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Linux操作系统 > Linux操作系统 > 木棉花的守望

木棉花的守望

原创 Linux操作系统 作者:木竹轩 时间:2009-04-19 14:41:06 0 删除 编辑
    “园林晴昼春谁主。暖律潜催,幽谷暄和,黄鹂翩翩,乍迁芳树。
    观露湿缕金衣,叶映如簧语。晓来枝上绵蛮,似把芳心、深意低诉。”
    一
    早春二月,当所有的树木沉浸在慵懒的冬梦中死气沉沉的时候,木棉花竟相绽放,送来了春的消息。那一簇簇鲜艳的红遍染山野,如一团团烈火,燃烧着青春萌动的岁月。
    柳依一倚墙而立,呆呆地望着不远处稻田边的木棉,那些硕大的花朵热烈而奔放,似有万千激情,万千渴望。
    三年前,也是这个时候,那个身材挺拔,气宇轩昂,有些斯文,有些散漫的摄影师蓦然闯进了她的视线。虽然没有一句对话,甚至连目光也不曾相遇,但他那风度翩翩的背影却如生了根般深深地扎入了她的心里……
    二
     萧风何背着相机从千里之外来到木棉村。那漫山遍野鲜艳的红霎那间点燃了他的激情。此刻,他是多么希望见到那个在稻田里捡拾木棉花的姑娘。
     虽然,只是在整理相片时才发现她的美,那曼妙的腰身,浑圆的微微翘起的臀部,透着一种健康、热烈的气质。虽然,根本不知道她是谁,多大年纪,甚至不曾见过她的面庞。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年。但时光的流走并没有消减他的思念,那个弯腰的背影如磁石般深深吸引着他,不惜跋山涉水、千里寻觅。
     萧风何来到去年拍摄这张相片的田埂上,像去年一样朝那火红的木棉和绿油油的稻田张望,一切都还与去年一样,只是不见了那个弯腰捡拾木棉花的姑娘。忽觉心头一阵失落。
     四周传来或远或近的乡村里特有的声音,鸡鸣、鸭叫、小孩的嘻闹声。萧风何决定找人打听打听。于是来到附近几个正在捡木棉花的小孩子身边。
     “小朋友,你们知道那几棵木棉是谁家的吗?”萧风何伸手指着曾拍到姑娘的那片稻田的方向。
     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抢先说:“是我柳大伯家的。”
    “那柳大伯家是不是有一个漂亮的姐姐?”
    “他家是有个姐姐,但不漂亮啊。”小男孩略带迷惑地回答。
    不漂亮?会不会是自己弄错了?还是小孩子的眼光与大人不同?
    “那,那个姐姐多少岁?叫什么名字啊?”
    “她叫柳依一,不知道多少岁。”
    柳依一?好漂亮的名字。是她吗?那个弯着腰的令人心动的姑娘。
    “她家住哪里?她在家吗?”
    “她家在那边,”小男孩指着不远处一间茅草房,“她去城里找工作了。”
    “去城里?什么时候回来?”
    “嗯,不知道。”
    萧风何怕孩子的话不可靠,又问了村子里乘凉的阿婆,稻田里赶着水牛犁田的大哥,得到的答复几乎一模一样。
    柳依一,单凭这个名字就知道一定是她,那位令自己日思夜想的姑娘。
    萧风何决定等上几天。他白天拍摄,晚上就住在附近的镇上。两个多星期过去了,木棉花也差不多凋落光了,光秃秃的树枝上渐渐冒出了翠绿色的嫩叶。柳依一依然没有回来,萧风何再也找不到继续等下去的理由,只好带着无限的失落离开了。
    三
     一个月后,柳依一从城里回来,村子里的人七嘴八舌地告诉她有个怪怪的摄影师四处打听她,还在村子里呆了很久。
     摄影师?是去年那个拍摄木棉花的不知从何方而来的摄影师吗?是那个只留下一个背影就让自己思念了整整一年的摄影师吗?
     那时,柳依一正在稻田里捡拾掉下来的木棉花,这些红艳艳的花朵不仅可以炒了吃、煮粥、煮凉茶,还可以入药,有解暑去湿热的作用。就在她直起腰准备回家的时候,发现不远处田埂上一位年轻的摄影师正收起长长的相机,转而离开。他那散漫的动作、斯文的背影温柔地触动了她的心。
     爱情真是个奇怪的东西。就在不经意间,就那么不期而遇,却注定了生生世世的相思。也许,这就是缘分。也许,真的有前世约定。也许,他就是她此生躲不过的“陷阱”。
     然而,这一切来得却是如此缥缈和不切实际,如梦幻般美好而又虚无。虽然,她多么期望见到他,向他倾诉自己一年来绵绵的思念。虽然,她多么渴望爱情,渴望一种浪漫得令人窒息的爱情。可是,她不能,真的不能,不能见他,不能认识他。她怕,她怕,她真的好怕。
     柳依一的心里一阵疼痛,泪水像两条小河一样顺着脸庞流淌。她咬咬牙,叮嘱家里人,不管任何时候,一定要帮她周旋,决不能让那位摄影师找到她。家人都能理解她的心思,一个个含泪答应。
    四
    自打从木棉村回来后,萧风何常常对着那些木棉花的相片发呆。斗转星移,终于又到了木棉花开放的季节,萧风何急匆匆地来到了木棉村。
    哟,才一年时间,村子里竟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村口一块大大的黄腊石上刻着“木棉村”三个红色的大字,一条崭新的公路直通村里,村民的房子全变成了一层小别墅,还有文化室,广场,球场,再加上火红的木棉,高大的榕树,简直就是现代城里人梦想中的天堂。萧风何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赶紧寻找那几棵木棉。没错,这里还与往年一样,这是他最熟悉最眷恋的地方,只是不见捡拾木棉花的姑娘。
    萧风何走到柳依一家,老房子变成了新房,他试着敲了敲门。
    “你好,找谁?”一位四十多岁的阿姨打量着萧风何,客气地问。
    “阿姨好,请问是柳依一家吗?”
