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Linux操作系统 > Linux操作系统 > 年会记行三日流水

年会记行三日流水

原创 Linux操作系统 作者:西瓜 时间:2008-01-19 23:41:54 0 删除 编辑

十一日的下午,无趣的在PUB转来转去,本打算6点出发,想想地铁也不会堵车,时间怎么也够了,谁知道LMlulu四点就出发了。看看怕迟到,只好5点一过出门,出去吃了个饭,然后直奔火车站。到了火车站却只有bqyxyuplulu却还没有来。天上下了点小雨,想找个地方躲雨,又不好意思说。

还不到7点,几乎所有人都来齐了,只有帅哥耗子姗姗来迟。耗子帅哥还是一如既往的帅,可是难道长得帅就可以迟到,实在是没有天理阿。:mad:

火车上,和个球,球球还有木根一个隔档。个球的吨位还真是不一般,偶见过的PUBer,大抵只有伟哥有得一拼。随便聊聊就出去转了转,回来却发现个球和木根在谈技术,听了几句实在听不懂,赶紧闪人,去到lulu那边聊天了。不知道是因为和lulu,耗子,鲫鱼比较熟,还是去看美女去了。::-): 一边聊天一边喝酒,这样的火车坐起来也很舒服。不知不觉喝完了lulu的啤酒,也该到了睡觉的点了。聊天的时候深深的感到自己能力不够啊,不会说话,也不知道说啥,大多数时候都只是听他们说,偶只能偶尔插上几句话,证明一下偶得存在。顺便学习一下。

一早醒来已是5点半钟,打算给风mm提供叫醒服务,谁知道居然已经上路了,想借机收点小费花花的希望如肥皂泡般的破灭了。到了京城,找到了接站的西门官人,可令偶伤心的是西门官人已经记不得我了。真是从来只有新人笑,有谁看到旧人哭啊:cry: :cry: 。。。。。。本想跟着耗子和lulu一起去吃爆肚,可想想投资和创业论坛对我的诱惑性更加大一些,于是坚强的抵制了爆肚的诱惑,直奔九华山庄。

不一会到了九华山庄,扑面而来的寒冷让我明白过来,原来京城不只是偶印象中少草木,多风沙的样子。原来京城的冬天还很寒冷。接下来的两天时间,老老实实的多在酒店里,只是偶尔出去抽烟的时候吹出冷风。到了酒店,居然还没有房间换衣服,裹得厚厚实实的给拉到牌子底下照了张相,像一只笨重的大熊一样。偶本想换件好看的衣服再去照,可惜没有房间。天知道我有多在乎在美女面前的形象那。人长得丑也就罢了,再不精神一点可怎么活啊。吃过早饭房间还没有出来,一群人坐在大厅里聊天。IT168mm们都很pp,也很热情,以至于偶这三天有事没事都会到登记处去晃悠晃悠。

等到看到甜美女来了,抑制住激动无比的情绪上前搭讪,可不知道是不是美女对色狼的态度一贯如此冰冷无情,还是偶长得太丑。居然连偶是谁都木有问。:cry: :cry: 。虽然很失望,不过偶还是坚强的忘记了郁闷,到房间换了件衣服,兴致勃勃的去探访周美人和Qmm去了。本来有机会拍到美人出浴图,奈何反应实在是迟钝,等偶想起要拍照的时候,美人已经披上了浴巾。惜乎,偶得美人出浴图。不一会,伟哥拍马杀到,可怜的伟哥,给出租车司机抛弃在九华的大门口,不得不拖着肥肥的身子走了很远。坏人始终是坏人那,伟哥到达的第一件事不是和熟人叙旧,居然是去查39的房,全然不管39的早操是否完成。多日不见,美人还是那么清减,Qmm也还是那么粉嫩,伟哥也依旧是那么壮硕。仔细看看忽然发现伟哥瘦了些,想必应该归功于亲爱的tori了吧。随便的聊聊天,不知不觉就到了饭点。

