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IT职业 > IT生活 > 大长今人物系列:长今的心理课——医女张德(转载)

大长今人物系列:长今的心理课——医女张德(转载)

原创 IT生活 作者:mia 时间:2005-08-15 16:31:53 0 删除 编辑
作者:绿犀牛 (张德语录:   看起来是个好材料,就是太罗嗦了   把那些药材芯子去掉,如果你不做,我就照样开给病人吃,他们的心脏会有个大窟窿   有些人身体没病,只是心里有病,给他们药丸是安抚他们的心   凭我的力量帮不了所有人,对穷人来说,最好的大夫就是不生病的身体   少在那边甜言蜜语了,还不快点去做事   [@more@]大长今人物系列:长今的心理课——医女张德      医女张德就这样板着一张臭脸,态度傲慢,说着并不中听的话,走进了长今的生活。这是在长今被流放到济州之后,她人生的另一个起点。当时的长今已经无数次尝试逃跑,每一次都被抓回来,每一次都不甘心,继续逃跑,她内心的渴望是如此强烈,要回宫去,回宫去,要复仇,复仇!她像一匹不被驯服的烈马,没有任何人可以说服她      这时她遇到一个怪脾气的女人,这个女人说要帮她逃跑,结果把她骗到军营自投罗网。被抓回来的长今忿忿的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没有人可以让我放弃,我永不放弃!这个叫张德的女人不以为然的说,你到这里要学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放弃回去的想法,这样你才能活下去,趁早断了念头吧      长今同样不以为然,不情不愿的跟着张德。这个女人脾气坏,老是跟富家的病人多收钱,还用食物冒充药丸骗人家,还和军人勾结盖什么房子,穷人生病了她居然袖手旁观,简直是太不象话了。长今并不喜欢这个医女,看起来她一点也不像悬壶济市的大夫,倒像个斤斤计较的商人。过了一阵子,长今才慢慢知道,医女张德其实是个好人,并且长今发现,做医女有机会再回宫廷,于是她下决心跟着张德学医了。      郑云白主薄身患重病,听说济州有个很厉害的医女,就慕名过来,意外的见到长今,得知她师从张德学医,目的是回宫廷复仇。郑云白强烈的反对这件事,心怀仇恨的人怎么能拿起治病救人的针,这绝对不可以。怎么就不可以!张德反问。我就是怀着仇恨在给人看病,怎么就不可以?      医者,仁也。但是张德学医却不是为了救人,而是要杀人。张德从学医的那天起,就带着复仇的使命感,她比别人花了更大的精力用于精进医术,当别人在学习治病救人的时候,她同时学习用医术救人和杀人。她的医术越是高明,她的矛盾就越重。多少次,她拿着针想要去刺仇人的死穴,只要轻轻一下,就可以报仇雪恨,但是她做不到,每一次都做不到。在仇恨和医术之间,她拼命的想要两全,但是一直内心斗争的非常厉害。张德发现长今和她一样怀着复仇的愿望学医,她便把这个难题抛给长今:在仇恨和行医之间,你必须选择。      这是长今的心理命题,前所未有的难题。她不能忘记所有的仇恨,她想通过学习医术来实现自己的愿望,但是行医竟然和仇恨是不能相容的。这个问题困扰了张德许多年,后来也困扰长今,在遇到大仇人的时候,你是给他治病,还是不给他医治,或是借机杀死他?在郑主薄的试题面前,长今迷茫了,她诚实的说出,我还没有想好,我不能决定。郑主薄于是给她一个最差的分数,希望她不再学医。      复仇,是长今一生的使命。她为了复仇,进了宫廷的御膳房当宫女,又是为了复仇,进宫廷的内医院当医女。她要洗清冤屈,她要让害人者忏悔。这项沉重的使命造就了长今百折不挠的性格,同时也成了她最大的一个心理负担。      长今的成长过程,也是一个心路的锻造历程。复仇者必须有恨,但是她身边的人以及她天性中的善良,又不断给她向善的影响。因此,长今从来没有被仇恨遮蔽了双眼,而是以最大的宽容和善良,化解了仇恨带给人的那种疯狂、焦躁、狂暴和不理智的欲望。她也面临到像张德那样的巨大矛盾,当她的仇敌就在眼前,轻轻一针扎在错误的穴位,就可以让敌人死去,和张德一样,长今也曾动念要这样复仇,举了针就要刺向死穴,内心艰苦挣扎,最后回到正确的位置。这样的心理历练,与其说是做医生的必修课,不如说是做人的两难命题。      学医,是长今日后成为“大长今”的必由之路。