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IT职业 > IT生活 > 永远的疯狂竹子----纪念退役不久的V-Gundam

永远的疯狂竹子----纪念退役不久的V-Gundam

原创 IT生活 作者:jillv 时间:2005-03-14 18:03:46 0 删除 编辑

http://php.chol.com/~cnlong/zbbs/zboard.php?id=jh&page=1&sn1=&divpage=1&sn=off&ss=on&sc=on&select_arrange=reg_date&desc=desc&no=11

来源:www.PlaySC.com
作者:kdash

昨天写了篇关于那些退役老将的文章,很谢谢大家的支持。回文中有位Silent_Control兄认为我应该把V-Gundam从中换掉,换成Byun。言下窃有V-Gundam还不能与Garimto Grrr Boxer等人同论的资格。确实,在大多数人眼里,V-Gundam只是一个默默无名的职业选手,在很多关心职业联赛时间短一点的人心中,也许已经是菜鸟的代名词。但我,一直对这位老将有一种特别的感情。如果看过我写的《Protoss这几年职业联赛的沉沉浮浮》,以及那篇翻译的15场P经典对决的帖子,都应该知道,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P user,这位看起来毫不起眼的T族老将是不多的我所欣赏的“异族人士”
我不希望他那个性的职业生涯会随着他的退役永远埋葬,趁昨天行文的热情还在,写下此文。希望看完之后,你也会欣赏这位被叫做疯狂竹子的职业选手。

(一)

2000年的夏天,当时的我还是一个高中生,整天游荡在BN厮杀。结识了不少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有一个ID叫做F-Gundam的韩国少年,每次和我TVP一定是暴机枪兵Rush。一开始输给他几盘后,我开始先用炮台防御,攀出科技兵虐他N盘。我问他为什么那么喜欢Rush,他说在他们家不远的网吧,有一个ID叫V-Gundam的小子,不管TVP TVZ TVT,一定在10分钟之内发动进攻,5分钟之内,一定结束战斗,从不打超过15分钟的战斗。其打法之疯狂,场面之火暴,让他心仪不已。所以不管是ID还是战术,都在模仿那个叫V-Gundam的小子。
我笑笑,问他,难道你不知道Rush是一把双刃剑,如果伤不了别人,那只会伤害自己,你不害怕别人先防守再攀科技的战术吗?他的回答有点天真,只要我的进攻足够犀利,控制得象V-Gundam一样漂亮,又岂是你能守得住。我不以为然,但并没有再争辩下去。
这个世界真的有那样疯狂的人,那样疯狂的进攻吗?我想这可能只是那个小孩夸张的传说。

(二)

2001年的一天,我在宿舍里睡到中午起来,一打开ICQ,上面F-Gundam的头像闪个不停。那个小孩兴奋的告诉我,他的偶像V-Gundam,已经签约成为职业选手了。以后,整个韩国,甚至是整个世界,都要被他不可阻挡的进攻所颠覆。我摇摇头,笑他太天真。接着,他发了一场他说费尽心血才搞到的所谓职业联赛的REP,说让我这个远在中国的土包子见识一下这个世界上最疯狂的进攻,并千叮万嘱我一定不要外传。
Rep只有12分钟,对手是Grrr,BB——Marine 2VF——Tank 雷车 ——进攻——节节败退的Grrr。最爱的金甲还没有造出来,tank的炮火已经在轰炸他的probe。Grrr老了,退出星际的时候,我这样想。我开始有点相信那个小孩当初的话了,也许,他真的能让这个世界疯狂一点。

(三)

2001年夏天,相信这个传说的也许不只我一个,而是整个韩国。成为职业选手后不久,V-Gundam就有幸参加了可口可乐OSL,这个象征韩国星际最高荣誉的比赛。面对那些纵横沙场多年的老将,面对台下无数疯狂的Fans,V-Gundam一次次展现了他疯狂的Rush,16强---8强---4强,就算是在半决赛不幸栽在Yellow的zerg之下,他依然被大多数人看好。毕竟,这只是他第一次参加OSL。
人们是这样评论当时Terran的四大高手:有一个皇帝叫Boxer,他无所不能,无卸可击。有一个书生叫Themarine,他风度翩翩,潇洒华美。有一个角斗士叫Eagle,他技术出众,斗志昂扬。有一个疯子叫V-Gundam,他的进攻让地球转的更快。然而皇帝已经没有追求,书生害怕蛮兵,斗士也已老去,只有疯子,才是Terran的新希望。
不只是我,几乎所有的人,如果听到都会相信那个小孩当初的话,V-Gundam会让这个世界疯狂起来。

