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IT职业 > IT生活 > 渔猎往事

渔猎往事

原创 IT生活 作者:passager 时间:2007-01-10 17:29:08 0 删除 编辑

最近的中央台播放《许世友上将》,剧中谈及将军酷爱打猎。不禁勾起我儿时的那些渔猎往事来。

故乡地处长江口,一马平川(最近的山是百公里之外一个叫狼山的百米小丘陵),以前有野猫野兔黄狼之类的走兽及其野鸽,鹁鸪斑鸠白头麻雀之类。从我记事起,已经很少有人专事打猎了,遇到的也是一些业余选手而已。只记得冬天的时候,捕黄狼的人会多起来。 捉黄狼的通常几个人一伙,养几只的土狗,通常会找农家的柴垛,用网把柴垛四周围起来,然后用棍子捅柴垛。往往是失望的,但有的时候柴垛里真的还有黄狼,它们被捅急了,就串出来,撞在网上,立刻被罩住,无法挣脱,就乖乖被俘(当然,他们一般不是那么乖顺,又叫又咬又挣扎)有的时候侥幸脱网,狗群会发疯似的猛追。我们会跟在后面,看一场动物比赛,但多半黄鼠狼会逃脱。(黄鼠狼是为命而跑,狗群是为工作而跑,敬业程度不同,呵呵).有的时候,野兔的出现会让整个村庄都热闹起来,只要有人一声叫喊,有野兔。几乎家家户户会有人拿着棍子,为了一顿野味守在路口沟渠(比抓小偷还齐心),野兔在人群的围堵下慌不择路,总会被某个幸运之人当头击倒。

我本身参与的只有是打鸟了。记得那时父亲在一个船闸工作,那是有成批的小松树林。一到黄昏,成群的麻雀会归宿。我就和隔壁的孩子一起拿着猎枪和手电筒,到树底下用手电寻找麻雀。麻雀被手电照到以后,会吱吱叫几声,却懒的离开安乐窝。于是,架起枪,近距离射击,一枪一个。第二天的中午,是一顿美餐。后来就更绝了,用网把树围住,不断的捅树冠。麻雀们发现天摇地动,于是各自飞散,正好钻到网格里,被擒住。有时冬天下雪的时候,鸟儿出来觅食,就把网格筛放在家门口的雪地上,下面撒些米,边上用小木棍支住。用绳子系住小棍,自己抓着绳子的另一头,远远的躲在门后,等待着那些鸟儿来上当。会有鸟儿来吃,它们也会打探一番,然后钻到网格筛下大块朵颐。但不管我拉绳子的速度有多快,很少有鸟儿会被罩住,除非是那些饿晕了要食不要命的笨鸟。

钓虾是我比较擅长的,小龙虾学名蝲蛄。放学后或者是中午,去宅后的竹林砍几根小竹子,一米长就行,系上二尺长纳鞋底的线,线头上是铁丝做成的环子,然后去湿润的田地去掘粗大的青蚯蚓,将蚯蚓串在铁丝环上,找个河边蹬下,放下几根竿子,小龙虾是水的呆子,个头越大越呆,它们很快就用钳子来夹,这时把竿子提离水面,任你提的多高,它们也不松手,真正的要吃不要命。有的时候,虾钳不够大,他们夹的不牢,就需要用一个网兜从它的后路包抄,在把虾快提出水面的时候,及时把它抄住。通常半个小时会钓好几斤,可以红烧或者作成馄饨馅。现在城市的大街小巷一到夏天就卖小龙虾,但吃不出当年的好滋味了。

后来上了大学,就渐渐了远离了那些生活,记得当年和我一起打鸟的孩子到上海交大读书,暑假的时候回家拿渔杆,说闵行校区附近有很多渔塘,可以垂钓一番。后来他去了美国,失去联系。不知道在地球那一端是否还能记得那些年少时的乐趣。我到上海工作后,在世纪公园和闵行体育公园看到过有人垂钓,不禁怦然心动。有时想去郊外钓鱼,却从来没有实现过,真是故人今在不,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是,少年游

[@more@]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43789/viewspace-889387/,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上一篇: 烟雨西塘
下一篇: 没有了~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 博文量
    2
  • 访问量
    3176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