除了复仇心理以外,她还必须克服另一个重大的心理难关:一旦发生失误,还敢不敢继续给人看病。长今在给张德治病的时候,因为施针失误,差点害死张德,从此对针灸有心理障碍,一拿针手就发抖,心里没有把握,无论如何都不敢扎下去。张德看在眼里,她深知这是做医生所必须经历的心理关,如果过得去,可以继续行医,如果过不去,那就只能放弃。任何的安慰都无济于事,没有谁可以帮助长今走过难关,只能靠她自己去克服。      作为长今学医路上的启蒙老师和终生挚友,医女张德除了教她行医的方法以外,也注重她心理素质的锻造。要适应环境活下去,因此要放弃不切实际的短期目标;要做医生,就要在仇恨和行医之间做出选择,否则一生痛苦;要做医生,就要知道自己的手关系到别人的性命,要谨慎,更要能放得下。 评论: 长今的运气实在很好,学做饭的时候碰到了最高明的厨师韩尚宫,学医术的时候又碰上了最优秀的女医生张德。   和韩尚宫相似,张德也是一位可以硬得下心肠的高明老师。韩尚宫为让长今克服急功近利的想法,甚至赶她出门,令她真心悔悟。张德看着长今碰到心理障碍,冷静的等待她自己度过难关。   和韩尚宫的教学方式不同,张德没那么多的耐心,她要求学生勤奋聪明,要记住她只说一遍的话,要去背很多的医书,背不好就要挨打。她的严厉苛刻,让长今在一开始学医的时候就没办法投机取巧,这对长今以后的学习打下一个非常扎实的基础。   长今考上医女学习班以后,尽管严厉的申主薄要她们忘记原来所学的一切,但由于张德是英明的老师,她教的东西是正统而正确的,而且在她的教导下长今已经背过很多医术,这是长今的起点变的很高,超过了其他所有的医女,能够脱颖而出自然不在话下。申主薄主要从心理上教她行医之人必须具备的心理,就是谨慎和必要的恐惧。   后来在长今行医的过程中,张德直接或间接的参与,她们不断的交换心得和经验,即便是在长今流浪而阔别八年以后,两人见面仍然热切的切磋各自的医术进展,能够互相促进共同进步,是这两人最成功的地方。 朋友就要交张德这样的,你什么话都可以告诉她,她也有能力承受,帮你担当,多牢靠!   就好比长今这样的人,遇到连生,虽然从小就是一起生活的好姐妹,但是连生太脆弱,遇到事情非常慌乱,告诉她就是害她一直跟着哭,而且会心事重重。所以长今几乎不把重要的秘密告诉连生,也是因为爱护她,疼惜她。   对张德就不一样了,长今自从认识张德以后,几乎所有事都可以告诉她,完全没问题,张德有智慧,有很强的承受能力,能够帮着分担或是解决,做事情干脆利落,从来不会优柔寡断,实在是很令我欣赏。 评论: 张德哪里是医女,我看她简直是个侠女   为了复仇,她精进医术,同时学习救人和杀人   为了复仇,她跟随仇家,从内医院到流放地,如影随形   她有许多机会可以杀他,她无数次动念要一针取其性命   她的心同时装着仁慈和仇恨,她时刻在两种情感中忍受煎熬   她自信满满的走在民间,哪里有她哪里就能开医院   长今以性命为赌注挑战太后,她称赞长今是女豪杰   长今为盗取皇上病历,她担忧的提心吊胆,却二话不说连夜赶抄病历   东窗事发的危急关头,她站出来,和长今一起隐居济州,研究皇上的真实病因   她是长今的医学启蒙老师,是长今最重要的职业伙伴,是长今最可信赖的朋友   医女张德,如此传奇,如此侠肝义胆,天下豪侠之士,巾帼不让须眉 张德很少有惊慌的时候,唯一的一次,是发生在长今在受到皇后和皇上的双重压力下,与闵政浩私奔逃跑的时候。当时德久大婶来找张德讨论这件事,后来信非也来了,说皇上决定任命长今为御医,张德听说之后,表现得非常震惊而焦虑。张德很清楚,这件事会造成大面积毁灭性的影响,她同时非常担心长今和闵政浩的安全。   这就是侠女张德唯一一次不能够镇定自若的紧急关头 长今为什么会力排众意,接受皇上的任命,做朝鲜历史上第一个女御医?因为有两个深刻了解她的人,闵政浩和张德,对她进行了劝说,这番劝说切中了长今的性格和心意,因此她最终选择接受御令。         闵政浩:你千万不能婉拒,无论你想这么做,还是不想这么做,你做了就一定代表某种意义,徐医女现在一定要做这件事,你就是要做这件事的人,徐医女如果成为皇上的主治医官,在朝鲜历史上,你将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女人   长今(摇头):我一点都不需要这样的名声   闵政浩:我并不是要你冀望这样的名声,我劝你是因为希望你做回原来的你,你说过为什么贱民不能上学堂,你说过为什么女人就不能抓兔子,那就是徐医女你的本性,所以你才会有今天,你做了许多其他人认为不可能的事,我现在再度回到宫廷,并不是因为我在乎徐医女的安危,我的安危,或是右相大人的安危, 儒生们的反对看起来很严重,但是在朝鲜历史上,这种事是屡见不鲜的,事情无论如何都会解决。