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Pub博客

首页 > Linux操作系统 > Linux操作系统 > 莫让年华付水流

莫让年华付水流

原创 Linux操作系统 作者:z8659 时间:2009-01-04 10:05:35 0 删除 编辑

 

1980年,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以十位上海青年为缩影,制作了纪录片《莫让年华付水流》。影片播出后,社会上反响强烈,许多年轻人似乎从中找到了自己的影子,迷茫的未来有了方向,沉睡的心灵似乎开始被唤醒,就连电影的主题歌也被广为传唱……

时隔30载,2009年元旦,央视制作了一档节目,对这几位人士作了追踪采访。1月3日晚上,我有幸观看了这个节目,陈喜德先生的事迹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环境保护如今已是热门话题了。提起环保,我们自然会想到太阳能的开发利用,在这个领域,我熟知的是黄鸣、施正荣、苗连生……不承想,还有一个陈喜德!

看过节目才知道,原来中国真正意义的太阳能开发利用资深人士不是黄鸣等人,是这个早在上个世纪,在国人还不大知道太阳能为何物的时代,就开始关注并倾心其开发利用的陈喜德。

与黄鸣等“成功人士”不同的是,时隔30载,陈喜德还在成功的道路上,默默地、顽强地走着。如果不是改革开放走过30个年头,如果不是央视,陈喜德,这个曾经轰动一时的风光人物,恐怕还会这么默默地走下去,也许他倾心研究的项目会走向成功,也许就这么归于沉寂。

让我记住陈喜德的,不是他当年的风光,也不是他的产业与专利,而是他对人生目标的那份坚持,是他坚韧的性格。

在有些朋友看来,也许陈喜德不像黄鸣等人那样成功,可是,在我看来,陈喜德一点也不逊于黄鸣等人。凭借那份独到的眼光,凭借那个高远的目标,凭借那个坚韧的性格与数十年如一日的拼搏,陈喜德收获了男人一生中最值得沉醉的东西。与此相比,产业、金钱、名利、地位,都在其次。陈先生还有一个大喜悦、大幸运、大财富,就是那位人生知己与爱女。30年前,陈喜德是风云人物,30年后的今天,他还是风光无限,只是更加成熟,更具男人味。我敢说,他身上所凝聚的成功男人的禀赋,再过30年,依然会光彩照人。

陈先生说:回忆这二十多年,我没有让年华付水流。现在到了60岁了,更不会让年华付水流,现在才知道人生很短。说心里话,我现在跟我的助手经常在一起,就讲一句话,现在不在乎你给我多少钱,因为我现在什么都不愁了,我想最好能年轻20岁。为什么?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还有一个:世界很美好。现在懂了,那个时候不懂。

由陈先生,很自然地联想到我们自己,想到身边的朋友。我们在世上打拼,当然也会有许多的不容易,但是,比起当年被打成右派的陈先生,比起他当年只身泰国独闯天下,总要强出许多。我们也拥有一点梦想,愿意为此吃些苦头、负重拼搏,那么,请记住自己的梦想吧!当我们为一已私利遮住双眼,一门心思盘算“你多我少”而与一同创业的同事心生怨恨的时候,当我们困惑的时候,当我们被压力压得喘不上气的时候,请想想陈喜德先生吧。



附件:央视对陈喜德先生的回访录

在这部电影中的十个人物中,陈喜德的命运最为坎坷,我们没料到,对陈喜德的寻找也是最费周折。我们联系到电影中所说的陈喜德的工作单位——上海建工机械厂,被告知,陈喜德已不在那里工作,他们也不能提供任何线索;联系到陈喜德原先居住的住址,他也早已搬离。于是,我们栏目摄制组决定重新回到当年影片的拍摄地上海,在这座繁华的大都市里实地找寻关于陈喜德和其他人物的线索。

二十年的时光足以让一个城市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而淹没在喧嚣尘世中的个人,更如沧海一粟般飘渺难寻。陈喜德离开上海建工机械厂后进入上海能源研究所工作,但在那里,我们得知他早已离开,这个结果似乎已在我们的意料之中。

找寻陈喜德的工作似乎进入了停滞状态,当我们又一次尝试网络查找的方式时,“喜德牌太阳能”这个词语的出现无疑让我们兴奋了起来。因为这里边的两个关键词“喜德”和“太阳能”正是当年影片中传达出信息,只是它怎么成了泰国的呢?这又会不会是一个巧合呢?几经电话联系,发现却都是空号。于是,找寻工作再次失去了方向。

经过两个多月的多方查找,我们从现在租住陈喜德房子的房客那里,终于打听到了陈喜德的下落。原来,我们在网上曾经查到泰国的“喜德牌太阳能热水器”正是产自陈喜德创办的公司,这十几年来,陈喜德一直都在泰国。2006年2月里一天,不久前刚刚从泰国回来的陈喜德坐在了我们的面前。

记者:中国也是一个缺能源的国家,而且太阳能的实用的推广空间很大,为什么不在本土做这种工作和事情呢?

