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云计算 > 开源云工具 > AWS vs K8s 是新时代的 Windows vs Linux?

AWS vs K8s 是新时代的 Windows vs Linux?

开源云工具 作者:IT职业频道 时间:2019-08-16 13:43:24 0 删除 编辑

作者:Ian Miell是开源程序员、演讲师、作家和博客写手

以前……

如果你与我一样,年过四十,又在IT行业工作,恐怕还记得每个人使用Windows,一小群但越来越多的人在业余时间埋头编译Linux的年代。

Windows用户见此情形会困惑不解:“明明Windows拥有你需要的一切功能,得到支持,还易于使用,你何必这么做?!”

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谓五花八门。有些人喜欢捣鼓,有些人希望操作系统“免费”,有些人想要对软件拥有更大的控制权,有些人想要速度更快的系统,所有人都能搬出这么做的某个理由。

现在……

当我又熬夜试图让某个新的Kubernetes附件按文档记载的那样运行时,惊讶地发现我处于与过去颇为相似的境地。就在几年前,Kubernetes本身对于门外汉来说是混乱而恐怖的东西:API经常变更;你试图自行构建,却发觉说明文档编得很差;以及一个不成熟的大型软件项目该有的种种特点。

话虽如此,无论过去还是现在,Kubernetes的治理都比大多数开源软件项目先进得多,不过当时的感觉就如同2000年前后编译Linux,或者处理每当你拔掉USB连线,一半时候崩溃的笔记本电脑(是的,这种事过去常发生)。

就拿knative来说吧:

knative俱乐部的第一条规则是,你无法解释knative是什么东东。

我那些使用AWS的同事看到我经常费老大的劲,问道:“明明AWS拥有你需要的一切功能,得到支持,还易于使用,你何必这么做?!”

AWS是Windows

与Windows一样,AWS也是一种产品。它并不灵活,但性能可靠。API得到了明确的定义,关键性能指标(KPI)很好,对于大多数“实际”工作负载来说足够实用。帮助定义你能实现什么、不能实现什么的种种资源方面有限制。

大多数人都想要这样,就像大多数人想要一辆可以跑起来,又不需要常修理的汽车一样。有些人喜欢维修汽车。一些公司聘有机修工来维修一大批汽车,因为规模化后成本较低。同样道理,一些组织切中要点:它们可以看到再度自建数据中心带来的好处。想想Facebook或者完全改弦易辙的Dropbox。(后文会探讨这点)。

与微软一样,AWS采取的做法是拥抱并拓展(embrace and extend),现在谷歌如法炮制,一旦觉得某个领域有利可图,就开发出越来越多的产品。

AWS和Kubernetes

这就引出了AWS与Kubernetes的关系。AWS没有领会Kubernetes的要点,这可不是什么秘密。AWS已经拥有ECS,这是个丑陋又笨拙的产品,不过如果你一开始就在AWS上投入了大成本,它倒是再合适不过。

有人说,不过有EKS。我最近没有关注EKS,该产品很久后才面市,但它根本谈不上功能丰富。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云框架(AWS)与另一个框架(K8s)联姻,一个难缠的青少年退学了。比如说,继续有人埋怨部署起来“太费时间”。

就像微软当初对待Linux,AWS长期无视Kubernetes,而且与微软一样,AWS也被迫对竞争对手采取“拥抱并拓展”的做法来保护市场份额。我经常接触AWS人员,他们在解释我们明明可以用ECS为什么要使用EKS时讳莫如深。

EKS和锁定

这就引出了AWS交付EKS,因而“拥抱”Kubernetes的主要原因之一:身份和访问管理(IAM)。

EKS(同所有AWS服务一样)与AWS IAM高度集成。正如大多数人所知,IAM是AWS锁定的真正根源(而Lambda是出众的锁定技术。)

改变身份管理系统几乎是任何一家企业组织最不想做的事情。要求贵公司的首席技术官主张对核心安全系统进行根本性改变,短期内对公司没有效益,风险又很大,这可不是提升职业生涯的举措。

另一方面,有人对为什么Linux永远不会威胁Windows提出了类似的论点;虽然桌面端确是如此,但手机和Mac的出现已经将Windows沦为消费级计算市场的配角。只要看看在过去的10年微软没有将浏览器强行推给人们就略知一二了。

因此,只要市场上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转变,另外某种技术就能受到追捧,成为市场老大。微软清楚这一点,AWS也清楚这一点。这就是为什么微软和AWS不断为各自的解决方案添加新产品和新功能,这就是为什么EKS会问世。

微软最终让这艘巨型油轮掉头驶向云,大力支持开源、Linux和Docker以及能够将IT人员吸引到其服务上的所有技术。哦,你可以使用与贵公司网络一样的活动目录(AD),并将微软Windows许可证转移到云端。第一个是免费的。微软不再关心操作系统。没有人关心,连Red Hat这家以支持与Windows竞争的操作系统为生的公司也不关心。操作系统已死,成了提供的剩余价值越来越少的大路货。

Kubernetes会迫使AWS将这艘巨型油轮驶向Kubernetes吗?我们可以预料它会拥抱Istio和Knative以及此后出现的任何框架进入到它的解决方案中吗?

