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Linux操作系统 > Linux操作系统 > 慕容垂:百万战骨风云里——激荡的鲜卑史略之二(转载)

慕容垂:百万战骨风云里——激荡的鲜卑史略之二(转载)

原创 Linux操作系统 作者:tigerfish 时间:2004-11-18 00:00:00 0 删除 编辑

 

【胡歌胡会,慷慨悲壮,往往激动人的热血。百来年后,另一位鲜卑枭雄高欢,
  临终仍在苦战。战局不利,生命也所剩无几,高欢却在军帐中开了最后一次胡
  会,让人留下“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胡歌名篇。往后一千五百年的冷兵器时代,
  汉人始终学不到胡人的勇武豪迈,心胸开阔。败多胜少,实在是民族性使然。】

  


   前秦对东晋开始动刀,先是各路人马会攻襄阳。苻坚求胜心切,儿子苻丕担任
  攻打襄阳的主帅,久攻不下,他竟遣使送剑,说攻不下就自杀算了。苻丕等只
  好汇集各部,长围猛攻,幸好这时慕容垂攻下了南阳,和苻丕合兵,把襄阳变
  成了孤城一座。襄阳守将朱序相当能干,屡胜苻丕,架不住孤城之中,人心浮
  动,被叛徒来了个里应外合,打破襄阳,朱序被俘(苻坚杀掉了那个叛徒,而
  认为朱序有种,授官领兵,呵呵,撒下一颗好种子)。拿下了襄阳,东晋的门
  户洞开了。苻坚兴冲冲地召开廷议,商量南征。出乎他的意料,文武百官几乎
  异口同声地反对南征,甚至他最亲近的兄弟--阳平公苻融,他的幼子、宠妃、
  赏识的和尚,都极力游说他放弃这个打算。苻坚真是又生气又奇怪。照他想来,
  “今以吾之众,投鞭于江,足断其流”,搞定一个东晋,“犹疾风之扫秋叶”,
  何以大家都反对呢。
  
   而积极支持苻坚的有两个人,一个是慕容垂,一个就是姚苌。慕容垂时任冠军
  将军、京兆尹(就是首都卫戍司令。苻坚可真信得过他:-))他对苻坚的进言,
  就是简单的军事算术,还举晋武帝灭吴为例,说谋大事者二三位就够了,朝臣
  之言不可多听。这样的话真让苻坚舒服到心里去了,大悦道:“与吾共定天下
  者,独卿而已!”另一个支持者姚苌,乃是羌人,本来与其兄姚襄在后赵的混
  乱中举兵,被苻坚收伏。姚襄败亡,姚苌则得到苻坚的宠信,执掌重兵,时任
  龙骧将军,指挥前秦西线的军事。苻坚在长安喜爱光鲜热闹,精选了一批“良
  家子”,即富豪权贵的子弟,全部授予羽林郎的称号,组成一支三万多人的骑
  兵作为自己的亲军。这帮人都是二十岁以下的少年,既不知兵凶战危,又渴望
  军功荣誉,大力鼓吹总攻东晋。于是在军头的怂恿和亲兵的鼓噪下,南征之举
  遂定。
  
   苻坚南征的反对者和支持者,都很有点意思。照常理说,以前秦的力量攻击
  东晋,即使不象慕容垂吹的那样必胜,也绝无必败之理,赢面应该是很大的。
  那么前秦众臣和苻氏亲贵,究竟出于什么理由反对呢。看来,王猛对于前秦人
  思想的影响太深刻了。王猛是北方与胡人政权合作之汉人的代表。这些人处在
  很矛盾的境地,一方面,与胡族合作使他们免于兵祸,甚至提供了大显身手,
  飞黄腾达的机会;另一方面,大汉族的正统思想根深蒂固,使他们骨子里瞧不
  起胡人,同情东晋政权。王猛遗嘱中再三嘱咐苻坚不要忙于进攻东晋。究竟是
  看到了前秦的弱点,理智成分居多,还是不愿故国完全沦陷,感情的成分居多,
  难说得很。
  
