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Linux操作系统 > Linux操作系统 > 大学的散伙饭

大学的散伙饭

原创 Linux操作系统 作者:venee_lee 时间:2009-04-14 14:14:46 0 删除 编辑

题记:最近患上怀旧情节了,不管它,我行我素。

 

在《写在大学毕业十周年》这篇博客里,我匆匆提到了散伙饭,怎么说也是距目前比较近的事件,未发生ora-01555

时间:具体的日期忘了;大概晚上6点钟,后来喜酒喝多了,都这个时间。

地点:广延路上的园缘苑。时间隔得确实久了,名字都记不利索了,总觉得那么拗口!

人物:zhangy laona luj dongjw fanhf songy tancy gul yuzh guqf huanghz 和本人;

      应该漏人了,手头也没有留个存根(photo

      鉴于未和当事人打过招呼,不用汉字,隐去全拼。

脚本:

周围的同学纷纷设宴话别,咱也不能免俗,看看各位的作息表,大概定了个时间,其实也就剩毕业设计了,大把的时间,空的很。

想当年,广延路靠近校门口的一段还是颇为热闹的,小饭店,网吧,卖盗版光碟的,复印的。园缘苑算是里面不错的,经常去打尖,改善一下伙食。(暴个料,在大四下半学期,室友们多半有了电脑,用餐完毕抹抹嘴就径直上卖光碟的小店报到,好像luj最积极了,我只有干陪着的份。还是现在好,互联网发达,网络上应有尽有,环保!)

那一天如期而至。

找了个包间,大伙纷纷坐定,也记不得我左面,右面都坐得是谁了。我只记得lujsongyzhangy坐一起,而且是靠门的。

点完菜,大伙开始依依惜别,老实说夸张了点,都在上海,见个面也不算难,顶多就是留个联络方式等等,并不像那些来自五湖四海的那般“肝肠寸断”。

吃得正酣处,guqf提议猜牙签,输的人罚酒。三个家伙死抗着不喝酒,有人提议“舔盘子”,大伙都说好,谁让他们势单力薄呢。可用的资源本就不多,红烧的,盘子底全酱油,舔干净的难度不小,再说也不“人道”;有些菜咸了,还有一些没什么利用价值,一一审核后,正式开始。

游戏进行得惊心动魄,就怕自己中奖,主要不胜酒力,再则肚子也装不下了。每每轮到舔盘子了,大伙就开始起哄。转了几圈后,发觉不对了,每回不能消灭一个盘子,只好减少剂量,便宜他们了。也怪当时我们战斗力太强,风卷残云!到后来这三个家伙有点过分了,摆明了应付差事嘛!大伙看不下去了,“必须要看到明显的痕迹,而且是长长的”,通过,劈里啪啦一阵掌声!

……

真的临近结束了,大家还是有点伤感的,触景生情的缘故吧!

文中的兄弟们,你们现在还好吧!问候一声!

行文至此,不禁联想到今年严峻的就业形势,不禁唏嘘:当年的我们还算幸运的。

      

后记:那三个不喝酒的是lujsongyzhangy。想不起他们几个为什么会紧挨着坐,现在想来,像新股摇号一样,抽中的概率大点?谁知道呢!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16394029/viewspace-588979/,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上一篇: 亚布力滑雪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注册时间:2009-03-24

  • 博文量
    32
  • 访问量
    27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