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慕容垂:百万战骨风云里——激荡的鲜卑史略之一(转载)

原创 Linux操作系统 作者:tigerfish 时间:2004-11-18 00:00:00 0 删除 编辑

引言
  
   读金庸的人一定都记得,《天龙八部》中的慕容博、慕容复父子是鲜卑人,
  大燕国的王孙遗族。慕容博在少室山之巅教训儿子,使出了家传绝学“参合
  指”,又提起慕容垂等先王,才被狡猾的玄慈老和尚瞧出端倪。慕容家世居
  的庄子,也叫做“参合庄”。“参合”二字,与慕容家族渊源之深,称得上
  刻骨铭心。


  
  (一)
  
   晋太元二十年(公元395年)深秋,拓跋魏和慕容燕,两个鲜卑王朝的军队在
  五原以北的黄河两岸对垒。这时的燕国史称后燕,正是鲜卑慕容氏的第二个
  鼎盛时期,刚刚铲除了盘据多年的河洛丁零势力,吞并了同宗的西燕,幅员
  包括今河北、辽宁、山西、山东、河南的广大地区,是北方第一号强国。后燕
  的南面是北伐屡败,一蹶不振的东晋;西面是相互打得一塌糊涂的苻氏前秦,
  姚氏后秦和吕氏后凉三个较弱势力;只有西北面逐渐崛起的拓跋氏北魏,成了
  心腹之患。于是,刚刚把战刀从西燕慕容氏身上拔出,后燕又准备向北方的
  鲜卑兄弟开刀了。
  
   拓跋鲜卑是半个多世纪以来,胡族逐鹿中原的后来者。他们的先辈趁中原大乱
  之时参与内战,部落进驻到今山西北部长城以南的地区,建立了代政权,但是
  一直呆在胡汉传统区域的边缘地带。基本上还是游牧民族的生活方式。拓跋氏
  屡遭中原强国的打击和自己的部族仇杀。苻坚强盛时,还躲在阴山以北。后来
  趁着苻坚前秦的崩溃,拓跋氏建国称代,继而改为魏。魏王拓跋(王圭),从
  小在部族仇杀和逃亡中长大,骁勇深沉。他的起家本来是依附于后燕。慕容氏
  和拓跋氏世为姻亲,特别是在内部争位的关键一战中,拓跋(王圭)开始被宗
  族拓跋窟咄打得没有办法,向后燕求救。慕容氏和拓跋氏世为姻亲,后燕派大
  军助阵,才一举歼灭了拓跋窟咄,登上宝座。所以拓跋(王圭)一直向后燕称
  藩纳贡。两国交恶始于索马事件,后燕向北魏索要良马,还无理扣压了拓跋
  (王圭)的弟弟,从此埋下不和的种子。再加上一系列边境纠纷,终于破裂而
  开战。
  
   刚刚消灭了两个大敌的后燕军队,士气正高。八万人的主力部队由太子慕容宝,
  辽西王慕容农和赵王慕容麟三兄弟领军,范阳王慕容德率一万八千人为后援,
  杀气腾腾向北进发。在五原附近收降北魏民户,割粮筑城,一直打到黄河岸边。
  拓跋(王圭)则采取坚壁清野的战术,把各部牲畜资产全部迁到黄河以西千里
  之外,而自率大军在黄河岸边截住了燕军。
  
   【关于北魏的兵力,历史的记载相当可疑。史称拓跋(王圭)派出五万、十万、
  八万三支骑兵,从东、北、南三个方向包抄燕军,要知道,当时全中国人口在
  一两千万之间,天下四分五裂,各国都不充裕,北魏当时的人口据估计远远低
  于百万。后燕的国力与北魏相比还是强大得多的,这次十万大军已经是倾国而
  出,北魏怎么会有那么多士兵战马?估计对于当时文化相当落后的北魏,史家
  的记载信息不足,偏差很大。但有一点是无可怀疑的:北魏已经动员到极限,
  存亡在此一举。其军队必定是全民皆兵,良莠不齐,素质比不上相当职业的后
  燕精兵。】
  
