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IT职业 > IT生活 > 宛若烟花『转载』

宛若烟花『转载』

原创 IT生活 作者:suwei 时间:2005-01-22 18:48:17 0 删除 编辑
  这个四月的天并不热,阳光依然是灿烂的,亮亮的打在眼睛里,心情顿时放开了,放眼望过去是一大片一大片的绿色,有层次的,稻田是嫩嫩的绿,娇翠欲滴的,直伸开去。田边是搭了架子的植物,也许是豆角或是别的什么,它的绿是秧苗的绿色沉淀后染出来的,深的,规模小些,一排一排的是稻田的分割线,远处有柳树,长长的垂下来,娇羞的样子轻轻摇摆着,四月的风很温柔,凉丝丝的。 [@more@]

  进村子有一条不太宽的路,泥的,适合在有阳光的此时行走,路边也是有着很多的树,高大的,很男性的姿势站立着,叶子哗哗的响,仿佛打着节奏,简单的,却美妙。
  我的行李交在一个叫阿江的男孩的手上,说是村长让他来接我的。阿江长的浓眉大眼,仿佛是一个上了装的演员的样子,只是黑了些,稍有一点乡土,这样反到显得可爱真实起来。我又拖又拽才拿得动的东西,他轻轻一扛,让我羡慕得想流口水。他是这个村子里的小学老师,念过中专然后回来做了老师,话很少的样子,总是轻轻的笑着,很真诚。
  我终于一个人出了远门。这件事如果告诉我的朋友,大概是没有一个人会相信的,因为我一直是不被看好的,在勇敢这方面。我让人觉得不放心,同时又是非常的放心,因为我这样小的胆子放大了一百倍也是做不出什么壮举的。我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女子。
  我有时忽然会很沮丧,对很多东西。上班的时候领导总是笑咪咪的吩咐你做这做那跑得腿都细了他还表扬你减肥有方,难怪现在的领导越来越胖而跑腿的却越来越精致。有次领导问我怎么减肥,我差点说以后我让你跑哪儿你就跑哪儿非常见效。
  下班后就是锅碗瓢盆,偶尔偷懒到食堂打饭被同事看到还笑话是不是闹罢工,所以拿饭盒下楼前我一般都要侦察一下形势,无明显敌情才会出动。
  生活总是在很多时候轻描淡写的把压力加在你的身上,对你的疲于承受好象孰若无睹。上帝是仁慈的,只是常常喜欢保持睡眠状态,有时我喊不醒他。
  我做梦都想放自己的大假。
  和男友之仪一翻磋商后,我们决定去休假,订了机票,有了美好的规划,我几乎已经感受到那个海边城市的美好的海水的味道,和之仪相拥看日出的景象已经被我想象了千百遍几乎已经就是那样而没有了意外。太想做一件事的时候,它就会在不停的来缠绕你,甚至睡着了都不放过。
  我打好了行装,在镜子面前辗转了很多个回合后,满意的缩进沙发,等着之仪回来。
  可儿的一盘新CD已经被我循环的放了两遍后,才终于接到男友的电话,那时飞机已经快要起飞。
  “可能计划要改变了,我现在要负责一个策划,一周内就要开始谈了。”
  “可以换人吗?”
  “不可以,我现在在开会,一会回家和你说。”然后就是电话挂断的声音。
  男友很爱我,象长辈关怀小辈一样的爱护着我,爸爸妈妈说我是永远沐浴在阳光中的女子,他们说这种话的时候其实是忘记我小时候是怎么被罚跪一下午不给吃饭的了,当然他们是非常爱我的,可是那时的我对这样的方式恨之入骨,我没有自由。当然现在他们已经逐渐变老,这样的话题我是不敢再提了。只有答应说,是啊是啊。
  我现在在离家几百公里外的一个小山村里。一个人来的。一个人离家出走,到了这个地方。
  这个叫白桦的村子是我在一份包东西回来的教育报上看到的,是一个由几种少数民族组成的小村子,在报上征一名支教的音乐老师,附有村政府的电话。我正在郁闷中,便自告奋勇的报了名,带上我的口琴就出发了。
  “阿江,你的村子很漂亮,里面的女孩也很漂亮吧”,我随口一问。
  这样的问题,阿江竟然楞了一下,脸微微的有点红“不知道了”。
  “阿江,你有女朋友了吗?”