陈喜德:中国推广普及太阳能也是这几年,能源紧缺了以后,太阳能走向市场化了。1985年到1990年的时候,中国那时候市场经济没有像现在这样,我直到去年10月份才回到中国来定居的。我觉得中国的市场很大,而且中国太阳能老百姓已经认可了,我们现在回来,我已经带了家用太阳能热水器,我带了第七代专利。

三十年来,陈喜德一直致力于他的太阳能热水器的研制开发,而这个让他几乎投入了一生精力和心血的工作,却源于他青年时代一场不幸的遭遇。

陈喜德:我为什么会这么坚定搞太阳能?也正因为当时逆境,打成反革命以后生存逆境。没有人理我了,所以我自己要争口气。我觉得我自己要做一件有意义的事给人家看,我不是坏人。

当时我也想考大学,等我把哥哥姐姐大学里的教材拿来一复习,我脑子马上想,这些东西人家编成教材,跟在人家屁股后面学,我要去学最先进的东西。我在国外科技动坛杂志上面偶尔看到一个消息,美国的科学家发表了一篇论文,他说地球上每天消耗的能源和地球上已经探明的储藏量相比,不出100年要挖空了,70年代是美国、日本、苏联、法国、澳大利亚花大量的钱在研究太阳能,我当时对外不敢讲,肚子里我这么想,我这么年轻,外国人去研究,我也去研究。想容易,走第一步很难,图书馆没有太阳能的资料,我把太字头的书全抄下来,当时整个上海图书馆38本关于太字头的书,我每天看、每天看。三年半,有的时候一本书里面就讲了一句关于太阳能的事,三年半学了以后,我把太阳能系统知识全部掌握了。

我原来在厂里面学的手艺啊,车钳刨铣、冷做、电焊、板筋我都会做,第一台太阳能热水器在1972年的时候我就把它做出来了。做出来的时候,冬天出来的水温68度,那时我心里面意志更坚定了。后来我家里全部用太阳能的,烧的、还有取暖也用太阳能,一直到1975年。1975年以后,我就开始着手搞太阳能高温炉了。当时我要搞高温的时候,高温一般要聚光,聚光我也没有这个经济能力,不可能搞,这个聚光装置你不可能无限制搞得很大。那么我就想了,要用最简单的办法,因为我自己有心,走在马路上的时候,偶尔看到人家开窗户,把光反射在我脸上,我脑子一想,一个光板、10个光板重叠在一起,100个光板重叠在一起,温度肯定上去了。我马上叫我太太,我们去买镜子、小镜子。买来以后爬到屋顶上,叫她拿个温度计,我拿个光板反射上去,当时反射上去温度是37度,那是夏天的时候。后来我第二块光板(拿)上去的时候,又上升9度,一直到最后一块光板,第30块光板上去,温度上升2度。我就想1000块光板聚集在一个点上,打掉损耗取到2000度,所以我当时就想了,我一定要让太阳能分解水制氢,准备一辈子走这个科技。因为那个年代不敢想发财,我搞了太阳能热水器很实用,我也没想到用热水器去赚钱,我觉得自己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情。我搞了太阳能取暖,我家里冬季不用暖气、不用电、不用煤取暖的,我全用太阳能打出热风。那么后来我想了,未来世界还要开辟一个新的能源,当时就抱着这样的思想去研究。

我娶到我太太是我运气很好,我困难的时候她坚定不移地支持我,我从被打成反革命在隔离室关着的时候,是她每天来看我,我出来隔阂室那个时候,她马上跟我结婚,当时很多人不理解的。她把金银首饰、她的嫁妆让我卖掉,去买废铜烂铁回来搞太阳能。

拍《莫让年华付水流》的时候,我的家里的家当全部加起来,不满人民币二百元钱。我太太带着女儿到厂里帮我干活,我们很充实,很欢乐。所以人有的时候,真实的一段感情,真正的快乐并不是经济基础,你真正有钱就快乐?不一定。我当时体会很深,到晚上,我(在)门口等她们来了,她抱着女儿来了,我们就干活,干到半夜一家就回去。白天我在厂里接着劳动,我下班了一家就到厂里来团聚了。苦是苦,苦了我太太、我女儿,这倒是真的,苦了她们。

