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SAP成都研究院飞机哥:程序猿和飞机的不解之缘

原创 IT生活 作者:i042416 时间:2018-07-07 17:53:48 0 删除 编辑

今天的文章来自Jerry的老同事张航。

张航和Jerry一样于2007年毕业后加入SAP成都研究院工作至今。进入SAP后的第一个开发部门是SAP Business by Design Infrastructure团队,该团队老大就是昔日SAP成都CEC三巨头之一的马洪波老师(SAP成都研究院CEC团队三巨头之一:M君的文章预告)。

后来张航在成都多个开发团队待过,积累了丰富的ABAP, Java和JavaScript的开发经验,是SAP成都为数不多的既有SAP Basis经验又有应用程序开发经验的多面手。

因为张航英文名发音带有哈字,所以大家喜欢称呼他为“哈哥”,“哈锅”。又因为张航平素行事潇洒,风度翩翩,所以大家也喜欢叫他“哈公子”。

哈公子除了痴迷飞机外,还喜欢素描,是一位灵魂画师。以前成都办公室里供大家讨论问题画架构图的白板上,不时能看到哈公子信手拈来的作品。

下图是SAP成都C4C团队两位程序猿在设置断点准备开始调试一个棘手的问题:

SAP成都研究院飞机哥:程序猿和飞机的不解之缘


哈公子寥寥数笔,两位程序猿的专注跃然纸上:

SAP成都研究院飞机哥:程序猿和飞机的不解之缘


下面是张航的正文。


大家好,我是来自SAP成都研究院C4C开发团队的Harry, 中文名字叫张航。今天我给大家分享的题目是我的兴趣爱好-飞机。

其实,我从小到大就对航空、航海等交通工具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有朋友时不时会问我:这样的兴趣爱好是怎样形成的? 真正的原因,其实我也不知道。胡乱琢磨一下:可能有这两个原因:一是名字里面有个“航”字,可能从小到大带来了潜移默化的心理暗示;第二是我外婆家住在离双流机场很近的地方,从小有机会近距离看着飞机起降,听着发动机的巨大轰鸣,从小耳濡目染的熏陶产生了这个兴趣吧。

大学毕业进了SAP成都研究院后我也在想:程序猿作为一个成天和机器打交道的群体,习惯了用理性思维去看待这个世界,可能更容易会对航空、飞机这样机械性的东西产生兴趣吧。最著名的例子,莫过于几十年前,在美国著名飞机城,西雅图(波音公司总部)的一群软件工程师,可能也是从小看飞机长大,受到了熏陶,开发出了一款叫“模拟飞行”的游戏软件,成为世界上最畅销的模拟飞行游戏软件,甚至还成为专业飞行学院初级学员入门的教具。

我刚加入SAP的时候,也猜想:我们公司的某位大佬,或者技术创始人,或许也是铁杆的飞机航空粉丝,不然为什么BC400, BC401等等早期SAP标准教程,偏偏选择了航空公司的航线,机票等模型来讲解ABAP语言的编程细节呢?还有SAP全球各大办公室大楼上贴的牌子的编号,CTU,PVG, SHA, PEK等这些编码规则也是高度模拟国际民航运输协会(IATA)的机场三字码样式。就连找不到对应机场的部门,也有模拟IATA规范的三字码编号,比如位于德国Walldorf的SAP总部,有不少编号为WDF01,WDF02等等的办公大楼。

现在就让我给大家介绍一下我这些年看过的飞机。

下面是我在谷歌地图上找到双流机场卫星地图 拍摄于2000年,右边红色框标注的是我外婆家的大致位置。这张卫星图能够模糊地还原出小时候看飞机的场景。

SAP成都研究院飞机哥:程序猿和飞机的不解之缘


从这张卫星地图上可以看出那个时候的机场还没有现在的T1、T2航站楼,只有最老的小航站楼,而且只有两个廊桥。机场周围都是农田。

我们再来看看下面这张2018年的双流机场卫星图。大家可以通过卫星地图感受一下18年双流空港的巨大变化。

SAP成都研究院飞机哥:程序猿和飞机的不解之缘


我和“成都飞友会”的故事

大概是2010年左右,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结识了一个叫做”成都飞友会”的组织,由一帮喜欢飞机、喜欢拍飞机的朋友组成。感觉从此以后,我的兴趣爱好走上了一个“有组织、有规划”的道路。

