处充满了死亡的味道。 

  她跪在地上,她看到他的脚在她们面前走来走去,不会停止,他一直在说话,可是她只听清了一句 
  “你们是女眷,只要归降,你们就不必死” 
  她的周围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说话。 
  他走到了她的面前,她抬了一下头,然后他看到了一双黑得无边的眼睛,她没有别人那样的恐惧,她很镇定,他看到了她嘴角的笑意,可是她决不是屈服,她在想什么,他看不透,这个长着谜一样眼睛的女子。 
  他把头转到了别处 
  “把她带下去,让她服侍夫人” 

  她站了起来,白裙子上沾满了污垢,可她依然轻盈,她迎着光走出去,身影在光中模糊起来,仿佛是飘动起来的仙女,他竟呆了。 

  二、 

  杀戮原本与她无关,她是腾冲城里玉石商的女儿,可是她却被许给了明军守城的将领周沛成。沛成原是北方人,祖上一度受过重用,到他这一辈,已逐渐暗淡了下来,仗着祖上的公德被派云南任了守城官员,他虽是个武将,却有细致的一面,平日里惜她如玉。有时还让她装成男子模样,带着她一起出去骑马。 

  出嫁的那天,她一直在发抖,她不是冷,也不是害怕,她不知道她的未来是什么样的,空荡荡的飘着。他们坐在床边,沛成轻轻的拉起她的手 
  “你的手好凉,这个房子是太冷了点,我让他们把火挪进来就好了” 

  有人把火挪到了她的脚下,喜娘们在行着各种的礼仪,他一直握着她的手,再也没有放开,她慢慢暖和起来。 

  三、 

  公元1438,明正统三年。第三代平缅宣慰使思任发攻打腾冲城,他驰骋战场,从容凶狠的指挥着战斗,城门撞开,他第一个冲进去,他的举动大大鼓舞了士气,几个时辰后,他占领了城头。 

  整个城池陷落,守城将士几乎全军覆没。 

  她知道她的丈夫死在了这个男人的刀下,这个男人有着英俊无比的相貌,有着傣族人天生卷曲的头发,他睿智的眼睛有着鹰一样的光芒,他就是当地最大的土司、第三代平缅宣慰使思任发。这个名字她将刻骨铭心,只要她的腔子里还有一口气,她就不会忘了他。他杀了她最爱的人。 

  她现在是思夫人的奴仆,这位夫人是两年前才进的门,三年前他的原配夫人得了疟疾,留下一个十岁的男孩,当时把伺候她的丫头婆子一并杀了殉葬,说是为了陪夫人,其实是怕瘟疫蔓延开。现在的夫人是个填房,傣族女子大都性情温顺,这位夫人也不例外,可她不通汉字,平日里不喜说话,只知道一味的顺从,思任发虽对她没有多少爱意,却也不为难她。 

  除了大夫人,他还收了两个妾,大姨娘是与别的土司打仗时抢来的,是个栗粟族女子,只因来路不好,原本比填房的夫人来的早,却一直没有立正了。二姨娘原是府里老太太的一个丫鬟,嘴灵手巧,小的时候便定下了自己的表哥,因家里穷困,10岁上被卖到思府上,原是打着主意在老太太面前伺候几年讨了好,过上几年能放出去的,没想到她的灵巧在府里显山露水,被思任发看上收了房。 

  一日紫言送衣服,回廊上,思任发叫住了她 
  “你叫什么名字” 
  她的头更低了,他又看到了她嘴角轻轻的笑容,他的心荡漾了一下 
  “周氏紫言” 
  他不再言语,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四、 

  腾冲位于滇西边陲,古来就有经商的传统。早在公元前四世纪就有一条从成都出西昌或宜宾,经大理、保山、腾冲到缅甸的商道,称“西南丝路”。又因地处边境,一直便是兵家必争之地。 

  紫言的父亲经营的玉庄就在城东边,因姓韩,故庄号唤韩玉庄。韩老爷经营玉器是继承了祖业的。从小父亲就为紫言请了先生,教的都是儒雅诗书,紫言原本聪明过人,凡事一点就通。 

  8岁那年,母亲病逝,父亲很快娶了填房。原本继母对她也很疼爱,可是两年后继母生下一个女儿竟是个哑巴,她的聪慧美丽时时刺激着后母的眼睛,父亲又一直对她极疼爱,有了对比,便生生成了继母眼里的一根针。因此她从小便学会了看眉高眼低,懂得忍让,不多说一句。 