   前秦的苻氏亲族和朝廷重臣,虽然仍是胡人居多,现在已经不是石虎、苻生那
  一代“勇猛的野蛮人”了。他们成长于汉族式的朝廷,过惯玉堂金马的生活,
  不知不觉中受汉文化的熏陶不小,尤其对王猛的治国思想奉若神明。苻融劝阻
  苻坚的一番话就很让人吃惊:““知足不辱,知止不殆”。自古穷兵极武,未
  有不亡者。且国家本戎狄也,正朔会不归人。江东虽微弱仅存,然中华正统,
  天意必不绝之!“(《资治通鉴》)这哪里象胡族的亲王,倒象金陵城外,三
  家村里的老学究。苻融在王猛死后,对于苻坚的对外用兵基本都是反对的。象
  苻坚派吕光领十万军队远征西域,苻融反对的理由就和汉、唐那些儒臣如出一
  辙,说西域的土地争来也不能耕种,远征危险,还不如不要。完全忘记了氐族
  原本是游牧民族,西域正是“天山南北好牧场”呢。可惜吕光偏偏不给他面子,
  裹胁鄯善、车师,连连得手,在西域取得辉煌成功。反战派在苻坚的眼里又失
  一分。
  
   这些人反对南征的另一个原因,在于对其他胡族,尤其是鲜卑人势力的深刻恐
  惧。前秦宽容的民族政策,完全是建立在苻坚的个人气质上,其他的氐族人对
  于鲜卑、羌人等是深怀戒心的,生怕他们混水摸鱼。事实证明,这种担心完全
  正确。
  
   至于苻坚的支持者,用我们马后炮的眼睛来看看,在战后一个建立后燕,一个
  建立后秦,简直是司马昭之心。其实他们也没有前秦必败的成算,但支持苻坚
  南征对这两个家伙来说,完全是有赚无赔的注。打赢了当然是共襄盛举的大功
  臣,打输了,更有得折腾。慕容家族完全是奸笑着踏上南征之途的。出发前,
  慕容楷、慕容绍等兴奋地祝贺慕容垂,说苻坚骄狂已甚,叔叔建立中兴之业,
  就在此行。慕容垂笑着答道:“没错。全靠你们了。”
  
  
  (五)
  
   晋孝武帝太元八年(公元383年),苻坚亲率大军从长安出发,士卒六十余万,
  其中骑兵多达27万,旌旗蔽日,绵延千里。整个前秦帝国的军事力量同时开始
  向江淮集中,前锋苻融部抵达颍口前线(在今安徽北部〕时,苻坚正到项城
  (在今河南),翼州的兵力到达彭城,蜀汉之军正坐着船沿江而下,而西北凉
  州调来的军队才抵达咸阳!各部合计达八九十万人,可以说是中国史无前例的
  一次大动员。此时前秦治下的总人口在一千五百万左右,已经达到了十个男子
  (注意还不是“十丁”)就有一人从军的程度,再加上不计其数的转运民夫,
  苻坚已经把弓拉得不能再满。
  
   这样的声威,确实让东晋朝野恐慌。东晋的防线基本上分为东西两段,东线由
  谢安节制,西线由桓冲节制。苻坚苻融所率的主力部队先攻寿阳,正是冲着谢
  安去的;而慕容垂部和蜀汉的舟师则从北、西两面夹击湖北一线桓冲的部队。
  桓冲并非弱者,也被苻坚方面的力量吓住了,准备调兵增援晋都建康。满朝文
  武就谢安一个人悠悠闲闲,派了谢玄谢石等晚辈,领兵八万去抵挡苻坚,自己
  住到郊外别墅去下棋,还拦住桓冲的增援,让他管好自己的事,建康方面他自
  有道理。桓冲对局势简直绝望了,私下对幕僚叹息:“吾其左衽矣!”(胡人
  才穿左边衩的衣服)。
  
   【谢安的高明之处,在于心理战不吃苻坚那一套。苻坚把场面搞这么大,就是
  想吓人,让东晋方面不战自乱。要说谢安不怕是不可能的,但是他知道急也没
  用,索性拿出魏晋士大夫的本色,蛋几宁施,各必踢米。这样反而勉强稳住了
  阵脚。再看类似情况下,一正一反两个输家的例子。西晋伐东吴,吴帝孙(白告
  ) 开始倒也不慌,搞了个铁锁横江,就喝他的酒去了,结果晋军烧断铁锁登陆,
  东吴马上完蛋。这是人事都不尽的。赵宋伐南唐,李后主和手下大臣慌作一团,
  还没怎么打就崩溃了,这是只认得“天命”的。可见谢安的分寸实在很好。】
  
