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Linux操作系统 > Linux操作系统 > oracle 文章趣读

oracle 文章趣读

原创 Linux操作系统 作者:1向2飞 时间:2011-12-13 16:33:25 0 删除 编辑
甲骨君列传

上古

初﹐甲骨君生于汉水之阴。其父爱食甲鱼﹐故名之甲骨﹐是年为甲骨元年.甲骨君年幼﹐性顽﹐飞禽走兽﹐皆受其苦。喜赤膊﹐巡于溪﹐游于林﹐寻蟹掏蛋﹐自得其乐。

甲骨七年﹐入小学﹐方知人间尚有文明二字。初见书本﹐甚喜。尤喜语文﹐读之﹐手亦舞之﹐足亦蹈之﹐如沐春风。其间品学兼优﹐同学仰慕,每每拔得头筹。先生奇之﹐谓之曰﹕’子必大学’。甲骨君不解﹐问先生大学何为﹐先生笑而不答。

甲骨九年﹐镇联考﹐斩获颇丰﹐为第一。

甲骨十三年﹐升初中。不喜英语﹐意夷之语﹐习之无用﹐鄙之﹔余则喜﹐然屡获第二﹐屈居一女子之后﹐皆英语之恶也。先生乃一妇﹐喜官员之后﹐厚待彼﹐余弟子则无视﹐甲骨恶之。

甲骨十四年﹐初二。忽官僚子弟不见﹐皆转班。后方知主任先生更替﹐此先生经商﹐仙迹渺渺﹐惟授课时见之﹐不理班政。语文先生富﹐常叹曰授课乃爱好而已﹐屡缺课﹐其时搓麻矣, 后三月﹐语文先生离职﹐赴镇上为官。自此班风日下﹐子弟皆不学﹐日日嬉戏。惟授英文之女先生﹐孜孜不倦﹐尤怜甲骨弃而不自知。一日英文先生授课﹐甲骨与同桌嬉戏﹐先生怒﹐点其答问﹐甲骨不知所以﹐比及坐﹐复嬉戏如故﹔先生再点而问之﹐仍不知﹔如是三次﹐皆不知﹐先生责之。甲骨耻﹐誓而学﹐复现往日之雄﹐悟先生之苦心﹐感激不已。

甲骨十五年﹐升初三。又换一先生﹐此先生乃一后生﹐性燥﹐常执一短棍与本班之英雄子弟争雄。十月﹐群雄皆平﹐天下太平﹐甲骨敬之﹐愈加奋发。比至毕业前联考﹐甲骨夺第一﹐复为冠军侯﹐是时已隔三年矣。其时回首﹐无自得之意﹐惟喈叹不已。

甲骨十六年六月﹐中考。伙食甚丰﹐大啖之﹐是夜腹泻﹐苦不堪言。及至天明﹐勉力上阵﹐先生忧之﹐甲骨曰无碍。

七月﹐发榜。甲骨列于一中之榜上﹐甲骨面有忧色﹐余者问之﹐甲骨曰:’家贫﹐常思中专﹐早肄业以资家’﹐余皆叹之。甲骨母贤﹐谓子曰勿忧﹐勉之。

九月﹐入郡求学﹐自此离乡。至一中﹐高手如林﹐方知山外山﹐楼外楼。初﹐思乡﹐无心向学。每月返乡补充粮草﹐以此为乐事。一日返乡﹐忽闻初中之女英文先生以血癌卒﹐惊。感念先生之教﹐乃悟﹐心静向学。校外有一河﹐曲折蜿蜒﹐入汉水﹐其滩阔﹐有牛牧于间。甲骨常于周末携同学临风于河堤﹐游于其滩﹐不知春夏。

甲骨十七年﹐夏﹐高二。彗星现于空﹐未几﹐班上肝炎流行﹐人人自危﹐惟先生镇定﹐谈笑于班级若无事。一日﹐甲骨饭后偶不适﹐惧﹐求医﹐遥见先生于医院﹐笑。后一日﹐取验单﹐医生正襟危坐﹐甚严肃﹐情知不妙。是月﹐返乡养病﹐就医于本镇。日日中药﹐后不喜咖啡﹐由此而起。