  紫言出生那年,父亲在城墙根下捡了一块璞玉。璞玉通常外包的是棕黄的皮,一眼看上去普通的人是分不出好与坏来的,所以买璞玉、解璞玉便成了风险很大的一件事,行内的人为此一夜暴富或瞬间倾家荡产的比比皆是。韩老爷在这方面无疑是个行家,他敲闻其声,坐观其表象便能分辨出八九分,买卖璞玉前,通常是先破一个小口,买家卖家定价的唯一可视点。韩老爷看了破口,心中就可有数了。虽然韩玉庄在本地并非最大的玉庄,可韩老爷却因善辩玉的好坏而在腾冲的玉器界德高望重。 

  那一年,韩老爷把捡回的玉解开,里面晶莹剔透,韩老爷亲自动手,做成了一只活灵活现的小兔子给紫言戴上了。受了委屈或不开心,它便成了她最好的倾诉对象。玉通灵性,失了几次都找回来了。 

  16岁那年紫言便嫁给了周沛成。直到沛成死的两年间,她都一直没有为他怀上一个孩子,她为此而深深的愧疚着。 

  五、 

  傣族人信仰小乘佛教,家里若生了男子,七八岁时便要送到寺庙做和尚。在傣族人的传统观念中,认为男人一生非得过一段脱离家庭的宗教生活,成为受过教化的人,才有资格结婚娶妻。一般两三年后还俗。思任发也不例外。庙里的主持精通天文地理,并且对汉文化有很高的造诣,思任发从小聪明异常,凡事一点就通,跟着主持饱读诗书,对汉族文化礼仪学了很多。反到是佛家的道义他却领悟的少,主持看到他从小充满野心,屡屡教导皆无成效,并无一丝的佛缘。 

  这一日,思任发在习汉字,紫言走进去帮她打扫,他的字墨里充满着野心和抱负也有高处的孤独,可是他周围的人都看不懂,他的女人只懂得给他生孩子,她们总是谦卑无知的笑着,他与她们无法交流。 

  “你是汉人?” 
  “是” 
  “你过来” 
  她走过去,纸上是辛弃疾的《破阵子》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你来说说这个” 
  她低头想了一下,还是开了口 
  “这是辛弃疾送给友人的一首词,他有自己的满腔抱负,踌躇满志,记得这首词的最后一句是:‘可怜白发生’。其实纵然驰骋,人的一生也不过如此,谁也逃不过时间。” 
  他看了她一眼,她是想劝他罢手吗? 
  “你下去吧” 

  她轻轻的走开了,平静如水 

  有时他也觉得这样有些累,可是从小他就从父亲那里知道,臣服明朝将终生受制于明朝,他的父亲在反变中被明洪武帝所杀,哥哥却去降了明朝,他知道哥哥是为了保全家族。他不能如此懦弱任人宰割,他已经出手,他就再也收不回来了,他只有一直打下去,直到让这片土地完全属于他。 

  六、 

  腾冲的雨季如江南一般缠缠绵绵的没个了结。这样的晚上看不到一点亮头,到处黑黑的潮湿着,每个人都是行色匆匆的,仿佛找不到了可以停留的地方,雨一直洒着。紫言刚躺下,院子里便传来抓贼的喊声,仿佛是抓到了,一下子整个院子又沉静下来,这样反到让整个黑夜忽然充满了杀气,紫言再也没有合眼。 

  第二天,便说是抓了贼,从他身上搜出了很多首饰金银。 
  “拉下去,打了” 
  处置一个贼原本不是什么大事,大家都打算散了 
  “等一下”二姨太走了出来,其实她的声音也不大,只是在此时,这样的声音如一声惊雷。没有人想到这样的时候会有人出来说话。 
  “东西是我给他的,他不是贼,他是我的表哥。” 

  紫言端茶进来,她又看到了思任发如鹰一般的眼光。厅里更加安静了,每个人都可以听到自己喘气的声音。 
  “那就让你去陪他吧” 

  直到二姨太离开大厅,紫言都没有抬一下头,她不想看到那种凄厉绝望的眼神。 

  二姨太本是个聪明女子,她是抱定了要和自己的表哥一起去的。 

  紫言从此没有再见到过二姨太,没有人敢在府里再次提到这件事,紫言明白,若二姨太不出来说话,也许她的表哥和她都不至于死,可是于情字前女子本就是痴的,只一个痴字,多少的聪明都失了用途。 

