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IT职业 > IT生活 > 一意孤行亚马逊----一个钓鱼疯子的巴西亚马逊之行( 8.九月24日 渐入佳境 ) 作者:咸水鱼

一意孤行亚马逊----一个钓鱼疯子的巴西亚马逊之行( 8.九月24日 渐入佳境 ) 作者:咸水鱼

原创 IT生活 作者:joneytin 时间:2007-09-07 14:09:15 0 删除 编辑
现在已经和法比奥达成默契,每天早上离开营地,我总是自己携带干粮和饮料,法比奥去库房拿些水果,我们就在外面吃野餐,省掉了回来吃午餐的来回奔波.想到这些好处,我就庆幸当时上船前的心血来潮.
小艇刚开出营地,兜头就是一场雨,掉转头又返回营地,泊在水榭的遮阳棚下,一人一罐啤酒,边聊天边等天放晴,在聊天中才知道了法比奥的身世.
法比奥的母亲是居住在巴西*秘鲁边界的一个村寨的印地安人,16岁时跟别人一起到累西腓去找生活,在那里认识了法比奥的父亲.接下来的故事就太平常太巴西化了:肚子被搞大,情郎哥哥玩了人间蒸发.法比奥的母亲后来又跟别的男人生了两个孩子,再遭抛弃,在法比奥八岁的时候就把他丢弃在街头上.幸亏法比奥有个好外祖父,这个老印第安人听说了这件事情,马上赶到累西腓,在街头上找到了这个被抛弃的外孙子,把他带回了雨林中的村寨,并且在抚养的过程中教会了他一切在雨林中生存的技能,17岁时,托人在旅行社给他找了份当导游的工作.
全世界被父母遗弃的儿童,以巴西为第一,南美和拉美其他国家居第二(包括墨西哥在内)这种被称为问题儿童的弃儿在街头上挣扎长大,等他们长到十五,六岁的时候,都已经成了技术娴熟的小偷,骗子,流氓和*女,这批人的存在为黑社会提供了用之不竭的人力资源,幸好法比奥最后并没有沦落到这一步,都亏了那位可敬的印第安老人.
他的故事讲完了,雨也停了,我们再次出发.一路上我仍然陷在法比奥的故事里拔不出来,这个世界上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可是看看法比奥,却成天快快乐乐无忧无虑,他告诉我说因为他不会讲英语,所以他的工资和地位一直拉在别人后面,接待待遇好的团总是轮不到他.他讲这些事的时候全无气恼和怨天尤人,好象是在说别人的事一样,怪不得巴西人高居世界上幸福感第三的国家.我觉得他们要不就是没心没肺,要不就是全无上进心,当然也许我是错的,我们中国人为了实现自己心目中的目标也实在活得太累.
今天仍然使用拟饵,下过雨后,鱼的咬口格外好,我们在第二个钓点拟饵遭到了前所未有的频繁攻击,而且鱼都很大,但每次都被拖进树丛里而跑鱼,半个小时就损失了两个拟饵.我有点担心起来,照这样下去,我剩下的四枚拟饵可能都撑不到明天.法比奥说我们不能再这样钓了,我们不能再钓这种有树丛的地方了.我问他说你有什么高见,他说孔雀鲈除了喜欢这种有树丛的地方外,还喜欢呆在有乱石块的地方,他说他知道有许多这种乱石区,而且在乱石区用拟饵不容易挂底,只不过地方要远一些,问我愿不愿意去,我说立刻就走,还等什么?
[@more@]掉转船头,由小河岔里开出来,进入大河,就是前面我提到的黑河的那条大支流,两公里那么宽,看上去非常平静,但一进入主流,却是波涛汹涌,小船一会儿抛上一会儿摔下,螺旋桨时常露出波峰空转.我真有点担心,但看法比奥,一副从容不迫神定气闲的样子,也就装出一副毫不在乎的神情,其实心里害怕的很.越过急流区,河水就平静下来,刚喘过一口气,忽然法比奥手一指,叫声快看! 顺他手指的方向一看,只见河面上有一群海豚,此起彼伏,欢快地在河面上相互追逐嬉戏,这是亚玛逊河里特有的淡水海豚,皮肤是浅玫瑰红的,因为数量不多,所以不是经常能看到的,法比奥说我的运气不错,今天被我遇上了.
越过大河,我们进入了另一条支流,这里的河两边看起来有点荒凉,许多河岸光秃秃的,堆满了大小的石块,我猜想法比奥所说的就是这种地方.回过头去看他,果然见他一面手指一面点头,看来是这里了.法比奥把引擎转速关小,以极慢的速度沿着岸走,我站起来,挥竿向前甩出了拟饵.