这就是陈喜德当年用两年半的时间研制出来的太阳能高温炉,它可以代替烧煤或烧油的传统锅炉。1979年,陈喜德获得平反。随即,陈喜德身处逆境、刻苦攻关的事迹开始被当年的媒体广为宣传。1980年,上海市成立能源研究所,上海科委点名将陈喜德调到了能源研究所,于是,陈喜德从一个利用业余时间钻研技术的普通工人变成了专业单位的一名正式科研人员。

陈喜德:在能源所呆了5年。后来到了1984年底的时候,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用39国语言,向全世界播放我的太阳能情况,结果美国直接转播,1985年1月份美国来聘请我出去的。那时候我就离开上海,但是后来觉得美国这个老板把我聘去不对,他把我的太阳能热水器技术倒过来,再来赚中国的钱,卖给中国,我觉得这样不好,后来我就离开了。

我记得还有一次,1981年的时候,在人民大会堂,李先念接见我的时候,面对面的时候,李先念说你还有什么要求(原话)?我当时很慷慨,我说最好有一个老板能够给我创造条件,让我去研究太阳能,我还有很多东西要做,这句话我一辈子不会忘掉。

记者:后来有这个老板吗?

陈喜德:自己,这个老板我自己来承担。我到泰国去,我一个人去打江山的,单枪匹马。很艰苦,语言不通、环境也不熟,后来边学习语言。边熟悉环境。最重要的就是(把)自己东西拿出来。我第一批了30台, 放在我自己注册的公司门口卖,半个月以后有个老板回来跟我订两千台,我就这样起家的。

从1990年离开到2005年回来,陈喜德在泰国前后经营了15年。这期间,他申请了十几个专利,积累了一定的经济基础,然后把经营赚取的利润在投入到太阳能热水器的进一步研究中。

记者:你为什么又选择回来了呢?

陈喜德:一方面呢,必定我是中国人,岁数也大了,六十岁了;还有一方面中国现在也在改革开放,而且中国的发展速度出人意料。我在国外十几年,我没有看到中国这样的发展速度,这倒不讲假话。我在曼谷的时候,当初上海派代表谈到曼谷去学习考察,我回来的时候是泰国派代表团到上海来考察学习。

记者:只有短短的十年时间。

陈喜德:十年倒过来人家派代表团来上海学习了。

陈喜德:我最终要完成的课题就是分解水制氢,因为我那个高温炉已经取得两千度以上的高温,我水上去马上分解出来,我在泰国已经实验好了。现在我考虑的就是氢气储存,必须高压变成液态氢,以后才能广泛地使用,现在回来准备把这个作为重点。

记者:可是无论搞太阳能,还是从水里面提取液态氢,我想应该是一个国家行为,你觉得你行吗?

陈喜德:这个怎么讲呢?国家有许多项目,国家也是最后落实到个别人在研究它,国家宏观指导,那么具体研究也是落实到每个科学家。

记者:你觉得你是一个科研人员,还是一个商人?

陈喜德:我到现在为止给自己下的定论我还是一个技术人员,搞研究的,因为我也不是纯粹的商人。如果我是商人,光我家用太阳能热水器,我可以赚很多很多钱,是我独家专营的。我从专利第一代,一直到第七代始终保持领先,特别制作成本很低,这也符合现在二十一世纪讲高科技。高科技就是越简单才叫高科技,复杂不叫高科技,我的家用太阳能热水器,它的制作成本,现在价格,人民币四百块钱。

陈喜德:这二十多年来,我现在回忆回忆,没有让年华付水流。现在到了60岁了,现在更不会让年华付水流,现在才知道人生很短。说心里话,我现在跟我的助手经常在一起,我就讲了一句话,现在不在乎你给我多少钱,因为我现在什么都不愁了,我现在想最好能给我年轻20岁了。为什么?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还有一个世界很美好。现在懂了,那个时候不懂。

主持人:命运坎坷的陈喜德比其他人更多地体验了生活的艰辛,但是无论是政治的打击还是时代的变迁,都没能动摇他搞科技研发的信念。

111.JPG

222.JPG

来自 “ ITPUB博客 ” ,链接:http://blog.itpub.net/15725397/viewspace-526461/,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上一篇: 汽车的故事
下一篇: 闻过则喜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全部评论

注册时间:2008-09-03

  • 博文量
    98
  • 访问量
    87634