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IT职业 > IT生活 > 中国新兴企业的「鬼门关」

中国新兴企业的「鬼门关」

原创 IT生活 作者:gowin 时间:2006-06-18 19:26:11 0 删除 编辑
 由于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深入发展,亦使大陆 一些企业的投资失误「水落石出」。如投资八十亿元的 广州乙烯工程,试产三个月后,至今停产八九个月,同 时还背着每年维修现代设备八千四百万元的负担,每年 还贷款利息七亿二千万元。据知,广州乙烯是典型长官 意志、抢项目的典型,由于项目产量只有十一万五千吨 ,无法形成市场规模,在中国市场经济空前整合之下, 也只有骑虎难下。至于河南两家投资额相加突破一百亿 的企业,两厂至今亏损超过五十亿元,而利用世界银行 贷款、设计年产维生素C五千吨的中原制药厂及年产能力 为五十万吨的中州铝厂,也在劫难逃「投资失误」的惨 重悲剧。[@more@]

  投资失误 在劫难逃

  市场经济,是公正、公平、不怕是见阳光的。谁违 背市场经济规律,谁与市场经济规则背道而驰,谁就会 自食这自酿的苦酒!市场经济商战是残酷的,到公元 1998年6月底,中国市场经济逐步开始始现黄沙,一些 「革命」般爆发的「著名」新兴企业开始下沉!市场 经济的哲学就是这样明晰:党驾着小船的舵手驶出河叉 ,换成了巨轮又驶向海洋,这艘巨轮本身就有了沉没的 隐患!如今,得益于中国开放改革与市场经济的珠海「 巨人」跌倒了,沈阳「飞龙」失误了,广东「太阳神」 没神了,湖南「三株」全面亏损,郑州「亚西亚」昙花 一见,以三亿二千万元人民币「天价」广告制造了十二 亿中国人神话的「秦池」,销售陷入困境,亏损已成定 局!还有「神州」、还有被美国著名财经杂志《福布斯 》排名大陆富豪第十三位的卢俊雄以及1993年「广州十 大杰出青年
」,1993年度「广州纳税先进单位」的陈展 鸿和头上戴着中国足协会副主席、广东省足协会长「名 衔」的刘盈福,都有这样那样的麻烦。于此不妨采对比 方式,以见「投资失误」,俨然为中国新兴企业「鬼门 关」的一斑。

  (一)三亿二千万的「标王」

  「据1996年底报道」11月8日下午,中国中央电视台 黄金时间段广告,以创新中国广告史记的天价,由山东 省临朐县秦池酒厂用三亿二千万元人民币,买下该时间 段1997年全年的第一顺序广告播出权。据知,这已是秦 池酒厂继1996年以六千六百六十六万元之后,再次夺得 中央电视台广告「标王」的霸主地位。据时任山东省临 朐县县委书记的王庆德告知,1995年临朐县人均收入一 千一百五十元,低于山东省平均水平。经查,该县有八 十八万七千人口。秦池酒厂,1995年销售总额是七千五 百万元,1996年接近十亿元,1997年?天知道!但1997 年,相同的「三株」,有一个月广告投入一亿四千万元 ,而该月的销售收入却只有一亿二千万元,本年度广告 投入超过五亿元。据业内人士分析,四年来,「三株」在 全国的广告投入超过一数亿元人民币。

  标王失威 秦池落败

  「今天的状况」谁人想到,历史仅仅撕下了五百张 与一千多张日历,以每天「开进一辆吉普车,开出一部 桑塔纳轿车而著名的「秦池」,1995年时发出的豪语壮 语「中国五百强最大的是大庆,产值有三百四十六亿元 ,我们用五、六年时间超过它是大有希望」,正是吴柄 新向中国新闻界雄心勃勃宣布的「大跃进」。但中国市 场经济开始大浪淘沙,开始把计划经济的黄沙吹去见到 金……当一艘小船在小河内成功的到达了彼岸,又驾起 巨轮驶向浩翰的海洋,其本身便铸就了必然的沉没。中 国企业界有人夸口认为,驾小船能够到达彼岸,驾巨轮 同样能够到达彼岸,于是「巨人」、「飞龙」、「三株 」、「太阳神」、「亚西亚」等等及无本之木的「秦池 」,都在市场经济海洋里纷纷下沉。