第一竿打出去立刻就有了鱼讯,奇怪的是钩上的鱼虽然很重,但挣扎却很轻微,拉到船边上看,又钓到新鱼种了.这种鱼的长相花纹都和我们国内的黑鱼很类似,嘴里也是一口尖利牙齿,法比奥说这种鱼叫做德拉依拉(TRAIRA),是亚玛逊河里食用价值很高的一种鱼.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今天钓得很顺手,几乎每一竿打出去都有收获,而且差不多都是0.5到1公斤的德拉依拉,孔雀鲈到并不多,到近中午时只钓到了两条,但其中一条是新品种,叫红腹孔雀鲈,沿着下巴到臀鳍一溜鲜艳的红色,看上去就象沾满了鲜血.虽然没有象钓到第一条孔雀鲈时那么狂喜,但兴奋的心情仍然溢于言表,法比奥很惊诧,说这地方以前钓的都是孔雀鲈,怎么今天改成德拉依拉了?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我所使用的拟饵
其实没有什么好奇怪的,这叫做太阳瓦面过,皇帝轮流做,河是死的,鱼是活的,爱上哪上哪,这样才有趣嘛.
今天特别热,灌装饮料喝起来象在喝开水,中午时分,鱼的咬口中短,我们就找了一棵大树荫下泊了船,休息吃午饭.法比奥看我喝饮料时皱着眉头的样子,说声你等着,提了砍刀上岸去了,20分钟后回来,提了两根砍下的茶杯那么粗的藤条,叫我张开嘴,他把藤条竖起来,立刻就有水从藤条里流了出来,那水又清又凉,还有一股青兹兹的甜味,喝的人精神一震,暑气全消,只可惜当时忘了记下这藤科植物的名字.
吃完饭法比奥倒头就睡,一会儿就鼾声大作,我也想睡但怎么也睡不着,就拿块饼干捏碎了丢在水里逗小鱼玩,忽然我看到水下面有一群小鱼大约7,8条的样子,翩翩而来,看上去很熟悉,啊呀,那不是我们养在水族箱里的神仙鱼吗? 就拿了抄网想逮一条上来看看,谁知道那些鬼精灵机警得很,抄了半天一无所获.
下午又钓了一大堆德拉依拉,再也没有了孔雀鲈.法比奥说你知道吗,其实在亚玛逊河里有三种比拉尼亚,两种你已经钓过了,最后一种是最凶狠的红腹比拉尼亚,但这里没有,要往北面去才有,外界都夸大了比拉尼亚的情况,叫他们食人鱼,其实哪有这回事,倒是天天在被人吃.一年中大部分时间里,即使你在比拉尼亚堆里游泳都是安全的,但到了10月至12月,河水急剧下降,原先浩浩荡荡的河成了一个个大水塘,大量的比拉尼亚集中到一起,这时候就真的危险了,他们逮到什么吃什么,这种时候你敢踏进水里去,他们可以在一秒钟内在你腿上咬下几块肉来.到最后水塘里活的东西都被吃完,只剩下比拉尼亚和德拉依拉这两种凶狠的鱼在对峙,谁也吃不动谁,但再往下去唯一的赢家就是德拉依拉,因为这种鱼可以耐高水温和高缺氧,但比拉尼亚就不行,到雨季来时,能撑过最艰难时刻的胜利者一定是德拉依拉,尽管它们这时候已经被比拉尼亚把尾巴几乎都咬光了.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红腹比拉尼亚,真正的水虎鱼

今天5点不到就回到营地,吃晚餐的时候我想起来神仙鱼的事情,就拿来问营地经理,还在餐巾纸上画了神仙鱼的样子给他看,他看了半天直摇头,说我们这里没这种鱼,法比奥过来一看说有,两个人就用葡萄牙语争执起来.大概营地经理说你知道个屁啊,到底是你懂还是我懂? 法比奥就气乎乎地走了.
半夜里,有人轻轻敲门,开门一看是法比奥,问他有什么事,也不声张,只是勾着食指示意我跟他走,走到水边露台上,他打开手电筒,我一看,嘿!有条神仙鱼躺在地上,原来是他打着手电在河边找了半天,然后用树枝抽死了拿回来让我看的.
这时候我才明白,法比奥什么都知道,经理他才是懂个屁.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真有神仙鱼,经理懂个屁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这只不过是上午钓到的,下午钓得比这些还多.因为只有一种鱼,也懒得拍照了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17205/viewspace-968352/,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注册时间:2008-03-30

  • 博文量
    23
  • 访问量
    36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