   后燕军在黄河岸边慢吞吞地造船,拓跋(王圭)却没闲着。他最绝的一招,是
  针对后燕军的灵魂:燕主慕容垂。慕容宝大军出发的时候,年已七十的慕容垂
  已经生病。拓跋(王圭)专门派出别部,在后燕军和国都中山之间的道路上截
  捕信使,深入敌国的后燕军竟然几个月不知慕容垂的起居.【慕容宝真是庸才,
  后勤通讯的疏忽程度,让人难以致信。】拓跋(王圭)把信使带到河边,逼他
  们向后燕军喊话,说慕容垂已经死了,乖儿子还不回去。两军对峙黄河两岸,
  有一天突然刮大风,把后燕军的几十艘战船刮到对岸,船上三百余名士兵被北
  魏军俘虏。拓跋(王圭)故作宽大地把他们都放了回去,还让他们带话给慕容
  宝,叫他早奔父丧。仅仅因为数月得不到慕容垂的消息,再加上他死掉的谣言
  满天飞,后燕军就开始军心动摇了。众将士犹如失掉主心骨一般,三个领军的
  亲王,忧虑恐惧之余,相互间开始猜忌。黄河岸边,横行一时的后燕大军渐渐
  被凛冽的初冬笼罩。
  
   慕容垂这个名字,在当时真是太响亮了,几乎是后燕这个国家和这支军队的水
  印。光是失去他的谣言,就足以粉碎后燕军的战斗力。慕容垂的传奇,还得从
  慕容鲜卑的第一个中原王朝---前燕说起。
  
  
  (二)
  
   慕容鲜卑由辽东崛起,公元337年慕容(皇光)建立了燕国(前燕),并征服了
  另外两个鲜卑大族---宇文氏和段氏。【cinason兄推测说,大理段氏就是这个
  段氏的余脉,faint,这样算,慕容复图谋大理皇位也不算太离谱憨笑】除了偏远
  的拓跋鲜卑之外,其他几乎所有鲜卑人都统一在慕容氏旗下,雄视北中国。趁
  着后赵石虎一死,天下大乱,慕容氏和前秦苻氏分别囊括关东和关中,与东晋
  形成三足鼎立的形势。其中还以前燕势力最强。前燕两传至慕容(日韦),这
  是个平庸懦弱的小孩子,但他的两个叔叔,慕容恪和慕容垂,却是了不得的人
  物。慕容氏灭冉闵,败东晋,席卷关东,大半的战功是慕容恪立下,而且他身
  为胡族的征服者,却很善于仁政爱民,这在“五胡乱华”的年月,简直是凤毛
  麟角。慕容恪生前才高望重,把握前燕军政大权,压得前秦和东晋喘不过气来,
  幸好前秦有苻坚/王猛这一对明君能臣,黄金搭档,才顶住了一个对峙局面。慕
  容恪死前竭力向燕主推荐弟弟吴王慕容垂接任大司马,说“垂才略胜吾十倍”。
  慕容(日韦)偏偏不听,让他自己的弟弟,乳臭未干的慕容冲当大司马。
  
   慕容垂的成名之作,是大败东晋权臣,大司马桓温的北伐军。桓温这个人也是
  才略出众,兼之好大喜功,“不能流芳百世,便要遗臭万年”即是此君发明的。
  公元369年,桓温一听见慕容恪死了,就发起了东晋历史上最有力的一次北伐,
  攻入前燕,一路势如破竹,大有恢复中原之势、前燕朝廷震动,慕容(日韦)
  和主政的太宰慕容评就想放弃国都邺城逃跑。慕容垂独奋然请战,还轻松安慰
  他们说,我即使打不胜,总不会败得太难看,那时你们再跑不迟!于是就任大
  都督,领兵五万南征。同时,前秦苻坚虽然与燕为敌,这次也确实怕了桓温(几
  年前桓温出四川,一直打到灞上,威胁长安,着实把苻坚王猛吓了一跳),居
  然出兵援救。慕容垂兵至枋头(今河南浚县一带),截住桓温,先不与主力交
  战,却利用骑兵优势在外围连打了几个运动战,杀伤不少晋军,还干掉了了晋
  军的向导,前燕叛将段思,大杀桓温的威风。又派遣别部,截住晋军最催弱的
  部分:漕运粮道。桓温僵持了几天,粮尽无奈,只得虎头蛇尾,烧了舟仗退兵。
  燕军众将都要追击,慕容垂却说不忙,桓温身处敌境,怕被追击,必然严兵断
  后,同时狂奔,现在追上去怕难以得手,等他跑累了,再收拾他不迟,反正后
  燕军的骑兵对晋军的混合兵种有速度优势。于是率领精骑八千,缓缓跟着。晋
  军果然一气奔出七百里,累得精疲力竭。看看离边境不远,燕军又没有猛追,
  于是扎营休息。慕容垂这才打马急追,兵分两路,让慕容德引一半人绕到前面,
  自己从后面发动攻击。桓温大军本有数万人,却又累又没有斗志,慌急中不辨
  敌人多少,一退又被慕容德截住,顿时崩溃,战场成了屠场,八千燕军居然消
  灭了三万多晋军。剩下的一半人冲出去又被前秦的援军赶到截杀一阵,七零八
  落,逃回去的只有数千人。桓温捡了一条命,从此落胆,很多年不敢再兴北伐
  之念。
  