下面这张图是我翻出来第一次去机场拍飞机的场景。当时没有车,转了好几趟公交车,又刚刚下了雨,背着单反和水,在下面这样的田埂路上走了3、4公里。

SAP成都研究院飞机哥:程序猿和飞机的不解之缘


而下面这张图是当时拍到的飞机降落的情景,天色已经比较晚了。

2010年双流机场只有一条跑道(西跑道:02L/20R), 起飞降落都在西跑道。二跑道( 东跑道:02R/20L)2011年投入使用后,降落基本上都用新的二跑道, 这样的场景很难看到了。

SAP成都研究院飞机哥:程序猿和飞机的不解之缘


“成都飞友会”里面是一群热爱飞机的年轻的朋友,有些才参加工作,有的还是在校的大学生。他们喜欢上飞机的理由也千奇百怪。比如有个年轻的朋友,他以前高中几年都在双流中学读的,一有空就逃学到机场边上来玩,久而久之就喜欢上了飞机。

“飞友会”是一个分布在全国性的组织,基本上每个城市有机场的地方,都会有“飞友会”,都会有这么一帮热爱飞行的朋友,热爱摄影,喜欢拍飞机的朋友。比较有名的飞友会有北京、上海、广州、昆明、合肥、南京的飞友会。

“飞友会”的朋友不定期会组织集团拍照、吃饭等活动。下面的照片是二跑道投入使用后不久,“成都飞友会”的飞友们集体去拍照的活动,并且在二跑道旁边的小山坡“绰号:春游台”上面合影。

SAP成都研究院飞机哥:程序猿和飞机的不解之缘


(最下面哥们儿的装备是亮点,现在他已经是西班牙著名航空杂志的专业航空摄影师了,这是真正靠拍飞机吃饭的)。

这是飞友拉着会旗,和远处正在降落的飞机同框。

SAP成都研究院飞机哥:程序猿和飞机的不解之缘


这是大家拍飞机的装备(这位朋友这一身能值不少钱)

SAP成都研究院飞机哥:程序猿和飞机的不解之缘


这是飞友的车队在“二跑道”边上的“绝望坡”一字排开,合影的场景。

SAP成都研究院飞机哥:程序猿和飞机的不解之缘


除了国内各个城市有“飞友会”的组织,国外也有类似的“飞友会”,我们还接待过来自欧洲过来“交流访问”外国飞友。和中国的飞友比较,外国的飞友里面老年人比较多,看来外国老年人并不热衷跳广场舞:-)外国的飞友还有一个习惯不一样,就是他们不光拍照,还会用一个小本子记录拍下的飞机的编号、机型等等。

SAP成都研究院飞机哥:程序猿和飞机的不解之缘


镜头下的飞机和背后的故事

下面这张图,是整个双流机场的卫星地图。

SAP成都研究院飞机哥:程序猿和飞机的不解之缘


双流机场一共有两条跑道供飞机起降:其中,老跑道位于T1、T2候机楼和停机坪的正西边,又称为“西跑道”,更接近成都市区,跑道长度有3600米,宽60米(带路肩),跑道编号是02L/20R, 南头是02L, 北头是20R。

而2011年开始使用的二跑道(3600米长,宽80米,02R/20L, 南头02R/ 北头20L),却在在候机楼、老跑道的东南方向离了很远的地方,加上中间还有大件路把它们隔开。为此专门修建了好几公里长的飞机的联络道把它们连接起来,并且为了让飞机能够跨越大件路,还在大件路上面架了飞机能走的“巨型立交桥”,开车走过大件路的朋友,经常能够遇到飞机在桥上过,汽车在桥下跑的壮观景象。

SAP成都研究院飞机哥:程序猿和飞机的不解之缘


从卫星地图上看,双流机场占地面积非常巨大,特别是加上了二跑道以后,如果以“企业、单位”作为标准,双流机场无疑是成都市里占地面积最大的企业:南北跨度接近10公里远,最北边在双流区接待镇附近(双流奥特莱斯附件),靠近绕城高速,最南边能到双流黄甲镇、牧马山附近,东西宽度也有3、4公里。据机场内工作的朋友介绍,即使用机场内部道路,开车绕机场一圈也有30多公里,照这样计算,机场外面开车绕机场一圈至少也有40、50公里了。