(四)

2002年春天,Ongamenet Kingofking锦标赛,8大高手华山论剑,V-Gundam持一把快剑,啸傲其中。我习惯了在他所有兵力涌出来的那一时刻,主持人那熟悉的一句话。后来,韩国朋友告诉我,主持人说的是:“啊,V-Gundam选手又开始他疯狂的进攻了。” 终于,他站到了决赛场上,他的对手,就是半年前把他挡在OSL决赛大门外的Yellow。全世界都在关注这场大战,Broodwar主页上大幅的照片,醒目的标题“Storm Zerg VS Bamboo Terran”
有时我想,如果他的职业生涯,就在那一刻终止好了,不会有哀伤,不会是悲剧,全世界都会记得他,不会把他遗忘,然而,这只是我一相情愿的想法。既然是疯狂的竹子,又怎么会停顿不前。
决赛的过程我不想说,也不忍心说,Hall of Valhalla长长的天堑,Vertigo 3矿前狭小的路口,阻挡了V-Gundam疯狂的心,成熟老练的Yellow,当然知道和疯子打,就不能让他疯起来,狭小入口堆起的防御,天堑旁边展翅的飞龙,V-Gundam不甘的心.......Yellow的打法作为职业选手无可厚非,扬长避短本就是胜利的需要。但那一刻,我有点憎恨Storm zerg,我固执的认为,让V-Gundam疯不起来的,不是yellow,是地图。

(五)

而后有很长一段时间,再也听不到V-Gundam的消息了,OSL 和 KPGA的比赛,已经听不到主持人那句话:“啊,V-Gundam选手又开始他疯狂的进攻了。”
问问韩国的朋友,他们告诉我,现在每个职业选手都知道V-Gundam要Rush,要进攻,都摸透了他的那一套战术,在战术上已经克死了他。而他又固执的认为自己Rush失败的原因是因为自己的操作不够完美,仍然再一遍遍苦练Rush,又怎么会有好成绩,大家已经不再叫他疯子,而是叫他傻子,固执的傻子。

(六)

依然看不到V-Gundam,不过偶上ICQ,竟然又碰到了他的最忠实的Fans F-Gundam。他告诉我,虽然V-Gundam成绩很不理想,但是在韩国,还有一部分人,依然很喜欢很喜欢他,因为在职业星际战术越来越功利化,越来越追求稳健,追求所谓经济至上的今天,只有V-Gundam还在追求他那所谓最犀利,最疯狂的进攻。
我没有笑,问他,如果V-Gundam肯少一点坚持,多打几个花样,成绩好一些,支持者也许会更多。他的回答有点出我意料,如果V-Gundam不再是个疯狂的攻击手,那么他将失去现在所有支持者,理想主义者会鄙视他向现实的低头,现实主义者会嘲笑他的幼稚。我愣了愣,想也许几年前,小孩的话并不该用天真来形容。

(七)

V-Gundam又回来了!虽然没看challange league里他是怎样的过关斩将,但我相信,他一定是把他的攻击提炼的更加犀利,更加疯狂。
2003年秋,Dual league E组,用火焰般的攻势跨过队友ELKY的尸体,V-Gundam距离OSL的舞台终于只差一步之遥。挡在他前面的,是2次把他的命运从天堂带往地狱的Yellow,地图:断头台,一个开阔的战场。
很多人赛后不理解为什么伟大的Yellow在那个夜晚是那么的不堪一击。但我知道,那一晚的V-Gundam的3 BB Rush中包含的东西,他要证明,3年前的KOK,4年前的OSL,阻挡他的不是一个叫风暴的虫子,而是瓦哈拉大厅不可逾越的天堑。进攻,进攻,再进攻,就算是老到的Yellow,只怕也是第一次感受到疯狂搏命攻势的可怕。这一次,V-Gundam把yellow的命运从天堂带到地狱。
又一次,V-Gundam站到了OSL的赛场。那一界的OSL曾经是我最期待的OSL,因为有悉数来齐的Protoss四大天王,还因为有V-Gundam,这个疯狂的竹子。纵然有Paradoxxx的深深鸿沟,但广蹂的Nostalgia,辽阔的guillotine,一定能让他飞翔。他所需要的,不就是这样一个尽情展示的舞台么?

