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Linux操作系统 > Linux操作系统 > 郭德纲:我要踢足球

郭德纲:我要踢足球

原创 Linux操作系统 作者:Kenniu 时间:2019-04-29 21:57:06 0 删除 编辑
元宵节前,有网上高人为郭德纲量身定做了一个精彩段子,眼下无数网友正吐血疾呼,要求郭德纲亲口说这一段。

  郭德纲:人来的不少。

  于谦:哎,今儿都坐满了。

  郭德纲:前段时间一直在外地比赛,很长时间没跟大伙见面了,心里怪想的慌的。

  于谦:比赛?您比什么赛啊?

  郭德纲:你不知道前段时间咱们国家在干吗啊?

  于谦:在办奥运会啊。

  郭德纲:就是,奥运会不就是比赛吗。

  于谦:哦,合着您参加奥运会去啦?

  郭德纲:你看!你不认识我?

  于谦:不认识。

  郭德纲:没文化!平时不看报纸电视吗?

  于谦:看啊,没注意到有您啊。您是干嘛的啊?

  郭德纲:我是——我是-——我的职业伟大得我都不好意思说,怕吓着你。

  于谦:您大胆地说,吓不着我。

  郭德纲:那我可真说了啊。

  于谦:您说您说。

  郭德纲:我是个足球运动员!你说这玩意,哪说理去?

  于谦:哦,您是个踢足球的。

  郭德纲:要不我给你签个名吧?

  于谦:用不着,你又不是贝克汉姆,我要你的签名有什么用啊。

  郭德纲:真不要?别后悔啊。等我出了名成了球星可就要不着了。你都没地儿找我去。

  于谦:那我就勤往酒吧跑着点吧,兴许能碰上您。

  郭德纲:耶呵,对我们圈里的生活挺熟悉啊,你以前也踢过球吧?

  于谦:谁呀!全国人民都知道上哪找你们去啊,媒体天天报道嘛。

  郭德纲:你还不知道吧,其实呀,我以前不是踢球的。

  于谦:那您是干嘛的啊?

  郭德纲:我初中毕业后啊,在一家洗浴中心工作。

  于谦:您先等等吧!人家洗浴中心要您这样的小孩吗?法律也不允许啊。

  郭德纲:恩……不小了,那年我是21

  于谦:您21才初中毕业啊?

  郭德纲:你算啊,7岁开始上学,小学8年,初中6年,正好21嘛。

  于谦:您在学校呆的时间可是够长的。

  郭德纲:在洗浴中心干了一段时间我就发现一个问题。

  于谦:发现什么问题了?

  郭德纲:来这的都是有钱人啊。

  于谦:那倒是,普通老百姓都去澡堂子。

  郭德纲:都是住大楼的,开汽车的,真有钱!我什么时候才能这么有钱呢?

  于谦:你也可以自己努力。

  郭德纲:就在我这人生的关口,我遇上了一个贵人。

  于谦:遇上谁了?

  郭德纲:你父亲。

  于谦:我父亲也去那种地方啊?

  郭德纲:不光去,还是我们那的贵宾。

  于谦:嗨嗨嗨,这个就别说了。

  郭德纲:这天晚上啊,老爷子蒸完桑拿,进了按摩室,指着我说:德纲,德纲,来,进来给我捏捏。

  于谦:让你给捏啊?

  郭德纲:我也纳闷啊,心说老爷子这是要换口味了?

  于谦: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郭德纲:进了按摩室,老爷子已然躺在按摩椅上了。我正给他捏着,老爷子问我了:德纲,我看你整天愁眉苦脸的,有什么烦心事,跟兄弟我说说。

  于谦:兄弟啊?这都什么辈分啊!

  郭德纲:我说老爷子,不瞒您说,心里堵得慌。你看这都是住大楼的,开汽车的,我什么时候才能有钱呢?老爷子说别着急,我给你指条道,你去踢足球!

  于谦:踢足球就能有钱?

  郭德纲:也不能这么说,你得成了腕才能挣大钱。我说老爷子,我听说这踢足球的都是从小就在足校里练,练十来多年也不见得能成材,你说我从小也没练过,这能行吗?老爷子说你管那个的呢,我给你引荐个人,保管你能踢上球!

  于谦:我父亲还挺有能耐。

  郭德纲:要说这老爷子办事效率就是高,没几天就把这人给我找来了。

  于谦:谁啊?

  郭德纲:一个足球俱乐部的老总!

