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IT职业 > IT生活 > 阿烂的故事

阿烂的故事

原创 IT生活 作者:alantany 时间:2007-10-23 15:01:02 0 删除 编辑


“我希望有一天,我能找到宇宙中传说的虫洞,或者在我家后院的大槐树下,挖到一个尘封已久的月光宝盒,让我通过时光的隧道,‘啾’的一下,就回到了公元 1996 年,而地点就恰好是我的大学校园的足球场,随后我就和一个帅的想自杀的中场球员合而为一,我带着球,象一阵风拂过对方球员的脸,我的右脚轻轻的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我听到了女孩子们潮水一般的尖叫声,青春无邪,热情洋溢。我躺在地上,我的身体在尖叫声中轻轻的飘着,飘着,天上的云彩,勾勒出一个巨大的‘帅 ’字,我知道,我已经天人合一了。。。。。”

[@more@]

镜头慢慢拉远,画面上出现了我们的主人公,一个满脸胡子的中年男人,让人由不得想起风尘三侠中的虬髯公。一手用力的挖着鼻孔,大砣大坨的鼻屎在他右手指用力的挖掘下,变成许许多多的碎屑,掉落在面前的茶几上,他眯缝着眼,死死的盯着面前一个屋角,脸由于手指用力的挖掘而变得有些扭曲,但嘴却大张着,里面有一些液体,带出一种无法自拔的满足的笑。我们的主人公名字叫阿烂,是一个it 公司数据库维护部门的负责人,手下有几个小弟,都小他不少,他从1998 年毕业到现在,已经在这个圈子里混了8 个年头,8 年的时间,在这个日新月异的圈子里,可以造就出很多个General manager 来。可是阿烂没有,他只是一个很小部门的负责人,而这个职务,还是他以前的上司做腻了,让给他的,要不他现在仍然还是一个小弟。所以阿烂会经常怀念他的大学时光,它觉得那段时间是他人生的巅峰期,所有的好运都被他撞到,举例来说:那时的阿烂长得也算风流倜傥,脸上没有现在这么多得胡子,尽管它只用10 元钱一只的电动刮胡刀,却能把脸刮得像刷过漆一样光滑,因为每天早上他会把大把大把地时间用在刮脸上。而且那时他也不挖鼻屎,因为那样会影响他在少女心中的形象,阿烂把这个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关于这一点上,我想再多解释一下,当时他不仅人长的像模像样,而且非常懂得如何取悦女孩子,她会根据不同性格的女孩子,采取不同的交流方式,据后来阿烂讲,这就好像oracle 数据库中,对于不同的表,我们访问的时候有必要选择不同的执行计划(explan)一样,目的就是要从表里尽快地抽出数据。这个道理阿烂在没有变成dba 之前,甚至在它的大学时候就已经知道了。我之所以想把这件事情多说一些,是想介绍阿烂在他的人生巅峰期一些成功的做事方法。比如刚才说的和女孩子交往,后来的事实证明,他的作法都非常的成功,对各种女孩子,内向或豪放的,甚至有一点神经质的,对阿烂来说,都是无往而不利,据他的同学透露,他亲耳听到阿烂和一个女生在讨论女孩子例假期间应该注意的卫生情况。需要指出的是,阿烂这样做,并不能说他就是一个两面三刀的人,他对他认为是朋友的人是一流的。很多长得比阿烂帅,却女人缘远不如他的人开始非常的嫉妒他,公开骂他玩弄女性,道德沦丧。阿烂对此不屑一顾,他用事实有力地回击了他们,因为他们发现所有和阿烂交往和准备交往的女孩子对他都是好评如潮。最终他们放弃了这种敌对念头,开始主动虚心请教,但得到的结果仍然令他们失望。因为阿烂跟他们说:“这叫厚积薄发,我从初中就开始准备了。。。。”