(八)

右手,粉碎性骨折......
读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的第一个想法是今天是不是愚人节,我也洗了十多年澡,但从来也没有在洗澡的时候摔倒过,我也曾经摔倒过,但从来没有如此严重。我甚至认为,是他的疯狂,激怒了上帝,希望每个人都能平静生活的上帝,那一次摔倒,是老人家给他的警告。
三个星期后,我在OGN的网站上看到V-Gundam将在OSL出战的消息,心中不禁嘀咕,难道韩国的医疗水平如此昌盛?粉碎性骨折治疗只需要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就OK?
当看到厚厚的绷带,我的心里明白了,他完全没有好,只是做了简单的驳接就出战了。一个职业选手,怎么能放弃OSL的机会,这个机会,他等了快3年,他还想完成3年前没有完成的梦想。他是一个竹子,弯曲而不能折断的竹子,绝对不会向命运,向现实低头的竹子。
“啊,V-Gundam选手又开始他疯狂的进攻了。”这句话很久没有听到,还是那样的让人激动。只是这一次的Rush,看起来有点不一样,Marine,雷车,Tank,SCV他们的步伐显得混乱,他们的推进甚至还不如3年前一般迅速。摄影师很会把握时机给了他一个镜头,我看到他的手指好象有点不规则的抖动,觉察到他嘴角泛起的一丝苦笑,我的心突然变得好痛好痛。
比赛草草结束,如果一只半残的右手就能对抗Reach,那4年前瓦哈拉的天堑又怎么能阻挡V-Gundam。“从来没看过这么差的比赛,真是菜鸟”一起看比赛的一个同学说道。我张开嘴,本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九)

之后更难听到V-Gundam的消息,连BN上的韩国朋友也不怎么提起他。有时上上ICQ,希望能碰到F-Gundam,打听打听他的右手有没有好起来,但好象那个韩国少年和他的偶像一起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再后来,V-Gundam退役的消息传来。心中很是遗憾,他终没能实现他的梦,也没有象那个少年说的一样,带动整个世界疯狂,但他在我心中,已经永远留下一个位置,一个不向现实和命运低头的理想主义者的位置......
有一次进入星际,翻看老REP,突然看到了当年那个韩国少年发给我的V-Gundam对Grrr的职业比赛的REP:BB——4 Marine 2VF——1Tank 3雷车+SCV,当所有兵力冲出路口Rush的时候,突然我发现,我也会说那一句韩文:“啊,V-Gundam选手又开始他疯狂的进攻了。”
不知怎么地鼻子一酸,有一种叫眼泪的东西流了下来.......

(十)

前两天在偶游网上,看到一篇纪念退役的不死天皇疯狂青蛙Madfrog的文章,后面跟者颇多,大都大表钦佩,说Madfrog你是我永远的偶像云云。我想如果Madfrog的表演可以用疯狂来形容,那么V-Gundam呢?是BT还是傻子?也许没有太多的区别。
曾经有人说,尼采如果不是那么偏激,也许他不会疯,在学术上的贡献会更大。但全世界他就不会有千千万万的追随者。一样有人说过,如果V-Gundam能少点疯狂,那么他的成就就算达不到Grrr Boxer的高度,OSL冠军还是一定会有的,但他有没有尼采那么多追随者呢,我想回答是否定的,和许多人一样,他成了职业联赛光鲜亮丽背后的垫脚石。
仅以此文,纪念一个被遗忘的疯子,一个疯到最后有点傻,但傻的让我欣赏的疯子。

[@more@]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167431/viewspace-792696/,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上一篇: 第一帖测试!
下一篇: 祝福锤子PAL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注册时间:2011-09-05

  • 博文量
    10
  • 访问量
    49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