  他的脸更红了“没有”。
  在城市里我几乎已经见不到这样的腼腆,大家都是厚着一张脸,应付着每天的日子,刀枪不入的样子。
  “啊,太好了,我也是嫁不掉了,你娶了我算了,去和你的爸爸妈妈说说。”
  我看到他的脸红到了耳根,我再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整个人都轻松了,头发随之飞扬,很多东西都忽然的放下了。阳光透过树缝挤进来,凑热闹的样子,却是善意的。
  我被安排在村长的家里住,村长很稳重的样子,她的妻子很安静,淡淡的笑着并没有太多的言语,有小孩在院子里玩,全身都是泥,没有人呵斥他们要保持干净,他们是自由和快乐的。小孩的脸被阳光晒的红通通的,有一点黑,健康的,看到有客人,他们便走到了一边,眼睛亮亮的,善意并且礼貌,一种温情在周围弥漫开来。
  白桦村的小学非常的简陋,其实就是山坡上开辟出一块平地,有一间大的教室,教室外面阿江用竹子做了一个旗杆,在风里它大幅度的摇摆着,红旗飘的很伸展,是有信念的。
  教室里小孩坐的很齐,我看到阿江坐在最后一排,我教孩子们唱歌的时候,阿江小声的跟着,歌声绕出教室和着清新的山风,单纯而委婉。
  闲暇,我缠着阿江带我到处玩,在他的面前我总是快乐而放松的。城市的喧嚣让大家都变成了刺猬,相互之间保持了防备的安全距离,以便随时可以抽身而逃,周围是行色匆匆的职业装一族,高贵而不近人情,绷着的脸随时都有可能抽筋,现代的生活方式就象用顶级乐队演奏《二泉印月》,豪华之下却是不尽的悲凉。
  我几乎没有见到过这样清澈的河,不是很宽,也不深,阿江赤着脚在水里抓鱼,我跟着在岸上跑,水顺顺的流着,偶尔打在河里的石头上,皱起来,却很快又舒展开去,水草随着流动,象是友情送行一样,走一小段,枝叶打开来,洗的很干净,阳光下,绿得脆生生的让人心动。
  “阿江,赶快娶了我吧,我每天都陪你来抓鱼”。我看到阿江的脸又红了起来。
  阿江家在山上种了很多的果树,梨和苹果都是小小的很可爱的挂在枝头,一点点的红着脸,被阳光吻的。只有桃是熟了的,果子满满的把树枝压的很辛苦,风一吹过,便是摇头摆尾站不稳的样子。我和阿江去摘了很多桃,离开的时候,阿江把我手里提的拿了过去。
  “我们分着提吧,要不然太重了”
  “不用,你看好路走。”善良而心细的男孩。
  我有时会带学生到教室外面的平地上教他们跳舞,裙子和长发在风和阳光中转动,笑脸是飞扬的,孩子们学的很尽力,他们乖巧的跟着舞动。阿江在一边打着节拍。
  “江老师,一起来。”他摇摇头,笑脸荡漾起来。
  我几天后到村政府打了电话回家,家里已经是乱成一锅粥了,我报了平安,很快挂了电话。
  村子后面的山上有很多的野花,白色的素馨,蜜黄的雏菊,淡紫的鸢尾……撒在草丛中,间或的闪进眼睛,颜色一种一种的重叠,却是立体的,层次分明。阿江把它们摘下来编成花环送给我。
  “阿江,你结婚的时候也给你的妻子送一个花环吧。”
  阿江看着我并没有说话,他不答话,我只有接着说“对了,你们这里男孩和女孩怎么表达相爱”。
  “右手握住对方的右手,然后用左手轻拍一下”。
  我趁阿江不注意,抓住他的手拍了一下,然后大笑起来。
  “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日子飞逝着,半个月的假期很快就要到了。
  一次走着,阿江在后面轻轻的说了一句“你真美,象仙女一样,可终究是要飞走的。”
  我只装着没有听到。心却是抖了一下,无端的跳上来。