甲骨十七年﹐秋﹐高三。返校﹐与周君同桌﹐愈发心智空灵﹐得心应手﹐亦然自得。周君勤勉﹐性忠厚﹐甲骨与其结为友﹐激扬文字﹐粪土当年﹐好不痛快。

甲骨十八年﹐春。与汤君同桌。汤君为一唱将﹐歌声优美﹐且学业佳﹐为班之一好汉﹐甲骨与其惺惺相惜。

甲骨十八年﹐夏。流星现于野﹐离别在即﹐爱情横行﹐多为单恋﹐众好汉纷纷落马。甲骨心静﹐免于难﹐众皆意其练成葵花宝典。

七月﹐大雨。凡列于高三者﹐无论妇孺﹐皆披甲执笔﹐列阵于考场。战﹐三日方休﹐尸横遍野。甲骨并一众好汉﹐跃马执戈﹐于考场五进五出﹐拔数﹑理﹑化﹑语﹑外五寨。

八月﹐发榜﹐录于蜀中一重本。初﹐填志愿﹐甲骨以蜀乃天府﹐物丰价廉﹐故取蜀中。

中旬﹐游于大别山﹐刻字于石以铭之。


春秋

九月﹐周君出山海关﹐奔东北﹔汤君进关中﹐取长安﹔甲骨赴蜀﹐取道成渝﹐溯汉水而上。于途见巴山蜀水﹐孤帆远影﹐方知华夏之博大。翌日﹐抵成都﹐见大学﹐忆昔日小学先生之所言﹐如此而已。

初﹐与徐﹑杨﹑吴三君居一室。徐君胖而稳﹐乃蜀人﹐甲骨意其为教授﹐实同学而已﹐自此始信蜀地养人之说﹐且其自高中始转战于情场考场﹐从无败绩﹐实乃一良将也﹔杨君瘦弱﹐有临风之态﹐乃一儒将﹔巫君系浙人﹐狂放多情﹐自大一始﹐屡战于情场﹐咸败﹐无胜绩﹐然巫君系一悍将﹐不以败为耻﹐必再战。甲骨喜足球﹐日日战于球场﹐乐而不疲。实技糙﹐然速快灵活﹐聊补不足。

秋﹐游于都江偃﹐拍照以记之。

甲骨十九年﹐过四级。校一女将败于情场﹐以为耻﹐自殒于高楼。

夏﹐吴君征情场﹐败﹐失玫瑰一束﹐是夜于宿舍慷慨悲歌﹐众起而攻之﹐遂止﹐甲骨怜之﹐封为情圣。是月﹐一将卒于泳池﹐其极长大﹐缘何为浅池所没﹐不解﹐龙陷浅滩之时﹐盖如此矣。

冬﹐游于乐山﹐抵大佛而回﹐留影以铭之。

甲骨二十年﹐美炸我使馆。群起而讨其成都领事馆﹐一日方撤围而回。

秋﹐情圣战于情场﹐再败﹐丢情圣封号﹐复为吴君。是年冬﹐甲骨与周君﹑汤君会于乡。昔大三﹐有一先生﹐授工程力学﹐不好国语而喜方言﹐授课亦如此﹐众皆不懂﹐抗议无果。至考﹐几全军覆没。众怒, 群起请愿﹐上责先生﹐发回重考﹐全过方无事。

二十一年﹐过六级。是年秋﹐吴君欲再战﹐众皆劝﹐弗听﹐果败。

二十二年﹐大风。诸侯群起﹐均秣马历兵而备战求职。未几﹐甲骨战于电子科大﹐科大装备良﹐败﹔再战于川大﹐川大兵多﹐未竟功而回。七日后﹐战于交大﹐取汉一职位而回﹐遂罢兵﹐作壁上观。

夏﹐散伙。战于酒场﹐于乱中饮酒四瓶﹐全身而退。后清点战场﹐醉十二人﹐倒三人。是时﹐校内情事凋零﹐哀鸿遍野﹐生离之场面﹐比比皆是﹐好不伤感。无情事之诸君﹐无不抚胸庆幸。