   秦军攻下寿阳,前锋梁成的部队已经进驻洛涧。谢玄谢石等领兵赶到,在洛涧
  淝水一线和秦军对峙。这时苻坚开始连续犯错误。首先,他急着要来第一线,
  把大军扔在项城,带了八千轻骑赶到寿阳,与苻融会合。苻坚的心理很微妙,
  他倒怕晋军隔了淝水,窝着不出战,耗他的时间粮草;又以为自己声威到处,
  敌人都会吓得龟缩,于是严令全军不得泄露他来的消息,违者拔舌头。希望晋
  军赶快来接战,好一鼓歼之。殊不知,晋军也怕时间长了,他大军云集呢。接
  着他派降人朱序(前襄阳守将)去当说客,希望说服晋军投降。朱序不但没去
  游说,还把秦军的部署和苻坚来的消息全部告诉谢石等,要他们赶紧动手,秦
  军来齐了就难打了。晋军内部本来分成两派,一派主张速战,一派主张拖延,
  听了朱序的劝告,终于决定速战。
  
   谢石首先派著名勇将刘牢之攻击秦军前锋梁成部。刘牢之率领五千晋军中的精
  锐部队北府兵,偷渡洛涧,夜袭梁成。也许是上下一片骄狂之气,根本没想到
  晋军有勇气首先突击,梁成五万之众被杀得溃不成军,自己也丢了性命。苻坚
  这才知道,晋军也不是好欺负的。两军主力夹淝水列阵。苻坚仍然一心求战,
  让军中只挂小将,不挂大将的将旗,希望晋军来捏他这个“软柿子”。晋军派
  来使者,要求秦军后撤一段距离让晋军渡河,大家好决一死战。秦军诸将都认
  为不能同意,苻坚却同意了,而且在晋军渡河的时候大耍宋襄公之仁,并不截
  击,老老实实命令全军后撤。秦军一撤便阵脚大乱,朱序等降人在阵后大呼:
  “秦军败了!”前方士卒正在混乱中,不明真假,一跑不可收拾。晋军趁势冲
  杀,就在最前线阻止溃退的苻融当场阵亡,苻坚中箭,秦军全线崩溃,从淝水
  岸边被一直追杀到寿阳城外,马步自相践踏,死伤无数。中心战场的的溃败立
  刻雪崩似的变成整个战役的溃败,各路人马都仓皇后撤,乱糟糟地退到淮北,
  再也无法组织。浩浩荡荡的南征,眨眼灰飞烟灭。
  
   【淝水之战名垂千古,光成语典故就留下了一串:“投鞭断流”“草木皆兵”
  “风声鹤唳”“不知屐齿之折”。。。但细考其过程,实在荒谬之极。横行北
  方的苻坚大军,以绝对数量优势,面对一向轻视的晋军,连个最起码的队列纪
  律都没有,被朱序一嗓子就喊散了,是何道理?只能说,苻坚的个人心理和当
  时秦军的组成刚好都达到最坏的搭配,让晋军撞了大运。从心理上说,苻坚的
  浪漫英雄主义恶性膨胀,轻率地跑到前线、派降人去劝降、一系列的急于求战、
  让晋军渡河,真是飘飘然不知身在何处了,而手下将士被洛涧的序幕战打击了
  士气,又接到一串莫名其妙的命令,却是惶惶然不知身在何处。从秦军的组成
  来说,直接参加淝水之战的是苻融的先锋军团和苻坚带来的亲卫骑兵。苻融全
  军本有三十万之众,其中慕容垂部三万人中途转向湖北,梁成部五万人已经溃
  散,张(虫毛)部正在淝水稍下游处休整,故参加决战的兵力是不到二十万人,
  与晋军的局部优势降到2:1。秦军的一贯列阵方式是羯、羌、汉等杂牌部队的
  步兵在阵前,精锐的铁骑在后阵,这样在进攻战中可以先疲惫敌人再以铁骑后
  力冲杀。可惜那道莫名其妙的后撤命令一发,素质较差,组织较弱的前军立刻
  大乱,再被晋军挟势一冲,人多反而成了灾难,谁也挡不住。最要命的还是苻
  坚的中军,应该是他随身带来的所谓“羽林郎”骑兵,这类都市富贵之家的年
  轻人,看起来可能装备精良,花团锦簇,但既无狠劲又无经验,从来都是战场
  上的菜。历来的帝王们却每每喜欢搞这种部队作为亲卫,当仪仗队还行,真要
  打仗,无不惨败。职业军人对这种部队一贯嗤之以鼻。五代时后梁太祖朱温就
  搞了一支这样的“天武军”,用来进攻后唐。后唐名将周德威看见梁军衣甲鲜
  明,光彩炫耀,便对部下说:“这些叫天武军,都是汴梁的富家子,穿得漂亮,
  十个也打不过你们一个。但抓他一个就够你们致富了,此乃奇货,不可失也!”
  果然以千余骑兵大败梁军三万人,俘虏无数,人人都致了富。帝王之中,李世
  民是一个例外,他的亲军是有名的“黑甲骑兵”,全是从实战部队中精选而来,
  人数不过千余人,但一个都顶几个,常常在险恶的战斗中顶风而上,挽救战局。
  看来苻坚在战阵之学上,是大大不如了。淝水之战中,只怕最先的溃逃就是从
  亲军开始,要不以苻坚苻融之尊,怎么会战斗一开始就一伤一死呢?
  
