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应用开发 > IT综合 > 大长今人物系列:执子之手——闵政浩(转载)

大长今人物系列:执子之手——闵政浩(转载)

原创 IT综合 作者:mia 时间:2005-08-15 16:38:17 0 删除 编辑
作者:绿犀牛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more@]     终于写到闵政浩了。昨天晚上想到要写,不清楚该怎么写起,辗转了半宿。真不相信我就要开始写他了。准备好了吗?好吧,让我们走近他,渐行渐近,无怨无悔,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中宗元年,十岁的徐长今终于如愿以偿进了宫廷。一天晚上,受到同期的小宫女的欺负,长今和连生被关在屋子外面,长今想起妈妈曾经在退膳间藏有一本饮食的札记,就大着胆子和连生一起去找退膳间。两人在空旷的院子里转悠,连生很害怕。在皇上的大殿外,她们遇到一个女孩,在对着大殿行大礼。深更半夜,三个人互相吓到对方,惊叫声引来了大殿的侍卫。她们赶忙躲在大殿的屋脚后面,忐忑的等待侍卫离去。长今打量着这个女孩,她也是新进的小宫女,比长今高不少。她说大殿里有一个哥哥,是我在私宅就喜欢的人,他16岁中了司马试状元,我家人要我进宫,进宫就是皇上的女人了,因此我来向他告别。长今好奇的往大殿看了看,大约能看到几个人影。      几天之后,小长今才惊讶的发现,这个女孩子就是传说中的崔今英,御膳房崔尚宫的侄女。那个夜晚崔今英第一次向别人袒露自己的感情。她做梦也没有想到,面前这个不起眼的小孩,日后会成为自己在事业上最强劲的竞争对手,而且,会是她在感情上最嫉恨的敌人。她们的感情世界,都和那个名叫闵政浩的男子有莫大的关联。那天晚上,长今在大殿外隐约看到的人影中,有一个就是他——新晋的司马试状元,出身高贵,气质儒雅,才华过人的班家子弟——闵政浩。      长今再遇到闵政浩的时候,已经又过了十年。长今外出寻找金鸡,途中遇到一个受伤的男子,她赶忙采草药帮他包扎伤口,因此延误了进宫的时间,差点被赶出宫去。长今救人的时候遗失了从小带在身边的一件珍贵的物品,那是长今最亲爱的爸爸亲手制作的银妆刀三件,有一把精致的小毛笔,一个墨水盒,还有一把小刀。      那一天,内禁卫闵政浩与倭寇搏斗的时候中了飞镖,天色很暗,他隐约看到一个年轻的女子帮自己治疗,由于受伤太重,他口不能言,昏死过去。醒来后救命恩人已经不知去向,只留下一套银妆刀。闵政浩记挂着这件事,却要到很久以后,才知道银妆刀的主人到底是谁。      几个月后,闵政浩在书库里,看到一个年轻的宫女在对着书架好奇张望。“宫女不许到这种地方来!”闵政浩厉声说道。宫女吓了一大跳,转身看到一身军服的闵政浩,她马上害怕的低下头。她带来了多载轩郑云白主簿的一封信,闵政浩半信半疑的展信读来。信是送给书库的前任长官朴主簿的,郑云白在信中拜托自己的老朋友,有机会的话借些书给这个宫女看,“如果这人读书,会比昏庸的官员更能造福百姓”。闵政浩的威严融化了,他和气的对她说,“你要看什么经书,我借给你看吧。”   “区区宫女怎么能看经书呢?”她很忐忑不安的问。   “只有人才去分辨贵贱的,书籍是不分辨贵贱的。”      拜郑云白所赐,长今在飘满书香的地方,第一次和闵政浩正面接触。出于对经典书籍的崇尚,闵政浩很乐意帮助一位聪明又热爱学习的人。他一次又一次把不同的书借给她看,他开始留意她喜欢看什么书,开始关切她在宫廷里的生活。长今失去味觉的时候,内心非常痛苦,闵政浩见她忧伤,就说些宽慰她的话,被她感念在心。