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IT职业 > IT生活 > 许巍:顺其自然地从另类音乐走向主流(SB的標題,那不是另類,那是真正的音樂,現在的主流只是白開水)

许巍:顺其自然地从另类音乐走向主流(SB的標題,那不是另類,那是真正的音樂,現在的主流只是白開水)

原创 IT生活 作者:superchen 时间:2005-07-13 22:38:50 0 删除 编辑
开一场个人演唱会,曾经是许巍的梦想,这个梦想也曾经那么遥不可及,以至许巍决定要放弃……但现在这个梦想已经近在咫尺,虽然好事多磨,但他的首场“个唱”下个月就将举办,而且还是在北京,这个让他百感交集的城市。梦想将要成真,但现在的许巍却出奇的平静。

  许巍:静观这所有的悲喜

  自1995年进入唱片业发表第一支单曲到现在,刚好十年。这十年以来,我们在许巍的音乐中与他一起经历着绝望、哀伤、迷惘、彷徨到开朗、淡定、博大、祥和。如果说崔健是一个时代的代言者;那么许巍就代表着被忽略的无数个文艺青年个体的、隐秘的成长体验。他的狂热的梦想是我们的,他忧伤的吉他颤音也是我们的,他的音乐变化过程也记录着新一代文艺青年在梦想与生活之间的转变过程,每一首歌也都是一个青春线索。

  眼前的许巍正如他在最新一张唱片中给人带来的那样的印象:淡定、祥和。穿着件绿色的T恤。在他的身旁,是演唱会的海报。上面写着“绝版青春·许巍十年经典演唱会”,这十年来,他出了四张唱片。许巍告诉记者,他的音乐是在记录一个自己成长的过程,是什么样的生活,就会写出什么样的作品。因而,这四张唱片基本上可以代表他三个阶段的生活和精神状态。

  寻梦之旅:西安→北京

  1995年,许巍发表了自己的首张单曲《两天》,在歌中,他唱着“还是飞不起来,依然需要等待,你就这样离开,带着所有伤害”这是他在 “飞”乐队解散之后写的一首歌。其中有对过去熟悉的生活的一种依恋,又为即将来到的生活的感到茫然和不安。1995年,是许巍音乐生涯中的非常重要的一年:签约红星生产社,并录制单曲《两天》和《青鸟》。

  那是1984年,那一年许巍16岁,身为教师的父母送给他的一把吉他改变了他的整个命运。一次西安市吉他比赛的第一名,使他违背了父母的意愿,坚定了追求音乐的信念。 1987年,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许巍进入了陕西省军区,当了一名文艺兵。这是他生活中的又一次转折。在部队里,他可以静下心来一天练10个小时左右的琴,可以听许多音乐。而其带来的影响,可能在多年之后体会得更加深刻。由于在部队表现优异,他有了一次免试上大学的机会,但他再次拒绝,这个时候他已经受到了摇滚乐的冲击,部队的音乐于他而言可能过于严肃了。现在,许巍却很感激这一段生活,“部队虽然严格,但能让人自立,一个人在年轻的时候能经过部队的磨练很好。”

  从部队复员后,他开始了职业吉他手的生活。在此期间,写出了大量作品。并被公认为西安音乐圈中技巧最为出色的吉他手之一。1993年,许巍在西安组建了“飞”乐队,担任主唱和吉他手并负责词曲创作。1994年底,许巍携作品前来北京,与红星生产社签约。而“飞”乐队也只好解散,在问到解散的原因时,许巍并不愿意多谈,“我觉得这很平常啊,世界上每天都有乐队在解散”。但从乐队解散之后写的《两天》这首歌之中,或许可以猜想一下许巍当时所受到的打击。

  反思之旅:北京→西安

  从1995年签约红星生产社,到2001年解约,这7年对于许巍而言,当属“一段坎”,在红星,他有过很多美好的记忆。也曾因为一些变故回到西安,甚至不想再做音乐,开个小卖部混生活。

  对于每个刚到北京的歌手来讲,都会有一种渴望成功的想法。但有些人在这种渴望成功的过程中,又觉得成功不是那么重要。许巍迄今都觉得刚签约红星时的那段生活特别好,大家在西山,过着集体生活,但又彼此独立;可以一块儿交流一些书、电影。可以把新写的歌弹给大家听。而作为当时内地流行音乐原创第一厂牌的红星生产社,本身就是一个传奇。同为当时红星签约的麦田守望者乐队主唱肖玮也曾跟记者谈起这段时光,觉得怀念。但后来由于红星管理上的种种原因,大家相继离开。