   这场战争虽然乱七八糟,却奠定了南北朝今后数百年的格局。从此北方无力向
  南方发动决定性进攻,而且自身经常陷于更小的分裂,一大群勇于内斗的鲜卑
  人趁乱而起,纷纷登场,慕容氏、拓跋氏、高氏、宇文氏,自己杀得不亦乐乎。
  南方则得以喘息,连着换了五个朝代,直到一个“汉化的鲜卑人”杨坚来完成
  统一任务。】
  
   前秦各路军队的大溃退中,唯有慕容垂慢慢撤到荥阳,一路井然有序,桓冲部
  没敢追击,所以三万人马完整无损。苻坚正好领着千余残兵逃到这里落脚,慕
  容垂的子侄亲信都认为天赐良机,纷纷劝他杀掉苻坚,就此举事复国。慕容垂
  却说:“没错这个机会很好,但苻坚信任我才来投奔我,我怎么能加害他呢?”
  慕容德也苦劝他立志复国,把个人的恩惠看轻,慕容垂就历数他当年落难时,
  苻坚对他种种恩德,此恩绝不可忘。复国的大业要进行,但我要去关东恢复燕
  国的旧业,关西之地绝不妄取。于是不听众人的劝说,把军队交给苻坚。
  
   【慕容垂这一段慷慨陈词,真是中国历史上少见的公私分明,君子之风。原文
  sunsparc兄已经贴出,我就割爱了憨笑其实,慕容垂一直打定了窝里反的主意,
  按照中国的传统忠义观念,也不全然是个君子。当时的形势秦军虽然兵败,但
  他周围襄阳、许昌、邺城等,还有毛当、苻丕等人的重兵,立即杀苻坚起事必
  将成为众矢之的,通盘考虑,杀苻坚也未必是上策。但是比较以后苻坚其他叛
  徒的所作所为,慕容垂的侠气已经值得脱帽鞠躬。苻坚此前此后,对慕容垂也
  是仁至义尽。一片暴虐、背叛、杀戮的历史当中,有这两个人的fair play,
  今天写到六点也不算冤枉。。。】
  
   慕容垂陪着苻坚回去,但已经不肯返回长安,重入樊笼了。走到渑池,他就借
  着关东前燕遗民骚动的消息,向苻坚辞行,说去帮忙弹压一下,顺便拜拜祖庙。
  苻坚满口答应,手下的大臣权翼却再三劝他不可纵虎归山。苻坚说道理虽然对,
  但答应了慕容垂就不可食言,何况慕容垂在他危难之时并无异动,岂可负他?
  仍然派兵护送慕容一家去邺城。权翼没办法只好自己动手,秘密派兵在慕容垂
  要经过的桥下埋伏。却被慕容垂多算一着,扎了个筏子,从别处渡河东去了。
  
  
  (六)
  
