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大数据 > 数据分析 > 大数据的技术经济特征及对工商行政管理的影响

大数据的技术经济特征及对工商行政管理的影响

数据分析 作者:conjon_Gu 时间:2014-03-14 09:12:08 0 删除 编辑

托夫勒在1980年《第三次浪潮》中早就预言:“如果说IBM的主机拉开了信息化革命的大幕,那么大数据则是第三次浪潮的华彩乐章”。从技术层面理解,大数据主要指对海量复杂数据进行采集、加工和利用的技术。从生产力层面理解,大数据主要指智力工作者运用数据技术处理数据以获得智慧的能力,是一种高级信息生产力。从生产方式层面理解大数据,主要指借助对意义的洞察,实现低成本、差异化的服务。

一、大数据的技术经济特征

当前人们谈论大数据,多是从技术角度观察。这个角度对技术人员来说较为适宜。如果工商行政管理人员仅从技术角度理解大数据,就会把大数据看成工具性的东西,低估大数据的价值。我们需要先从技术经济学角度,把大数据从技术现象转化为经济现象,再理解它的经济社会意义。在此,笔者从大数据的生产力特征、生产关系特征和生产方式特征三个方面解读大数据的技术经济特征。

一)大数据的生产力特征

大数据的技术经济特征首先表现在它的生产力特征上。生产力包括劳动者、劳动对象、劳动资源和劳动目的四个要素。

第一,掌握大数据的劳动者是智力工作者,他兼具劳动与资本于一身,是知本家。

第二,劳动对象是数据,大数据的特征一是大量化,一般在10TB规模左右,多用户把多个数据集放在一起,形成PB级的数据量。二是多样化,它包括结构化数据与非结构化数据(指语音、图像、视频包括复杂业务数据),这些数据来自多种数据源,以实时、迭代的方式来实现。三是这些数据不仅是资源,而且是财富。

第三,劳动资源包括语义网(一种智能网络,它不但能够理解词语和概念,而且还能够理解他们之间的逻辑关系,可以使交流变得更有效率和价值)等公共基础设施上分享的开源软件、Hadoop (一个分布式系统基础架构)、NoSQL (非关系型数据库)、数据分析与挖掘、数据仓库、商业智能等技术条件。

第四,从劳动目的看,研究大数据是为了从中获得知识,提升能力。获得知识是手段,提升能力和智慧是目的。大数据需要完成从客体的数据向主体智慧的转换,而不是为数据而数据。

(二)大数据的生产关系特征

大数据的生产关系特征表现在生产、交换、分配和消费四个环节。

第一,在生产上,分布式计算的大数据,推动生产组织向去中心、扁平化模式转变,向自组织、自协调方向演化,智能化的大数据将促进劳动与资本的一体化,推动决策前移,并且可以提供平台支持创造性的自主劳动。

第二,在交换上,具有语义功能的智能网络成为与现有市场互补的新型组织形式,商品交换与包括情感在内的信息交流在新的市场结构中相互融合,用户体验和意义满足成为定价的重要因素,情境定价成为可能,依托数据分析可以实现一对一精准营销和“人单合一”。

第三,在分配上,在数据财富归属与利用的平衡中,形成以使用所有权为特征的分享型经济,在物质财富极大丰富的基础上,逐步实现以自由看待发展。

第四,在消费上,以大数据为引导,出现产消逆转 (C2B)和产消合一趋势,人们在满足生存发展需求的基础上,日益产生通过自主劳动满足的自我实现需求。

(三)大数据的生产方式特征

人们平常所说的增长方式转变、发展方式转变,其内涵都源自生产方式转变。不同时代,人相对于劳动对象的作用方式不同,生产的社会目的也不同,形成农业生产方式、工业生产方式与信息生产方式。大数据推动着信息生产方式的形成,它带来的生产方式转变主要体现在由单一品种大规模生产,转向小批量多品种的生产。无论对商务(私人物品生产)还是政务 (公共物品生产)来说,生产方式转变的方向都是一 样的。