  七、 

  思任发只是处置了一个对自己不忠的女人。仿佛只是一块小石子仍到水里,不到半分的工夫便一切平静了下来。 

  秋天逐渐露出了颜色,园子里的竹叶子落了一地,在风中翻卷着,苍凉得有些气势。 

  思任发的夫人的给他生了一个儿子,这是他的第二个儿子,整个府里张灯结彩,紫言一直站在夫人边上伺候着,她看到了他脸上的喜悦,他的眼光里闪现着一丝慈悲。 

  他知道她通文墨,问了一句 
  “我该为儿子起什么名字好?” 
  她低着头,并没有做答 
  他也觉着不妥 
  转着头,对着他的夫人再说了一遍 
  “你说我该为儿子起什么名字好?” 
  妻子笑了一下,说 
  “老爷起的都是好名字” 
  他又看到了紫言嘴角的笑意,她在嘲笑他吗?还是在嘲笑他娶了多么无知的女人? 
  “你为何笑了?” 
  “为老爷和夫人高兴”她依然低着头 

  他忽然烦躁起来,她不过是一个俘虏,一个使唤丫头,他凭什么如此看重她。他竟恼起自己来。放下婴儿,径直走了出去。 

  八、 

  战事仿佛永远不会停止,只要开始了,它总是没完没了的循环着。 

  他又将出征,每次出征前一晚,他都会在书房里写字。她为他掌了灯进去。 

  天幕已经逐渐降下,只有一丝不愿意落去的光暗暗的打进来,书房更显的更加空荡,他站在书案前,紫言竟忽然觉得他很孤独。紫言当然希望他被打败,这样她才有希望离开这个地方,可是心里她又隐隐的怕他被战败,她不可以想象这样威武不可一世的男人一旦被战败,他会是什么样子的,她不希望他狼狈的死去。 

  “我现在反了,我已经收不了手,我只有一直打下去” 
  “您可以收手的,争抢杀戮最终也就是归于一把尘土罢了” 
  “可是这片土地原本就该是我的” 
  紫言不再言语 

  他看着她缓缓走出去,她永远都可以如此平静吗?她的眼神永远都是镇定的,而他常常都是飞扬狂躁的,他们不是一种人,可是她可以看得懂他的所想,他知道他的话说给她听,她可以听懂。 

  九、 

  他走了,夫人便整夜整夜的不能眠,这个女人一心的爱着她的男人,他就是她的天,她心里再没有了放别的东西的一点位置,她不懂丈夫为什么要不停的出征,她不懂丈夫为什么老在书房摆弄那些文字,可是她不问半句,她只是每天喜欢低着头梳理自己如瀑布般的长发,梳理头发时,她从来不让别人帮忙,她总是可以弄的一丝不苟。 

  紫言逐渐和思府的丫头佣人认识了,她的安静美丽在一群家奴中显的与别人不同,她虽不喜与别人多话,可是大家还是感受到了她的温和善意。这一日,有个小厮要到腾冲城买东西,紫言把自己的玉兔拿给了他 
  “求您把这只兔子交与城东的寒玉庄的老板” 

  她要告诉父亲她还活着。 

  十、 

  思任发再次凯旋而归了,他打下了景东。 

  明朝官员上门议和,并要重金赎出被俘的家眷。 

  紫言跟着其他的家眷走到大厅。紫言一直低着头,她真的可以走出去了吗,傍边已经有微微的啜泣声,大家等这一天很久了。 

  她们在明朝议和臣的带领下缓缓走出大厅 
  “等一下,她不能走” 

  大厅里忽然静得没有了一点声响。没有人敢回头,每个人都怕被点到的是自己,然后紫言听到他重重的脚步到了自己的跟前 
  “她不能走” 
  “思大人,这次赎人的赎金一大部分是她的父亲出的,请大人放了她吧” 

  父亲,这个称呼好遥远,这个世界上,她最亲最亲的人。从进府就没有流过眼泪的她,忽然泪流满面,她转过身来,跪在了思任发脚下 
  “请放我走吧” 
  “你不能走,赎金你们可以带走一半” 
  她又看到了他犀利得如鹰一样的眼神 