    “嗯,找她有事吗?”
    “我,我想见她。”萧风何有点窘迫。
    “她不在家,什么事跟我说吧。”
    “我,我……”萧风何想说我喜欢她,我爱上她了,我想她……可这些又怎能对阿姨讲?萧风何不禁胀红了脸,手足无措。正尴尬间突然急中生智,他从背包中取出那张随身携带的相片,恭手递给阿姨。“我是摄影师,我在拍摄木棉花时无意中拍到了她,特意来把相片送给她。”
    哦,真是个有心的年轻仔。“那你把相片交给我吧,我会交给她。”阿姨和蔼地说。
    “她,能否请问她去哪了,不在家吗?”萧风何不想错过机会,紧追着问。忽又觉得有些不妥,赶紧补充道:“我想见见她。”
    “她去省城干工了。”阿姨想让他死了心。
    萧风何一阵失望,“那,那对不起,打扰了,您是依一的母亲吧。”
    “是的。”两个字中穿透着苦涩的味道。
    萧风何有些沮丧,事情怎么就那么不凑巧,来两次人都不在家。可既然来了,他还是像以往一样,白天在村子里拍摄,晚上住在附近的镇上。有时与村民们闲聊,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了解让村民们自豪的津津乐道的生态文明村建设,了解与柳依一有关的一切。
    五
    柳依一在门口晒衣服时,又被那些红艳艳的木棉花感染,无限情思便一股脑儿涌上心头。她望着自家田埂上那几棵盛开的木棉,任思绪飞得很远很远……
    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田埂上,柳依一几乎窒息,心里一阵慌乱,周身的血液似乎一下子全涌到了脸上。她屏住呼吸,目不转睛地,贪婪地望着他。两年来的思念蓦地爆发,她抬脚就要奔向他。手里的洗衣盆“咣”的一声掉在了地上,她惊醒了,她不能,不能见他,旋即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透过朦胧的泪眼,田埂上的摄影师清俊、落寞,像个丢了魂儿的人,又像是爆发前的火山,看似安静的外表下潜藏着摄人心魄的热量。他在田埂上踱来踱去,突然朝这边走过来。
    柳依一赶紧转身进门,拉着妈妈就往门口推,“他,他来啦。”说完躲进旁边的卧房里,把门从里边反锁上,这才嘘了口气。
    柳妈妈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门就被叩响了。看着面前的摄影人,柳妈妈的心里就明白了七八分。好风雅的小伙子,只怕是依一没有那个福气。柳妈妈明白女儿的心思,只好按着她的意思去做。
    随着对话的继续,柳妈妈对萧风何的印象越来越好,她的心里却越来越痛苦,要不是十多年前自己太疏忽,也不至于给女儿造成终身的伤害……
    柳依一躲在卧房里,把耳朵紧贴在门缝上,屏住呼吸听萧风何和妈妈的对话。听着萧风何那深情的,失落的声音,她的泪水顺着脸颊无声地流淌,她紧紧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多少次,她本能地想打开房门,出现在萧风何的面前。但一想到自己近年来的遭遇,尤其是大学毕业后找工作时所遭受的种种莫名的冷遇,她的心就一下子凉到了脚后跟。
    时间似乎过了很久,萧风何终于失望地离开了。柳依一仔细端详着妈妈递给她的相片,红火火的木棉花,绿盈盈的水稻田,红绿相间、相得益彰。这张相片里有他的体温、他的汗水、他的思念。她轻轻地啜泣,泪水滑落在相片上,浸湿了萧风何的思念。过了很久,她缓缓地拿出厚厚的笔记本,翻开新的一页,郑重地写下“2月14日、晴、有风来过……”
    六
    萧风何翻着办公桌上的台历,木棉花快开了吧。那一年春天,不知是春的躁动还是心的冲动,独自一人背着相机四处游走,无意间发现了那个开满木棉花的村子,惊叹于这巧夺天工的美景,于是逗留、拍摄,也因此给自己带来了长长的思念。
    萧风何匆匆收拾行囊,不远千里,风尘仆仆又来到了木棉村这个令他魂牵梦萦的地方。
    木棉村基本上还是去年的模样,只是路边新栽的小树长高了一些,叶子也挨挨挤挤地长出了许多。不远处榕树下,两个阿公在下棋,小孩子们在吊床上荡悠悠地玩耍,几个阿婆坐在大石头上闲聊,一派欢乐祥和的景象。
    萧风何径直向柳依一家走去。
    倚墙而立的柳依一突然看到了出现在街道上的萧风何,不觉浑身一个激凌,心也狂跳起来,赶紧拖着有些发抖有些酥软的双腿返身往屋子里躲避。
    远远地,萧风何似乎看见柳依一家门前的墙边立着一个姑娘,于是紧走几步,赶过来却不见了人影。他走上前去敲门,好久也没有人回应。难道刚才是幻觉吗?不,萧风何突然强烈地感觉到刚才那个姑娘一定就是柳依一,那她一定认出了我,也一定知道我找她的目的,那为什么要刻意回避呢?如果她对我没有好感,可以直接拒绝的呀。萧风何烦乱地向稻田走去。