农业时代的生产力以土地为中介,分散地从对象中解析出有助于满足人的温饱需求的功能;工业时代的生产力以货币为中介 ,集中地从对像中析出有助于满足人的社会发展需求的价值;信息时代的生产力以数据为中介,集中与分散结合地从对象中解析出有助于实现生产目的的意义。功能、价值与意义的关系,在于前者为后者的基础,后者有条件地决定前者。对人均收入5000美元以上的社会来说,大数据有助于在全社会专业化地提高以意义满足(所谓满意”)为核心的智慧水平,推动发展方式转变,实现经济和社会转型,在提高GDP水平(功能与价值水平)的同时,提高社会幸福水平(意义水平)。

二、大数据影响工商行政管理的内在机理

大数据以转变生产方式——包括转变私人产品生产方式和转变公共产品生产力方式为契机 ,进而影响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具体来说,这种影响是通过产权制度创新和公共管理方式创新实现的。在讨论大数据对工商行政管理具体影口向之前,需要先探讨产生这一影响的内在机理。为简化问题,笔者把政府管理先视同公共产品生产,把工商行政管理方式当做一种公共产品生产方式 

(一)从信息技术产业角度理解大数据与云计算的内在联系

理解大数据作用于公共产品生产方式的机理,首先应理解大数据与云计算在技术发展和技术产业化发展中形成的内在关系。

1、大数据技术在云计算服务框架下发挥优势作用。

第一,深入认识大数据产业分工的规律。大数据的框架与云计算有内在联系,不能离开云计算发展大数据。基础设施与应用之间,是一种基于云计算的固定投入与边际投入大分工的关系。

第二,在基础设施方面,中国一些主要企业数据不开放的做法,放在全球看,正在过时。之所以不开放,源于对第一个问题的理解上。适应云计算的做法,要求大数据基础设施的建设思路尽早从IP思路,转向WEB思路。我国在移动大数据方向上有充分的创新空间。

第三,在应用服务方面,应特别向美国企业学习。适应云计算的做法,使大数据应用面向轻资产服务。目前国内企业容易将大数据应用变成商业智能(BI)的大数据,进而走向封闭、集中,没有把大数据应用的真正优势发挥出来。大数据应用只有实现面向最终需求的全员智能,才能发挥其优势作用。

2、大数据在发展实践中通过云计算转化为产业。

美国大数据权威专家之一芬雷布将大数据与云计算结合起来,提出“大数据云图”的概念。按照云计算的思路,对大数据的结构进行了系统划分。芬雷布首先建立了一个“基础设施”板块,作为云上的部分,来把握大数据产业“资产”层面的诸要素,包括四个展开环节:数据分析'如Cloudera、EMC等)、数据操作(如couchbase、10gen等)、数据服务(如亚马逊、谷歌等)、 结构化数据库(如Oracle、IBM的DB2、SYBASE等)。 这相当于整个大数据产业分享固定成本的承重部分。芬雷布还描绘了与“基础设施”板块相对的“应用程序”板块,即与云相对分散的端。人类和计算机系统通过使用这些程序,从数据中获知关键信息。实际上,它对应的是整个大数据产业中相当于边际成本的部分。在云计算背景下,它是指面向云端轻资产运作的部分,即按“使用”或“按需”收费的部分。

二)大数据云可能引致的产权与制度创新

对于工商行政管理这样的公共事务来说 ,技术产业上的大数据云,只有通过制度创新,才能真正作用于公共事务。因此,有必要理解大数据云从技术经济现象向制度现象转化的内在逻辑。

1、私人产品生产方式的转变。

在大数据和云计算条件下,首先,商务生产方式发生了变化。传统经济生产设备的实体性,导致它的专用性强而通用性弱。人们可以租赁生产资料,但由于通用性差,发展受到诸多限制。而大数据和云计算的生产资料是虚拟的,通用性强而专用性弱,例如IPAD上可以进行五花八门的应用开发,使用的工具都是相同的。其次,云计算的基础设施、平台和软件,可反复使用、多次使用,其使用价值几乎不会耗损。例如淘宝平台上的店主越多,平台的价值越高。