饭厅里转转,比较熟悉的人桌子上大多坐满了,东瞅瞅,西看看。发现有3个美女单座,还没有其他的人,拉着偶家花花直奔那桌。腆着脸坐下来,失败的是却不知道说啥。唉,偶咋就这么内向呢。偶啥时候能不那么内向那。。。直到去留无意mm到来,这时候偶家花花去房间里放相机,把美女骗到偶身边偶家花花的位置。虽然感觉对偶家花花有点内疚,不过,美女当前,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一顿饭的时间,大多在找美女聊天,几乎忘记了吃饭。席间问起小尾巴鱼,看了以后感觉和照片不象,实在是对照片映像太深,以至于见了真人认不出来,给偶说了偶还不信,还以为mm们在忽悠偶。最失败的是第二天居然又问了一遍。估计美女周围的人很多,这个事情想必已经忘记鸟。而且偶已经记住美女了,这辈子也不会忘记鸟。

吃过饭稍作休息,就到了投资创业的会场。和猴王一起找了一个前面的位置坐下,虽然偏了一点,可好歹是第一排:)说到猴王,想起了火车上和猴王等人讨论的关于软件厂商的错误导致客户损失的赔偿问题。这里和猴王的意见完全相反。猴王的意见是,如果合约内容没有提到赔偿问题,那就是无限责任。我却坚持认为,如果合约没有提到,就完全没有责任。

关于这个问题,后面有空再仔细说说。

经过一些时间的等待,看到一个mm站在了主席台上,偶看了两眼给猴王说,mm好像有点紧张了。转眼mm自我介绍说,是“赢在中国”的主持人。这样看来,我的判断能力,那还真不是一般的差啊。一下目有办法自圆其说了,只好暂时不说话,老老实实听人说话。(后来偶上网搜了一下,原来是新媒体总监,核心策划并不是专业的主持人,这样说来紧张也是有可能的,哈哈)会议开始了,要求大家一边听一边先提问题。这时候可以看出,猴王的头脑无疑比偶强了很多,看起来,熊的智商,实在是不如猴啊。偶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一个问题,也不知道憋死了多少个脑细胞,最终想出来2个问题,没想到转头一看,猴王已经哗啦啦的写了78个问题了。最后的最佳问题奖也被猴王收入囊中。

会议的详细过程大家都在,偶说的也不好,就不细说了。说说自己的一些感受吧。

先说主持人立那吧,偶之前看过赢在中国这个节目,可却不知道立那,应该可以说是偶孤陋寡闻了吧。(偶,对娱乐圈的事情,一向都没有多大兴趣)一连串耀眼的光环背后,主持的整个过程,却没有感觉到太多突出的地方,倒是一开始说的那段关于牛仔裤和西装的那段话有些意思。让偶想起那句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长翅膀的不一定是天使那句话(六翼,偶可不是影射你啊:))

事后翻了翻小册子,感觉预定的模式挺好,不知道为何改成现在这种访谈的模式。就像看到的很多东西,比如路边装扮成石头的音箱等。不知道算是对成功模式的简单复制,还是算吸取了成功的经验,少走了很多的弯路?

对赵小兵的映像不是很深刻,也没记住他的发言。周鸿祎看起来似乎已经没有了技术人员的影子,侃侃而谈,能说,又敢说,还能说到点子上。LM软件反LM,谁是真LM,谁又真的知道……我们看得到的通常只是浮出水面的浪花,水底的沙石和潜流,又有谁知道。这个世界的可爱在于每个人都是不同的,可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人想要去改变别人。事实可以证明想要改变的人是对的,可那又能怎么样。如果所有的人都不会犯错误,那么这个世界该有多无趣。一不留神又跑题了,还是说回来,嘿嘿。

讲台上两个PUBer,只记住了一个叶开,去年记忆就比较深刻了。很佩服叶开走的路。眨巴眨巴眼睛,哗啦啦就开了三个公司,实在想问您忙得过来么,可始终也没好意思问。另外那位兄弟从事的好像是搜索预览技术,人我没记住,可映像还是挺深刻。不知道是有典型的技术人员的通病,说了一两分钟也没说清楚,还是我实在太笨了,怎么听也没听明白。

期间,收到偶家阳光的短信。说她到了,偶听得正起劲,还有最后一小时,就没舍得走。谁知道就错过最好的机会,到现在偶还追悔莫及,肠子都悔青了。你说说,偶怎么就这么笨那。最后的时间,请下面的人提问。貌似小辉哥站起来提问,被周总pass了,偶抓住机会问了一个偶一直思索不清的问题。问他怎么看待,只有偏执狂才能成功这句话。周宗告诉偶们,这句话被翻译错了,应该是迫害狂。偶不知道,偶是被公众忽悠了。还是给周总忽悠了。周总说的时候,偶忽然想起,偶们坛子里的瓦罐,应该是迫害狂吧,总觉得大家都在迫害他,莫非,瓦罐具有成功的潜质?