  2000年11月,许巍的第二张唱片《那一年》上市时,就有朋友对记者表示封面做得像一张盗版。在向许巍本人求证时,许巍说:“当时还是汪峰给我打的电话,说你专辑出了,街上有得买,我还觉得很奇怪。”

  由于第一张专辑《在别处》所获得的成功,在约满之前,“红星”想与许巍续约,但此时“红星”已经暴露出了一些问题,许巍不愿意再签。“当时他们说,如果不续约,第二张专辑就不发了。所以对于发专辑的事情也不清楚,也没有经过同意。专辑封面也没有拍,只是从一个MV中截的一张图。所以大家觉得看上去很像盗版。”对此许巍感到很失望,一度与红星对簿公堂。最后,还是在律师的调解下才与红星解约。

  2001年初,许巍回到了西安。当时甚至已经下了决心不再做这行。与1994年刚到北京时的那种渴望成功的感觉不同,此时许巍已经信佛几年,觉得年轻时的那些开演唱会之类的梦想已经不那么重要,生活中还有更珍贵的一些东西需要珍惜,比如爱情。许巍在这段时间了结了自己的终身大事。

  回西安后,许巍想过一些安静的生活,但是一次街头散步再次改变了他的看法,“有一天,我在街头散步,走到西安钟楼闹市区的地下通道,看到有围了特别多的人,有几个人在弹琴,我也跟着一块挤那里看,几个人唱的全是我的歌,从第一张和第二张,当时我站在那,觉得还应该接着干。”

  这件事情对许巍的触动很大,也是第一次感到做的音乐不仅仅是属于自己的,也不只是在表达个人的感受,而可能是大家的共同情感。因此,从第三张专辑开始,与前两张只关注自己个人的生活不同,他开始把自己的心打开,愿意去感受别人的故事和周围的事情。

  升华之旅:世界←→内心

  早在1995年,歌手田震凭借着许巍创作的《执着》再次走红大江南北,这首歌也成了脍炙人口的一首传唱佳作。许巍的创作才华就受到大家瞩目。而2001年再次回到北京,却已经不单单是创作,“当时华纳的宋柯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做叶蓓的制作人,那时候我在西安也没有什么经济来源。他说你也该有点收入,我就来了,所以我特别珍惜这个机会。”

  许巍开始往返于西安和北京之间,这个时候的生活依然有很多的不顺,但是回西安时,他从来不跟父母讲。“这是我从小的性格,有什么事情也从来不跟他们讲,什么都靠自己。和红星解约的那段时间,特别不顺,我没有告诉父母,我说一切都好。后来有一天,我妈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不管你有什么事,我们都永远支持你。我当时就受不了了。”

  2001年底,许巍第一张唱片《在别处》的企划姜泓给许巍打来电话,告诉他自己在环球唱片的大陆代理机构——上海艺风音乐, “当时姜泓在电话里说,来这里吧,都是朋友,也没人给你压力。你就只管写歌,写得可以就录,如果不愿意在北京呆着回西安去写都行。”许巍现在说起这个事情,表情还是显得很温馨。“当时他们对我特好,先给我交了一年房租。而以前在红星是没人理你,所以一下觉得特温暖。然后给我预付了一些版税可以买琴,能生活,可以安稳下来。所以后来就塌塌实实地留在北京做音乐了。”

  2002年冬天,许巍的第三张唱片《时光·漫步》发行,当时先后上市的还有老狼的《晴朗》,而老狼这张同样取得了优异成绩的专辑同名主打歌正是许巍创作并制作的。几首歌曲同时上榜,使得许巍的才华再次受到瞩目,而由于这张唱片的开朗、大气,一下子使他真正地走到了大众面前。

  这也是他第二个音乐阶段的开始。今年年初,许巍推出了其第四张个人专集《每一刻都是崭新的》,发行以来,各方面反应褒贬不一。“我的音乐是我的生活,这段是什么样的生活,就会写出什么样的音乐。我不想背离生活。”

  对于现在过着云淡风清的日子的许巍,或许这张最新专辑中所传递的,才是他最真实的记录,他坦言说,现在觉得朝九晚五是对的,人到了晚上就该睡觉,这是自然规律;每天都会听音乐,练练琴,看书,在下午出去喝喝茶。