  明朝官员不敢再多讲,她被留下了。 

  十一、 

  “你不想再看到我吗?” 
  当她为他掌灯进书房的时候,他问 
  “我想回家” 
  “我知道你恨我” 
  紫言低下了头 
  “可是你知道吗?这个空荡荡的地方,你走了,只有我一个人每天对着这个空荡荡的地方,我找不到可以说话的人” 
  “老爷,我原本就不擅说话,嘴很笨” 
  “可是你可以听得懂我,你只要站在我的傍边,我就很安宁,你不要说话,你只要站在我傍边就可以”。 
  “请放我走吧” 
  他忽然上来一把拉住她 
  “你只是一个死了男人的寡妇,你为什么让我总是这样重看你,你的眼睛里下了谜魂药吗?我不会放你走的。” 
  他忽然把她提起来,她瘦小的身子在他手里不过是盈盈一握,他把她放在了书房的长案上,她的衣裙在他的手里片片飘落。他狠狠的占有了这个女子。 

  当他留下她的那一刻,她就知道会有这一天。 
  这个男人把她扶坐在案上,轻轻为她穿上衣服,和刚才的那个凶悍的男人判若两人 
  他不再抬头看她的眼睛,只慢慢的说: 
  “对不起,我只是不想让你离开我” 
  他把她抱在怀里,她的眼泪流个不停,如出嫁那天,一切都是空荡荡的吊着悬着一般,她找不到了着落。 

  她的字写的远远比他好,他会和她一起评论一些旧诗词和先人的文章,只这样的时候,他才可以看到她的眼睛里的一丝快乐。 

  她总是如此温顺,可是他却常常抓不住她的思维。有时他恨她这样的表情,他会摔了东西让她一片片弄干净,他看到她低微的弯着腰,他会觉得心里有一丝的快意。可是他要的不是这个,他要的是这个女人的心。可是他什么都得到了,只是靠不近她的心灵。 

  之后他又收了几个妾,可他始终没有把紫言收做妾。

  十二、 

  转眼便是第二年的清明,到处都有新绿,阳光开始亮起来,思家进行一年一次的祭祖仪式,思家的人几乎全部出动,夫人和思任发都坐在巨象上,庞大的祭祀队伍穿城而出,很是壮观。紫言留在家里照顾火烛。她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紫言到思任发的书房,取出了他的战用地图,偷了马直奔明军大营而去。 

  此时她还不能回家,她知道她若回去,必将给家里带来祸事。她偷了他的地图,明军自会收留她。 

  晚上,思任发发现了他的地图和她最心爱的女子同时消失后,他连夜集兵,直攻明军大营,此举完全不在明军的意料之中,明军仓皇应战,这次的战争比以前的任何一次都打的凶狠,思任发冲在前面,见人便砍,生生杀出一条血路,明军溃败逃窜,紫言再次成为了俘虏。 

  思任发的刀放在她的脖子上,紫言闭上了眼睛,她知道他杀人如麻,她将逃不过去,刀终究还是没有砍下来。他把她带回了家。 
  “你可以杀了我”他被她带到了书房。 
  “我很想” 
  “那为什么不杀“ 
  他一把抓住了她。 
  “你想知道为什么吗?” 
  他的嘴唇重重的压上来,她不知道他是想吻她还是想吃了她。 
  “我该拿你怎么办?”他含糊的恨着。 
  他拦腰抱起她走向了他书房的榻上。  

  十三、 

  这一日,紫言在花园遇到了大姨娘,她独自坐在凉凳上落泪,她来自栗粟,平日里并不多话,可是紫言总是觉得她的眼睛有说不尽的东西。
  “你是汉人”
  “是”紫言停下来,道了礼。
  “你也是和我一样的苦命人”
  “你知道吗,他杀了我们全村所有人,他好凶残”
  紫言并未接话,沉默在那里。
  “可是我为什么竟然不恨他,为什么?”