即便路途遥远,机场附近也遍布了飞友的脚印,地图上面每个带有数字的圈,都是飞友们发掘的、分布在双流机场周围的拍飞机位置。

各个拍机地点说明:

  • 位置1:二跑道南头 02R 引进灯
  • 位置2:二跑道南头02R 落地区
  • 位置3:二跑道西边的小山坡,绰号“春游台”
  • 位置4:二跑道20L 北头大件路附近
  • 位置5:二跑道和老跑道的联络道,横跨大件路的飞机专业立交桥
  • 位置6:老跑道02L南头引进灯
  • 位置7:老跑道02L 机场西三门,位于老跑道起飞区,在双流区三强路附近
  • 位置8:老跑道20R 落地区
  • 位置9:老跑道20R 北头引进灯

下面是我和飞友们在这些拍机地点拍到的一些飞机的照片,以及这些照片背后的故事,请大家观赏。

(1) 深航A330落地瞬间

SAP成都研究院飞机哥:程序猿和飞机的不解之缘


图片1:深航A330-300 在二跑道降落时擦烟的瞬间。

拍摄地点:二跑道南头02R,接地区域,地图位置2(请参考本文开头的地图)

摄影:飞友:万宝路-鹏

机型:空客A330-300

图片背后的故事:

这是飞友在二跑道南头02R,抓拍的深航A330-300 在二跑道降落时擦烟的瞬间。

空客A330是法国空客公司90年代初投入市场的一款双发双通道宽体客机,由于相对低廉的价格和运营成本(相对其他的双通道宽体机),和优秀的飞行安全记录:(产量接近1400架,全球飞行24年,仅有两架失事记录)。目前是国内、以及全世界最畅销的宽体客机。

空客330客机的空气动力设计优异,动力充足,落地姿势往往比较“轻盈”,落地时起落架擦出的烟比较轻。

(2) 天合联盟涂装的华航747落地瞬间

SAP成都研究院飞机哥:程序猿和飞机的不解之缘


图片2:合联盟涂装 中华航空波音747-400在二跑道落地瞬间

拍摄地点:二跑道南头02R,接地区域,地图位置2(请参考本文开头的地图)

摄影:飞友:万宝路-鹏

机型:波音747-400

图片背后的故事:

这是一架涂有天合联盟(SKY TEAM) 特殊涂装的波音747-400,录属于台湾中华航空,当飞友拍到这架飞机降落时,正在执行从台北桃园到成都的直飞航班。

相对于前面落地比较“轻盈”的空客330,波音747-400作为一款超重型机(Super Jumbo),落地时动静比较大,从照片上看到后面的主起落架在跑道上擦出了滚滚浓烟。

从照片上还可以看出:747的后面主起落架在完全落地后,机翼上面的扰流板(Spolier,机翼上翘起来的两片东西)会伸出,在机翼上翘起来的扰流板一方面会形成空气阻力,帮助落地后的飞机减速,同时也会把流过机翼上表面的气流转换成下压力,让飞机能更好地贴在地面上(这和很多跑车安装“尾翼”的原理是一样),另一方面,更大的下压力也会让起落架轮子上的刹车能够更有效的发挥作用。

波音747是波音公司从60年代末,就开始投入市场使用的一款四发(装四台发动机),双层(客舱分为上下两层,上层为头等舱)超重型机,从60年代末一直到2006年空客A380投入使用以前,一直独占世界上最大客机的宝座,也是40年时间里,世界上唯有有上下两层客舱的客机。

世界上很多国家领导人,像美国总统、日本首相、和我们国家领导人都以波音747作为领导人专机。

(3) 三机同时起降

SAP成都研究院飞机哥:程序猿和飞机的不解之缘


图片3:双流机场二跑道三机起降

拍摄地点:二跑道北头20L,地图位置4(请参考本文开头的地图)

摄影:飞友:再不耍空客

机型:波音747-400

图片背后的故事:

当天气很好的时候,选一个合适的位置,可以看到双流机场二跑道整个跑道的全景,还能同时看到天空中好几架飞机同时排队降落的场景。

拍摄这张图片的作者,飞友“再不耍空客”是来自双流机场的资深工程师,拍摄的位置位于双流二跑道的最北边(20L 往北),大概在大件路附近,拍摄的方向是从北往南看到整个二跑道的场景。