  请记住,企业的小船沉没时,谁都可以去救助它, 谁都能够救助它(只要愿意),可对救助它的船只比比 皆是。但巨轮遇到危难时,却危害着一切比它小的船, 谁都不敢求救它,谁去救助它,谁就有可能与之同归于 尽。其实,小船与巨轮的成功与失败都是同等的,只是 巨轮沉没失败的概率要比小船难救一万倍,小船比巨轮 的成功则易于一万倍。

  (二)「天价」与市场经济相驳

  「据1996年底报道」1996年12月7日,广州几乎所有 媒体都以重要位置报道:广州天河区建成一座别墅式豪 华厕所,三层红顶绿栏的有高级沙发、彩色电视、高级音 响、国际电话、电传、复印、洗衣、托婴、邮政快递等, 设施超过「五星级」宾馆,投资总额一百六十万元人民 币。据悉,该区还将新建或全部改建原有的五十三家公 厕,「必须」全部达到类似的「星级」标准。据累算, 若该区的「星级」厕所付诸实现,届时将需投入资金最 少也在人民币八千万元以上。

  「今天的状况」「天价」一百六十万,也是投资, 与当时泰池「标王」遥想呼应的沸点,是创造中国有史 第一、广州天河区的「天价」豪华厕所,于是有识之士 振臂高呼;「政府使用的钱,是千千万万个纳税人的血 汗啊!」于是花纳税人的钱,要好钢用在刀叉上,于是 人们把「天价」豪厕与贫穷县的广告「标王」联系到一 起。

  入不敷出 假大且空

  市场经济行为,是一种科学投资的决策实践,不是 「摸着石头过河」,不可能把投进去的钱,像「摸着石 头过河」那样再重新拿回来。如「巨人」,1996年销售 总额只有三亿六千万元,把其中的亿元投向当年的广告 大战,使「三大战役」连同房地产、巨人大厦等「两大 战役」都全军重创。三亿多元销售总额的「巨人」公司 ,在全国设有一百多个分公司,战线太长,耗散了巨大 财力;反过来,如今销售额超过三亿元人民币,而没有 设立这么多分公司的企业,却举不胜举、比比皆是。

  (三)国情让人的冥想

  「据1996年报道」到1996年底,中国有五百九十二 个贫困县,绝对贫困人口九千二百万人,不能温饱,年 收入不足三百元人民币,中国还有一亿二千万失学儿童 ,需要希望工程来救助。据披露,中国「极贫困」的贵 州省长顺县,全县人口二十一万五千人,贫困和极贫困 人数占59.5%,全县财政总收入二千三百万元;中国综 合实力和财政收入百强县的广东省增城市,1996年全市 工农业总产值,突破一百八十六亿元,财政总收入超过 四亿五千六百万元,农民人均年收入四千二百二十五元。

  只要将山东省临朐县与广东省增城市(同是县级) 数字一比可知,临朐县财政当然没有三亿二千万元收入 ,既然临朐县拿不出三亿二千万元人民币,那临朐县秦 池酒厂又何以拿得出三亿二千万?三亿二千万元的天价 广告、一百六十万元的豪宅厕所、极贫困县的二千三百 万元财政总收入、中国财政收入百强县的四亿五千六百 万元财政总收入,在一个寻常的时间内撞进了人们的生 活……