  许巍说:“人在安静的时候,心胸才会更广阔。”

  顺其自然地从另类走向主流

  ——业内人士谈许巍

  郑洋(北京音乐台著名DJ)

  内地原创歌坛从九四年到现在,十多年间,当时有些声音会让我们兴奋,但随着岁月的磨洗,会慢慢变淡。但许巍是个例外,无论你在何时何地,当他的声音出来,耳边其他所有的声音都变淡了。记得有一年的秋天,北京街头的银杏树落叶了,正好在一个朋友的车里,他放了许巍的《我的秋天》,当时觉得特别特别感动。

  我最开始听许巍是从他的《那一年》,那时候许巍正准备和红星的解约,当时我印象特别深,就收到红星寄来的一个包裹,里面是〈那一年〉的唱片,但是之后包括企宣什么的谁都没有和我联系,也就是说这张专辑没人管了。当时听完以后,就是想要把这张专辑介绍出去。那时候我们也不熟,记得播那张唱片时,推的第一主打歌好象是《方向》吧,但是效果不是太好,上榜了两周之后就销声匿迹了。那个时候正好朴树开始吸引大家的注意了,而朴树在私人闲聊的时候说过有两个人不能打扰的。一个是他姐,还有一个就是许巍。所以在推许巍的过程中就非常有意思,我经常跟听众说,朴树最欣赏的男歌手就是许巍!所以后来大家对许巍也越来越关注。

  我觉得他到第三张专集的时候,就上了一个新的台阶。这个台阶我指的不是他个人音乐上的台阶,而是大众对他的认知的一个台阶,包括他第四张。我觉得他以前是极其小众的,主要听众可能就是一些文艺青年、摇滚青年和一些知识分子。我觉得那些小众的审美是这样的:一方面许巍的音乐能真正地打动他们,另一方面他们也会以因为很多人不知道许巍只有我在听为荣。当他们发觉喜欢的东西现在变成了一个更大众的、连年轻的追求时尚的这些人都接纳了的时候,就觉得自己不应该随着大众审美走,就出来批评他。

  其实我是非常接受许巍的转变,他从第三张专集开始变得温暖和博大了,我觉得这不是刻意地去改变什么,是因为他自己的内心是真的走到这儿了。

  姜弘(著名DJ、乐评人,许巍的《在别处》和《时光·漫步》两张唱片的企划):

  《在别处》《时光·漫步》是许巍创作状态比较不同的两个时期。《在别处》的创作正值中国摇滚乐的第一春,那时的许巍的创作也正处于最具爆发力的阶段。前几天,我从头到尾重听《在别处》,有日子没这么仔细听了,里面属于青春的躁动与迷茫让我在即将步入中年的时候依然热血沸腾。其实很多人和我一样,把《在别处》作为他们的经典不时反复聆听,这也许从侧面印证了那个时期许巍音乐里巨大的张力。应当说,到今天为止,我们重新审视许巍的音乐,《在别处》依然是最具经典意义的专辑。它不仅记录了那个时期的许巍躁动与温柔的交集,也是那个年代大批年轻人心路历程的记录。那时的许巍更像是一个摇滚诗人,义无反顾地克服重重阻碍,用音乐尽情宣泄内心的激情。

  《时光·漫步》则有些不同。从《在别处》到《时光·漫步》,中间发生了一些事。最终,许巍从西安回到了北京。在我看来,许巍这段时期的音乐变化首先缘于内心。那是一个漫长的蜕变过程,体现在音乐上的是从绝望忧伤到平和淡定,而内心的起承转合其实才是变化的根本。许巍开始用更加开阔的视野静观世间的悲喜,用感恩的心面对生命的馈赠。在历尽艰辛,终于回到音乐的征途上之后,许巍悟出“每一张专辑都是一张请柬,每一次歌唱更是一份礼物”。他开始双手合十,一如既往地忠诚于音乐、忠实于内心。

  

  叶蓓(歌手)

  我觉得都是歌手,作为同行,他真是不容易。他给我的那种感觉会觉得他跟一般歌手不太一样,沉淀、温暖,挺脱离这个行业的。其实特早在红星的时候,我们就认识,那时候有空大家就去山上练琴,聊天,交往的时间比较长,各方面都挺欣赏他

[@more@]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33640/viewspace-802174/,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上一篇: 庆祝生活的方法
下一篇: 分手了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 博文量
    92
  • 访问量
    2762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