的确,阿烂从小学,初中,再到高中,一直都在'厚积',他掌握了很多种技能,比如音乐,它能够读懂简谱,能够记住几百首歌的歌词,能够随便拿起什么吉他,笛子弄出一些还算正确的音符。这些技巧都是在中学时候学的,虽然看起来很浅薄,但在哄女孩子方面,已经足够了。所以从这一点上来看,阿烂具有很强的超前意识,而且在“度”上把握的非常好,因为他知道他学这个绝不是为了将来变成一个作曲家或者摇滚乐手。另外,他还非常注意一些细节,比如说唱歌,高中时非常流行郑智化的歌,阿烂也非常着迷,当他知道阿智哥原来有残疾之后,就变得更加着迷。他记住了他所有歌曲的旋律和歌词,达到听到第一个音符就能说出歌曲名字的地步,在唱腔上也努力向阿智哥靠拢,并且努力影响着下一代,他那首’年轻时代‘被小他6 岁的弟弟唱成’年轻死带’很多年,直到那个小孩子上了初中,明白了意思,才知道被耍;阿烂在文学上也作了很多的‘厚积’,比如他在初中开始背唐诗,到高中已经背到了《离骚》和《九歌》,当然这种远古的文学直到他变成现在的样子也没机会拿出来用,因为能欣赏这些的女孩子实在是可遇而不可求,可求而无可用了。但是他读的《红楼梦》却在大学里很派上了些用场,比如有一次他为了安慰一个失恋的女孩子,最后为女孩子吟了两句诗,
“春恨秋悲皆自惹,花容月貌为誰妍’
使得那个女孩从此自怨自艾,夙夜忧叹,自谓红颜命薄,再没有谈过恋爱。
阿烂并不只会在文学和音乐方面下功夫,因为他认为这样的男人仍然不能算‘厚积’,我开始就提到,他更愿意向别人炫耀他的足球功底。阿烂在踢足球上对自己要求很苛刻,首先他要求自己的动作要帅,他觉得这个是第一位的,没有很帅的动作,他宁可不踢球。所以我们可以认为阿烂走的是一条偶像的足球路线,但他最后仍然把足球的基本功练到了很好。这样的成就使得他很自然的当选为班上体育委员,并进入系足球队作了替补,这在班级里是一件不小的事情,让那些本来就喜欢他的女孩子更加的不能够专心听课.
阿烂这种对自己严格要求的做法,并不总会收到很好的效果,有一次就载了跟头。那是在高一的时候,班级上体育课,要做100米短跑测试,男女生站在一起,4 个人一起跑,为了跑出很好的效果,阿烂特意穿了一件宽大的外套,并且把扣子解开。听到老师的发令声后,他并没有像其他3 个人一样弓着腰,撅着屁股,眼睛看着地面拼命的使劲,而是直起身子,目视前方,两只手在天上挥着,让外套飘在后面,脑子里想象着周润发从爆炸的房子里冲出来的样子,尽管最后一个跑到,但他心里为自己的创新非常得意,脑子里想着女生都在深情地注视着自己奔跑的样子,忍不住笑出来声,直到他听到体育老师向他说 “有病”时,才惊醒过来,讪讪的走开了。


体育老师的态度,对阿烂是一个很大的打击,使他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行为,他最初认为是体育老师嫉妒他才这么说的,但当他发现这种解释仍然不能使他释怀时,他就决定以后改变这种做事方法,这导致了以后阿烂在做事上采取了更为稳妥地方法,所以说,老师的行为对学生的影响是非常深远的。
基于以上的原因,阿烂基本上每天都要拿出一些时间来做他的时光穿梭,就像是一个负责任的dba,必须要做一个schedule 来保证数据库数据备份的准时性一样,阿烂会选择每天吃过晚饭的半个小时来做这件事情,为了确保每次都做的很成功,他就配合挖鼻屎来让自己专心致志,通常来说,鼻屎的量越多,挖掘的时间越长,他就可以通过时光穿梭来享受到更多过去的快乐时光。但有时候鼻屎的量也会少的不尽如人意,有一次居然挖出了血,弄的他心烦意乱,匆忙的结束了他的时光之旅。

阿烂在他毕业8年之后,终于把他的大学时期定位成自己人生的巅峰时期,这就是说,自从大学毕业之后,我们的阿烂一直在走下坡路,或者说,他至少没有再取得像大学里那样的成就。
阿烂在大学里学的专业是理论科学,也就是说,那是一种看不到,摸不着的东西,这本身就和阿烂的做事风格相背。阿烂是一个喜欢把一件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尽可能想清楚地人,他觉得这样做才有意义。这个思想在阿烂的“厚积”时期就体现了出来。比如说初中的时候,有一次老师要给全班同学排座位,那时候为了防止同桌说话,学校最常采用的方法就是把男生和女生放一个座位。对于男生来说,特别是像阿烂这种思想成熟的男孩子,最大的愿望莫过于能找一个漂亮女生同座。当时排座位的方法是,男生和女生都走出教室,在楼道里按性别排成两排,个子矮的站前面,个子最高的站在最后。站在最前排的男生几乎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因为他就在老师的眼皮底下。所以只能乖乖的和一个自己看都不敢看的女生走向了属于的他们自己一块空间。阿烂认为这是这个男生的宿命,尽管他看到到了他进去时眼中带着的绝望而又不甘心的眼神。
按照阿烂的身高,应该排在队伍的中部,这是一个相对有利的位置。他的眼光开始在女生队伍的中间搜寻。我们知道,在一个班级里,漂亮女生绝对属于稀缺资源,要获得这种资源必须付出相当的努力。这个道理阿烂心理非常清楚,所以当他的目光锁定在一个女生身上的时候,他知道残酷的竞争开始了。
为了取得最后的胜利,阿烂脑子里至少拟定了3个阶段性的实施方案。开始的时候,队伍比较长,阿烂很难绝对确定那个漂亮女生的位次。于是他故意从人群里挪出来,若无其事的和周围几个男生说笑,身子不断前前后后的移动,使得自己站的位子不固定,同时眼睛却瞟着女生的队伍,心里默默地数着那个女孩子的位次。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阿烂要一边和其他男生说笑,一边要从女生队伍开头数起,而每次排头的女生走进去,都可能导致阿烂重新数一便,这种双线操作,就算是有备而来的阿烂,也感到相当的吃力。特别是他发现在他scan女生队伍时,他的目光居然和其他的几束来自同一方向的目光有交叉时,他越发感到了的压力。因为他注意到了他身边有几个家伙的眼光也都在向那面瞟着。
阿烂最后终于确定下来了漂亮女生的位置,他下一步的计划就是确保自己的位置和那个女生一样,他数了一下自己的次序,发现靠后一个,于是他就大声和前面的男生说笑,同时身子慢慢往前挤,想挪到他前面去。但是阿烂感觉到自己碰到了一顿坚硬的墙,身体被挡了回来。他抬起头,看到了一张运着气和充满必胜信念的脸。阿烂心里叹了口气,无奈的把绷紧的身体松懈下来,老实的站在他对手的身后,他感到了他们两人的心照不宣。