  村子不远的地方有一座吊桥,因为修了新的路,已经不太用了,绿树掩隐中,摇摆着,是动感的路。
  阿江在前面,我跟在后面,开始是兴奋和勇敢的,走了一小段,头就开始有点发晕了,越来越怕,吊桥也欺负人一样的摇动起来,我蹲了下来,不敢再移动半步。
  “不要怕,把手给我”
  阿江的手很有力,被他紧紧的握着,心里渐渐安宁了下来,安全的。
  走过去,阿江的手没有放下来,我们一直握着直到村口。
  “你可以留下来吗。”阿江看着我。
  我楞了一下,心无端的又跳起来。
  “我好笨,我们原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走吧,我们回去吧。”
  两个人沉默起来,心里千头万绪,空气却是静止了,有点闷。
  离开前,我去买了很多的文具送给孩子们。村子里碰到的时候他们总是停下来怯怯的喊我一声“老师”。脸是朴实而生动的。
  最后一节音乐课,孩子们把我教的歌都唱了一遍,很响亮,一点变调的,带着童音,是美好的。这次阿江没有坐在教室里。
  和村长家告别后,已经是傍晚,还是阿江送我,我们一直都没有说话,离愁在空气中弥漫开。这样的日子美丽却是漂浮的,不是属于我的,是偷来的快乐。心动是真实的,却是抓不到的,这只是我的世界之外的另一个世界。
  车子起动要开走的时候,我把手伸出去,阿江握住我的手,用左手轻轻拍了一下,转身离开了。
  窗外,天逐渐暗了,景致模糊起来,我转过身,不再看外面,眼泪掉了下来。

『berta』写在宛若后面的一些话
      今天中午考试回来,已经快一点了,走在没什么人的路上,突然觉得心里一阵舒畅,想到好久没有留意过路边的景色,看着阳光照在未融化的积雪上,回忆起一位网友给我的留言,关于〈胭脂泪,留人醉〉的,说那篇文章是‘看着别人的故事,流着自己的眼泪,像杯淡淡的清茶’我很感动。
其实胭脂泪是我写的第一篇古代题材的文,可是大家抬爱,看了都问我写多久了?写得很不错啊,感情很到位,久而久之,我就不再说那是初写了。写那篇时,我刚看完李碧华的烟花三月,里面的女主角命运多桀,令人唏嘘不已,于是周氏紫言,就成了一个化身,代表所有命运多桀的女性,不忍看其年化老去......
今天在网上碰到师傅,告诉她自己的想法,她说有时候提高写作水平的方法,就是用你最初的思想来写,所以不妨试试回头写东西。
这篇〈宛若烟花〉,我试着用胭脂泪的手法去写,虽然是第一人称,但是总体还是淡淡的,可能每个人对于爱情都有疑问‘两个背景截然不同的人,可以为了爱情抛弃一切在一起吗?’我的理解是‘不可以,或者说要抛弃得太多,而爱情承载不了太多。’那么,什么才是本真呢? 
      写了那么多上穷碧落下黄泉,生死化蝶,泣血升天的故事,最后才发现,其实爱若清茶盈手握
      愿大家新年快乐,天天开心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62112/viewspace-787653/,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上一篇: Java对IPv6的支持
下一篇: 胭脂泪『转载』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 博文量
    150
  • 访问量
    7355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