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IT职业 > IT生活 > 见义怎可勇为!

见义怎可勇为!

原创 IT生活 作者:wangzh3 时间:2006-03-11 09:38:32 0 删除 编辑

关键字:见义勇为 见义怎可勇为!

政府一直号召大家见义勇为,我以前也认为应该如此,可是前几天看了中央电视台的节目,听了法学专家的评论,我觉得见义怎可勇为!

文章在正文里面。

为什么我觉得见义怎可勇为!理由很简单:我觉得对待违法犯罪分子正在实施犯罪的过程中如果要见义勇为,就应当一下子将其制服或者使其失去反抗能力,不管采用什么手段或者方式,防止其继续犯罪,或者对见义勇为的人造成危害。而法学专家认为罪犯应当有人权,要防止过失伤人甚至过失杀人,我觉得法学专家忘记了犯罪分子是在犯罪,见义勇为的人去见义勇为的时候就失去了享有生命的权利。

文中的武术教练因为自己的武术能力在和犯罪分子搏斗的过程中没有受到伤害,并且在犯罪分子先使用刀具的情况下将犯罪分子刺死。如果是我或者绝大多数人来说,肯定死定了,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有那个武术功底,能够不受犯罪分子的伤害,所以我们都不要见义勇为,如果要我去见义勇为,我的做法肯定是在对方没有攻击我之前将其置于死地,不会对我或者其他人造成进一步的危害。

并且,经常有见义勇为的人受到了伤害,我们的政府只有道义上的鼓励,在物质上甚至治疗上都没有明确的规定,有的只是政府的观样文章以及社会人士的热心捐赠。

所以我还是赞成美国人的观念,抓犯罪分子是警察的事情,我们只需要记住犯罪分子的特征,及时报警协助抓捕就可以了,除非是犯罪分子危及我们的生命,我们只能奋起反抗,所以美国人都告捷他们的孩子出门的时候身上带些钱,如果有人抢劫,就给他们,防止他们没有得手穷凶极恶下毒手。

因此,我觉得政府是在放屁,在这个狗屁地方讲人权!

所以,我们一定要从我做起,告诫我们的亲朋好友以及孩子,见义勇为的时候要掂量一下。

我也深信,所谓的法学专家们一定不会见义勇为!

[@more@]

http://city.sz.net.cn/city/2005-09/07/content_142280.htm

见义勇为但不能凭恃侠义
作者: 时间:2005年09月07日 08:30:24 来源:南方都市报

  编者按:日前,一武术教练罗神贵用剪刀刺死小偷,以“涉嫌故意伤害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对此,许多市民困惑不解:英雄居然被抓,难道见义勇为还有错,法律怎么能够保护坏人呢?  

  ★参与人:

  张翔 广东正翰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振迪 深圳作家、法律工作者

  ★主持人:

 

 金强 本报记者  

  金强:近日武术教练刺死小偷的事情在深圳市民和网友中间引起了很大的关注,许多人对罗神贵被刑拘表示不解,甚至有些网友发出这样的疑问:见义勇为的英雄被抓,难道我们的法律是在保护小偷这样的坏人?

  张翔:罗神贵被刑拘是公安部门在履行正当的法律程序,从该案例被披露的情节来看,事情从最初的盗窃到最后有人倒地死亡,性质已经发生变化。要为事情定性,必须进行周密的调查取证,以还原真相。现在公安部门呼吁目击证人出来作证,就是调查取证的一个重要环节。在这里,我借贵报一角呼吁目击者勇敢站出来,配合警方调查取证。罗神贵的行为,可能有三个方面的认定:正当防卫、防卫过当和故意伤害。不管最后的认定是什么,法律讲究的是证据是事实,因此有必要刑拘罗神贵进行侦查。

  黄振迪:许多网友不理解,是不熟悉法律程序所致。人们只是看到刺死小偷的教练被“刑拘”了,想当然地用一些民间的通俗概念去理解——“被抓了”,而被抓就意味着违法甚至犯罪。“有罪推定”其实并非仅仅存在于我们的司法实践中,更广泛地、长期地存在于普罗大众的常识判断和生活经验中。

  金强:不懂法律程序固然是造成不理解的一个方面,对小偷劫匪的痛恨,对人际关系冷漠现实的不满,以及对见义勇为的英雄行为的肯定,可能是更大的诱因? 