不过,徐医女成为皇上主治医官的事,在朝鲜历史上是不可能发生的事,这件事情由徐医女来做是理所当然的,这个位置本来就该由你来做,让你回归你应当得到的职位,这比起扩张我或是右相大人的势力,更为重要正当,这是身为儒生的我应该做的事,所以我才愿意回到宫廷。请你做皇上的主治医官吧      张德:你去做主治医官吧,就算只做一天也要做,虽然当初我是为了报仇才成为医女,但是在行医方面,我一向是认真诚意的,为了替人治病,我努力再努力,但是不管我再怎么认真努力,我还是个女人,我虽然施行医术,但是却一直不被病患信任,就算治愈病患的疾病,贵族士大夫却认为,留我住一宿就是对我莫大的赏赐了,因此,我的性格就越来越刚烈暴躁,甚至我听到有人在背后议论我是石女,我所需要的并不是很大的赏赐,也不是什么名声,只希望像男人一样,对我所做的事情,给予肯定和鼓励,医女也是为了医术认真努力,也可以亲自处方,这才是最重要的,一定要让大家看到,女人也可以施行高超的医术,女人也可以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才对,你具备这样的品行和才华,就算做一天也要做,就算为此而死也要做 如同郑尚宫把希望寄托在韩尚宫身上,张德也把希望寄托在长今身上。这算不算是形势所迫?在长今打算后退的时候,她最亲密的爱人和最信赖的朋友,叫她要勇往直前。与此同时,长今的另一位好友,从小一起长大的连生,劝告她不要前进,理由是不想看到郑尚宫和韩尚宫的悲剧在长今的身上重演。郑尚宫和韩尚宫,是挑战固有制度的先驱和牺牲者,长今要冒天下之大不韪,挑战法制体统,就很有可能步郑韩两位尚宫的后尘,成为另一个牺牲。我一直觉得御膳房的最高尚宫竞赛是害死韩尚宫的最大原因,因为郑尚宫选择柔弱的韩尚宫作为她的战士,从旁观者角度,一面可以理解她的用心良苦,一面又觉得耿耿于怀,替韩尚宫不值,因为她从来不想成为风暴,也从来不想变成坚硬的泰山。那场战争最终牺牲掉了韩尚宫,这种悲剧结局几乎是从郑尚宫一开始宣战,就可以预见到的。因此我憎恨这场战争。   如果你是长今,你会怎么选?如果你是长今身边能够给她意见的人,你又会怎么说?是像张德那样推动她成为战士,还是像连生那样劝告她退回到正常轨道以求自保?   还记得闵政浩以性命担保,让长今为失明的皇上治病。那是一场性命攸关的赌博,当皇上康复,闵政浩走出监牢的大门,长今流着泪抱住他,他当时说的是:我很后悔,我真的很后悔,我不该叫你去做这么危险的事,如果早知道这么危险,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叫你去做。   这一次恐怕比上一次还要危险,闵大人显然忘记了前车之鉴,到底是证明长今的价值重要,还是保留长今的性命比较重要?如果他牢记上一次的懊悔,他还会叫长今拿命去赌吗?   你可以说,爱一个人有很多不同的层次。连生的反应是最基本的情感层次,她珍惜长今的生命,她以长今的安危为第一考虑重点。闵政浩和张德是另一个层次,他们认为长今的生命应该承担起更多的使命,例如成为朝鲜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女人,成全作为儒生的闵政浩的政治信仰,成全张德无法亲自实践的职业理想,成全长今自己潜藏在深处的人生渴望——最后一项是最微弱的。长今是拿命去赌,这场赌博让胆小的连生感到非常的惶恐和担忧,连生的反应是最人性的,也是最感性的;闵政浩和张德的反应是理性的升华的,同时对长今作为一个人的权利关照也是最微弱的。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35820/viewspace-804520/,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 博文量
    64
  • 访问量
    13697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