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Linux操作系统 > Linux操作系统 > 母亲节感记

母亲节感记

原创 Linux操作系统 作者:海天义士 时间:2011-05-09 08:13:20 0 删除 编辑

在回家的路上,每次都感觉似乎都是心情复杂,心潮澎湃,可最终自己会有什么改变,却一点都想不出来。还是那条坎坷的路,还是那个引起人无限遐想的大山。夜半3点半,才到武威。整齐而昏黄的路灯,似曾相识的路,心酸的熟悉。每次回家,都是因为这样那样的接口才回来。而这一次,母亲身体不适,我已觉不能再独自逍遥了。是我该感受家庭责任的时候了。总是能时不时的想起来母亲当年美丽的样子,虽然我和哥哥还小。可看着周围的人,都没有母亲的气质,没有母亲的贤惠。而如今,母亲老态尽显,臃肿的身体已经看不到年轻的丝毫痕迹。皲皱的手,指头一直是半弯。还是那个类似于平头的短发。皱纹已经贴满了面容。岁月的老去,越来越明显。着实不忍心去承认,岁月的枯黄和惨淡。

母亲得知我3点回家,2点就已经醒来睡不着觉了。父亲一再劝母亲告诉我,让我别回家了,来回花费太大,可父亲怎么能够想象儿子思念母亲的那种心情?3点刚下车,母亲就已经给我打电话了,母亲是太担心我的安全了,可她真的是不明白:儿子更担心的是她的健康。一直以来,母亲都是一个干脆利落的女人,家里为父亲打理的井井有条。这些,是我这个儿子尚且都感觉非常自豪的事情。

忘不去农场中母亲佝偻着腰在沙土堆里拽化肥袋子的力不从心

忘不去两手双桶水来回饮牛的无可奈何….

忘不去为了省下5毛钱,大汗淋漓的吃雪糕的酸涩的满足

……

和大多数母亲一样,会为了三两毛钱,和菜贩子搞价钱,为了孙儿的安全,天天拉个小手送侄儿去上学,为了父亲和哥哥,还在纳鞋底

 这次回去,母亲也还是在纳鞋底,他已经没有太多的精力,给哥哥和父亲纳鞋底了。只是给自己纳鞋底。做线头,锥针眼,穿针,拉线,用锥子挠头….虽然是很平常的动作,可我还是内心不尽的心疼。

母亲的腰椎间盘突出,已经好有一些日子了。早在8年前,母亲刚有反应的时候,想着忍忍就过去了。哪知前段时间,已经不能行走了。上个月我回去的时候,母亲还在住院,那时她精神状态还不错,但就是一直觉得住院太花钱。嫂子的母亲也在住院,嫂子一直在陪自己的母亲,我隔门玻璃,看着自己的母亲,在偌大的病房里面,一个人孤零零的斜靠在病床上。想儿子这么多年,没有陪在身边,也这样都过了,母亲可能也是表面的习惯,内心的孤独,儿女的不理解,也许母亲也一直在接受,在习惯着。

这次回去,看着母亲的手背,脚背,胳膊内侧,还是淤青的血迹。胳膊内侧扎针的一块,还都有黑色瘀血。母亲把裤腿挽起,边按小腿,边给我说:“就这一块现在还有些酸木,本来马上就好了,可是一顿感冒,腿又开始木了”。后来,母亲是在奶奶和舅母的劝说下,找的神婆子用纸燎了一下。神婆子说是爷爷在问候母亲,而上次我回去,我分明是给爷爷烧纸了。具体为什么,我也实在是搞不清楚。

下午5点多,父亲给母亲打电话了,问了病的情况。父亲一直以来都是天天给母亲电话问候的。这种夫妻间的关怀,一直也给我很深的感动。父亲给母亲说了在外打工的不容易。也说了具体他们跑车的情况。也大概说了家里的收支安排。当然,还是以省钱为主,因为我即将面对的就是要结婚买房的问题了。现实的问题,让父亲和母亲已经疲惫不堪。在外面,哥哥一直在照顾着父亲。外面打工的情况,都是对大龄的人不待见。哥哥好几次放弃了自己挣钱的机会,和父亲在一起,照顾着父亲。哥哥自从中学出来以后,一直和父亲在一起。这种父子之情,别人不会懂的。在这样现实的家境面前,一家人始终围绕在父亲周围。有时候,真的担心父亲压力太大。兰州的房子,我的妻子,哥哥的工作,哥哥家庭的夫妻关系,母亲的身体,这些问题,时时困扰着父亲。父亲已经不是那个意气奋发的年龄了。一个近60的人,还要在外打工,在外受气,自己感觉,对家庭的贡献,心有余而力不足。

从清明节到这次母亲节,回家和母亲更多的聊到了我的对象的问题。毕竟我毕业多年,一直说是有对象相处,可目前还没有一个和自己终一生的女人,成了父母很大的一个负担。在个人问题上,我的责任不言而喻。

家里,因为哥哥和嫂子的事情,发生了很多变故。父亲一直多疑,担心我是在敷衍他,总是担心自己的儿子没有一个好女人做媳妇。我一再的在向父亲解释,可毕竟口头上的东西,无法让父亲真正的感受到放心和贴心。

对自己的妻子,我自然也是在不断的考察,了解。现在基本算是确定人选了。虽然异地相恋。可是这种轻轻的,柔柔的感情,在不停的深入我和她的心里。对幸福的渴望,对彼此的依赖,让我们在感情的层次上,已经基本认可。而现在,就是一些很实质的问题。工作地的问题,我只能等房子的情况有所着落的时候,再和领导提及。而房子的问题,也是父亲,哥哥,我,我们三个打工的人的一致目标。

现在深深的感觉到:我们家庭就类似一个民工家庭,妇女儿童留守家里,男人都在外面打工。这种对现实的深深的失望,不得不让我对自己的收入有所怀疑。我和中国的其他男人一样,是希望自己的父母,自己的爱人过的幸福。但目前的情况,我不能让我的爱人失望,需要暂时保持稳定的同时,再好好考虑个人的发展。眼见30的人了。我不想给自己留下太多的遗憾。

回来,一路阴雨蒙蒙。同车的,有两对老两口,互相搀扶,上车下车的。明显能看出来司机和一些乘客对老人迟缓的动作的不满。花白的头发,辉映出经历过的沧桑,和年轻人的浮躁。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25440970/viewspace-694782/,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同事关系随想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注册时间:2011-02-26

  • 博文量
    4
  • 访问量
    1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