  黄振迪:这可能关乎两个概念:社会正义和法律正义。社会正义往往采取画脸谱、贴标签的形式,比如说好人、坏人;施暴者、受害者。社会正义与法律正义多数时候重合,比如说违法犯罪分子受到法律惩处;但也有矛盾,或者有争议的时候,比如说刘涌案,刘涌作恶,社会上一片声音:罪该万死。但在法律上则面临着一个程序困境:非法取得的证据,不能作为定罪量刑的根据。初听起来是难以叫人接受的,但是我们可以移之佘祥林案,这个案子也正是采用了非法的刑讯逼供取得的证据,才酿成了冤案。到这时候我们才会体会到法律正义是多么重要!因此社会正义需要法律正义来规范,通过公正、严密的法律程序来实现法律正义。

  张翔:这涉及到情理和法理。我们经常会听到大相径庭的两句话,一句是“法律不外乎人情”,一句是“法不容情”。其实这两句话都有合理的方面,但都不全面。法律并非不考虑人情,就拿这个案例来说吧,教练出手帮助同事和后来自首等情节将会在认定性质方面予以考虑。但是在司法实践中,又不能以人情替代法律。

  金强: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就经常看到私设刑堂,对小偷大打出手的现象。而此前深圳媒体也报道过一个事情,一孕妇在商场购物,被疑为小偷,而遭虐打,导致胎死腹中。打人者的亲属反而振振有辞:小偷就是该打。

  张翔:法律讲求权利和义务的对等、损害和责罚的对等,小偷偷东西,损害了他人利益,他应该承受相应的处罚,并且这个处罚权在国家机关。“小偷过街,人人喊打”,其实人们并没有这个权力。我们不能忘了,小偷危害社会,而过失或者故意伤害他人同样是危害社会的行为。

  金强:国外正当防卫的尺度是否比较大,比如说未经主人同意,私闯他人房屋,就有可能被射杀?

  张翔:西方有些国家确实如此,这是基于对人权和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而制定的。但是它同样存在着对等关系,也就是说,私闯民宅本身就构成犯罪,并且量刑很重。但在我国,如果别人闯入房屋,房主就持刀把人给杀了,绝对构成犯罪。

  金强:当然,这是一个极端的特例。现实中我们面临的更多情况是,在遭窃或被抢的危急关头,如何恰当地分辨对方会实施什么样的侵害,然后马上很有分寸地给予对等的防卫。恐怕我还在思考的时候,已经倒在地上起不来了。

  张翔:其实这在新《刑法》第20条已经有专门的规定,就是哪些情况下不存在防卫过当。还有一点就是,不管怎么痛恨小偷劫匪,这只是一种情绪,不能代替法律。他们也是人,也有亲朋好友。所以我们看到最近湖南的哥撞死劫匪案,二审判决维持的哥有罪。社会不能为了解决一个小矛盾,而引发一个更大的矛盾;法律也不能为了维护一个小的权利,而伤害更大的权利。

  黄振迪:如果法律允许人们能够实施有预见性的防卫的话,结果就是天下大乱。因为谁都可以以可能实施的侵害为借口,向他人进行攻击性的防卫。“以暴易暴,吾未知其可”,千年前的智慧一直在善意地提醒着我们。

  金强:我们注意到,罗神贵的身份比较特殊,他是一位武术教练,因此才能拔剪相助刺死小偷全身而退。金庸小说曾经深深影响了中国一代人的心智与行为方式,许多中国人高唱着“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而今各地政府也鼓励见义勇为的行为。正当防卫尚且如此困难,见义勇为是否面临更大的操作困境?

  黄振迪:见义勇为没能力不行,有了能力也要悠着点,否则一不小心就成了犯罪。从“义”、“勇”二字看出,“见义勇为”还不是一个法律名词。如果也对之立法,也会像现在“性骚扰”立法一样令人尴尬。事实上,我国的《刑法》在总则的“正当防卫”规定,就已经包含了其内容和限度。从内容看,“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第二款规定了限度原则“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等等。

  张翔:侠义观念脱胎自传统社会,今天我们仍然处于由人治向法治社会转进的时期,因此侠义观念仍然在相当一部分人的头脑中扎下根来。侠义观念从本质上与法治理念相违背,因为侠义观念只能给我们带来血雨腥风的江湖,而不是我们需要的公民社会。但是对小偷劫匪的痛恨,以及对侠义之士的呼唤,实际上表现出市民对严峻的社会治安现状的忧虑和无力感。因为无可奈何,所以需要宣泄。从内心来说,我们的愿望就是如此简单——渴望有一个安全安定的生活环境而已。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47869/viewspace-819619/,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上一篇: 我是不是很脆弱
下一篇: Ka Ying Hotel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 博文量
    301
  • 访问量
    10831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