  思任发原本要劝一个很大的栗粟部落来归顺于他,可是栗粟人是个不屈不挠的民族,自知又不是思的对手,便派了一名刺客扮成递降书的使者,在帐下当众刺杀思任发,思并非等闲之辈,早有准备,刺杀没有成功,却引起了思的万分愤怒,立刻出兵绞杀了整个部落。也就是大姨太的部落。

  大姨太无助的蹲了下去,手蒙住脸,眼泪从指缝间渗出来,压抑着却又不知道去向的悲哀。

  十四、

  思任发的长子思机发因从小没有了母亲,出家三年还俗后一直跟着现在的太太,可他与太太并不亲近。太太怕担了坏名声,对他竟是百依百顺。

  机发从小聪明过人,能言善辩,父亲虽然为他请了汉语先生,可是他却时常逃课,紫言闲时,他便缠着紫言教他习汉字。他偷偷看到过紫言和他的父亲切磋文字,在他眼里紫言懂的远比先生多,并且比先生温柔可人。

  紫言教他背“十年生死两茫茫”时,不过是因为紫言想家了。那时机发不过是十三岁的孩子。他低头想了半天,说:
  我和你会“十年生死两茫茫”吗?
  一语勾起紫言的心思,眼泪禁不住落下来。她想念的那个人已是生死两界,从此茫茫。
  “你不要哭,谁要是让我离开你,我便杀了他”

  他和他的父亲一般也是杀心很重。

  十五、

  戍边的沐将军,本是朝中官员,因和当时的大将石亨不和,沐本是长在北方,对瓦剌人深恶痛绝,便一直主张先平瓦剌,再理云南,可石亨的观点刚好相反,他认为要先安云南,此人又得到英宗的赏识,沐便被远派云南坐镇边关,他本是野心勃勃,对仕途充满信心,哪知遭此一劫,黯然离京。极边比起中原来甚是蛮荒,加之战乱频繁,终日不得安生,沐更加认为他此时之痛全由而生。

  战乱一直不得平息,朝廷又派出王政再次讨伐思氏。不是冤家不聚头,王政本是石亨的弟子, 本不想放他到云南,可王政苦于一直没有立功机会,始终是个小官,年岁一年大似一年,心竟是慌了起来,再三和老师要求,石亨想,事关国家,沐必也是不敢怠慢的,于是便在英宗面前保了他。

  不想王政长在平原,对山地很是陌生,不晓得该如何用兵,被思任发围困起来。
  思任发本是个极聪明之人,善用象阵,他的军营里养了上百头的大象,体型威猛,刀枪难入。

  王政军队被象阵围困起来,粮草皆断。眼看尽在旦夕之间。

  他便下令,若有人冲出重围,到沐将军处报信,必重奖。

  士兵纷纷突围,伤亡惨重。

  沐收到此消息时,却按兵不动,他要报复,这正是个好时机。

  思任发得知沐定不会派援兵的消息,更加自信。象阵越围越紧,王政军队终于全军覆没。

  十五、

  麓川的叛乱大有扩大之势头,英宗甚是不安。他九岁登基,宫廷内外,皇权之争从未间断,让他成了个没有安全感的人,战乱扰得他夜不能寐。得知是沐不出兵所致,气愤之下,竟拍断了书房椅柄的一个角。此话传到沐的耳中,沐吓的夜夜不得安宁,加之云南本是昼夜温差很大的地方,即使三伏酷夏,后半夜也是非常冷的,一朝便染上了风寒,加上急火攻心,不久便一命呜呼了。

  公元1441年,英宗委任蒋贵、王冀率15万兵远征云南。

  这一年,机发已经16岁。他逐渐知道了父亲和紫言的关系,便不大和紫言说话了。只是人越发的风流起来,平日里沾花惹草的。

  一日,机发竟然把一个青楼女子带到家里,并唤了紫言来
  “怎么放在一起也不是很象嘛,初见她,竟觉得和你很象”
机发忽然不耐烦起来:
  “你去领了银子,快点走吧”

  这一日,紫言给思任发端茶,思任发忽然说:
  “探子来报,明朝的重兵将到,相碰必定是场恶战,到时我若不测,你便从此可以自由”。
  “听到此言,你必是欣喜的吧”思的话里竟然是稍稍的一丝酸楚。
  这样不可一世的男人,内心竟也是有着如此柔软的一面。