  有如豪赌 可以为鉴

  「今天的状况」让人痛定思痛,这种孤注一掷的豪 赌,给刚刚步入市场经济的中国企业界,带来了莫大的 反面示范效应,于是不顾价值投入与产出比率的「一哄 而起」、「大跃进」在媒介广告上摆开战场,以为巨额 的广告投入,就会有当然的产出回报,然而快速巨额的 回报是以札实、具体、科技、管理、雄厚的系列工程实 力为支撑,殊不知中国古训「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1995、96年,「秦池」连续投入广告近四亿元人民 币,而这两年的利和税相加也只有二亿五千万元人民币 左右,与投入广告四亿元的巨大差额从何处而来?「秦 池」的昙花,在经过三百六十度大差额冰点与沸腾之后 ,又将回到同心圆的原点上,「投资失误」与生产出的 产品大量积压,比当初没有产品,没有债务更加令人揪 心!从部分中国新兴企业,把生死命运全部压在巨额广 告的孤注一掷的事例,可以告诫人们:市场经济不相信 眼泪,也不相信眼泪,也不相信金钱万能!中国中央电 视台两届「标王」企业的殒落,打破了中国第一媒介广 告不败的神话!

  神话破灭 亚洲无光

  (四)警示:源远流长 新华社1998年6月25日报道 :「秦池目前生产、经营陷入困境,今年亏损已成定局 ……厂长王卓胜反思其惨痛教训是,「投资失误」:成 败都击于一身的「飞龙」总裁姜伟,在其企业败落后也 痛定反思为「投资失误」,以热水器制造的「神州」神 话,由国家江泽民主席点燃的「亚洲之光」,也同样在 销售四亿多峰值,像亚运会的火炬一样,于刹那辉煌后 即熄,而灭「神州」人亦总结为蜕变中的中国「投资战 线太大,先后筹建的几个合资企业大部分亏损」……「 我们做了我们该做的」。

  中国这些新兴企业,几乎不约而同的诉诸「投资失 误」,「秦池」投资失误、「巨人」、「飞龙」、「三 株」、「亚细亚」、「太阳神」岂不都是投资失误?然 而,原任「神州」之首、合资后改任副总经理的刘宏浦 在「神州」企业「半死而悔改」时提示人们:「注入资 金,虽可以暂缓流动资金匮乏,但不能解决企业后劲不 足的病源」!这一系列的「投资失误」,导致中国新兴 企业好景不长、纷纷落马,投资失误,几乎成为中国「 新兴」企业无法逾越的「鬼门关」!

  三大战役 二大战场

  山东「秦池」,1995年销售总额是七千五百万元, 1996年九亿五千万元,而「秦池」1995、96年的利税总 额只有近二亿五千万元左右,连续两年的广告投入却高 达近四亿人民币。「秦池」两年销售总额十亿多,减去 两年「标王」广告费近四亿和两年税收三亿之和七亿元 ,「秦池」两年十亿多元的销售额还剩下什么?1995年 ,广东「巨人」销售总额只有三亿六千万元人民币,而 把其中三分一的亿元资金,投向1996年广告大战,使「 三大战役」连同房地产、巨人大厦等「两大战场」都全 军重创。似乎无意之中,「秦池」与「巨人」、「三株 」、「太阳神」、「亚西亚」的历史何等相似——超常 的广告高投入。不惜一切代价投入广告,在中国中央电 视台播放广告、企业与商品「不败」的神话,成为历史 的嘲弄,金钱万能的神话,也成为中国步入市经济期间 一段难以启
齿的传说。

  「亚西亚」的失误,被认为是十一家连锁失败伤了 筋骨。其实「亚西亚」的广告投入,亦可称为投资失误 的「经典」之作,据称:「亚西亚」投入中央电视台的 广告,至少也能够建立几个本部规模般大小的连锁店。 「亚西亚」投入的百货商场广告,尽管在西方经济社会 早已司空见惯,但在中国地域性经济如此明晰、商场购 买其实难达的前题下,的确开创了中国广告业前无史例 之「先河」。