   【慕容恪,慕容垂兄弟,灵活多变的骑兵战术都是拿手好戏。东晋人士数十年
  间痛惜枋头之败,都认为桓温轻率,葬送了大好的光复机会,殊不知,以步兵
  为主体的南方军队,在北方与少数民族快速剽悍的骑兵部队作战,真是谈何容
  易。桓温已经干得不坏了,可惜死了慕容恪又碰上慕容垂:-(】
  
   慕容垂威名日著,却引起了前燕权贵的不安。他最大的两个内敌,是太宰慕容
  评和太后可足浑氏。这两个人一个是贪吝浅薄的敛财狂,一个是愚昧刚愎的深
  宫妇女,皇帝庸弱而慕容垂如此能干,自然看他不爽。于是开始排挤慕容垂。
  排挤的手段也比较卑劣,比如借一桩巫蛊案,牵连处死了慕容垂非常贤惠的的
  正妃段氏。【一看就是深宫妇人的主意,从汉宫到清宫,都玩这个把戏。而且
  好象越是少数民族的宫廷,这类巫蛊事件越多】慕容垂也真忍得,就默默接受
  了,还按可足浑太后的指派,娶了太后的妹妹作为继室。关系自然不会好,于
  是太后姐姐更是恨慕容垂入骨。慕容垂军政权力屡遭慕容评的蚕食,他的一帮
  子侄辈,象儿子慕容令、慕容农,侄儿慕容楷、慕容绍,都是久经战阵,岂是
  省油的灯,人人含忿,双方势力的冲突眼看一触即发。慕容垂的小儿子慕容麟
  却演了个奇怪的角色:他去向慕容评告发,老爹要谋反。事情败露,慕容评毕
  竟是庸人,迟迟没敢发难;慕容垂大怒,立杀慕容麟的生母泄愤,把这小子软
  禁起来,但还是没忍心杀他。这件事坚定了慕容垂的决心---但他没有象别人猜
  疑的那样造反作乱,而是决定择木而栖,投奔前秦苻坚。慕容垂不告而别,全
  家西奔。没带可足浑氏的夫人,而带上了自己的小姨子小段氏。慕容评派人追
  来,却被世子慕容令率领寥寥几个亲卫骑兵断后伏击,杀得寒了胆,不敢再追。
  到了黄河边上,慕容垂亲自披挂,阵斩津吏,杀散守军,渡河奔长安去了。
  
   【慕容垂投奔苻坚,这件事影响深远且很难评说。一方面看,慕容垂宁可逃走
  避祸,也不愿跟自己的皇帝和同族兵戎相见(事实上他应该这有能力),可以
  说是宅心仁厚了;另一方面,明知自己是国家干城,却倒戈投敌,直接导致了
  前燕的覆亡,其爱国爱族的精神,比起虚构的慕容复差得远了,呵呵。】
  
  
  (三)
  
   前秦苻坚,虽然绝对力量小于前燕,但是励精图治,加上王猛的辅佐,把国家
  搞得很不错,早有觊觎前燕之心,只是忌惮慕容恪、慕容垂兄弟,不敢下重手。
  现在恪死垂叛,怎能不叫他大喜过望。兴冲冲地一直跑到郊外迎接慕容垂,颇
  有点倒履迎宾的味道。苻坚爱惜慕容垂人才难得,对他百般礼遇,赏赐无数,
  封候领军,连带世子慕容令、慕容恪的儿子慕容楷,都封为将军。关中百姓素
  来知道慕容父子的威名,也十分倾倒。一时之间,慕容垂成为长安城的新宠。
  旁边却恼了一个人,就是大名鼎鼎,捏着虱子论天下的王猛。王猛多次向苻坚
  秘密进言,说慕容父子绝非可驯之物,又厉害得很,迟早会无法控制,不如除
  掉算了。而苻坚的爱才和宽宏都是古今帝王中一等一的,正和慕容垂热乎得很,
  一点也听不进去。
  
