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Linux操作系统 > Linux操作系统 > 《海上钢琴师》在下不下船间徘徊

《海上钢琴师》在下不下船间徘徊

原创 Linux操作系统 作者:bpmfhu 时间:2019-07-02 19:51:06 0 删除 编辑

最近又看了一遍《海上钢琴师》,仍然一如既往的被他感动。转一篇评论,向这部伟大的电影致敬!


夜晚,雨后的街头显现出黑白分明的冷酷,康牌小号手迈克斯坐在阶梯上擦拭着手中的小号,不知道该往哪里去好;巨大的自由女神审视着从身边经过的轮船和船上来自欧洲、追寻未来的船客。远处的纽约如牢笼般灰暗阴森,刚刚欢欣跳跃的船客们安静下来,眼睛里流露出希望和不安。《海上钢琴师》就这样开始了它的故事。 

  1900出生在船上,被身为锅炉工的养父抚养到8岁,被父亲教导除了船,其他的一切都是BAD。在养父的葬礼上他第一次听到音乐,从此与音乐结下了缘,仿佛天生地成为技艺超群的钢琴演奏手,一生中他从来也没有下过船。 

  影片的主题从这里展开:1900到底应不应该下船,去追求我们大多数人一直在追求寻找的东西?1900的好友小号手迈克斯作为普通人的代表一直劝说着1900:从好奇心(看看这个花花世界)到利益驱动(凭借1900的钢琴才华能大红大紫,生活富足),最后是情感(娶妻生子,过普通人的温暖生活)等等。而1900的思想更能让我们好好思考:岸上的人喜欢刨根问底,在不断地追寻可能达不到的目标中虚度时光。城市中看不到城市的尽头,那里是否有我需要的东西?那些东西是否我真的需要?掌握自己能掌握的东西是否更加重要?对于他来说船和音乐是他生命所能完全掌握的东西。 

  关于这些我想起了很多:《庄子》有这样的故事:知识是无穷尽的,一个人拼命地追求,结果累死在路上;另一个笑话说:一个人为了钉墙上的钉子而去邻居家借榔头,邻居说榔头柄坏了,需要斧子砍木头做柄,于是再去别人家找斧子,却需要磨刀石等等等等,结果越走越远。我们是否也在人生的追求中越走越远而忘记了最初的目标呢?《新龙风配》中萨布丽娜的父亲是为富人开车的,而他选择这个职业的唯一目的是能有大量的时间读书,这一点我十分钦佩。如果我们知道我们需要什么而且能够牢牢地把握它,我们的心灵应该不至于迷失方向。 

  影片也没有称赞“不下船”的想法就是对的,相反影片两次赞扬了在船上第一个看到美国的人,他们有足够的勇气从欧洲到美国来追寻梦想,也有坚定的信心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什么。而在影片的最后,迈克斯从乐器店老伯手里接过小号,继续追寻自己的目标时,狭窄的街道第一次从远方射来了阳光,象征着未来的希望和人世中各种美好的东西。 

  《海上钢琴师》的配乐是一大特点,以钢琴为主的音乐与电影段落画面的配合非常贴切。小时侯弹琴时的幼嫩,迈克斯晕船时的诙谐,上等人舞会时的疯狂,三等仓人们跳舞时的欢快,讽刺大厅内个人时的刻薄,与少女父亲交谈时的轻缓,看见少女时的柔情等等都显示了音乐的绝对魅力。 

  影片另外2个表现音乐的大片段:在风暴中迈克斯晕船时1900带他到大厅中弹起了钢琴,并放开了脚闸。随着船身的起伏,乐曲中钢琴如流水般在大厅中回旋,风暴叠现在1900的面前却失去了令人恐惧的强悍力量,就好象是海洋表演的小小把戏一样让我们微笑。 

  第二个片段是爵士乐祖师谢利上船来向1900挑战。这是全片音乐的高潮。一般来说音乐间的较量非常难以表现:因为一般观众不是很能分辨出哪一方在音乐的造诣上更强一些。但影片通过两个人之间三回合的较量让我们完全感受到1900的音乐才能所在。三个回合中谢利弹奏的都是拿手的爵士乐,就好象三步走的都是平板路;1900却一步一个台阶,先弹奏简单清新的“平安颂”,然后将谢利第二回合中弹奏的曲子按照原样弹了一遍。第三回合中才显示自己的最高水平,达到顶峰。使大厅中的听众惊诧地如油画般安静。 

  影片拍摄风格非常精致,除了对音乐的描述之外,画面构图、布景道具方面也下足了工夫。船舱中精致的布景,锅炉间的钢铁风格,电脑合成的海上风暴,纽约远处云雾缭绕的高楼,巨大的自由女神像等等,都给人强烈的视觉享受。唯一不真实的是船舱中的布景太精致了,而且显得同新的一样。想想看1900是出生在船上的,到成人的27年后,“维珍尼亚号”不可能还是象泰坦尼克号一样新吧。 

  影片中有许多段落,给人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风暴中船身起伏,迈克斯晕船时1900却闲庭散步,如履平川;1900准备第一次下船时,随着他走下舷梯,镜头跟随他由上而下,背后的光线也逐渐暗淡下来,贴切地表现了1900此刻由憧憬变得犹豫的内心;小号手迈克斯始终左右游荡的眼神和1900兰色、忧郁、坚定的眼神之间的对比;以及最后炸船时1900抬起头,那仿佛来自天堂的光线等等。 

  《海上钢琴师》的导演是拍摄过《天堂电影院》、《玛琳娜》的意大利导演吉赛贝.托纳多雷。主演钢琴手1900的蒂姆.罗斯在2001年的《人猿星球》中扮演反面一号人猿将军塞德,很难想象两者是由同一个人演出的。 

  《东邪西毒》中洪七公询问沙漠的背后是什么,而最终向那个方向走去,这与1900质疑城市大楼的后面是否有尽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们无法说清谁对谁错!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4096/viewspace-52413/,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注册时间:2001-12-26

  • 博文量
    237
  • 访问量
    1533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