双流机场的跑道走向,是按照“东北-西南”方向:跑道磁偏角为24度,即:正北偏东24度。因为成都常年刮东北风,风从东北方向往西南吹,而飞机起飞降落需要尽量满足逆风或者静风条件,所以一年中绝大部分情况下(大概70-80%),双流机场的飞机都是按照“从南到北”的方向进行降落和起飞。

这种情况下,二跑道主要作为降落的跑道,飞机从二跑道的南头(02R)降落,降落的方向由南向北:航向为024(即正北方向顺时针偏24度)。老跑道(又叫西跑道)主要作为起飞的跑道,起飞的飞机从老跑道的南头(02L) 起飞,起飞的方向也由南向北:航向为024。

前面这架刚刚起飞,正在爬升的蓝色涂装的飞机,是荷兰皇家航空(KLM)的波音747-400,起飞后开始执行从成都到阿姆斯特丹的直飞航班。

在双流机场定期往来的机型中,有两种超重型机Super Jumbo,一种是波音747,一种是空客A380,它们的翼展都在60米以上: 波音747-400 64米,747-8 68米,而380的翼展更是达到80米,这也是世界上最大的两种客机(注:但不是世界上最大的飞机!)

因为老跑道的宽度只有60米(加上路肩),所以这两种世界上最大的客机只能在宽度80米的二跑道进行起飞和降落。

(4) 归来的阿拉伯之鹰

SAP成都研究院飞机哥:程序猿和飞机的不解之缘


图片4:归来的阿拉伯之鹰 阿联酋艾提哈德 (ETHAD) 的空客A330-200 在老跑道北头20R降落

拍摄地点:老跑道北头20R,地图位置8(请参考本文开头的地图)

摄影:飞友:万宝路-鹏

机型:空客A330-200

图片背后的故事:

当机场附近刮南风时,风从南边往北吹,这时机场就会采用“由北向南”的运行方式,飞机从北边往南边降落、同时起飞也由北往南起飞。

这种情况下,老跑道主要作为降落的跑道,飞机降落的飞机需要低空穿过市区,从老跑道的北头(20R)降落,降落的方向由东北向西南:航向为204(即正北方向顺时针偏204度)。二跑道主要作为起飞的跑道,起飞的飞机从二跑道的北头(20R) 起飞,起飞的方向也由东北向西南:航向为204。

这种运行方式下,在绕城上开车的朋友会有机会遇到飞机低空从头顶擦过的景象。

这张照片里面的艾提哈德航空A330-200执行从阿联酋阿布咋比到成都的定期航向, 艾提哈德航空是阿联酋第二大航空公司,拥有100多架飞机,其中包括大量的空客A380, 波音777等大型、超大型客机,也是名副其实的“土豪航空”,艾提哈德航空的飞机也是我认为往来成都机场的飞机里面涂装最好看的飞机之一,机尾的“阿拉伯雄鹰”是它的标志。

另外:这架机型是空客A330-200, 和图一深圳航空的A330-300比较,除了涂装不一样以外,有没有谁能看出来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5)夕阳下向02L进近的“五粮液”号

SAP成都研究院飞机哥:程序猿和飞机的不解之缘


图片5-1:夕阳下,向02L进近的川航“五粮液”号

拍摄地点:老跑道南头02L,地图位置6(请参考本文开头的地图)

摄影:飞友:Harry

机型:空客A330-200

SAP成都研究院飞机哥:程序猿和飞机的不解之缘


图片5-2:蓝天白云下准备降落的川航A330

拍摄地点:二跑道南头02R,地图位置1(请参考本文开头的地图)

摄影:飞友:Harry

机型:空客A330-200

图片背后的故事:

图5-1里面,这架注册号为”B-6517”, 机翼上涂有“五粮液”标识的空客A330-200,是川航在2011年最早引入的两架A330客机之一。

在此以前,双通道的宽体客机在国内几乎被四大航空垄断,其它航空公司都是清一色的单通道窄体客机,乘坐体验比较差。

川航在2011年开始引入330宽体客机,并加以大规模的广告宣传,也引发了国内二线、三线中小航空公司逐步引进宽体客机的浪潮。

从那以后,越来越多的中小航空公司、地区型航空公司、甚至廉价航空都逐步引入双通道款宽体机,比如图一的深圳航空、西藏航空、上海航空、厦门航空、春秋航空等等,都相继拥有了自己的宽体机队。而宽体机里面,运营和购买成本相对较低的空客330系列成为这些小航空公司的首选。