  于谦:还是个大人物。

  郭德纲:那老总见了我就问:就是你啊,想踢足球?我说是是是,您看初次见面,我也没准备什么礼物。老总一挥手:不用了。

  于谦:还挺正派。

  郭德纲:你说说你的基本情况吧。我说你看我初中都差点没毕业,脑子笨,也当不了白领什么的,就身子骨还行,适合干个体力劳动。老总一听高兴坏了。

  于谦:高兴什么啊?

  郭德纲:哟!你都初中毕业了!那搁我们队就是最高学历啊!

  于谦:初中就是最高学历啊,合着他们队都是一群文盲啊。

  郭德纲:我听说你小学初中加一块上了14年?我说是是是,老总沉思了一会,说:按照你的这个经历,你最适合踢后卫。

  于谦:为什么呢?

  郭德纲:你想啊,场上的所有位置,对心理承受能力要求最高的,就是这后卫。只要被人家进了球球迷就骂你。要是心理素质不好,不得让球迷骂上吊了啊?

  于谦:有道理。

  郭德纲:就这样,我成为了母牛俱乐部的一名球员。

  于谦:这名字怎么这么怪呢?

  郭德纲:这老总以前是卖牛奶的。

  于谦:难怪呢。

  郭德纲:到了球队里我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向其他队友学习,努力提高自己的球技。

  于谦:应该的。

  郭德纲:可是时间一长我发现,不是那么回事。

  于谦:怎么了?

  郭德纲:他们也都不会踢球,全是花钱上来的。就说我们队的守门员,800度的近视眼,到了场上跟瞎子似的。有时候人家的球都进了他还在那布置防守。

  于谦:这眼神也忒差点。

  郭德纲:要说能力最强的,还是我们的前锋。

  于谦:总算有一个会踢的了。

  郭德纲:要是对方没守门员,他一场比赛能进俩。

  于谦:没守门员才进俩啊?那要是有守门员呢?

  郭德纲:有守门员他上不上都一样。

  于谦:纯粹一个摆设。

  郭德纲:半个赛季下来,我很荣幸的成为了我们队的最佳射手。

  于谦:哎,你不是踢后卫的吗?怎么你是最佳射手啊?

  郭德纲:我进了很多的乌龙球。

  于谦:嗨,帮倒忙。

  郭德纲:教练不得不制定了一套战术来专门盯防我。

  于谦:你比对方前锋有威胁多了。

  郭德纲:每回比赛开始前,对方球员都亲切地跟我握手。

  于谦:那是啊,指着你为他们得分呢。

  郭德纲:尽管如此,队友们对我还是很有感情。我过生日那天,集体送给我一个礼物。

  于谦:送的什么呀?

  郭德纲:指南针。

  于谦:那是让你认清球门方向的。

  郭德纲:就这样,在我们全体队友的共同努力下,赛季结束后,我们队终于————

  于谦:夺冠了!

  郭德纲:降级了!

  于谦:嗨。

  郭德纲:老总一生气,把我们队给解散了。

  于谦:这种二百五球队趁早解散。

  郭德纲:球队一解散,我又失业了。

  于谦:赶紧想办法吧。

  郭德纲:就在这时候,机会来了!

  于谦:什么机会啊?

  郭德纲:北京奥运会要开了!

  于谦:我劝你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参加奥运会的那都是有实力的运动员,你这样的啊,没戏!

  郭德纲:你说的那是其他项目,足球可不一样。

  于谦:足球怎么不一样啊?你看人家巴西阿根廷,来的那都是大腕!

  郭德纲:咱哪能跟人家比啊,人家走着踢都能进我们好几个。

  于谦:这倒是事实。

  郭德纲:眼瞅着比赛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咱们国家的足协主席可是着了急了。

  于谦:他着什么急呢?

  郭德纲:能不着急吗?中国踢球的人这么多,愣是找不到一个能进球的。

  于谦:不至于吧。

  郭德纲:国内的那些前锋吧,平时踢自己人进的那叫一个欢实,一和外国球队踢就都不会射门了。

  于谦:那就没有在国外踢球的前锋?

  郭德纲:你别说,还真有一个在英国踢球的,叫董卓。

  于谦:董卓也来了?有吕布吗?

  郭德纲:这个小董倒是有两下子,不过他常年在国外,不了解国内的国情,教练们都不愿带他玩。

  于谦:嗨!

  郭德纲:眼看着日子越来越近,领导急的是抓心挠肝,败火药十斤二十斤的吃。

  于谦:光吃药管什么用啊,赶紧想办法吧。

  郭德纲:就在这个时候,不知道是谁把我的比赛录像给他看了。领导一看我的进球集锦,高兴的跟什么似的:这是中国的因扎吉啊,门前把握机会的能力多强!进了球也不庆祝,还特冷静,太像一个锋线杀手了!

