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Linux操作系统 > Linux操作系统 > 评论:“哭不起”的王君为何还流泪

评论:“哭不起”的王君为何还流泪

原创 Linux操作系统 作者:anasprint 时间:2009-02-26 14:05:29 0 删除 编辑
 

  在国务院山西焦煤集团屯兰矿“2.22”特别重大瓦斯爆炸事故调查组第一次全体会议上,调查组副组长、山西省省长王君哽咽着向死难矿工及矿工家属致歉。王君情绪激动,哽咽将近一分钟,语速才恢复正常。王君说:“屯兰煤矿瓦斯爆炸事故影响极其坏,我们对不起……死难矿工,也……对不起……他们的家属……”(人民网太原2月24日专电)

  略具讽刺意味的是,据21日的《山西青年报》报道,在屯兰煤矿瓦斯爆炸事故发生前两天,山西省安全生产工作会议20日刚刚在太原召开。山西省省委副书记、省长王君在会上,两次提到“宁听骂声,不听哭声”这句话,并解释其中含义:“谁愿意被别人骂?我们已经哭不起了!在这个位置上就没有退路,就算挨骂,也必须履行职责。”然而,王君的“哭不起”话音还未落,震惊全国的屯兰矿“2.22”特别重大瓦斯爆炸事故就发生了。

  其实,我们也不能过度指责于王君,更不能由此便咒骂他虚伪。毕竟舍下国家安监局局长高位的他,临危受命于山西省省长,毕竟曾经是大同青磁窑矿工人的他,应当会痛惜74个矿工生命的非正常死亡。或许正是因为他非比常人的履历,让他走上了安全监管这一前程似锦却又如临深渊的仕途;或许正因为如此,让他在面对屯兰煤矿死难矿工及矿工家属时,哽咽将近一分钟;或许正因为如此,让笔者丝毫不怀疑他的流泪致歉不是矫揉造作,不是官场作秀,而是出自于这位曾是窑矿工人的省长的内心和良知。当然,笔者也无意为王君辩护,假若他需要为此引咎辞职,笔者也持欢迎态度。

  “宁听骂声,不听哭声。”这本来是王君整治山西官煤政治一种“决心”,孰不知瞬间便听取骂声一片,自己也禁不住哭出了男儿泪。也许我们可以说履新不久的王君很倒霉,就像前不久引咎辞职的孟学农。但更值得同情的不是倒霉的官员,而是矿难深重的中国和山西,以及将生命和青春深埋在矿井里的矿工们。

  事故发生后,我们总是能听到有关官员用“不到位”、“不彻底”、“不严格”、“不落实”等字眼,不厌其烦地重复总结类似的教训。然而,在事故发生前,这些“不”字为何就能顽强地生存下来,以致化为矿工们的坟墓。然而,即使在一个事故发生后,另一个事故为何又会接着重复这些“不”字而不幸重演?在这些“不”的背后,又到底隐藏着多少官煤政治的曈曈鬼影?

  著名学者孙立平曾经在写了一系列揭批官煤政治的文章之后,感叹“官煤政治远未完结”。他指出,官煤勾结远比人们想象的要更为严重和复杂,而且应对甚至扭曲整治的对策已经形成,但与此同时整治却在某种程度上呈现出无奈之态。在每一次对官煤勾结的治理中,“严查”、斩断利益链、严惩不贷等这样的“狠词儿”不断使用,每一个似乎都相当严厉,但几乎很少有哪一个具有真正的可行性。

  美国学者维特教授在《事故共和国——残废的工人、贫穷的寡妇与美国法的重构》一书中披露,在1880年至1910年之间,美国经历了世界历史上工业国家内最严重的工作事故率。但是,在事故补偿等种种体制均不利于劳工,伤残工人的呻吟和贫穷寡妇的哭泣下,却令有良知的美国人开始思变,他们通过法律参与创造了一种新的社会秩序,迫使矿主给付巨额的事故补偿,从而让矿主和他的利益攸关方,主动参与构建工厂监查和安全监管体制,“事故共和国”的头衔也因此远离美国。那么,我们何时才尽可能止住流泪呢?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16361497/viewspace-557916/,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注册时间:2008-10-10

  • 博文量
    10
  • 访问量
    6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