   慕容垂抵达燕国的故都邺城,在这里镇守的是前秦关东的最高统帅苻丕。两人
  还未见面,双方的部将就分别建议先下手为强,突袭或暗杀对方。但是苻丕忌
  惮慕容垂的威望和他老爹对慕容垂的宠爱,而慕容垂则羽翼未全,都没敢动手。
  苻丕让慕容垂住在城外,邺城的空气非常紧张。前秦帝国此时大堤上出现了第
  一个砂眼,洛阳附近的丁零人开始反叛。这个丁零部族,不是在贝加尔湖畔偷
  苏武的马那个丁零,而是西羌的一支,魏晋时期辗转迁到河洛一带聚居,不知
  为啥用了这个名字。他们以翟斌为首,还有大批的前燕遗民前去投奔。苻坚认
  为慕容垂对这些人很有号召力,一纸命令传来,派他去平叛。这事难倒了苻丕
  的幕僚,有人认为不可让慕容垂拥兵,有人认为瘟神还是送走的好,在邺城总
  要惹事,不如让他去和丁零自相残杀。末了苻丕折衷一下,给了慕容垂两千老
  弱士兵,又派亲信将军苻飞龙领一千氐族精骑随行。走时还悄悄对他说:“慕
  容垂是三军之帅,你却是谋垂之将!”慕容垂把慕容农等子侄留在邺城,自己
  带了慕容宝、慕容麟等出发。走之前他便服入城,想去参拜宗庙,却被亭吏阻
  拦,一怒之下杀吏烧亭,扬长而去。实际上他未出邺城便已经和苻氏决裂,可
  惜苻丕优柔寡断,还是没有追击他,把蛟龙放回了大海。
  
   苻丕指望慕容垂去和翟斌拼命,他却按兵不动,反而借口兵少,在在河内招募
  兵马,几天时间力量就扩大到八千人。苻丕终于着急,一面催促一面和苻飞龙
  通信密谋。这时慕容垂的少子慕容麟献上一条毒计,把一千氐族精兵分散编入
  队伍,而密令其他鲜卑士兵,几个伺候一个,半夜击鼓为号,一起动手。霎时
  之间,笨蛋苻飞龙和一千精兵全数死在同袍的刀下。慕容垂从此觉得慕容麟确
  实能干,不计前嫌对他委以重任。
  
   慕容垂的称兵反叛,象一声号角,各地的慕容氏豪强纷纷发动。翟斌军中的大
  将慕容凤,是前燕亲王慕容桓的儿子,此人年纪极轻,却是个狠角色。前燕灭
  国的时候他才十一岁,也被苻坚封了官。这点年纪就立志复国,结交燕国的遗
  民和丁零人,大家虽然要低着头和他说话,却无不尊敬。苻坚的大臣权翼看了
  不爽,想吓唬小孩子,就跑去警告他:“不要走你父亲的老路!”没想到这小
  孩子反倒横眉怒目,厉声呵斥他,还给他讲了点义士各为其主的大道理,把权
  翼吓了回去,连连对苻坚说他是虎狼之子,不可驯服,苻坚笑笑而已。丁零刚
  刚起事,慕容凤就带着部曲投奔了他们,此时不过二十出头。丁零和前秦军队
  正在洛阳附近拒战,听说了慕容垂发动的消息,慕容凤流泪向翟斌请战,说今
  天要一雪先王之耻。于是他第一个冲锋陷阵,斩杀了秦军著名的勇将毛当,攻
  击丁零的秦军大败而逃。慕容凤随即牵头,让翟斌等拥戴慕容垂为盟主,两军
  会师,声威大振,可怜苻丕想耍两虎相争之计,现在两只老虎一起掉头来找他
  了。
  
   慕容垂动手之后就马上派人秘密返回邺城,通知几个子侄。慕容农、慕容楷、
  慕容绍马上带了几十号人连夜出城,就在苻丕的马场偷了数百匹骏马,逃往河
  北。而苻丕直到过了一段时间大宴宾客,才发现少了三号人,此时慕容农已经
  在河北的列人城召集鲜卑、乌桓等部众,举兵反叛了。苻丕慌忙派手下猛将石
  越带了一万多军队去讨伐,到了列人的当天就被慕容农夜袭,打了个措手不及。
  石越阵亡,大军溃散。前秦在关东的支撑点是邺城和洛阳,苻坚分别派了石越
  和毛当协助两个儿子镇守。这二人向来在秦军中享有盛名,如今在更加凶悍的
  慕容兄弟攻击下,相继兵败身死,关东大势已去。
  