长今恢复味觉以后,第一个想感谢的人是帮她治疗的郑云白,第二个就想到帮助过她的内禁卫闵大人。长今问连生,如果我想感谢一个人,该拿什么谢他呢?连生脱口而出:那就做好吃的给他吧!长今愉快的接受了这个建议,在厨房里忙活起来,做了一盒好吃的年糕,连夜送去给闵大人。她对他说,做食物的时候带着愉快的心情,希望吃的人也能感受到这份愉快。闵政浩高兴的品味着长今的手艺和心意,心情大好的他,对前来向他赠送东西的今英转述了长今的那番话。今英欢喜的离去,却不知道说这话时,他的心早就另有所属。   长今经历了太多太多风雨波折,和韩尚宫相认后,长今终于将父母的冤情告诉闵大人。         闵政浩:虽然你遇到这么多事,但是你仍然很坚强    长今:我不是坚强,我是不知道,还有什么方法可以让我活下去    闵政浩:从开始开始,我可以帮你分担你心中的痛苦悲伤吗?      他倾听她所有的心事,帮她保守秘密,守护在她身边,追随她到天涯海角,陪伴她度过一个又一个难捱的人生坎坷。历经千辛万苦,长今好不容易通过了医女考试,获得了宫廷的通行证。面对闵政浩焦急的询问,她先做出一副失意的表情,在他叹息的时候,忽然从手里翻出汉符给他看,一边调皮的笑了。      他分享她所有的喜悦,也分担她所有的忧伤痛苦。当长今被人抛弃在疫区的时候,她精疲力竭了。一直以来她都在忍耐和坚持,她不能忍受这种有预谋的遗弃。她绝望的坐在那里,心如死灰。当闵政浩不顾一切的进入封锁的村子寻找长今,他终于找到她了,兴冲冲的奔过去,却看到她满眼的伤心和绝望。我不能出去,因为我和这里的人一样被遗弃了,被自己的伙伴遗弃了。她流着眼泪说,我每天都忍耐再忍耐,坚持再坚持,可是现在我竟然被一起工作的伙伴遗弃了,想到这里我就再也坚持不下去了,我像漂浮在空气中一样,踩不到地面,我已经没有信心了,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在长今失去味觉的时候,是恩师韩尚宫坚定的告诉她:如果你不相信你自己,就相信我吧。   在长今被孤零零的遗弃在混乱疫区的时候,是闵政浩肯定的对她说:你没有做错什么,只是多一道你必须逾越的高墙,是人的高墙。你立下的功劳越多,你的医术越高超,那道高墙也越来越高,你必须想办法越过那道高墙,请徐内人一定要站起来,我不喜欢懦弱的徐内人,你一定要出去才行。      长今和闵政浩遇到了愤怒的村民,他们手拿棍棒器械,要杀死遗弃他们的人。闵政浩本能的用身体护住长今,却被村民一棍子打倒在地。长今冲上去,奋力推开失去理智的村民,大声说:难道我们要因为没有药材而自相残杀吗!请相信我,相信这位大人!我们会留下来和大家在一起!现在还有谁能比这位大人更快的拿到药材呢!村民让步了,以长今为人质,给闵政浩一天时间外出寻找药材。长今凝望着闵政浩的背影,目送他离去。她知道这一次也许是真的生离死别,也许从此都不能再见到他。她眼里含着热泪,内心酸楚而疼痛:大人,请您小心,您回到这里找我,已经让我很感激了,只要有这份心意就够了....      闵政浩冒着大雪,骑马赶到另一个村子。哪里还有什么药材,人们都在逃命。他赫然想起,是长今告诉他这里有药材,并说她两天前曾经到这里来买过药。不会再有药材了,长今明知道这里没有药,她是要让他活着离开疫病村,才那样说的呀!闵政浩呆呆的站在那里,心中万分惆怅。此刻长今正在疫区绝望的守护那些病人,一个垂死的病人说:那位大人不会回来了,世界上哪有人好不容易逃离疫病村还回头呢,何况是两班贵族...长今一面安慰她,一面泪流成河。      长今被村民关进仓库,村里发生火灾,长今第二次被遗弃了。她躺在地上,想起临终的娘和韩尚宫娘娘,她们一个一个的离开她的生命,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人可以依靠,她注定要孤零零的死去,她只好这样凄惨的死去。