我们已经说过,阿烂是一个善于使用自己大脑的人,他会认真地思考和总结发生在身边的每一件事,直到他对自己说“I got it”时为止。这次也不例外,当阿烂发现他已经没办法得到那个位置的时候,他选择了放弃,并且举起大拇指向他前面的兄弟表示祝贺。那个男生绷紧的身体仿佛也立刻松懈了下来,脸上带着无与伦比的喜悦,仰起脸,挺直了胸膛,带着他的胜利果实,在其他人喷火一样嫉妒的目光中,大踏步地走进了教室。直到第二天,这个男生收到了老师的通知,要求他和坐在他后面的阿烂同学换座位时,他才知道事情远没有他想象的简单。因为这个被排在他后面的同学事后向老师反映他看不到黑板上写的字,并当时向老师展示了他的视力,老师经过确认后支持了他的请求,同时勉励阿烂要在这个位置上好好学习。
从这些经历上,我们可以看出,阿烂在中学时期,不仅在音乐,文学和足球方面掌握了许多的技能,同时也学会了使用正确的思维方式来指导自己做事情,所有的这些,都使他在大学生活里如鱼得水,左右逢源。
我在前面已经说过,阿烂学的专业是一门理论科学,很多的观点和理论依据都具有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导致了阿烂对专业课一点兴趣都没有,他每天看着专业课的老师在黑板上写出一条条歪歪扭扭足有的1米多长的数学公式时,他就觉得这个老师的性格已经像那个数学公式一样扭曲。阿烂学的专业确切的名称叫气象学,但阿烂更喜欢叫他猜天气。因为他觉得它们每天上课所做的事情其实都是一种猜测。猜测者,乃结果具有不确定性,至少说不够准确,阿烂看着那个上课的老头,在黑板写满了数学公式,阿烂已经数不清楚那是几重积分,这时候他最愿意看到就是老师放下来手中的粉笔,笑着告诉大家,按照他的分析,明天的气温依然会持续回升。晚上阿烂在楼下传达室煮方便面时和值班的老伯聊天,顺便问了他明天的天气情况,那个老汉告诉他,他在这个地方住了一辈子,对这里的天气再了解不过的了,他告诉阿烂晚上要降温,并且特意叮嘱他要多穿衣服。
第二天的气温的确如传达室老汉所言。这让阿烂心里非常的难过,他为自己的专业感到沮丧,有几次他甚至想找到系里的老师,劝说他们改学其他的学科。但最后还是放弃了,因为他知道这样做是对老师的不尊重和对自己专业的不信任。
既然阿烂对自己的专业失去了信心,像他这样思想老成的年轻人,自然是不肯再在这上面浪费时间了,他决定选择一个适合他的研究方向。很多年之后,当阿烂再怀念起他的大学生活来,他仍然觉得大学中的自由是最难忘的,那时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比如他不想听英语课,他就不听,如果觉得期末英语考试没过,他就晚上 9点之后到年轻的英语老师的宿舍里坐在床上不走,直到对方红着脸告诉他‘你没问题时‘他才放心出去。他还可以找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去看2元钱一张票的电影,去混在教职工的舞会里,找年轻漂亮的女老师跳舞。而这种自由随着以后他工作的年数越久,变得离他越来越远了。有几次阿烂在梦中又回到了他的那个巅峰年代,他忍不住大笑起来,后来就被他老婆用脚踢醒了,他听到了老婆的怒斥声和不满百天的儿子的啼哭声,他赶忙爬起来,尽管一部分意识还残留在那个年代,但他已经从老婆怀里接过了啼哭的婴儿,机械地换了尿布,又抱着他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屋子里的灯光很暗,他偶尔抬起头来,透过窗户就看到了远处马路上依然有车流在来来往往的移动,在那样一个安静的凌晨时分,看着怀里已经熟睡的婴儿,阿烂有时候会突然感到自己生命已经被延续了。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362/viewspace-978161/,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注册时间:2008-01-05

  • 博文量
    38
  • 访问量
    211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