  紫言站在一旁,并未接话。心思早已经转了几圈,也许她真的有机会了。年华在逝,她不想再等了。

  十五、 

  思任发手下有个骁勇善战的将领,叫罕巴。平日里思任发会邀

  他到家里来,每次谈的未必都是军事,海阔天空的说些男人的话题。 

  罕巴本不是贵族出身,父母早早双亡,参军后屡建战功,思任发逐渐发现了他,他生性直爽,与思任发很是投缘。 

  罕巴已有二十出头,这样的年龄一般早已成婚,可他家里并未有人与他操这份心,并且他常年在军营中,便耽搁了。 

  家里来了男客,思任发从不让紫言去送茶。 

  这天,罕巴来到家里,本是来和思任发说军情的,碰巧思任发去了兵营,小翠端着茶走到半路,碰到紫言便打个招呼:
  “罕巴将军来了,我去送茶” 

  这个名字紫言当然是熟悉的,沛成提过,从思任发和别人的对话中,紫言也多次听到过这个名字,她稍一思量,说 
  “我送吧,你去歇一会” 
  紫言和下人相处很是融洽,大家都能感受到她的友善,小翠便把茶给了她。 

  罕巴遥遥的便看到一个身影婀娜的过来,眉间含情,嘴角带羞,
  在他面前稍一低头,把茶轻轻放到了几上。 
  身子轻轻前倾,道了福,微微笑着“ 
  “将军请喝茶” 
  紫言本是玲珑人,平日里已经动人心魂,何况风情起来。
  罕巴一个未娶男子又怎受得住如此诱惑,并且普通的傣族人家的恋爱方式比汉人要来得开放 
  “你叫什么名字” 
  “蒹葭” 
  紫言说完便盈盈而去。 
  罕巴的汉语本就有限,这样饶口的名字他自然是记不下来,他并不会知道还有个叫孔子的前圣,写过《诗经》这样的文字。 

  紫言知道,罕巴已经动情,看她不过是个丫鬟,自会去找思任发说,若紫言说了自己的名字,思任发必是不会同意,定要找些理由搪塞,并且思家人多嘴杂,她的名字说不定早就传进过罕巴的耳朵;若说一个易记的名字,思任发虽不能记全所有下人,但一问管家,便可以知真假。 

  果然过了两日,罕巴又来思府,心事重重的样子,思任发看在眼里,便问他是何事,大凡直爽汉子,提到心爱女子反到显的局促,脸都憋红,终于才说: 
  “大哥,我想问你要个人” 
  “谁” 
  “叫叫什么葭,是个丫鬟,哎呀,实在难记,不记得了” 
  思任发看他如此,便哈哈大笑起来 
  “这有何难,把所有下人都喊来,你中意了谁,就带走” 
  “大哥说的可当真” 
  哈哈,你若愿意,都带走,这有何难?” 
  说罢便把家里的丫鬟都叫到大厅,一排排站了整齐,罕巴一路走过去,眉头紧锁,连连摇头。 
  此时,紫言端了茶,摇曳而入,罕巴眼前一亮 :
  “就是她了,我想问大哥要的人便是她了。” 

  十五、
   
  “你为何要出来?” 
  “因无人送茶了” 
  “你是故意的,我当初真该杀了你,你以为我真不会把你送给他吗?” 

  第二日,罕巴便被派往缅甸去了,那里一直有战乱。 
  临行前,思任发和他说 
  “缅北需要人去平叛,只有你最合适了,等你凯旋,我便把你看中的丫鬟亲自送到你的府上”。 

  罕巴一去,便没有再回来过,后来,思任发让他做了那里的守城将领,并为他娶了一个当地土司的女儿做老婆。 
  思任发从此失去了一个臂膀。 

  十六、

  王冀率大军西进,日夜兼程,这一日到达昆明附近一个叫杨林的小镇,他得知此地有位高人,此人名叫兰茂,不但精通医学、文理、音律,而且对政治、军事也有很高深的见解。

  王将军便去拜访了他,当问他如何攻打麓川时,他说了句:“船往山上过”。

  只因思任发也善用水战,因麓川周围有龙川江和瑞丽江环绕,西北面有大盈江,他便同时利用水陆和陆路,可进可退。

  明军逐渐逼近,重兵驻扎在腾冲,思任发眼看不敌,便找了人去议和。王冀表面上接受,转身便出兵,思再聪明,这一招也不在他的意料之中,惨败之中便想从水路逃走,哪知道王冀早有准备,准备好了战船,思手下最擅长水战的罕巴已经远在缅甸。仓皇中,他和家人顺着江逃到了缅甸。