由此可见,小批量多品种这种低成本差异化的生产方式(或服务方式),正一步步在大数据和云计算的推动下,转化成为制度创新的力量,使实质是人与自然的技术性关系,内化为人与人的制度性关系。

2、公共产品提供方式的转变。

公共产品提供方式也就是政府服务方式,随着大数据的影响向制度创新方向深化,会产生向智慧化这个总的方向转变的动力。所谓大数据化,无非是智慧化。联合国经济和社会部提出的智慧政府概念,是指超越常规服务手段的框架,利用现代信息通讯技术提供反应敏捷、以人为本的和社会包容性的服务。同时为子孙后代提供智能的、包容性的、可持续的发展。其中,公民既是公共服务的使用者,又是创造者。这一理念,已内在包含了大数据和云服务的观念,值得重视。

首先,大数据和云计算,将有助于推动建设云服务型的服务型政府。信息化专家高新民在谈到电子政务深化的规律时指出,电子政务发展经历了部门型、 整合型和平台型三个阶段,标志着信息化从单一机构应用到跨部门协同,再到社会参与公共治理的转变,这既是电子政务深化的规律,也是政府转型的趋势。” 提出平台型这个服务新类型。平台型政府需通过云服务实现,建设云服务型的服务型政府。这是指通过资源整合,促进政府向扩展型/服务型政府转型,大幅度提升公共管理和服务的水平和创新力。当前,在实践中可见的这种服务创新,包括政务服务+社会服务基础服务+增值服务等类型。以市民卡为例,这就是一种基础服务+应用服务”的扩展型云服务模式。在这一过程中,开放API平台(在互联网时代,把网站的服务,封装成计算机易识别的一系列数据接口开放出去,供第三方开发者使用)成为公共服务的最新潮流。

其次,大数据和云计算,将有助于推动建设数据服务型政府。开放数据是电子政务走向生态化的标志,大大提高了政务信息资源的社会化利用水平,以较低的成本提供了多元化、创新型的服务,又扩展了社会参与公共治理的规模和深度。政府通过构建数据服务生态,成为数据服务型的政府。在实现政府信息 公开与信息保密结合过程中,在大数据条件下充分开放数据,成为一项创新性的工作。开放数据是指将非保密的对社会有高利用价值的数据,以开放的、结构化的(按语义标识、可分离重组)、机器可读的形式,放在具有开放接口 API 服务平台上,供社会开者应用,达到政府信息资源社会化再利用的目的。再次,大 数据和云计算,将有助于创新支持自我服务的政府服务。这是指调动社会和个人切积极因素,实现政府服务与社会自我服务的结合,调动民众参与自我服务。这也是联合国定义中公民既是公共服务的使用者,又是创造者所指。对中国来说,民众参与自我服务,还具有共同实现中国梦的特殊意义。

三、大数据给工商行政管理带来的新挑战与新机遇

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应积极适应大数据和云计算对服务管理方式带来的影响,将挑战转化为机遇。

()协调宏观与微观,顺应大数据带来的利益机制的变化

工商行政管理应将国家对市场经济的宏观调控与微观监督联系起来。在大数据和云计算条件下,公共服务与商务服务的界限日益模糊,这将直接导致一些新的问题产生。在电子商务发展中,有时矛盾还显得很尖锐。对此,应更多从大数据时代工商业发展的大局变化上,从转变服务和管理方式上提高认识。

大数据时代商业活动的一个最突出变化是,微观商业主体开始承担原来由政府承担的公共产品提供服务。一是在平台经济中,以近似提供公共产品的方式,免费向小微企业和个人创业者提供生产资料,承担固定成本投入。二是在商业生态中,通过轻资产的应用机制,为社会提供了大量创业机会、就业机会和收入提高机会。企业在分享型经济规律作用下,走上了以租代买的商业生态创新之路。这在客观上使工商行政管理面临的宏观与微观协调的任务具有了更好的利益基础,但在实践中,各地围绕电子商务发展暴露出的管理矛盾日益突出。围绕调结构、促内需、保发展的大局,调整工商行政管理工作定位,事关重大。