闵政浩回来了,他发疯一样冲进火海里,在每间房门背后寻找她,他抱着她逃到屋子外头,哭着喊她的名字,使劲摇她的肩膀要她醒过来。她睁开眼睛,看见他焦灼的眼神,含泪说了一声:我以为您不回来了,我很害怕您不回来了,谢谢您回来。闵政浩用尽全身的力气,抱紧她:我怎么会不回来呢,我知道徐内人盼望我回来,在我最危险的时候是徐内人挺身而出保护我,我怎么会不回来呢,我怎么会遗弃你呢!      这是一次是以生命为赌注的认定。他们互相守望了许久,在生死关头,看到了彼此间深厚的感情,从此终生以对方以心灵的依傍,在任何情况下都不离不弃,相依相守。      闵政浩说的没有错。最难以逾越,但是又必须逾越的,是人的高墙。长今立下的功劳越大,她的医术越高明,她面前的高墙就越是艰难重重。皇后要她秘密的加害世子,要做到不留痕迹。中宗对皇后存在不信任,他要任命长今为自己的医官。   在宫廷的势力斗争中,长今的医术成为被争夺的资源和武器。她不能忍受这种被逼仄的空间,她感到恐惧和空前的孤独。这世上她能够依靠的人只有一个,她满世界的寻找他的身影。他听说她在找她,到每个地方都打听,徐医女来过了吗?他们一再的错过,一整天都在奔忙中错过,直到晚上才在路上相遇。那一瞬间,长今哭着埋怨他:您不是说了会一直在我身边的吗?为什么我要找您的时候,您却不见了呢!      她央求他,带她离开,任何事都不要问,只是带她离开。他果真什么都没有问,写了一封辞呈就带她上路。地上好深的积雪,他们一路走过去,深深浅浅的脚印留在身后。这是一次危险的私奔,但是过程的浪漫,几乎令人忘记这种危险。       长今:因为我,你必须舍弃一切,这样没有关系吗?因为我,也许你会被贬为贱民,这样也没有关系吗?你握笔的手以后要挖泥土,这样是不是也没关系?也许我们要吃草根来过日子,这样是不是也没关系?    闵政浩:没关系,统统都没关系!    长今:都是因为我,也没关系么?    闵政浩:就是因为你,才没有关系!      他说,要在这里盖个学堂,我教书;旁边盖个小药房,你看病。她立刻抗议:为什么是小药房,我要大药房!他急忙说:好好好,盖个大药房!      他背她过河,她笑出来声来:我想起我爹和我娘,我爹偷偷的在河上铺了石头,让我娘过河,我娘看了很感动,就决定嫁给他。他赶忙说:你赶快下来,从那边走过来,假装什么都没看到,等我铺好石头你再过河。。。她笑着,说什么也不肯下来。他就笑呵呵的背着她,从冰雪覆盖的河面上走过。      上船的时候,他伸了手要来牵她,她看了他一眼,郑重的把手伸过去。真想牵牢这个人的手,就这样走到天涯海角。      这条路才走了一点点,来抓他们的人就出现了。右相人大亲自出马,作为从小看着闵政浩长大的长辈和顶头上司,右相大人欣赏闵政浩的才华,也担忧他被感情牵绊。长今站在屋外,一言一语都听得真真切切。她忽然冷静下来。闵政浩从屋里出来,在一边的树林里,他望着周围的山坡,语气急切的说:就在这里盖个学校,在那里盖药房吧,徐医女如果现在不走,将来一辈子我们连做梦都不会梦到这种生活的。她伸手握住他的手,平静的对他说:我不能走,不可以牵连大人。      她说要走的时候,他什么都没有问,拉起她的手就走了。她说要留的时候,他也什么都没有问。右相大人要求闵政浩无论如何都要劝说长今婉拒皇上的任命。在回去的船上,闵政浩语气平缓、态度坚定的,对长今说了他的想法。        