一边努力的听讲,一边焦急的想出去,煎熬之中投资与创业的话题终于完了。偶下楼问到房间号就直奔偶家阳光的房间。谁知道lulu和巴乔比偶到的还要早 偶一边骂自己,一边看着一群人被hotfall堵在门口。说偶家阳光正在换衣服那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等待的时间也是焦急的。不一会,耗子也来了,大师来了,老酷也来了。大家抓紧时间和hotfall合影留念。等了一会,他们有事都先走了。偶正想留那继续等那,谁知hotfall一转身进了门,把偶关门外头了,偶爬门上听听,看看,啥也木有听到,啥也木有看到。门口转了几圈,想想偶还是走吧

熬了一会,时间貌似不长,不过偶那是度日如年啊。终于到了吃饭的点了。偶,偶终于见到了偶家阳光 PP颠的跟着偶家阳光下去吃饭。走到桌子跟前偶又傻眼了。一桌子坐满了人,留了3个位,一个lulu坐了,一个hotfall,一个偶家阳光。左右巡摸了一圈,好像没个空位置了。偶当时就恨不得把lulu一脚踢开。可想想不仗义阿,人刚给买了火车票,咱不能过河拆桥吧。得,自个找地方坐去吧。我找啊找,看啊看,左转转是又转转,终于给偶找着了,师兄旁边有个空位。啊,师兄还给偶留了个位。感动得偶眼泪哗哗的,不愧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兄弟,在偶木有人收留的时候收留了偶。啥也不说了,赶紧就坐吧。

     依依不舍的看了偶家阳光那个位置,无奈的坐下来,谁知道不到两秒钟,偶就恨不得抽自己两耳光。当着一桌子人,没好意思那。只见牛哥搬个板凳就挤到那桌去了。你说偶咋就那么笨呢,偶咋就木有想到涅 偶这一肚子郁闷那,老虎,偶抗议,为啥今天木有酒那!!!偶想来个一醉解千愁,那都做不到。

吃过晚饭,兴致勃勃地打算去找偶家阳光mm聊天。谁知道又被hotfall美女堵在门外。hotfall美女,真是偶命中的克星那。hotfallMM实在是太不可爱了   左晃晃,右晃晃也找不到地方去。混到K歌的人群中小坐几分钟,最终确定他们要去K歌,想想偶得歌声实在不够优美。偶,还是不凑这个热闹了吧。
     
偶再左晃晃,偶再右晃晃,决定去骚扰风mm拉。庆幸的是,风mm终于没有把偶拒之门外。闲聊几句,也找不到事情做。实在木有办法,还是去找贝贝美女吧 大厅里坐坐,找168的美女聊聊,时间过得也很快。不一会,牛哥要去打牌了。偶们就去了牛哥房间。奈何除了牛哥和piner,再也木有人斗地主了。偶们,可都是好人哦,赌博不干滴。既然木有人斗地主。那么偶们就打80分了。偶和去留无意mm搭档,不料偶延续了地主群逢赌必输得悲剧,偶家花花和风mm都打到Q了,偶们才打到6 连累了美女,偶实在很抱歉。可是,不是偶得错,偶得运气不好,那也不怪偶,是不
      
不知不觉,时钟指向了12点。大家都困了。只有大师赶来和牛总他们斗上了地主。大家都回房去睡觉去了,偶回到房间,看到bq01他们在打牌,想上会网。可Bq的破机子,打开就死机。忽然觉得肚子饿了。想出去吃点东西,转了一圈也没遇到一个熟悉的人,算了,一个人吃饭木有意思,偶还是回去睡觉吧。西门大官人还躺在偶得床上,怎么也得把西门官人留宿吧。想到这里,偶飞奔回房。还在,偶抓紧时间洗澡。可谁知道,洗完澡出来,西门官人他,居然不见了。偶伤心欲绝那。可走了的西门官人,也不会再回来了,郁闷的睡了。
     
一夜无话。除了BQ也许被偶得呼噜吵着,别的什么也木有发生。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46574/viewspace-153397/,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网络如社会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注册时间:2007-12-17

  • 博文量
    10
  • 访问量
    2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