    他站在木棉树下,呆呆地望着那满树鲜艳的花朵,心里充满了激情和困惑。明显地,柳依一是在刻意地躲避自己,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萧风何意识到用这种直截了当的方式很难见到自己日思夜想的姑娘。那又该怎么办呢?他躺在旅店的床上苦思冥想。凭直觉,柳依一对我并不反感,或许她也正思念着我呢。这样想着,萧风何突然打定了主意。
    接下来的几天,萧风何似乎一心一意在拍木棉花,稻田边的,山岗上的,小河旁的,几乎拍遍了村子里的每一朵木棉花。他依然与村子里的人们闲聊,但只字不提柳依一有关的事情。
    终于有一天,他一一和村子里的人们道别,说他已经拍完了这里所有的木棉花,也许以后再也不会到这里来了,他非常感谢这里热情好客的乡亲们,然后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木棉村。
    七
    柳依一躲在暗地里目睹着萧风何所做的一切,她的心里痛楚万分,她已不可救药地爱上了他,而且整整爱了他三年!她也感受到了他那木棉花般火热的爱情。但她不能,更不敢与他相认。这是怎样的煎熬与折磨啊。
    他又要离开木棉村了,与以往不同的是,他再也不会回来,他将像水气一样在她的视野里消失,消失得无影无踪。想到这里,柳依一心如刀绞,痛彻心扉。
    晚上,她躺在床上,任由泪水打湿枕巾,辗转反侧。望着窗外如水的月光,想着萧风何此时也许已走在返回的路上。她再也不能克制自己的感情,披衣下床,疯了一般冲向那片稻田,抱着木棉树嚎啕大哭,将内心三年来,不,这十多年来的郁积全部宣泄出来。她哭得凄凄惨惨,肝肠寸断。
    不知哭了多久,柳依一突然感觉到被一双温暖的手臂环绕,紧紧地将自己揽入怀里。她以为是妈妈,顺势软软地爬在对方肩头抽泣。忽然闻到了一股沁人心脾的男性荷尔蒙的味道,是谁?她猛地抬起头来盯着他。
    “你?”柳依一吃惊地睁着大大的眼睛。
    “你?!”借着月光,萧风何清楚地看见了柳依一左脸颊上那块蝴蝶般大小的烫伤疤痕。他一下子明白了她三年来费尽心机躲着他的原因。目睹这一切,他强烈地感受到了她对他的爱情,看似柔婉的躯体下比木棉花还热烈的爱情!他情不自禁地再一次将她搂在怀里,无限爱恋,疼惜万分,心里充满了柔情。
    不知是哭得太久累的,还是思念太久想的,亦或是被萧风何的柔情蜜意醉的,柳依一任凭萧风何搂着她,不再挣扎。就这样在如水的月光下,在烈焰般激情奔放的木棉花下,两个相爱的年轻人温柔地搂着,没有语言,没有动作,像一尊精美的雕像静静地立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萧风何轻轻地推开柳依一,双手紧紧地抓住她的肩膀,炽热的目光死死盯住她的眼睛,温柔地说:“站在这里别动,头稍稍抬起,望着远方,给你照张相。”
    柳依一面露难色,张嘴想说什么,却被萧风何的两根手指挡上了。
    “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了。”“你不知道你有多美。”“我是个专业的摄影师,我最懂得欣赏。”“你不知道,你脸上的伤疤像极了一朵盛开的木棉花。知道吗?它使你的美独一无二!”
    柳依一惊喜,感动,幸福,复杂的感情令她泪流满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乖乖地配合着萧风何拍完了相片。
     这是萧风何有生以来拍摄得最美的一张相片,朦胧的月光,绿油油的稻田,高大而挺拔的木棉树下,柳依一像一尊女神抬首翘望,像是期盼,像是神往。无论远景、近景、曝光,还是主题、布局、色调,无不恰到好处。他在相片上郑重地写下“木棉花的守望”几个字。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21418085/viewspace-590943/,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上一篇: 不需要你记得我
下一篇: 没有了~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注册时间:2009-04-19

  • 博文量
    4
  • 访问量
    1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