   前燕果然被慕容评和太后等人越搞越乱,于是借着燕人毁约,苻坚和王猛开始
  对前燕用兵。王猛领军出征之前,玩了一招毒的。他要慕容令随军当向导,然
  而走之前,独自去见慕容垂,百般示好,还要他给贴身的东西留念。慕容垂便
  把随身的佩刀解给了他。大军东进到了边境,王猛买通信使,拿了这把刀做证
  物去见慕容令,说慕容垂惧怕王猛迫害,后悔来前秦了,现在已经动身逃回燕
  国,要慕容令也逃。慕容令不辨真伪,矛盾了一天,还是逃了回去。王猛马上
  据此参奏,说慕容父子心怀故国,图谋不轨。慕容垂惧罪逃亡,这次匆匆忙忙,
  没带什么人,加上人生地不熟,跑到蓝田就被追兵赶上抓了回去。谁都以为这
  回完了,偏遇上苻坚这等好人,说父是父,子是子,人各有志;慕容令逃回了
  行将灭亡的燕国,那是他没福;决不会因此猜疑慕容垂。不但没碰慕容垂一根
  毛,为了安抚他,还越发优礼有加了。搞成这样结果,把王猛给气了个仰倒。
  
   至于逃回前燕的慕容令,因为忽叛忽归,慕容垂在前秦又屹立不倒,反而受到
  猜疑。燕廷把他变相发配,派到极北的沙城去戍守,严加监视。慕容令也是个
  不在乃父之下的枭雄,自己觉得这样下去迟早被整死,就在沙城联络旧部,招
  揽人马,准备起事。沙城离燕国旧都龙城不远,被流放的人很多,倒真是个起
  事的好地方。可惜刚要发动,又被他的小兄弟慕容麟告了密。燕军先发制人,
  把慕容令和他的徒众杀了个干净。
  
   【王猛忌惮慕容垂,于公于私都有不少原因。于公来说,王猛此人计谋深沉,
  做事谨慎,和苻坚那种乐天英雄的气质正好相反。难得二人处得无比融洽,才
  能各自发挥长处。苻坚对各个被征服的国家、部族非常宽厚,通常的惯例是
  被征服者的领袖就成为苻坚的重臣,被征服的人民则大量移居到长安等关中重
  地。苻坚的宫廷和军队里尽是往日的敌人,长安一带,除了苻氏本身的氐族,
  羯、羌、鲜卑、铁弗(匈奴和鲜卑的混种)等胡族也大量居住。苻坚靠着这种
  几乎是理想主义的宽容和一视同仁,在延揽人才。迅速扩大力量方面取得了惊
  人的成功。而王猛,一向对这种政策怀有隐忧,担心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随
  时可能内乱。慕容垂这样的人物入秦,王猛当然要提防了。
  
   于私来说,王猛以一介寒士和汉人的身份,被苻坚以国士待之。终于做出了轰
  轰烈烈的事业,苻坚对他无比宠信,两人的鱼水关系比得上刘备和诸葛亮。现
  在跑来一个慕容垂,苻坚又宠爱得了不得,曾经说出“二人携手共定天下”的
  话。私下替王猛设想:本来王猛自负智计无双,但现在慕容垂也不亚于他,同
  时既是皇室贵族,又勇武豪迈,仪表堂堂,这些比出身寒微的文士王猛可强多
  了。这样,难免会产生嫉妒和争风吃醋之心。看王猛这样相当正直的人,居然
  想出这样卑鄙的计策去陷害慕容垂,总觉得他当时有着非常浓厚的阴暗心理。
  
   王猛这一下虽然没有算倒慕容垂,却断送了希望之星慕容令。后来看慕容氏的
  败亡,便和慕容垂后继无人有重大关系。如果世子慕容令没有在年轻的时候就
  被王猛骗死,三十年后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呢。好厉害的王猛。】
  
   王猛连战连胜,公元370年,王猛打破壶关,在渭源和前燕决战。燕军确实兵
  力强大,各部加起来有三十万人之多,可惜领军的是慕容评这等人物,上下一
  片混乱。慕容评之贪鄙,说他棺材里伸手死要钱,一点也不过分。他已经富得
  流油了,还要封山占水,向取柴取水的人收钱,财帛积累如山。连前线官兵要
  饮水也被他勒索,军中怨气冲天。气得燕主慕容(日韦)派人去骂他:“我库
  里的钱,都是你的,你用得着聚敛吗?此战一败,你搞了再多的钱,又往哪里
  放?”慕容评十分恼羞,就贸然向秦军索战。
  
   王猛听说了这些,笑话道:“慕容评真是个奴才,有亿万之兵也不足畏!何况
  只有数十万。这趟他死定了。”于是挥军直进,大破兵无斗志的燕军,燕军死
  伤被俘有十几万人。苻坚也匆匆领兵赶到,二人毫不费力就攻下邺城,慕容评、
  慕容(日韦)分别在逃亡中被抓住,各地纷纷投降,前燕灭亡了。
  