七月﹐别。徐﹑杨﹑吴三君留蜀﹐惟甲骨赴汉。是日﹐诸君执手相望﹐大悲﹐奋而离蜀。青春岁月﹐不复矣。


战国

中旬,抵汉。汉,鄂之重镇,一楼鼎立,二江汇流,三镇雄聚,四季分明;龟蛇二山踞长江而对,气势不凡;长江三桥连接其地,交通便捷。然夏酷热,冬至寒,甲骨系鄂地之人,故无碍。

下旬,上班,公司系国企,月俸甚低。日日无事,惟饮茶、读报而已,生去意。有一女,系武硕,至此两年矣,常语公司之弊。甲骨闻之,疑;后旬月,此女请辞于公司,甲骨闻之,惊。

九月,出差,至辽而返,宿京,游中关村。
十月,出差,出江阴、常州,抵沪而回,游外滩。
十一月,出差,入浙,历宁波、台州,经象山,食海鲜,腹泻两日。
下旬,出差,抵芜湖乃还。及归, 购VB, SQL SERVER以研读,于任所内操练,科长见之,会其意,乃叹。

是年冬,雪,大寒,无事。

甲骨二十三年,春。去意决,请辞。科长留之,固辞,乃准。遂重披战袍,驰于职场。初,投汉一民企,此民企乃汉一大鳄,然投者甚众,且多名校子弟。是日,战于庙山,折戟无数,血流漂杵。死战,取一程序员职位。及返,忽接鹏城一公司电,曰甲骨见录。该公司者,乃一软件公司,甲骨于网上投之,电面已旬月,今方回,甲骨诧异不已,后思鹏城乃职者之乐土,遂弃汉而取鹏城。

二月,一人一票一箱,取京广线赴鹏城。于途见南国山柔水碧,烟花春雨,意江南山水亦如此多情,难怪乎昔吴君情事之绵绵。翌日,抵鹏城,时值暮春,苍翠满地,落英缤纷,喜。

次日﹐至公司。乃港资﹐小且杂﹐以软件谋利。甲骨不悦﹐然思既来则安﹐遂事之。旬月﹐渐熟络﹐与同僚闯君交好﹐同租于一屋。闯君者﹐于人前寡言﹐于网上则雄﹐实乃一闷骚。初﹐做VB﹐ 配以SQL Server﹐后Java﹐配以甲骨文﹐皆小系统也。此甲骨文者﹐非甲骨之文﹐其产自美夷﹐拥之者甚众。甲骨喜之﹐购书以研﹐其艰深晦涩﹐阅罢﹐方一知半解﹐然编程已足用﹐遂罢。

夏﹐台风﹐雨旬月﹐甚潮。及晴﹐出差哨至羊城﹐遇一女赵姬﹐系甲骨乡人也﹐乃一巾帼英豪。甲骨奇之﹐与之战﹐不意该女善使温柔刀﹐大骇﹐撤﹐返鹏城以驻。

后月余﹐赵姬来袭﹐甲骨不敌﹐以美食供之乃罢。自此该女周末常来侵扰﹐掠甲骨于景点及饭馆﹐甲骨亦时以奇兵袭羊城掠之﹐如是数月﹐互有攻守。

冬﹐流星现于空。忽赵姬来攻﹐杀气甚重。战﹐请闯君助阵﹐不意其临阵倒戈﹐不敌﹐签城下盟﹐约日通电话方罢。及休战﹐责闯君不义﹐闯君笑应之﹐莫奈何。

甲骨二十四年﹐春。网络经济泡沫崩裂之余波尤存﹐公司无单﹐崩﹐作鸟兽散。
二月﹐战于鹏城各区﹐屡冲阵﹐皆未竟功。是时﹐人困马乏﹐粮草不继﹐几陷绝地。赵姬闻之﹐以粮草来援﹐使再战。未几﹐拔一MES之职﹐甚慰。

