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Linux操作系统 > Linux操作系统 > 归去来兮,司徒雷登

归去来兮,司徒雷登

原创 Linux操作系统 作者:花好月不圆 时间:2008-12-26 21:35:41 0 删除 编辑

作者:长平 提交日期:2008-11-30 0:22:00
  
  
  1949年8月司徒雷登离开中国的时候,伴随他的是***写的一篇嘲讽奚落的文章《别了,司徒雷登》。文章说“他是美国侵略政策彻底失败的象征”,“没有人去理他,使得他‘茕茕孑立,形影相吊’,没有什么事做了,只好挟起皮包走路”。
  2008年11月18日,司徒雷登再次回到中国的时候,已是几抔骨灰,一缕乡魂,中国人却给了他极大的尊敬,媒体的报道满怀深情:“低沉的音乐声响起,在中外友好人士的注目下,司徒雷登先生的骨灰被轻轻安放在(杭州)安贤园文星园,四周青松苍翠,远处青山环抱”。
   彼时解放军百万雄师过大江,国民党政府土崩瓦解,***胜利在握,意气风发而又心怀愤懑,写一篇那样的文章也可以理解。问题在于,1949年以后的政治 版图中,***越来越被神话,他的话成了金科玉律,一句顶一万句,容不得不同的陈述和意见。那篇文章的本意也不是为司徒雷登立传,而是借司徒雷登离开中国 的事分析美国对华政策,但是其中对于司徒雷登漫画式的描绘就成了他的功过是非的定论,人们再也无从了解更加丰富多彩的历史事实。
  司徒雷登到底 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今天我们才有机会知道,原来“他是中国人民的朋友”,他甚至认为自己“是一个中国人更多于是一个美国人”。他的父母都是美国人,但是 他出生在杭州,童年在西子湖畔度过,会一口流利的杭州话,11岁到美国受教育,20多岁又回中国,在中国生活的时间总共超过半个世纪。他在中国传过教,教 过书,当过记者,还当过美国驻华大使,其中最有名的工作是任燕京大学首任校长。在长达27年的治校生涯中,他把燕京大学打造成中国一流大学,倡导学术自 由,培养了大批优秀的中国知识分子,并留下了如今北京大学所在的美丽校园。1962年他在华盛顿去世时,遗愿之一就是要安葬在他所热爱的燕大校园,和他的 早逝在中国的妻子合葬在一起。
  根据史料记载,司徒雷登是一位谦卑而善良的基督徒。先后作为燕大学生和教员的冰心这样描述自己的校长:“你添了 一个孩子,害一场病,过一次生日,死一个亲人,第一封短简是他寄的,第一盆鲜花是他送的,第一个欢迎微笑,第一句真挚的慰语,都是从他而来的。”他也是一 位正直而勇敢的公民,曾经因为拒绝与日本侵略者合作,被日军关进集中营,直到日本战败后才获释。
  在司徒雷登骨灰安放仪式上,司徒雷登秘书傅泾 波的后人、美籍华人傅履仁老先生说:“司徒雷登先生的一生都奉献给了中国的教育事业,回到中国是他最后的心愿。”这样一个普通而又感人的心愿,为什么历经 波折至今都未能实现呢?这是因为司徒雷登在奉献于中国教育事业的同时,还当了几年美国驻华大使。正如***那篇文章里所分析的,美国那几年的对华政策,是 扶持国民党政府,帮助他们对付共产党:“美国有很多钱,可惜只愿意送给极端腐败的蒋介石反动派。……当然更加不愿意送给共产党。”
  政治不仅抹 杀了人性,掩盖了事实,甚至还篡改了历史。就在那篇文章中,***自豪地写道:“我们中国人是有骨气的。……闻一多拍案而起,横眉怒对国民党的手枪,宁可 倒下去,不愿屈服。”然而,正是这个闻一多,在他那著名的《最后一次的演讲》中,认为司徒雷登出任大使对中国是件好事:“现在司徒雷登出任美驻华大使,司 徒雷登是中国人民的朋友,是教育家,他生长在中国,受的美国教育。他住在中国的时间比住在美国的时间长,他就如一个中国的留学生一样,从前在北平时,也常 见面。他是一位和蔼可亲的学者,是真正知道中国人民的要求的,这不是说司徒雷登有三头六臂,能替中国人民解决一切,而是说美国人民的舆论抬头,美国才有这 转变。”
  闻一多和***的说法矛盾了,怎么办呢?这本来并不值得大惊小怪,留给读者自己去判断就行了。但是,有关方面的做法并非如此,而是在将这两篇文章同时收入中学课本的时候,把闻一多演讲中这一段话不加任何说明地删去了,就当他没有讲过一样。
  如今,“别了”的司徒雷登又回来了,离他安息燕大校园的遗愿咫尺之遥,这是历史的进步。但是这还不够,期盼政治能够给真相和人性让出更多的空间,让它们各自都得以自由地生长。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54872/viewspace-522789/,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