AWS的竞争和成本

我不知道。但下面有另外几个原因解释它可能会这么做。

与Windows操作系统鼎盛时期的微软一样,AWS只有一个竞争对手:私有数据中心。就像微软当时的竞争对手(Linux)一样,接纳这个竞争对手很痛苦,成本昂贵,而且风险颇大。

但那个数据中心的操作系统又是什么呢?在Kubernetes出现之前,答案应该是OpenStack。OpenStack被广泛认为很失败,不过凭我的经验,它在大型企业组织中还活着(即便日子不是过得很滋润)。我不是OpenStack的专家,不过据我所知,它无法满足在它需要运行的所有基础设施上成为一种稳定产品,并成为大众化产品所需要的全部条件。这同样是微软在过去面临的情况:你可以在“任何”PC和“任何”硬件上运行,它会“工作”。苹果以限制和控制硬件(并在此过程中获得可观的利润)来应对。Linux有强大的社区支持,它最终满足了对其使用场合来说足够有用的条件。

OpenStack还没有抵达成功彼岸,它试图一蹴而就,不过它嵌入得足够深,对不想被云提供商锁定的那些企业组织而言已成为Kubernetes安装的默认基础。

值得关注的是,AWS提出私有云失败的原因对它自己来说同样适用:企业无法适当地管理弹性需求,无论在自己的数据中心还是掏钱请别的公司打理。指挥与控制式的财务治理结构根本不会在一夜之间改变,以适应敏捷灵活的资源配置模式。(顺便插一下,如果你想在企业中转变IT,就从财务部门开始。如果能拿下这个部门,就有机会在安全和控制职能部门取得成功。如果你不知道为什么一开始从财务部门开始很重要,必然会失败)。

但企业没有全力投入AWS有其他理由:锁定(见上文)和规模经济。我们前面已经提到Dropbox从AWS迁移到自己的数据中心。

就我使用云服务的经历而言,这里有相似的情况。我本人觉得对我自己的数据而言,云存储仍不是来得更便宜,尽管它有明显的好处(没错,即使我计入了自己的人力和冗余要求)。为什么是这样?有这几个原因:

  • 我拥有设计降低人力成本的解决方案的专长和能力

  • 旋转磁盘的折旧很低(购买2块以上磁盘更是如此),访问速度很快

  • 我有足够多的数据要存储,线性云成本开始显得很昂贵

这些原因(专长、资产价值和数据规模经济)是大企业同样会自己搞的几个原因。这个简略的图表表明了这一点:

红线=运行Kubernetes的成本

运行Kubernetes的零日成本很高(左边红线),但随着你扩展服务,该值呈指数级增长。这就是为什么AWS赚了那么多钱:只要未向你透露其非线性特性,对你用户而言的价值就远高于成本。坦率地说,如果你的规模变得足够大,那么AWS会开始压榨你,但你可能不在乎,因为贵公司在扩展规模。你好比是水里煮的青蛙。等你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为时太晚――脱身会很难很难。

AWS和“如果贝索斯失去理智会怎样?”因素

大公司鼎力支持,Linux才真正流行起来。与之相仿,Kubernetes一开始就得到了两家大公司的大笔资金:谷歌和Red Hat。

只有企业组织重视AWS的垄断问题,才会真正取得进展。一些企业肯定重视这个问题,因为监管部门已要求:制定计划,万一贝索斯失去理智,或者亚马逊里面安插了众多俄罗斯间谍,可以在合理的时间里设法迁移。其他原因是,不同的云提供商有不同的优势;随着时间的推移,大企业更有可能同时面对多家提供商。

如果足够多的企业组织这么做,那么AWS基本上无力应对这种威胁。

若使用微软产品,如果你想要其软件,除了乖乖交钱外,别无他路;但如果使用Linux,你其实并不真正被一家提供商牢牢锁定。我见过大企业在谈判期间与Red Hat比胆量,并且投入大量资金调查改而使用CentOS。

出现在Linux身上的一幕出现了在Kubernetes的身上。我们已经看到Kubernetes采用Linux的“发行版”模式:构建了这个平台的精选版,以便更容易使用“特定版本”。早期就有RedHat的OpenShift,它后来改名为“OKD”(我猜是“OpenShift Kubernetes发行版”的意思)。

一些企业会为此付费:让一个庞大的Kubernetes垄断性支持者掌管一切,不过(与Linux一样)总是可以选择换成内部支持或另一家提供商,因为核心系统不归任何人所有。

未来

Kubernetes足够庞大、足够独立才能独自生存。

看看OpenShift以及它如何避免被人说成是Kubernetes的分支。无论是什么样的正当理由,RedHat的抗议并非是不真诚的――他们不仅知道可以在开源基础设施的基础上赚钱,还知道自己也得益于开源基础设施的成功。他们不需要对Kubernetes进行分支。值得关注的,他们的确对Docker进行了分支,甚至在OCI分支之前,这有充分的理由,因为Docker做出的决策显然是为了自身求得生存(比如说,由于“一致性”的原因,硬编码的默认注册中心是Docker自己的)。

Kubernetes则没有这个问题。让我(和其他人)担心的是这个:

云原生计算基金会“生态圈”

与Linux一样,“用户空间”存在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技术,它们在成熟度和社区接受度方面迥然不同,其中大部分技术可能几年后过时。我几乎不记得各种日志工具派什么用场,更不用说像架构师那样展开整张图了。

如果我使用AWS,就会想:这真让人头大!你也可以试着听听Linux社区底层的声音,或者在决定使用Linux桌面时考虑所有选项(共有45种之多!)。

结束语

我最初的核心观点是,AWS之于Kubernetes,如同Windows之于Linux。如果真是这样,如果将来不想步OpenStack的后尘,业界最好尽快拿出发行版管理方案。

换句话说,数据中心的Debian在哪里?Ubuntu?

原文链接:https://zwischenzugs.com/2019/03/25/aws-vs-k8s-is-the-new-windows-vs-linux/amp/?__twitter_impression=true&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tdsourcetag=s_pcqq_aiomsg

文章转自 | 云头条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31545820/viewspace-2653890/,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注册时间:2018-09-19

  • 博文量
    97
  • 访问量
    89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