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人工智能 > 人工智能 > 60 Minutes专访李开复:泛人工智能可能永远实现不了

60 Minutes专访李开复:泛人工智能可能永远实现不了

原创 人工智能 作者:大数据文摘 时间:2019-01-23 14:26:58 0 删除 编辑

大数据文摘出品

编译:狗小白、夏雅薇

尽管你听说过人工智能,但机器仍然无法像人类一样思考,但在过去的几年里,它们已经具备了学习的能力。突然之间,我们的设备睁开了眼睛和竖起了耳朵,汽车开始无人行驶。

今天,人工智能并不像你希望的那样好,也不像你担心的那么糟糕,但人类正在加速进入一个前所未有的未来。

为此,美国新闻杂志节目《60 Minutes》 的Scott Pelley专门采访了李开复,详细了解了投资如何带来人工智能发展,以及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努力。

Scott Pelley: 我想知道,你觉得大家是否都知道人工智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吗?

李开复:我想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很多人都有错误的认知。

Scott Pelley: 但你相信它会改变这个世界?

李开复:我相信它比人类历史上的任何事物都更能改变世界,甚至超过电力。

李开复认为成为人工智能资本家的最佳地点是中国。他在北京的风险投资公司正在酝酿亿万富翁。

李开复陷入热情索取合影的粉丝中

李开复:这些都是我们投资的企业家。我们这里有大约100亿美元的公司。

Scott Pelley: 你投资的10个1亿美元公司?

李开复:是的,包括几家价值100亿美元的公司。

2017年,中国吸引了全球人工智能资本的一半。Face ++是李开复投资的一个项目,它与Facebook无关。它的视觉识别系统可以猜测我的年龄。系统最后判定我是61岁,当然它猜错了,我离61岁还有几天。大街小巷上,Face ++识别了所有移动的东西。这是一种通过三项创新实现的人工智能:超快速计算机芯片,世界上所有的数据现在都能在线获取,以及称为“深度学习”的编程革命。过去,计算机都有严格的指示,现在都能自己学习。

李开复:在人工智能的早期,人们尝试让人工智能像人类一样去思考。以前我会写一个程序:“测量眼睛的大小和它们的距离。测量鼻子的大小。测量脸部的形状。如果这些东西匹配,那么这就是拉里,而那个是约翰“。而现在,你只需要拉里和约翰的大量照片,然后告诉系统,“去吧,弄清楚拉里与约翰的区别。”

假设你希望计算机能够从人群中挑选男性并描述他们的服装。你只需要向计算机展示千万张身穿不同衣服的男性照片。这就是所谓的深度学习。也称不上多么智能,其实只是用千万级的数据来暴力筛选归纳而已。

因此,Face ++将我标记为男性,短发,黑色长袖,黑色长裤。关于我的灰色西装是错的,但这正是它从示例中学习来的。当工程师发现这个错误,他们会向计算机展示上百万件灰色西装,而机器则不会再犯这个错误。

另一个识别系统,不仅要学习你是谁,还要了解你的感受。

Scott Pelley: 现在屏幕上的所有点都是什么?我们眼睛和嘴巴上的点?

杨松凡:电脑跟踪脸上的所有特征点。

杨松凡为TAL教育集团开发了这个项目,该项目为500万中国学生提供辅导。

Scott Pelley:我们看一下在这里能看到什么。计算机说,“我很困惑”(我经常有这种感觉),当我笑的时候,计算机说“我很高兴”。这棒极了。

杨凡凡:没错。

机器注意到学生是集中注意力还是注意力涣散,以便为那些有困难或有天赋的学生挑选老师。

Scott Pelley:它可以判断孩子何时对数学感到兴奋?

李开复:是的。

Scott Pelley:或者另一个孩子对诗歌感到兴奋?

李开复:是的。

Scott Pelley:这些人工智能系统可以从农村孩子里挑选出天才吗?