(6)来自东西方“四发”的“较量”

SAP成都研究院飞机哥:程序猿和飞机的不解之缘


图片6:来自东西方“四发”的“较量”

拍摄地点:二跑道到老跑道的联络道,跨越大件路的跨线桥,地图位置5(请参考本文开头的地图)

摄影:飞友:215-CH

机型:伊尔76军用运输机、波音747-8

图片背后的故事:

喜欢汽车的朋友都知道,最近几年由于排放标准越来越严格和燃油经济性受到重视,大排量的汽车逐步被小排量+增压技术或者电动技术取代,6缸、8缸、12缸的大排量汽车已经越来越少见。而在航空领域,类似的发动机大改革早在十多二十年以前就已经开展了,4发(装4台发动机)的重型飞机,由于燃油经济性不佳,像大排量汽车一样逐步成为被淘汰的对象。

基本上,不在淘汰范围内的4发飞机,仅剩下两种Super Jumbo: 空客A380和波音747。

而这张照片,正好记录下了很难得的场景:同框的两架飞机都是4发,面前这架迎面而来的灰色的飞机,是来自巴基斯坦空军的伊尔76军用运输机。

在被空客、波音等西方飞机绝对垄断的国内民航机领域,来自东方的俄式飞机绝对是“稀罕货”,就像街上看到了“伏尔加”小汽车一样,而这些偶尔会拜访双流机场的俄式飞机,基本上也不是民航飞机,大都是军用运输机。而这架俄式伊尔76运输机,还有一个很好听的绰号,叫做“耿直(Candid)”。

从外观上也可以看出军用运输机和民航飞机的区别:

面前这架俄式伊尔76军用运输机,采用“上单翼”的结构:即机翼在飞机机体上方,可以更方便货物装卸,同时最大程度提高了发动机的离地距离,避免在恶劣条件的野战机场降落时吸入异物。

而远处那架,背向而去的飞机,是国航最新的波音747-8, 和前面图4的747-400相比,机翼更多地采用更轻、强度更大复合材料,虽然没有了747-400的翼梢小翼(Winglet), 但是复合型的机翼能做出更加复杂的翼尖造型,从而获得更加优异的空气动力。同时,波音747-8比老款的747-400机身长度更长,虽然747-8不是世界上块头最大的飞机(比A380小),但却是目前世界上最长的飞机(长度76.3米)。

同时,波音747像大部分的客机一样,采用“下单翼”结构:机翼在飞机机体下面,能够最大程度保证乘坐舒适性和隔音效果。

PS: 我曾经在双流机场附近围观过俄式伊尔76的降落,虽然飞机块头不大,但俄式D-30发动机的噪声比欧美造的民航飞机发动机大不少,相对于欧美飞机,噪声几乎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从这一点可以看出俄式飞机的发动机技术离欧美还有不小的差距。

(7)雾霾天里拍飞机

SAP成都研究院飞机哥:程序猿和飞机的不解之缘


图片7-1:飞机在大雾霾天降落在二跑道

拍摄地点:二跑道南头02R,引进灯附近,地图位置1(请参考本文开头的地图)

摄影:飞友: Harry

机型:空客A320

图片7-2:飞机在大雾霾天降落在二跑道

SAP成都研究院飞机哥:程序猿和飞机的不解之缘


拍摄地点:二跑道南头02R,引进灯,地图位置1(请参考本文开头的地图)

摄影:飞友: Harry

机型:波音737

图片背后的故事:

和之前的拍摄照片中通透的蓝天白云相比,图7-1和图7-2的天空简直惨不忍睹,但没有办法,这就是成都冬天典型的雾霾天。

很多朋友会担心在雾霾天下飞机起降的安全。双流机场的二跑道(02R/20L) 的设备,已经达到三类盲降标准(CAT3),理论上只需要700英尺(约200多米)的跑道视距(RVR), 就能够进行起飞和降落。

(8) 德国总理默克尔的“空军一号”

SAP成都研究院飞机哥:程序猿和飞机的不解之缘


图片8:雨天起飞的德国总理“空军一号”