  除了夫人和他的两个儿子,下人只有紫言一直跟随着。
  逃走的时候,一大家人已经哭声喊声乱成一片,紫言在人群中,很安静,她已经经历过这样的场面,世间的因果轮回原本就很快。
  “你跟我们走,夫人少爷都需要人来伺候”
  紫言知道,思任发任何时候都不会放过自己的。她低着头,走了出来。

  十七、 

  当思任发再次的向朝廷投降,回到麓川,时间已经过了半年。在逃难的途中,思几次病倒,边境的天气原本就是又热又潮湿,很容易诱发疾病,加之他如此惨败,心有不甘,便是一直病病好好的。身体一日比一日差了。

  机发已经快十七了,思夫人便开始张罗着他的亲事。

  转眼就是冬天,成亲的那天,思府又是热闹非凡,府上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热闹过了。大家都很喜庆,花轿是大红的,丫头婆子是大红的,鞭炮炸了一地也是大红的,只是已经剥落的墙灰灰的,有些突兀。

  紫言服侍着他穿衣,机发依然是一副不在乎的样子,这个世界上好象并没有他在意的东西。
  “从来没有见你穿过红色,你是为我穿的吗?”
  “是的,少爷,今天每个人都穿”
  “我记得小的时候,你常常对着我笑,可是现在怎么没有了?是你知道我终有一天要娶别的女人,你见了我心里难受,是不是?我从小你便是喜欢我的,是不是?”
  “少爷这样聪明,家里的人都喜欢您”
  “我不如他吗?”
  “少爷的话,我不明白了”
  “你不明白?你让他失了他的爱将,你背叛他,他竟然都没有杀掉你,你不明白?你有什么好,要是我,我必杀了你。”
  机发说着忽然蹲了下去,眼泪竟然流了下来:
  “你若不喜欢我,为什么要教我念‘相顾无言,只有泪千行’”。
  紫言说:
  “少爷,先更衣吧,象队已经在外面了,要出发了”
  “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我马上就可以有个美人做妻子,你有什么好,你快点走开”
  紫言回身轻轻走了出去。她消瘦的身影,永远美得让人心痛。

  十八、

  英宗看边乱已经平定,便把大军撤走了。思任发看着王冀已经挥师北回,并且心中一口气实在难出,眼看着自己征战多年来的成果轻易便被朝廷收了去,怎能心甘。重新发兵,又攻占了周围的很多地方。

  因为他曾经杀害过很多栗粟人,当王师征思任发的时候,栗粟人全力帮助王军。现在他思首先便从栗粟人开刀。

  “他为什么总是要杀我的同族”大姨太原本是个很高大的女子,现在只剩下一个瘦瘦的骨架,原本是黑里透红的,现在竟也是苍白了起来,有一种凄凉。

  也许思任发只爱过她一小段,或者只有一天,他本是个有征服欲望的男人,也包括征服女人。
  “紫言,可是为什么,我竟不恨他”其实一个人最大的悲哀也不过如此,这个男人明明手上沾满了她亲人的血,可她还是爱上了他,并且至深至情。这是怎样的一种煎熬。

  十九、

  边乱又起,英宗再次派兵西征,公元1442年,明朝廷召集军队50万,仍由王冀、蒋贵统兵。再次和明军对战,思任发的身体却是越来越差,一日竟晕倒在军营中。军无领则乱,再次的溃败也是意料之中了。

  思一家逃到缅甸,被缅王收留。可思任发竟是一病不能再起。机发看到此情景,带了大量的珠宝财物,亲自向明军求和。

  他们再次返回麓川,思任发已经不能离床,时时昏迷,弥留之际,他一直拉着紫言的手,紫言轻轻的给他念: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这是他一生最喜欢的一首词。

  这个男人曾经杀了她的丈夫,可是对她却是爱之极,他们一直在冤孽中沉浮,可终究没有胜负。他将去的此时,她竟没有一丝的快乐,眼泪流到了他的脸上。
  他竟然睁开了眼睛
  “你终于为我流泪……”话没有完,便含笑而去。

  思家上下,哭成了泪海,按照规矩,没有生育的妻妾全部都杀了陪葬。丧事一直办了七天。

  紫言明白了为什么他一直没有收她做妾,因为他怕如果最终她没有生育,她便要陪葬啊。

  爱到极至,一切全都身不由己。

  二十、

  思机发继承了尉职。他的妻子是阿昌的贵族小姐,名唤奕奕,容貌长的很好,从小娇惯了的,他看到机发对紫言如此,便心存怀恨。且机发看上去又是什么都不太在乎的样子,她便不是十分的怕他。

