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IT职业 > IT生活 > 我眼里的攻壳:伤感与幻境(转自豆瓣)

我眼里的攻壳:伤感与幻境(转自豆瓣)

原创 IT生活 作者:mantian 时间:2008-01-26 20:59:12 0 删除 编辑

我绝对算是后知后觉的了,竟然现在才发现了这12年前的经典。

看完了攻壳1,在网上偶见这篇评论,简直就说出了我看攻壳之后的大部分想法。呵呵,我看电影比较认真,知道25集的时候素子并没有死,因为那部义体上并没有巴特带来的手表。

另外说说塔奇克马,那群被制造出来的思考战车,最初协助素子他们战斗,以及到塔奇克马离家出走,还有一起讨论那些古怪的问题,感觉他们真是一群有意思的家伙而已,到最后被抛弃送去解体..就再没有想到过他们,毕竟被情节拖走了,没工夫向他们,后来在疗养院看到了一台塔奇克马,后面的情节也猜到了大概。不过真正看到他们自爆的时候,那种感觉,也许正如评论那样,很久没有了...

我还不知道2的情节,希望还能看到那些小家伙。另外攻壳2竟然有7G...不管了,多少G也下..还有电影版...

以下转载:

来自: Ariel小艾

Innocence / 攻壳机动队2 无罪 评论

   FOLLOW ME 的女声悠扬动听,似箭穿心,已经许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WHO IS THE INNOCENT ONE?
    
   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有罪,于是上帝放开了手掌,任世人独自生存。
    
  我们都是被遗弃的孩子,所以我们会恐慌,会孤单,会不知所措。

[@more@]  看过黑客帝国的人很多,但知道黑客帝国的原身就是攻壳的人却廖廖。 从整体构思、环境架设到风格,黑客里都留着浓郁的攻壳气息,个人猜想并不是才思枯竭的表现,而是那两兄弟对与攻壳的至高敬意使他们故意把在黑中显露攻壳的痕迹。 这么一回忆,似乎连攻壳的开头画面字母流动他们也是抄去作为黑客帝国的经典画面了的:)
    
  素子是个硬心肠的女人,我开始老那么想。 但是女人毕竟是女人,她无法舍弃回忆,无法放弃对过去的执念。 于是换了无数次义体,都还是选择女身,细小的手腕上还带着那块老旧的表。 当她烧掉机械工程师注进战机的电子脑时,当她必须擦去塔其克姆之父留在孩子们身上唯一的一点记忆时,当她柔情似水地对着巴特微笑时,什么都不重要了。 有人说素子像绫波丽,她也曾为自己是盛放灵魂的躯壳痛苦,无所谓地流泪,说着“我死了还会有人代替我的”。 但最后她们都站了起来,用自己的意识抗争着强加与己身的命运。 最终绫波和宇宙同化了,素子也失去了物质形式的义体,但这是正剧,不是悲剧。
    
  不想谈9课,不想谈义体人,不想谈AI,去掉一切装饰,攻壳的主题最终回到了押井守对人性的理解。 人是永远不能完全相互理解的动物,所以人会孤独,会忧伤。 人总是在不断地尝试伸出触角,然后受伤,结疤,反反复复。 活着如何,死了又如何? 人创造了人型AI来抚慰自己,又对AI的出乎意料的发展而恐惧甚至想消灭它们。 AI的个性化使人原来的掌控地位变得一文不值,人便后悔了,人总是想站在高处蔑视地往下看的。 胆怯、犹豫、惶恐和绝望糅合成一股暗流,一种想逃离或摧毁这种不可靠性的情绪应运而生。 奇怪呵,人类一边不断更新着高度自我智能的AI以满足自己的欲望,一边为人类本身逐渐被机械化替代而无力无谓地反抗。 忘记了谁说的,这个世界只有一条路,人类舍弃肉身而成为AI。 有点可悲是吧。
    
  有朋友意味深长地说,巴特才是攻壳的主角,从前我不信,现在信了。 押井大人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预料到他的突起,还是一切尽在他的帷幄中?如果是后者,我服了。 如果说庵野秀明是后现代的PIONEER,大友克洋是命运的背负者,那么押井守就只能用老谋深算的哲学老头来形容。 从机动警察到95攻壳,后面因为受到动漫迷们热烈欢迎而TV化产生的STAND ALONE COMPLEX 及后部,还有人狼,无不是押井对人生哲学的理解。 人类一直在试图创造更美好的世界,但美好的世界背后却往往是越加丑陋的人性。(突然想到似乎是培根说的话:人的一切行为就是为了追求幸福。)
      
  攻壳不是爱情剧,所以不谈爱,从不。
  但攻壳里面并不是没有爱。
 比如巴特。
    
  他和素子究竟被什么相牵着呢,战友的情谊?属下对上司的服从感?男女的爱恋? 似乎什么都沾着点边,又什么都无法解释。 他们之间的默契和信赖感,是任何人都无法替代和理解得了的。 素子不谈爱,这谁都知道,但在攻2中出其不意地为素子设计了一段与反叛者首领的青梅竹马之恋,但看过的人都应该记得,最后拯救被废墟掩埋的两人的那个男人,在斜阳下为素子背负着沉重钢铁十字架的男人,是巴特。
         
  巴特很明白,能安静地站在少佐身边的日子并不会长久。 她的存在对巴特来讲也许就像烟花,美艳无比但随时会乘风而去,素子从来不是他的,今后也不会是。 巴特选择服从,即使有时候难以理解素子的冷漠无情,他还是那个悄悄站在素子身后为她披上外套的男人。
    
  《无罪》最后的画面里,由卫星下载到人偶里的“一部分的”素子面无表情地对巴特说,我随时都在。 巴特的侧面埋没在黑暗中,默不作声,连再见都没有说。
    
  的确,无须再见,随时都在,只是永远无法相见。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559014/viewspace-998523/,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上一篇: 某些现实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 博文量
    49
  • 访问量
    10767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