   关西方面,前秦的北地长史慕容泓,也是前燕王族。他听说了关东的形势,便
  从华阴孤身逃到关东,召集数千鲜卑勇士,又返回到华阴突袭秦军,人马急剧
  膨胀,占据华阴一带称王。不久,平阳太守慕容冲也在平阳(今山西临汾)举
  兵反叛。这位慕容冲的人生经历算是最奇特的了。他是慕容(日韦)的御弟,
  前燕亡国时年仅十二岁,却官居大司马。他的姐姐清河公主年仅十四,姐弟两
  个都非常俊美,被苻坚接入宫廷,做了妃子娈童。长安人民都啧啧称奇,编了
  首歌谣:“一雌复一雄,双飞入紫宫”。苻坚对慕容冲百般宠爱,王猛看不过
  去,苦劝苻坚,终于把他放出宫了,年纪稍大苻坚就派他做了平阳太守。如今
  他也反叛,苻坚真快被气死了,对权翼说:“真后悔不听你的话,如今鲜卑人
  酿成了大祸,关东看来是没法跟慕容垂争了,关西这两个怎么办?”于是苻坚
  和权翼只好拆拆补补,派儿子苻睿和姚苌一起进攻慕容泓,大将窦冲进攻慕容
  冲。
  
   【强大的前秦帝国,转眼就被一帮姓慕容的搞得一片糜烂,慕容氏真是一个奇
  特的家族。除了大旗慕容垂之外,他的子侄和其他的慕容族人也是能人辈出。
  看他们反叛的过程,有千里逃亡的,有结交异族兴风作浪的,有无中生有自建
  军队的,有亲自赤膊上阵的,个个都羁傲不驯,充满活力,以复国为己任。苻
  坚身为帝王,居然会宠爱信任这样一个家族,真是天亡他也。】
  
   此时,慕容垂已转攻邺城,与慕容农等会师,拥兵二十余万,并恢复了吴王的
  称号,手下子侄也大多封王。从杀苻飞龙开始慕容垂就保持和苻坚通信,每做
  一件对不起他的事,还要解释一番。苻坚苻丕都派人写信去斥责他,有次还骂
  得很难听,部将都要杀掉使者,被慕容垂阻止了。旧情归旧情,慕容垂再三说
  只要关东燕国故地,但战场上却不留情面,在邺城负隅顽抗的苻丕越来越撑不
  下去,关东各地也陆续向慕容垂投降。苻丕从苻坚那里是指望不到援助了,居
  然向东晋求援。谢安等见慕容垂强大,也答应支援,把粮食源源不断运往邺城,
  还派淝水一战名震四方的刘牢之领兵助战。南征中的两个死敌,现在为形势所
  迫又联合在一起对付慕容垂,勉强稳住了战局。
  
   苻坚派去进攻慕容泓的军队由苻睿统帅,这是个莽撞的年轻人,姚苌知道慕容
  氏的厉害,劝他不要急攻,鲜卑人急着回归关东,自然会走。苻睿不听,挥军
  轻进,中了慕容泓的埋伏,兵败身死。姚苌派人向苻坚谢罪,苻坚大概是屡受
  打击现在又死了亲人,一怒之下大违平时的宽厚作风,杀掉了两个使者。姚苌
  惧罪,向西逃奔到他羌族的故土渭北天水一带,纠集当地的羌族豪强反叛前秦。
  他自称大将军,大单于,万年秦王,部众发展到五万多人,与前秦激战。不久
  姚苌称帝建国,仍以秦为国号,史称后秦【姚苌真是个土包子,连国号都懒得
  改】。
  