拍摄地点:老跑道北头20R,地图位置8(请参考本文开头的地图)

摄影:飞友:万宝路-鹏

机型:空客A340-300

图片背后的故事:

2014年7月,德国总理默克尔第七次来华访问,而成都是她访华的第一站,这张照片是飞友万宝路-鹏在拍摄到默克尔在拜访成都完成后,乘坐专机离开成都,前往北京的场景。

这架在雨天起飞的白色的空客A340-300客机,翼尖处拉出一条长长的“水带”,显得很壮观,从外观上看,这架空客似乎和普通的客机没有任何区别。但是飞机垂尾上的“LuftWaffe”字样,机头处不起眼的“铁十字”标志,同时,机身上的大写字母:BUNDERSREPUBLIK DEUTSCHLAND (德意志联邦共和国)。表示了它与众不同的身份:这是一架属于德国空军的要员专机。

德国领导人专机和美国一样,由空军全权托管运营,这架飞机相当于德国的“空军一号”, 而我国领导人的专机名义上是由国航代管,采用租赁的形式。但是和财大气粗的美国不同,德国领导人的专机并不是由空客专门全新打造的,而是从汉莎航空购买的,已经飞行了十多年的二手飞机,进行改装,也体现出德国人务实的做事风格。

注:德国的“空军一号”,一共由两架飞机组成,注册号分别是“16+01”和“16+02”,涂装完全一样,机型都是空客A340-300,并且都是从汉莎购买的二手飞机改装而成。而照片里的这架编号为“16+02”的专机,是空军一号里面的“2号机”。

(9)美国副总统拜登的“空军2号”

SAP成都研究院飞机哥:程序猿和飞机的不解之缘


图片9-1:美国副总统专机“空军2号”降落在双流机场老跑道

拍摄地点:老跑道南头02L,地图位置6(请参考本文开头的地图)

摄影:飞友:FLY BNB

机型:C-32 (波音757-200的军用版)

图片9-2:美国空军C17 “环球霸王”降落在双流机场老跑道

SAP成都研究院飞机哥:程序猿和飞机的不解之缘


拍摄地点:老跑道南头02L,地图位置6(请参考本文开头的地图)

摄影:飞友: FLY BNB

机型:C17 “Global Master ”

图片背后的故事:

2011年,美国副总统拜登访问成都,图9-1是飞友FlyBNB拍到他的专机“空军2号”在双流机场老跑道降落前的情景。

美国政府的要员专机,比如空军一号和空军二号,都有空军全权管理,而且均由美国空军向飞机制造商,比如波音订货,全新定制化生成,所以不仅运营权由空军全权管理,这些飞机在空军也有专门的型号,比如这架空军2号,由波音757-200改装而来,但是空军也有它专门的型号C-32,再比如空军1号,由波音747改装而来,而在空军注册的型号是VC-25。

图9-2是跟随拜登专机的美帝空军“C17 环球霸王”,估计是为了运输总统专车之类的大件物品而来的,C17是全世界最先进的军用运输机,既拥有惊人的大运载能力和超远航程,还有先进的短距起降能力,能够在超短距离,条件恶劣的野战机场起降,是世界上唯一一种集成了战略和战术双重能力的先进运输机。

我们国家的运20也是以它作为蓝本研发的,虽然运20从外观和它很接(shan)近(zhai),但是无论是飞行性能和装载能力还有不少差距。

结束语

最后,我要感谢Jerry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能够让我有时间回忆自己以前的兴趣,并且把它拿出来给大家吹吹牛。

其实我前几年把单反弄丢了以后,加上工作繁忙,就很少再去拍飞机了,差点这个爱好就成了“过去式”,这次也是趁这个机会,把以前拍飞机的老的照片全部翻了一遍,包括也找了很多飞友当年拍的照片,也查了不少资料,在写文章的过程中,才发现原来以前做的事情还是挺有意义的。

其实兴趣这个东西,即使对于现在整体埋头于工作的人来说,也相对于一剂调味剂,让我们程序猿两点一线或三点一线的生活变得更加丰富,兴趣也会让我们从相对狭小的以工作为中心的生活圈子走出来,给我们更多结识新朋友的机会。

最后也希望有相同爱好的朋友可以多多交流,祝大家工作顺利、生活愉快。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注册时间:2018-01-20

  • 博文量
    354
  • 访问量
    76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