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IT职业 > IT生活 > 我能想到最迷笛的事,大部分和音乐都没啥关系(轉superED)

我能想到最迷笛的事,大部分和音乐都没啥关系(轉superED)

原创 IT生活 作者:superchen 时间:2005-10-17 22:56:03 0 删除 编辑

对于摇滚青年的热情与执着我早在很多年前就有所闻,对于他们的体力和激情很多年前也有所见。我经常出现在某个晚上的无名高地或者豪运,但是这是我第一次出现在MIDI音乐节,歌迷十分疯狂,POGO力量十足,撞飞我这70公斤身材的根本没问题,有些时候甚至成了捎带血腥的暴力游戏。看着从前面回来的体重超过二百斤朋友眼镜已经消失,我想起一句话:远离摇滚,珍爱生命。

  你还可以看到各种风格的人们,有梳着莫西干头的浑身一大堆钉子的朋克,有穿着校服的学生,有把脸上画上倒十字的黑金属,有带着巨大十字架的教徒,还有带着纳粹袖标的新纳粹,还有穿着皮靴留着长发的重金属,还有不知道为什么进来的老人,开裆裤乐队的一岁半的小朋友。而他们中间,除了热爱和平,保护自然,热爱小动物的朋克和朋克之间偶尔打打架以外,其他的还是相安无事。黑金属脸上画着对基督的蔑视也没有引来十字架人群的狂殴,偶尔还是传来阵阵大麻味道,这个也不算什么新鲜事儿。这一切都可以规类于六个字--中国摇滚文化。

  如果我去分析中国的长期无神论教育和造成这种信仰状况的原因,那肯定没什么人继续往下看了。MIDI还是有很聪明的地方,中间挥舞着的国旗时时刻刻告诉着我:这是中国人的音乐节。

  我对革命不太关心,因为无论如何我还算一个爱党爱国的共青团员。凡是我见过的狂热于摇滚乐的歌迷有三种:一种是喜欢讨论所谓摇滚精神,喜欢仔仔细细的研究音乐影响政治的案例。另一种则实在得多,根本不去研究这些他们看来是狗屁的东西,只需遵守一条定律:我听摇滚,我牛逼!我曾经跟前者讨论过七十年代的西方现代音乐史,发现有些时候他们看的资料是我当年无聊时候翻译过来的,顿时感到不以为然。对于后者,很多人都显得不以为然,我到是可以理解他们作为年轻人的一股纯纯的冲劲,冲劲就是冲劲,与前者闷骚无关。而第三种就是大多数人了,不敢去前面POGO。可能在全场观众都在热舞的时候颠颠,或者手拉着手一起跳上两下,而有趣的是,第三种人的在音乐节的轻微动作往往是前两种人带动的。

  号称最理智的摇滚乐,他们的观众并不是听声而动,而是查觉他人的行动做出反映,到底是上面的乐队重要,还是下面的观众重要呢?“World on the string”倒是熄灭了疯狂的气氛,木马也曾经让全场带Zippo的人都点起了亮光,不过大部分时间,给我的感觉,MIDI音乐节上面的摇滚乐,不需要精致,只需要重,只需要响,只需要咣档咣档的,就好了。其他音乐元素,大体上与之无关。

  长假的最后一天我和一个朋友聊天,她是北医六院的实习护士,她跟我抱怨六院没有假期,然后给我讲他们病房的一个精神分裂病人怎么样折磨110,弄得她只能鼓动厌食病人折腾精神分裂的,精神分裂的又找来抑郁症的病人跟他们斗。听她的描述也有血肉横飞之感。后来她问我去干什么了,我说我在MIDI音乐节呆了四天,她哈哈大笑对我说:你丫那儿比我们医院牛逼吧!

  我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说:差,差不多吧。

[@more@]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33640/viewspace-808096/,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下一篇: 女俠,饒了我吧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 博文量
    92
  • 访问量
    2762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