  虽有太阳 亦不为功

  与前两者相比,至今风光了整整十个年头、走在前列「太阳神」,也难逃「投资失误」的恶果。「太阳神 」起家、主导产品是保健型口服液、历尽十年的大浪淘 汰,可有可无的保健型口服液用尽了十年的解数,江郎 才尽实属无奈,而饮料业市场早已五马分革,难以像往 昔的口服液那样长驱直入,其围绕着头发而生产的「新 意念」牙膏、洗头水、更是难以撕开中国新型商品市场 的缺口……从太阳神进军口服液——饮料——化妆品的 市场行为中,人们认识了「太阳神」每年一度在「新年 献辞」里标榜的「新」理念,但由始至终也并没能通过 其产品行销,让亿万消费者接受,反使其市场占有率, 由1990年63%跌到1993年的10%,销售额从1993年十三 亿元跌到1997年二亿多。

  「三株」的败落,更有一番「史记」般哲理。众所 周知,「三株」的本质是一个私营企业,然而它的经营 管理,竟比计划经济怪胎生成的国营企业还要「国营」 ,得了顽疾——「恐龙症」。「三株」机构超级庞大, 母、子、孙公司管理层四年间扩张超过一百倍,用「毛 泽东思想」打市场,「三株」的「大锅饭」,比「文化 大革命」更有新意,「干的不如坐的,坐到不如躺的, 躺的不如睡大觉」;「三株」四年间以大跃进的速度「 赶英超美」,向医疗、精细化工、生物工程、材料工程 、物理电子及化妆品等六个行业大举长驱直入,投入超 过数十亿元……1997年上半年,「三株」一口气吞下二 十多家制药厂,投资资金超过五亿,之后又计划再上一 个饮料厂时吴柄新说:「就连世界上名牌的可口可乐也 无法与我们相比,将来与可口可乐比高低,去占领国际 市场
」;到1998年「三株」已有五载,向国家缴税近十 七亿元,1994年销售一亿二千五百万元,1995年二十三 亿元,1996年达到八十亿元,1997年出现严重滑坡,而 1998年销售额也只1996年的百分之十几,开始大量亏损。

  恐龙之疾 尚可救乎

  恐龙之所以在世界上灭绝,是有其内在和外在的历 史必然!「三株」,在与山西韩承刚诉「三株」产品问 题处置上,散尽了人心,丢使了民心。然而,顽疾「恐 龙症」过早的被人们诊断发现,「恐龙」焉可救乎?

  投资失误,既像是中国「新兴」企业一道难以逾越 的「鬼门关」,也像是中国新兴企业落败的有力佐证: 巨人、秦池、飞龙、三株、亚西亚、太阳神都有过辉煌 鼎盛的1993、1994年及95、96年,然而都没能借助强盛 顶峰的优势,筑起自己坚强的基础堡垒;过高估计自己 的实力,漠视金融界的「杠杆」魔力,没能抓住千载难 逢的历史机遇!试想,一个可打硬仗、懂技术、能管理 的队伍,会是长期流动的不爱自己的「家」的人吗?「 巨人」、「三株」人,没有「家」的「归属感」,没有 「主人翁」的责任心,员工们在其盈利时候,大家都想 吃一块「唐僧肉」,「太阳神」产品,以「神」著称, 十年独花不放,「秦池」昙花一见,来也匆匆,去也匆 匆!

  来也匆匆 去也匆匆

  (五)市场经济:吹去黄沙 邮票传奇。以邮票而 发家、被美国著名财经杂志《布盈斯》1995年排名大陆 富豪第十三位的卢俊雄,号称资产逾二亿元,1998年6 月15日因拖欠二百一十六万,被广州市中级法院公告为 第三号赖债者。区区二百一十六万元人民币,对十一个 泱泱十二亿人口国家排名十三位的「富豪」,算得了什 么?然而就是这二百一十六万元,为我们揭示了这「富 豪」的另一面,——据了解,卢俊雄旗下大龙邮票行、 华隆兆业投资发展公司及合作的东方时代广场、天隆花 苑等是其资产的主要来源。据记者从法院及有关传媒方 面获知,可以算到的卢俊雄资产主要有五个方面,但都 可存疑:①1996年借香港「回归」、澳门「回归」向全 国定购邮票项目预售款二千万至五千万之间,但被广东 省消费费协会列为1997年十大投诉之一,所欠定购邮票 数量庞大:
②与「天隆花苑」合作的广州房地产实业总 公司王处长透露,项目收取业主一亿二千万元,但将该 资金投入到广州文德路「京隆阁」、中山路「隆城花苑 」及「东方广场」、致「天隆花苑」欠资五千六百多万 元烂尾,华隆公司应付国家税金及各种费用五千六百万 元;③「天隆花苑」合作方广东省机械设备局将标的为 八千万元的卢俊雄诉至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④东方时 代广场债务未了。「富豪」是虚拟的。对空壳、泡沫吹 就的「富豪」,没有钱,又有「富豪」的帽子,不拆东 墙、补西墙似的「投资」,还有更绝妙的「投资法」吗?