三月﹐进彼公司。初﹐值班﹐日班夜班相轮﹐累。其曰IT, 实体力活耳﹐然甲骨勤﹐敏而好问﹐不以为苦。

四月﹐以绩优﹐迁DBA组﹐复与甲骨文携手﹐狂喜。其曰组﹐实一人耳﹐以一人无****班﹐故迁甲骨入。其时﹐所用甲骨文尚8与8i﹐DBA乃刘君﹐此君系北人﹐以胆大闻于诸侯﹐常于生产环境演练新招﹐屡被上殴。甲骨既入﹐兼Procedure开发﹐日研甲骨文﹐喜剖新进主机以观﹐渐有所悟。

六月﹐负载剧增﹐屡当机。上怒﹐遂以RAC对﹐上然之。

下旬﹐新机购进﹐皆惠普PC主机﹐盘柜乃康柏﹐极古﹐现已不产矣﹔未几﹐厂商进驻﹐训甲骨文9i。

七月﹐装而测之﹐尚可﹐遂用之。

八月﹐刘君请辞﹐赴沪﹐后不知所踪。上无奈﹐寄望于甲骨﹐厚待之。上出身于IT,事急必怒﹔至急则寂然﹐极怖。甲骨初入﹐纸上谈兵尚可﹐无实战﹐怯﹐感易水之寒。

九月﹐产量续攀﹐系统不稳﹐屡宕。甲骨单枪匹马﹐势单力孤﹐且技不精﹐﹐疲于奔命﹐屡被追杀。是月﹐血雨腥风﹐甲骨闻电话则心悸﹐日研甲骨宝典﹐枕戈待旦﹐IT之苦﹐莫过若此。后一月﹐技渐熟﹐平之﹐思IT之路﹐何艰险如此耶﹗

是年冬﹐稍闲。攻8i OCP, 月余拔之。

甲骨二十五年, 迁。是年﹐招兵买马﹐得小弟二人﹐如虎添翼。征于各分公司﹐导MES, 悉平之﹐如履平地。

二十六年﹐春。训SAP, 拟导之。后月余﹐上以其耗银过巨﹐废之﹐甲骨以为憾。

夏﹐训PDM 7﹐导之。后两月﹐赵姬辞羊城来投。

秋﹐再迁。攻9i OCP, 旬月拔之﹐实易耳﹐然世人皆重之﹐莫奈何。DBA者﹐无它﹐惟兴趣﹑勤勉﹑胆大﹑心细﹑敬业耳。

冬﹐上甲骨文10g﹐系初版﹐不稳﹐屡宕﹐后至崩﹐遂弃之﹐复取9i乃平。

二十七年﹐风云突变。公司重新组﹐甲骨所部为上所肢解﹐散为几部﹐古谓合就必分﹐然矣。是时﹐甲骨失主机十余﹐常憾之。是时﹐旧之小弟已辞﹐新入者技尚不精﹐余部事屡发, 甲骨应之﹐遂平。

二十八年﹐春﹐复迁﹐婚﹐迎赵姬为妻﹐是为甲骨夫人也。后﹐上甲骨文10gR2﹐甚华丽﹐喜之。

夏。训PDM 8, 导之。

秋﹐各部皆忙﹐事屡发﹐求于甲骨﹐必应之。后以Grid control应﹐甚便。以为利器﹐逢人必荐之。后研DB2 V9 ﹐比之甲骨文﹐窃意其多类同﹐然无应用经验﹐不敢妄言。

十一月﹐攻10g OCP, 月余拔之。

冬﹐训高级DBA﹐先生乃一绝世高手﹐习甲骨宝典十二春秋矣﹐言甲骨文永无止境。甲骨然其言﹐敬之。




某日﹐一人﹐品伍佰之挪威的森林﹐怅然。
是夜﹐梦﹐大海﹑花开﹐故人来﹗

<<完>>
谨以此文﹐献给所有IT同路人﹐与诸君共勉。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23890223/viewspace-713250/,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注册时间:2010-05-11

  • 博文量
    73
  • 访问量
    331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