(二)平衡控制与失控,顺应大数据带来的市场结构的变化

在传统条件下,工商部门在建立活而有序的市场秩序方面,更多考虑的是控制。面对互联网的失控”,工商部门须避免陷入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治乱循环。关键是促进发育适应建设创新型国家的网络化市场结构。熊彼特说的创造性毁灭(又称创造性破坏),是一个打破市场均衡,让有序变为无序的过程。创造性毁灭并非以无序为目的,它最终还是要在更高有序化程度上建立新的秩序,并不断推动新陈代谢。对于网络化市场来说,创造性毁灭的过程,经常伴随原有市场秩序一时紊乱,新的市场秩序从无序到有序等现象。工商行政管理应转变观念,抓住主线,进行服务式的管理。这一主线,就是消费者的权益。有序也好,无序也好,如果符合消费者的利益,就是积极的。例如,旧有的市场秩序如果不再符合消费者的利益,它的时序就是不值得维护的,需要被更符合消费者利益的新秩序所取代。工商部门应利用大数据更好好地理解消费者的利益诉求,而不是以企业或管理部门自我为中心看待市场秩序。

以上所提控制与失控是在不同水平上说的。如果政府、社会和个人形成互补的服务结构和服务体系,控制与失控的矛盾就会因治理结构的优化而大大缓解。从这个意义上说,大数据和云计算为实现以最终服务对象为导向的公共服务和管理,创造了比以往更好的条件。

(三)兼顾市场与网络,顺应大数据带来的资源配置方式的变化

实体经济中配置资源,强调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然而在大数据和云计算条件下,还应充分利用信息网络在配置资源中的主导作用。

对工商行政管理来说,在市场秩序之外,应把信息网络秩序的问题考虑进来。在互联网上,通过信息配置资源,应遵循何种规则,成为工商行政管理的新课题。例如,在实体经济中,经商需要经营场所,在家中展经营活动,容易造成扰民等问题。但是,利用信息配置资源,通过计算机在家办公,则几乎不存在上述问题,工商行政管理应区别对待。再如,设计服务业正在兴起,将来通过3D打印,自然人在家就可以点对点地进行创意活动和商业交换。加之企业边界被打破,原来企业承担的业务,有可能个人通过业余的方式就可以进行等。针对自然人依托政府、商业生态系统支持进行的APP型商业活动,工商行政管理如何适应,也是需要摸索和探讨的。

 

①长期以来由于产消双方在交易过程中存在空间障碍、时间障碍、金融支付障碍和沟通障碍等导致交易成本很高,因此消费者和生产企业退而求其次,以牺牲个性化交换工业化生产的低成本,这就是以生产企业为中心、少品种大批量的B2C模式。进入21世纪,互联网技术为产消双方提供了 低成本、快捷、双向的沟通手段,现代物流畅达,金融支付手段便捷,以模块化、延迟生产技术为代表的柔性生产技术日益成熟,使交易成本和柔性生产成本大幅下降,为发展C2B创造了条件。戴国良:《C2B电子商务的概念、商业模型与演进路径》,《商业时代》2013年第17期。

②托夫勒于2006年在《财富的革命》一书中提出“产消合一”概念,意指在现实生活中广泛存在的非正式生产部门的生产消费同期行为。另外, 该书提出了“产消合一经济”的概念,即生产者与消费者结合同一的经济,并将之作为财富革命的核心概念看待。参见http://wiki.mbalib.com/wiki/产消 合一模式。

美籍奥地利经济学家约瑟夫?熊彼特在1912年出版的《经济发展理论》一书中指出,企业家就是“经济发展的带头人”,也是能够“实现生产要 素的重新组合”的创新者。熊彼特将企业家视为创新的主体,其作用在于创造性地破坏市场的均衡(他称之为“创造性破坏”)。他认为,动态失衡是健康经济的“常态”,而企业家正是这一创新过程的组织者和始作俑者。通过创造性地打破市场均衡,才会出现企业家获取超额利润的机会。参见httP:// wiki.mbalib.com/wiki/熊彼特的创造性破坏理论。

 

 

<!-- 正文结束 -->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16416022/viewspace-1118238/,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注册时间:2008-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