  一日和思机发一语不和,便忽然说:
  “那个贱女人有什么好,她勾引了这么多的男人,竟不如个娼妓”
  机发忽然抽出墙头挂着的一把剑,架在她的脖子上:
  “你若再说半句,我便杀了你”。

  这样更加深了奕奕对紫言的仇恨。

  机发并非看去来的所有事都不在乎,他其实也如他的父亲一样,自有野心。

  他看明朝放松了戒备,便又开始养兵招募。

  机发不在家,奕奕便开始折磨紫言。她把紫言从夫人身边要过来。给她端的水凉了热了,都是从紫言的头便往下泼。

  稍不高兴,便是拳打脚踢,一个女人若是嫉妒起来,原本就比疯掉还恐怖。

  一日给机发端茶,手上的淤青便不小心露了出来
  “你怎么了,紫言。”紫言别过脸,并不答语。
  “是她吗?我去杀了她”
  “不可,夫人是最大的阿昌部落首领的小姐,少爷现在本就是四面楚歌,怎可再树敌?”

  让思家败落,不正是紫言的希望吗,可是自从任发去后,她竟忽然不再恨这个地方,很多东西并无道理可言。
  “紫言,我该把你怎么办呢?”
  紫言曾经是他父亲的女人,这是大家都知道的,机发便不能再收了她。
  “我该把你怎么办?”
  紫言忽然跪了下去:
  “少爷,请放我回家吧,若少爷疼我,就放了我吧。”
  他轻轻把她扶起,抱在怀中:
  “我一生注定要遇到你,遇到一个来教我念诗的女子,可是我该把你怎么办?”
  
  二十一、

  紫言终于可以回家了,家这个字已经太远,可是如酒,弥久弥浓。已是八年,于她恍若隔世。

  机发亲自送她出城。到了城下,紫言深深道了礼:
  “少爷请回吧,我走了。”紫言转身离去。
  “等一下”
  机发跟了上来
  “我送你回家。”
  一队象阵,从麓川走了几天,总算到了腾冲城。
  “少爷请回吧,送千里,终有一别。”

  紫言下了象,再次道了礼,款款而去,机发看着她的身影越来越小,直到消失,心中惆怅起来,其实从他决定放走她的那一刻,这样的感觉便是如影随形,他不知道他还可不可以再见到这个女子,可是他知道这个女子想回家,他将再次征战,他不知道自己的前途会如何。这个一直教他念“纵使相识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的女子,她已经太漂泊,他不忍再看着她如此颠沛流离。

  公元1448年,朝廷第三次派王冀西征,王师渡过龙川江,直抵金沙江边,机发在江西岸筑栅立垒,王冀便命兵卒连夜造浮桥,破垒毁栅,机发因军力悬殊,被打的溃不成军,眼看难以逃走,机发便带兵往前冲杀,他被箭射中,依然顽强战斗,从马上摔下时,已是身中数箭,当他被救回营地的时候,只断断续续地说了一句:
  “从此生死两茫茫”

  傈僳人看到思家被彻底打跨,便在二月天举行了“上刀杆,下火海”的仪式,表示对王冀的感谢。并代代相传了下去。

  这一夜,紫言忽然惊醒,一身的汗。她回到家,继母和父亲竟都老了许多,哑巴妹妹也已经许了人家,许是战乱让大家更感觉到亲情的珍贵,家里的人都欣然的接受了她,她的憔悴,让韩老爷心都碎了,派了大夫调养,慢慢的才恢复了些。
  “小姐怎么了。”
  她的丫鬟急急的点了灯进来
  “机发死了,他们战败了”
  “小姐,他们死了,不是正好吗?”
  紫言呆在屋子里,往事涌上心头,她经历了太多的生死。
  她对过她也错过,已经不重要,爱与恨,也不重要,它们原本没有明显的界限,就如潮水涌来时,沙滩和大海就已经没有了界限,当她恨之极时,也许已经开始转爱。
  眼泪竟是不会停了。
  她跪了下去, 口中轻轻念道:
  “从此生死两茫茫”。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62112/viewspace-787660/,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下一篇: 小狗多多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 博文量
    150
  • 访问量
    73558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