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IT职业 > IT生活 > 米粉情节---ZZ

米粉情节---ZZ

原创 IT生活 作者:xxhxh 时间:2007-11-20 23:44:57 0 删除 编辑

每个人都会有一个或者多个萦绕心头的情节。譬如,有些人有故土情节,至死都会念念不忘
回到家乡;有些人有火箭情节,每一次火箭的比赛,心悬嗓子眼,即使有太多的惋惜和遗憾
,依然痴心一片;有些都市中的白领会有小资情节,上午办公室,下午星巴克,晚上泡泡浴
,深夜迪吧酒吧和K吧;甚至有些人还有处女情节,n多男人趋之若鹜……

而我,却有一个朴实的米粉情节。

我说的米粉,是那种白白嫩嫩的,宽宽的扁粉,清香可口,根根爽滑。

每次从北京回家,一下火车或者汽车,第一件事就是找家米粉店,把包往地上一放,对着店
家就喊:

“小妹,来碗米粉咯,要大份。”

“好,就来,恩先坐咯。”

“好。”

“要么子码子?有肉丝、牛肉、肚片、排骨……”

“猪肉的就要得,多加点码子,少放点辣椒。”我已经迫不及待地等不到店家说完。

于是不到两分钟,一碗喷香的米粉就端了上来;于是不到三分钟,碗里就只有几根香菜漂在
汤里;喝完汤,还要重重地咂咂嘴巴,用手背抹抹嘴唇,叫一声“妹子,好多钱?”

在家的每个早晨,只要在街头随便走走,就会发现各家粉店已经坐满了人,店门口的那口开
水锅里冒出的热气总把伙计的脸都喷的通红。

其实,在湖南,最有名的米粉是“常德牛肉粉”,这样的粉店都是店面不大,木桌子,长条
凳,陈旧中透着油渍,柜子上的大碗里盛满了酸豆角和辣椒萝卜,随便舀,通常也都是一对
中年夫妇请上一两个小妹招待顾客,门口的牌子上也总写着“正宗常德津市牛肉粉”几个歪
七趔八的几个大字。店面小,可一点儿也不显得拥挤,有时候桌子也会摆到街边上,筒子里
的筷子甚至会长短胖瘦参差不齐,可人们就是喜欢这样的环境和氛围,就是不认识的人坐在
一起也会亲热的聊上片刻说说小城的新闻。

在长沙,有句俗语“杨裕新的面,甘长顺的粉,德园的包子真好呷”,虽说甘长顺的米粉是
老字号,但现今最有名的粉店恐怕非“无名粉店”莫属,说是无名粉店,确实就是没有店面 。

其实,在长沙,还是有很多桂林米粉店,店面很干净,服务小姐很漂亮,也很热情,但感觉
就是少了点什么。

来了北京这么多年,至今仍然吃不惯陕北的凉皮,川北的凉粉,北京的炸酱面,对米粉总是
充满了思念,也总是缠绕在梦中。每每在成都或者重庆小吃店里吃到的米粉,非常不够味道
,就像只是在白水里面泡一下加点盐而已,没有家乡米粉的白嫩,没有家乡米粉的爽口,也
没有家乡米粉的粗壮,如同嚼蜡一般。

在北京吃到的合口味的米粉,也只是在菜香根等少数几个店家。每次和老同学在那里聚聚的
时候,都会叫上一大碗米粉,然后相互假装客气推脱一阵后,几个小碗一分,便一扫而光。


在好友家的时候,她总苦叹在家太闲,想开个店面,而我每每都是怂恿她开个米粉店,晓
之以情,动之以理,然后从米粉市场形势到国内外局势,甚至到股市的走势,对其开米粉店
的优势做了深入透彻的分析,可最终也没哟被她采纳,于是我的那一点私心也就泡汤了。

在网上碰到老乡的时候,也总会问到北京哪里有正宗的米粉可食,虽然知道西单那里有家长
沙人开的粉店非常合湖南人的口味,也知道传媒大学附近的巷子里面有家粉店,那口味仿佛
就是从湖南空运过来的,但由于各种各样的缘故,至今未能亲临品尝,引以为憾。

其实说了这么多,主要还是因为最近发现楼下的那家“湘潭老汤”的米粉也还不错,虽然只
有酸菜粉,可汤味也还勉强正宗,米粉也还鲜嫩,更为重要的是,邻桌的顾客偶尔还会把“
空心菜”称作“蒽菜”,那一分乡音就着粉汤一起咽下,沁人心脾。

很烦闷的时候,被投诉、被威胁、被恐吓的郁闷日子里,叫上几串麻辣烫,吃上一碗湘潭米
粉,吃完拎上半个西瓜舀着吃,于是烦恼随风飘散,郁闷缓缓逝去,顿时发现原来吃米粉也
能让人换种心情。

写着写着,肚子也饿了,口水也流出来了。嗯,忍着,等回到家乡再连本带利一齐吃回来罢
。[@more@]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207156/viewspace-983088/,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 博文量
    9
  • 访问量
    152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