李开复:将来是有可能的。它还可以创建学生档案,并了解学生在课程中感到困惑的地方。教师从而可以针对每个孩子因材施教。

人工智能将越来越多地取代重复性质工作。不仅仅是蓝领的工作,还有很多白领的范畴。

我们在这个公共的北京工作室感受到了李开复的个人热情。他将顶尖教师送到中国最贫困的学校。这位英语老师与1000英里外的一个名为Duh-Fang的村庄相连。

Duh-Fang的许多学生被称为“留守者”:他们的父母离开家乡去城里打工,他们和其它家人留守在家中。大多数“留守儿童”读完初中就辍学了。李开复指望AI为他们提供他小时候从台湾移民到美国时受到的教育机会。

李开复:当我到达田纳西州时,我的校长每次午餐都会教我英语。这样的关注是我在亚洲成长时从未感受过的。而且我觉得美国教室小,鼓励个人思考,批判性思考。我觉得这是发生在我身上最好的事情。

在李开复公司中大多数的工程师也受到过良好的教育,他们也是李开复在美国的校友,对中国也抱着同样的希冀。

Scott Pelley:你曾写道,硅谷的优势并不是它看起来那么强。这是什么意思呢?

李开复:在计算机,互联网,移动和人工智能方面,硅谷一直是世界技术创新的唯一中心。 但是在最近五年里,我们看到中国人工智能几乎和硅谷人工智能一样好。我认为硅谷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中国的优势在于它的数据量。数据越多,AI越强。就像你知道的越多,你就越聪明。中国网民的数量几乎是美国的四倍。

Scott Pelley:我身边看不到没有手机的中国人。

大学生Monica Sun向我们展示了超过10亿中国人如何使用手机购买所有东西,找到任何东西,并与每个人联系。在美国,当个人信息泄露时,我们会举行国会听证会。中国不这样做。

Scott Pelley:你有没有担心过你去过的地方、买过的东西、和谁在一起这些信息都被收集了?

Monica Sun:我从未想过这件事。

Scott Pelley:您认为大多数中国人担心他们的隐私吗?

Monica Sun:不怎么担心。

李开复对人工智能构成的另一个威胁更加健谈。 他在《AI超级大国:中国,硅谷和新世界秩序》这本新书中,对即将消失的工作进行了探讨。

李开复:人工智能将逐渐取代重复性工作。不只是蓝领工作范畴,也有很多白领的工作。

Scott Pelley:什么样的工作会被AI所取代?

李开复:基本上,汽车、卡车司机等任何以开车为生的人都会在15到20年的时间里失业。即便那些稍微有点复杂的,如厨师、服务员等等都会在大约15年的时间内变得自动化,到时候会有无人超市、无人餐厅等等。这样,世界上差不多有40%的工作会被取代。

Scott Pelley:世界上40%的工作岗位将被技术所取代?

李开复:我认为是可以被取代。

Scott Pelley:这对社会结构有什么影响?

李开复:从某种意义上说,人类的智慧总能克服这些技术革命。蒸汽机,缝纫机,电力的发明,都取代了很多工作岗位,但我们已经克服了它。人工智能带来的挑战是,短期内40%的结构性失业,无论是15年还是25年,能给人类的反应时间都比从前的工业革命短得多。

不论人工智能被多么过热炒作,最重要是要理解人工智能不同于普遍意义上人类的智能。这个系统可以阅读人脸和给论文打分,但它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孩子在这个房间,也不知道教育的目标是什么。典型的人工智能系统可以很好地完成一件事,但无法理解这个事情对其它任务有何意义。所以现在,称它为“智能”并不是很贴切。

Scott Pelley:什么时候我们才能看到机器实际可以像人一样思考?

李开复:当我还是一名研究生时,人们说“如果机器能无人驾驶就是智能了。” 现在对我们来说这还不够,十以内标准在不断的提高。我想,这就是我们更加努力工作的动力。 但如果你问我AGI泛人工智能何时能实现?我的答案是——未来30年内都没法实现,也可能永远实现不了。

Scott Pelley:可能永远实现不了?是什么无法解决呢?

李开复:因为我相信我们灵魂的神圣性。在很多方面,还有我们有很多不明白的事情,爱和激情无法用神经网络和机器算法解释。我目前看不到解决它们的方法。虽然过去已经解决了一些当时未解决的问题,但是,一定要我预测这些问题会不会将在一定时间内解决,就很不负责任了。

Scott Pelley:我们比数据有更多的内涵?

李开复:是的。

相关报道:

https://www.cbsnews.com/news/60-minutes-ai-facial-and-emotional-recognition-how-one-man-is-advancing-artificial-intelligence/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31562039/viewspace-2564549/,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注册时间:2018-11-13

  • 博文量
    283
  • 访问量
    204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