   前秦帝国至此已经七零八落,控制在苻坚手中的不过长安附近而已,关东已几
  乎被慕容垂囊括,只剩下苻丕在邺城守着孤城。关西则东有慕容泓、慕容冲,
  西有姚苌,往日的部下和宠臣全成了敌人。让人吃惊的是,苻坚到这地步还不
  悔改他一向的作风。慕容冲被窦冲击败,投奔慕容泓,使慕容泓的兵力达到十
  多万。慕容泓得意起来,给苻坚写了一封信,对杀了他儿子说声oops,要求苻
  坚把燕帝慕容(日韦)送还,他就撤兵回关东,两国永为友邻。苻坚气得把慕
  容(日韦)叫来,把信甩在他面前说:“你的宗族,全是人面兽心!你要走走
  好了,我提供车马资助。”慕容(日韦)磕头谢罪,眼泪鲜血都出来了,苻坚
  又不忍心,反而安慰他说:“都是那三个家伙的错,与你无关。”还恢复了他
  的职位,待他和当初一样。然而,慕容(日韦)并不领情。这个慕容家最不成
  器的小子也想效法众人。他偷偷写信给慕容泓说:“我是亡国之君,笼中之人,
  你们用不着挂念我。你们三个人分别做相国、大司马、大将军,努力复国大业。
  听见我死的消息,你就称帝吧。”慕容(日韦)一世懦弱,真正离死不远了,
  还说得颇为悲壮,也真来了个垂死一搏。
  
   慕容泓收到此信就不再退往关东,反向长安进军。途中他的手下嫌他军令太严,
  看慕容冲倒是个浪荡少年,于是来了一次火并,杀掉慕容泓,拥立慕容冲为主。
  他一上台就军纪大坏,纵兵暴掠,变成了一支强盗兵团。苻坚又要讨伐姚苌,
  又要对付慕容冲,渐渐顶不住了,被慕容冲包围了长安。此时天下一片大乱,
  前秦数十年的小康毁于一旦,整个北方又是战火,又是饥荒。关东的邺城全靠
  东晋送粮吊着命,而慕容垂的军队也饿得不行,暂时解了邺城之围,向北到中
  山(今河北定县)去找粮食。饿到什么地步呢?慕容垂下令民间不许养蚕,因
  为军队要靠桑椹充饥。长安就更惨了,苻坚宴请群臣吃肉,群臣吃下去就赶快
  回家,趁还没消化强制呕吐,好分给妻子儿女打打牙祭。慕容冲的军队在城外,
  一部分军人公然以死尸作军粮,很多时候军队没了士气,长官就鼓励士兵:
  “出去迎战!杀了敌人就有吃的了!”所谓英雄、复国,也都是些人间地狱的
  制造者。。。
  
   苻坚被困长安,爬上城楼一看,茫茫敌军都是他最宠爱的鲜卑人。他不禁叹道:
  “此虏从何出哉!”看见了老相好慕容冲,两人的对话倒也有趣。苻坚:“奴
  何苦来送死!”慕容冲:“奴厌奴苦,欲取汝为代耳!”苻坚还想动之以旧情
  分,送了一件锦袍给慕容冲,好言劝他退兵。慕容冲得意洋洋地派使者自称皇
  太弟诏曰,我的志向是夺取天下,哪看得上这种小恩小惠!把皇帝献出来,我
  就宽恕苻氏了,也算报答你往日的好处。“苻坚气得悲呼王猛、苻融之名,悔
  不该不听他们的良言,让白虏如此猖狂!【鲜卑人肤色白皙,须发棕黄,有点
  中亚人的特征。因此氐族人称之为白虏。据说鲜卑人大多美貌,唐朝的时候边
  军还专门袭击鲜卑部落,抢劫鲜卑妇女在中原卖高价。苻坚宠爱鲜卑人,包括
  慕容冲等,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吧。如今他知道白的可怕了憨笑
  
   长安城内还有千余鲜卑人,苻坚也没动他们。那位“皇帝”慕容(日韦)还不
  安分,勾结慕容肃等,诡称自己的儿子结婚宴请苻坚,伏兵想杀掉他。苻坚本
  已答应,事到临头天降大雨,没有去成,阴谋就败露了。苻坚到这一步,才彻
  底对鲜卑人绝望,杀掉了慕容(日韦)、慕容肃和城内所有的鲜卑人,只有慕
  容垂的小儿子慕容柔逃了出去。从此苻坚再不留情,大败了慕容冲一次,就坑
  杀上万的鲜卑俘虏。
  
