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IT职业 > IT生活 > 胡吗个:生活确实很无趣 只能拿别人的闲话下酒(轉TOM)

胡吗个:生活确实很无趣 只能拿别人的闲话下酒(轉TOM)

原创 IT生活 作者:superchen 时间:2005-12-09 22:26:38 0 删除 编辑

音乐周刊》:究竟五尺布可以做多少件衣服呢?请明确举例说明。

  胡吗个:“五尺布可以做多少件衣服”又称“胡德吗个猜想”,在学术价值上仅次于“歌德巴赫猜想”。

  “究竟五尺布可以做多少件衣服呢?”歌中唱道:答案哦,噢!我的朋友,答案在身上飘扬!

  是以,“五尺布可以做多少件衣服”这一猜想是基于“身体”才成立的:如果个子大一点话比如像姚明,那五尺布最多给他做一条裤衩,但是对于身材矮小的胡吗个来说,除了做一套婚装外,还可以做两条裤衩。

  《音乐周刊》:最近让你觉得匪夷所思或者听不懂只好歉歉地说“这个,我说不好,这个我实在说不好”的是什么事?为什么?

  胡吗个:很多事都让我或者我们歉歉的说“这个,我说不好,这个我实在说不好!”但不为什么。如:

  电信部门说:我们一直在亏损……

  相声演员说:当时喝了很多酒,干没干别的我就不知道了……

  《音乐周刊》:请描述你的三个怪癖。

  胡吗个:不喜欢酒吧、不喜欢中文歌词中夹英文、喜欢注册域名。

  《音乐周刊》:如果不做歌手、编辑或者策划等职业,只给你三个选择,你会选择做裁缝、做木匠还是农民?为什么?

  胡吗个:在我们老家,男人往往是集裁缝、木匠、吹鼓手于一身的多栖农民,这差不多也是我后半辈子职业追求:成为一个体力劳动者!

  据科学调研,脑力劳动男人容易生姑娘,体力劳动男人容易生儿子。我上半辈子从事脑力劳动,下半辈子从事体力劳动,所以我会有一个儿子一个姑娘。

  《音乐周刊》:你自己觉得最得意的可以迷死一大片的特点是什么?可以是长相、性格、职业,或者在每一个方面都可以说个最得意的部分,不限。

  胡吗个:我口齿不清、有轻微口吃(说普通话时口吃,说方言时伶牙俐齿),若做一场3小时的演讲,或者做一档2小时的清谈节目,会迷糊死一大片!

  《音乐周刊》:制止电话那一边一个女孩莫名其妙的哭泣,你有什么好招?不许说“你是真的还是假的”。

  胡吗个:姑娘,咱们上线吧,咱俩视频,我想看着你哭……

  《音乐周刊》:究竟拜访谁值得你大动干戈花功夫做些手脚?为什么?如果我们不认识他(她),请简介。

  胡吗个:每一个城市都有想花功夫去拜访的女孩,正如每一架飞机上都有想泡的空姐,第一次面对她心跳加速、脸红、手心冒汗——感觉好极了!

  《音乐周刊》:如果在“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中选择一个词形容你或者跟你搭上关系,你将选哪个?为什么?

  胡吗个:此时此刻,只要不是“落雁”就行, 2005年禽类比较不受欢迎。

  《音乐周刊》:你一巴掌能打死七个什么?

  胡吗个:我一巴掌至多打死七只死蚊子,个人力量太小。

  《音乐周刊》:如果你是一个女人,你将怎么评价男人胡吗个?为什么?

  胡吗个:我只能以一个老女人眼光来评价老胡吗个:老不正经的小老头。

  《音乐周刊》:当你把自己关在屋里的时候,你最喜欢做的小动作是什么?为什么?

  胡吗个:极力反复张大嘴巴。古人云:男人嘴大吃四方。我觉得我的嘴稍稍小了一些。

  《音乐周刊》:请告诉我们勾股定理和你之间的关系。

  胡吗个:勾股定理,古人称之为“勾三股四弦五”。2001年,我用“勾股唱片”作为自己出版《一巴掌打死七个》的厂牌,并做了一个网站www.a2b2c2.org。

  “勾股定理”于我来讲,就是我对科学技术和古人的膜拜!

  《音乐周刊》:想象一下很多年很多年以后,你会是什么样?为什么?

  胡吗个:很多年很多年以后,我身体结实,能够像我的父亲现在一样肩挑背扛,用不着子女担心。

  《音乐周刊》:请告诉我们一件你最近发现的有趣事。

  胡吗个:15年之后,终于在第5次捧起《红楼梦》时读了下来,在此之前,初中2次,高中1次,大学1次,好几次都想尝尝这本红学巨著,但每次都是翻了3、5页便中途放下。

  这一次,读《红楼梦》,是想拿它来练习普通话的,半白话文很有语感。

  很喜欢其中一句话,贾雨村与冷子兴在一块儿吃酒,冷子兴说:说着别人家的闲话,正好下酒……

  生活确实很无趣!只能拿别人的闲话下酒。

  《音乐周刊》:假如你是一个丐帮帮主,你认为什么样的饮料才能配得上你的身份?为什么?

  胡吗个:××酸酸乳。作为丐帮帮主,长期不事洗漱,浑身溢满酸腐之气,当然得喝酸酸乳:酸酸甜甜就是我啊!

  《音乐周刊》:你的人生也好,爱情也好,事业也好,假如可以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你希望这个“东风”是什么?为什么?

  胡吗个:如果我的爱情“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话,我希望是东南风,如果一定要给这个“东南风”加一个级限的话,我希望不要超过3级。

  《音乐周刊》:请为在农地里的土豆(绝对不是洋快餐店的土豆)想一句广告词。

  胡吗个:土豆熟了!

  《音乐周刊》:你认为在建筑工地的一堆水泥管上,最适合玩什么游戏?

  胡吗个:拍摄20世纪90年代金属乐队MV,前景是乐手们操着家伙头发迎风飞舞,后景是女孩们跳钢管舞。

  《音乐周刊》:如果要是参加《超级男生》,海选的时候打算唱什么歌?怎么唱?

  胡吗个:《一桩事实婚姻》,这首歌我比较熟,情绪会拿捏得比较好,比较煽情。

  《音乐周刊》:左小诅咒建议我们把《音乐周刊》办到古巴去,你对此有何评论或建议?

  胡吗个:哈哈,很好!把一份音乐刊物办到美国的后院去!《滚石》中文版不是也要出了嘛!

[@more@]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33640/viewspace-811530/,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 博文量
    92
  • 访问量
    2763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