  一加一没有神话。壹加壹实业有限公司,从1987年 至1994年上缴国家利税一千多万元,出口创汇超过一千 万美元,被评为「1993年度纳税先进单位」、「1993年 广州市十大杰出青年」、「第三届全国优秀青年企业家 」。然而,白手起家的壹加壹公司及法人陈展鸿头脑发 热,第一因非法以25%-28%不等利息集资「内部债券 」一千一百七十二万四千元败诉,伤了元气,失去信誉 ,一步又一步的走上不归路,二、与广东东莞「新世纪 」富豪学校合作五百万元纠纷,是陈展鸿名利化为乌有 ,成为其事业「滑铁庐」的「生死牌」;三、1998年6 月15日广州市中级法院公告曝光陈展鸿拖欠三千七百一 十三万元,陈展鸿远走异国他乡,一切都成为四大皆空 。经济是拟的。当驾着小船的舵手驶了出河叉,以为大 江大海亦是如此,投机不成,便顷刻沉没。

  富豪真相 一切皆空

  刘盈福、中国足协会副主席、广东省足协会长、「 广州市荣誉市民」是跨越了国界和历史的「名人」,人 们不会忘记他,欠债一亿七千万元人民币,因而再次成 为大陆、香港及东南亚华文媒介追逐的最大「新闻」。 人生「好施」,这是刘盈福给世人唯一的新闻「抢点」 ,然而谁能相信,他的「施善」,竟是建立在拿别人的 钱,给自己的头上戴上美丽的光环。刘盈福面对中国的 改革开放,几乎做尽了「善事」,揭尽捐款的项目有: 中国足协、中国乒协、教育基金、体育基金、扶贫基金 、福利基金、孙中基金、少儿基金、科技基金、新闻人 才济基金、见义勇为基金、公安干警基金等等,据统计 刘盈福1991年以来给内地的各种「施善」超过五千万元 ,广东、广西、河南等省、市都有其投资、施善的报道 。资本是虚拟的。有认为,国家的钱不用你还,谁还不 用?


  在采访、了解「富豪」、「名人」下沉的过程中, 记者看到许多政府官员与其为伍的手迹,还有政府官员 与之合影的光辉照片!政府官员探戈上阵,跑银行,跑 项目,跑人情,跑路子,以及批阅的亲笔字,都一一成 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法制不全」时期「投资失误」的 根源。

  当中国舆论界对竞投「标王」、中标后惊呼:「中 国广告疯了」!而历史恰巧证明了三亿二千万元的「标 王」,的确是「疯子」行径,当一些被称为「富豪」、 被引爆,惊猛首才看到,在中国现代历史上,素有一哄 而起的陋习,早期「大炼钢」、「大跃进」到「文化大 革命」,开放改革后的「棉花大战」、「蚕茧大战」、 「白酒大战」、「烟叶大战」及「电器大战」(电视、 电扇、冰箱、空调等),而今天的电视广告大战,只是 继承光荣传统。假如有那么一些企业及企业家,也像以 往的一些参加「大战」的企业那样也「疯」了,并也有 几回「疯」了的角逐,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真不知会走 向何方!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还不完善的今日中国 ,岂不能够不相信「虚拟资本」,也更不能够相信「虚 拟经济」!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28429/viewspace-843557/,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注册时间:2008-02-02

  • 博文量
    55
  • 访问量
    9546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