   【苻坚之败亡,不仅在于信任宠爱鲜卑人而慕容家族却一次又一次的背叛他;
  更重要的是他的民族迁徙政策有重大隐患。把大批鲜卑人和羌人迁入关中已经
  够危险的了,他还把本来就人口不多的氐族分散到各个据点,本来希望全面控
  制,一旦慕容氏的势力到处开花,反而成了各自为战。长安、洛阳、邺城三处
  的氐族兵力如果集中在一起,还是有控制局面的希望。而分散以后,邺城的重
  兵被慕容垂拖住,洛阳的苻晖也打不过慕容垂,回援长安,千里奔波之后被慕
  容冲截杀,七八万人全军覆灭。苻晖受不了苻坚的埋怨索性自杀了。而长安的
  苻坚面对三个强敌则兵力不足,越打越衰。苻坚实在是个很可爱的人,可惜这
  样的性格注定会在暴力政治中失败。即便如此,命运的后半截对他也过分残忍。
  背叛他最无耻的人,还不是慕容家族,而是当年他从刑场上救下的姚苌。】
  
  
  
  (七)
  
   不仅是长安,邺城方面也在进行着惨烈的围城战。慕容垂席卷关东各地都很顺
  利,唯独他最想拿到手的故都邺城是一块硬骨头。关东各路秦军的残部都集中
  在这里,兵力充足,苻丕经营多年的城防也很坚固。慕容氏方面还有三个弱点:
  第一是饥饿,邺城附近连年战火,生产已经破坏得差不多了,慕容垂大军达二
  十几万,军粮成了大问题,不得不从河北输送。所幸慕容农和慕容隆两个好儿
  子文武全才,军纪良好,把河北中山一带治理得不错,人民纷纷归附,算是有
  了一个后方基地,还可勉力支持。而苻丕背靠东晋有粮食接济,情况要好一些。
  第二,东晋方面趁火打劫,已经收复了黄河、济水以南大片土地,而且派兵干
  涉,直接与慕容垂作战。第三个问题最严重。慕容垂的兵力很大一部分是丁零
  的叛军,这帮人很难节制,他们的首领翟斌居功自傲,要挟封赏,与慕容氏的
  嫡系已经发生了多次冲突。几位亲王多次向慕容垂进言,说翟氏兄弟怀有异心,
  必为后患,要求趁早解决。慕容垂说大家盟誓在先,自己不可先行背叛,做这
  种失人心的事情。---然而又加了一句:“骄则速败,岂能为患?彼有大功,
  当听其自毙耳。”反而更加礼遇。
  
   慕容垂对邺城还是志在必得。一时攻不下,他就建长堤、云梯,修卫城,挖地
  道,决漳水灌城,一切花样都使尽了。苻丕当年大军长围襄阳也不过如此,如
  今遭了现世报,渐渐支持不住。于是秦军铤而走险,趁慕容垂打猎解闷的时候,
  秦军得到密报,挑选了一支精兵绕出城去奔袭他。慕容垂几乎被乱箭射死。幸
  好慕容隆及时援救,以骑兵逆袭秦军,救回他一条命,然而两人都带了箭伤,
  开始带的侍从几乎全部阵亡。
  
   久攻不下,气氛又这样险恶,燕军内部的矛盾开始激化。导火索是翟斌又一次
  向慕容垂求官,要求做尚书令,慕容垂说,你的功劳完全当之无愧,但如今荒
  郊野战,连官署都没有,没法设置。于是拒绝了。翟斌大怒,决定再反一次,
  就私下与城内的苻丕通谋。苻丕要求丁零人先抉开灌城的渠坝,解燃眉之急。
  然而翟斌周围早有慕容氏布下的线报,慕容垂立刻先下手为强,直入丁零军中,
  擒杀了翟斌及其兄弟,但放过了其他丁零人。然而,漏掉了翟斌的侄儿翟真。
  他连夜出逃。丁零部众也大多逃亡跟随。途中翟真收集了较强的兵力,索性反
  扑燕军的包围圈,想和苻丕里应外合。与慕容隆、慕容宝等大战一场落败,这
  才逃向邯郸一带丁零人的老巢。从此丁零人恨慕容氏入骨,他们擅长游骑战术,
  四处掠杀,成为后燕的的大患。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2/viewspace-17545/,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注册时间:2007-11-29

  • 博文量
    92
  • 访问量
    167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