   苻坚果然还是老一套,对前燕的百姓相当宽仁,军纪良好。不到半年,就把慕
  容(日韦)、前燕的后妃、王公、百官连同几万户鲜卑人,全都移居到长安去。
  前燕王公贵族,纷纷又变成了前秦的边郡太守。慕容(日韦)官封尚书,连
  “奴才”慕容评都捞了个范阳太守做。倒是慕容垂想起当年的窘迫,经常对前
  燕的百官冷眼相对,还劝苻坚杀掉慕容评。苻坚乐呵呵的也不同意。慕容垂的
  侄儿私下劝他:“将来慕容氏复兴的重任还在叔父的肩上,这些人都是以后的
  火种,不可把关系搞僵了。”慕容垂立即改善了态度,不再闹着要报仇了。
  
   苻坚至此已基本统一北中国,接着又连连向西出兵,分别打败东晋和羌族地方
  势力,攻取了益州(四川)、凉州(甘肃一带)。此时为前秦的极盛之时,军
  队多达五六十万,雄霸天下,北方的代国、铁弗部,东北的高句丽、新罗,西
  北的土谷浑、西域诸国,甚至西南夷,都遣使入贡。长安也是一片升平景象,
  各胡汉民族杂居,前秦的宫廷里尽是羌氐鲜卑的高官,颇有点天下大同的气氛。
  再往后看看历史,这种状态,和唐朝建国时其实非常相似,苻坚的性格魅力不
  下于李世民,才略或许有差,但加上王猛等英才的辅佐,凭他这种奇特的包容
  力,建立一个熔炉式的,稳定的大帝国,或许不是不可能的事。可惜,历史没
  有给他更多的机会。
  
   苻坚的帝国梦里还剩下两个不和谐音。在外,是看似奄奄一息的东晋。东晋毕
  竟是皇族的正统,一天不灭亡它,苻坚都不能安享自己的辉煌。在内的不和谐,
  苻坚似乎不放在心上,王猛等人却日夜忧虑,向苻坚进言,说慕容氏父子兄弟
  布满朝廷,鲜卑人暗藏的势力依然强大,不如好好清洗一次,以绝祸患。也许
  是处于王猛或者苻氏重臣的授意,社会上谣言四起,说鲜卑人图谋复国。甚至
  有人闯入宫中唱谶语式的歌谣:“甲申辛酉,鱼羊食人,悲哉无复遗!”以此
  警示苻坚。(鱼羊指鲜卑的鲜字)。苻坚似乎对鲜卑人情有独钟,严厉地镇压
  了这些谣言。公元385年,王猛终于死了。慕容垂等人一定在暗中大大松了一
  口气。
  
   苻坚坚信自己诚信待人,必不至有内乱,只把眼光投向外面。进攻东晋的计划
  已经迫在眉睫,苻坚甚至宣布,东晋皇帝将做他的下任尚书左仆射,【和前前
  燕皇帝慕容(日韦)平起平坐,呵呵,苻坚真是幽默】,东晋的文武大臣谢安、
  桓冲,也将做他的吏部尚书和侍中。并开始在长安为他们建造未来的官邸。
  
  
  (四)
  
   王猛死后的几年,苻坚虽然倍感辛苦,依然无往而不胜。向西派遣吕光等人远
  征西域,向北拉一个打一个,扶植铁弗部的刘卫辰,把拓跋氏的代国势力几乎
  赶到漠北。在内平定了亲族苻洛的叛乱,把氐族的人众分迁到各地居住,让苻
  氏亲族分镇各地,比如前燕的国都邺城,就让他的爱子长乐公苻丕镇守,颇有
  些天下已定,分封诸侯的意思。氐族人众本来在关中势力强大,这次大家各奔
  四方,父兄离别,都有些不情愿。苻坚在灞上送别苻丕,众氐人临别洒泪,气
  氛苍凉。苻坚的心腹宦官赵整作氐歌:
  
   阿得脂,阿得脂,
   伯劳舅父是仇绥。尾长翼短不能飞。
   远徙种人留鲜卑,一旦缓急当语谁!
  
   这最后的劝说,苻坚也就苦笑着听听,不以为然了。于是大家收拾眼泪,分道
  扬镳。数年后,不知苻坚追忆此歌,该如何面对赵整。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2/viewspace-17544/,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注册时间:2007-11-29

  • 博文量
    93
  • 访问量
    167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