闵政浩:你千万不能婉拒,无论你想这么做,还是不想这么做,你做了就一定代表某种意义,徐医女现在一定要做这件事,你就是要做这件事的人,徐医女如果成为皇上的主治医官,在朝鲜历史上,你将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女人     长今:我一点都不需要这样的名声     闵政浩:我并不是要你冀望这样的名声,我劝你是因为希望你做回原来的你,你说过为什么贱民不能上学堂,你说过为什么女人就不能抓兔子,那就是徐医女你的本性,所以你才会有今天,你做了许多其他人认为不可能的事,我现在再度回到宫廷,并不是因为我在乎徐医女的安危,我的安危,或是右相大人的安危, 儒生们的反对看起来很严重,但是在朝鲜历史上,这种事是屡见不鲜的,事情无论如何都会解决。不过,徐医女成为皇上主治医官的事,在朝鲜历史上是不可能发生的事,这件事情由徐医女来做是理所当然的,这个位置本来就该由你来做,让你回归你应当得到的职位,这比起扩张我或是右相大人的势力,更为重要正当,这是身为儒生的我应该做的事,所以我才愿意回到宫廷。请你做皇上的主治医官吧        闵政浩以实际行动实践他的想法。在中宗面前,他承认自己爱慕长今。作为臣子不应当和君主爱上同一个女人,闵政浩清楚的知道这一点,他已经准备牺牲他的全部,来成全长今。因此他对恳切的对中宗说:“这个女人一切都是珍贵的,也许微臣无法得到这个女人,也许长今以后要面临更大的悲伤与苦难。拜托皇上,让长今走她自己想走的路,这是我爱慕她的方式。不忠的我可以承担一切罪行,斩首也无怨言。”        同副承旨闵政浩被革去官职,流放他乡。临走的时候,他把长今送他的银妆刀交给德久夫妇。长今一路跑着追上他,他作出一副决绝的样子,让她忘了他。怎么忘得掉!长今哭着把银妆刀放在他的手中,请他一定要妥善保管,这是长今最珍贵的宝贝,是中宗梦想要从闵政浩手里夺去的爱情信物。长今请求闵政浩收下这件信物,收好他们的感情,从此即便天各一方,也要彼此守望和想念。      几年之后,中宗不治,临终前安排长今离开。长今终于见到阔别多年的闵政浩,感慨万千。中宗在御令中请求闵政浩带着长今逃走,逃到明朝去吧。此后的八年,他们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虽然物质贫乏,但是精神富足。      八年以后,当年的皇后、此时的太后得知长今在朝鲜,下令找回他们,恢复长今和闵政浩的身份。一家三口见到了亲朋好友,闵政浩感谢德久夫妇对长今视若己出,坚持要行大礼,感动了德久叔和德久婶。长今和张德重逢后,交流了几年来各自在医学发面的进展,张德由衷的说了一句:你辛苦了。连生她们也见过长今,连生心疼的说:你怎么都不和我们联系,一直在受苦。长今微笑着回答:这些年我过得很幸福,真的很幸福。      长今和闵政浩不约而同的选择离开宫廷,再次成为平民。离宫时正好是皇后生辰的庆祝仪式,一派歌舞升平。长今欣慰的看着这一切,转身离开。走出宫廷大门的时候,她抬头看了看这宫门,从她8岁时就立志进入的宫廷,一生中大部分时间都在此度过的宫廷,好几次差点就被撵出的宫廷,所有的辛酸痛苦幸福快乐,几乎都和这个地方有关。一家三口走在漫漫油菜花地里,长今释然的说:宫廷这个地方,让我遇到了我的夫君,让我遇到了韩尚宫娘娘。让我失去了我的娘,又让我失去韩尚宫娘娘。宫廷这个地方似乎可以让你拥有一切,又可以夺走你的一切。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35820/viewspace-804524/,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 博文量
    64
  • 访问量
    1369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