  于谦:他没看清你进的都是自家球门啊?

  郭德纲:他哪懂那个啊。

  于谦:这领导水平也忒次点。

  郭德纲:领导一高兴,大手一挥:赶紧把这高人给我找来,让他当国奥队的前锋!

  于谦:真是瞎胡闹!

  郭德纲:去之前我可打听好了,国奥队的主教练是个外国人,不一定听得懂中国话,我抓紧时间学了几句外语。

  于谦:还挺有心眼。

  郭德纲:说话间这比赛的日子可就到了。

  于谦:是。

  郭德纲:第一场,踢新西兰,我们全队上下很有信心。

  于谦:凭什么呀?

  郭德纲:这个新西兰啊,是个业余球队,全队加一块就两个职业球员,其余人有修鞋的,有卖香蕉的,还有捕鱼的。

  于谦:杂牌部队。

  郭德纲:你说,我们怎么着也得进他们四五个吧。

  于谦:先别吹。

  郭德纲:等踢起来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这帮孙子踢的比我们还好。

  于谦:你不说人家是业余球队吗?

  郭德纲:是啊,谁承想业余的踢的都这么好呢。不光技术好,体力还特别足。

  于谦:怎么说?

  郭德纲:我在他们禁区里站了足足八十分钟,把我给累的啊。

  于谦:站着还累啊。

  郭德纲:他们那两个后卫泡了这么长时间,还有精力在那聊天。

  于谦:都聊什么啊?

  郭德纲:三儿,你那水果摊生意怎么样啊?

  于谦:三儿?外国人也有叫这名字的啊?那三儿怎么说?

  郭德纲:别提了,本来生意不错,非让我参加什么奥运会,全耽误了。

  于谦:损失还不小。

  郭德纲:我一听,把我给气的啊。太不爱国了!你看看我,为了为国争光,都一个多月没去桑拿了。

  于谦: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郭德纲:正要过去教育教育他们,那球可是来了。把我给高兴坏了。

  于谦:你高兴什么啊?

  郭德纲:这是我全场第一次拿球。

  于谦:前面时间光站着玩了。

  郭德纲:我抬头一看,前面就剩三儿一个人了。

  于谦:其他人呢?

  于谦:打牌哪!

  郭德纲:我一啄磨,硬闯肯定不行,撞不过人家啊。只能智取,不能强攻。

  于谦:那你想着办法没有啊?

  郭德纲:我对着三儿大喊了一声,三儿一听我喊完,吓的跑的比兔子还快!

  于谦:你喊得什么呀?

  郭德纲:城——————啦!

  于谦:嗨,看来这新西兰的城管平时也不怎么文明执法。

  郭德纲:这下可是空门了?

  于谦:好机会,赶紧射门吧。

  郭德纲:对着空门,我瞄了三分钟。

  于谦:空门还瞄准这么长时间啊?你什么脚法啊,我都能踢进去!

  郭德纲:不许你侮辱我们男足队员!

  于谦:本来嘛。

  郭德纲:对这空门,我一脚射门,球——进了!

  于谦:再不进那是瞎子。

  郭德纲:哎呦这下子把我给美的啊。队友们也都很激动,全跑过来把我给抱住了。

  于谦:好不容易进个球,没法不激动。

  郭德纲:祝贺啊,德纲,祝贺。拿了奖金得请客啊。

  于谦:全惦记这个了。

  郭德纲:这下我可出了名了,报纸上,电视上全是我的名字。走在大街上没有不看我的。每到一个地方,大家都立马离开我五米以上,表示对我的尊敬。

  于谦:大家伙那是躲着你呢。

  郭德纲:还没等我从喜悦中清醒过来,第二场比赛开始了。

  于谦:第二场和谁啊?

  郭德纲:比利时。哎呦这比赛踢的那叫一个惨烈,跟打仗似的。

  于谦:至于吗!

  郭德纲:比利时那帮球员太厉害了,踢得我们过不了半场啊。

  于谦:是你们水平太次了!

  郭德纲:把我给气坏了,在我们的主场还敢这么猖狂?我非教训教训他们!

  于谦:你想干吗啊?

  郭德纲:还没等我出手,我们队里可有一个人憋不住了。

  于谦:谁啊?

  郭德纲:小谭。

  于谦:小谭是谁啊?

  郭德纲:小谭踢球之前啊,在嵩山少林寺呆过一段时间。还俗以后很是想念以前的那段日子,经常一个人呆呆的望着少林的方向,人称谭少林。

  于谦:还是个会功夫的。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30193/viewspace-548633/,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注册时间:2002-11-29

  • 博文量
    146
  • 访问量
    1107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